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340章 移动的印钞机
    王林打电话回家,刚接通就被接听了。

    里面传来李文秀的声音:“王林!”

    “是我。”

    “你回来了吗?”

    “我早上赶回来的,在白厂这边呢。有事吗?”

    “哦,田姐和吴师傅他们都在家里等着呢,家里的现金都快用完了啦!国库券还跑不跑?”

    王林问道:“家里还有多少现金?”

    “不到一百万了。”

    “那就先让他们带这些钱出去兑换吧,这两天,我会把现金准备好的。”

    “行,那你中午回来吃饭不?”

    “回来啊。你没上班吗?”

    “我这不是在招待田姐他们吗?我请了一个小时的假。我忙完就马上去上班了。”

    “那行,再见。”

    “再见。”

    王林缓缓放下电话,心想家里的钱的确用得差不多了,得取出一笔现金才行了。

    爱秀集团已经注册成立,班子也基本上拉了起来。

    每个部门,都有专门的经理来管理,下面工厂有事情需要处理时,都能在办公室里找到人,如果经理和总监不能处理时,他们再来请示王林。

    因此,王林的时间相对就充裕多了,不用再事事躬亲。

    再加上他在白厂这边有金悦当助理,蓝厂那边有陈小希当助手,总部又有郭玲玲当秘书,有这三个人帮他处理琐碎事务,王林也能释放出不少自由时间来。

    从收购1988年的国库券以来,快四个月时间里,王林已经买下差不多一千万的国库券了!

    这个数量,放到整个几百亿、上千亿的国库券大盘子里,并不起眼。

    但放到一市之地、一人之家,就是一笔天大的巨款了!

    王林一直在埋头收购国库券,因为他凭着第六感觉,凭着自己对金融市场地判断,他知道1988年国库券的买卖,肯定是能大赚一笔的。

    这段时间,王林忙着总部的成立、原材料工厂的筹建,再加上沈雪的事,他都没怎么留意国库券市场的风云变化。

    国库券是王林的发家根本,未来一段时间里,都是有利可图的,这里面的收益,比炒股来得更加稳定!

    股市变化莫测,朝涨夕跌,牛上几个月,可能会熊上好几年,让人捉摸不透。

    但国库券相对来说就稳定多了。

    就算过了暴利期,只要你肯用心做,又有足够的资金,还是可以从中捞到盈利的。

    王林想了想,把工厂的事情处理了一下,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他离开了小百灵,开车来到西康路101号的证券营业部。

    现在上市的股票并不多,但并不妨碍有一部分消息灵通者、金融投资者、股市研究者、炒股爱好者,热情不减的投入其中。

    证券营业部人山人海,炒股的人,买卖产国库券的人,摩肩接蹱,挤满了小小的营业部。

    王林的奔驰车太过扎眼,车子刚一停下,马上就有人留意到了。

    “王百万!”小四海眼尖,看到了他,朝他挥了挥手。

    小四海穿了件松松垮垮的大衣,也不扣扣子,双手就那么抱在胸前,把大衣给捂住了。

    “嘿!小四海!”王林笑了笑,“别喊我王百万,叫我王林就行。”

    “对,你现在肯定不只百万了!我可都听说了,你工厂都开好几家了呢!现在应该喊你王千万了吧?或者应该喊你王大亿?”小四海嘻嘻哈哈的说道。

    “千万别这样!”王林摆摆手,“我的钱都在资产上呢!”

    “好久不见你过来这边了,也不见你的跟班过来买卖国库券了啊?”小四海问道,“你最近一心一意搞实业,不做国库券买卖了?是不是这一行不能做了?”

    “我还在做呢!”王林道,“我主要是收购1988年的国库券。”

    小四海问道:“以前的国券库不收购了?我算过了,1985年的国库券盈利率,可以达到15%呢!还是有钱赚的。”

    王林笑道:“那你算过1988年的国库券盈利吗?可以达到22%以上呢!”

    “啊?是吗?我没算过,我这人脑子笨。”小四海想了想,笑道,“你今天是要买股票还是买国库券?”

    王林道:“我来看看1988年国库券的行情。你捂住大衣干嘛呢?里面有宝贝?怕人瞧见了?”

    小四海左右瞧瞧,笑道:“这还真是我的宝贝,给你瞧瞧?”

    他松开双手,打开大衣来。

    哗啦一声,只见他大衣里面,缝制了无数个小口袋。

    每个小口袋里,都放着不同年份、不同面值的国债!

    “这样方便拿!”小四海笑道,“别人想要哪个年份的国债,想要多少钱的国债,我麻溜的就能找到,不耽误事!”

    “厉害!”王林看到他这个百宝衣,不由想到了自己刚跑国库券那会儿,李文秀给自己缝制的格子皮包。

    到现在为止,这种把皮包分成若干小格子的做法,王林他们还在采用。

    因为这种方法更稳当。

    万一有小偷拿刀片划开了皮包,不至于一下子就把包里所有的现金全部拿走。

    小偷划人皮包,一般都是偷偷摸摸的,从侧面划上一刀,偷人财物。

    钱在皮包里,分别放在不同的格子里,小偷一次只能拿走一叠钱。

    小四海的这个格子大衣,既方便了自己拿取,也能有效防止财物一次丢失的风险。

    看来,这小子也是混成精了。

    小四海嘿嘿笑着,跟在王林身边,陪着他来看国债的行情。

    “你最近生意怎么样?”王林问道。

    “不咋样。”小四海摇了摇头,“现在赚钱可难了。很多工厂都停工了呢!”

    我国于1988年开始的宏观经济治理整顿,已取得了成效,而市场上的不少生产资料、消费资料卖不出去,出现了不少工厂停工,工人拿70%工资在家下岗,市场疲软的情况。

    这一现象,王林当然是知道的。

    如果不是王林开了几家工厂,对申纺一厂的员工实行了分流,一厂也会有工人被分流下岗的。

    王林排着队,来到柜台前排,咨询了1988年国库券的交易价格。

    “同志,你好,我请问一下,1988年的国库券现在能交易了吗?”

    “可以啊。”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回答道,同时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不是王百万吗?”

    王林笑了笑,心想我还真的是名声在外了!

    他又问道:“同志,请问,1988年的国库券,现在每百元兑换价格是多少钱?”

    “102元!”

    “谢谢。”

    王林问到了价格,悬着的心也就落了下来。

    虽然一直相信国债肯定是能赚到钱的,但不亲自过来问一下,他还是不放心呢!

    等田晓青他们兑换完这一次的国库券回来,王林家里囤积的国库券,就达到一千万了!

    他手里的这些国库券,多数是以75元、78元左右的价格收进来的。

    平均每一百元的国库券,他可以赚到25元左右的差价!

    一千万的国库券,他可以赚到250万!

    差不多了!

    可以了!

    这么高的利润呢!

    接下来就是把钱盘活了!

    “哎,王百万,你收了多少国库券?”小四海跟在他身边,两人走出营业部。

    “没多少。”王林笑了笑,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身家告诉别人。

    王林刚开始跑国库券的时候,也是偷偷摸摸的干。

    国家放开国库券交易,并没有明文规定可以异地交易,但也没有明文禁止。

    只有王林想到了异地交易这一招,利用申城和内地城市信息不对称、两地价格的差异,赚到了第一桶金。

    现在的王林,早就通过异地交易国库券成了百万富翁,但很多人还是没想到这一行来。

    人在固有的圈子里,很容易获得安逸,不思改变,也不想奔波。

    像小四海,他早就知道王林依靠异地买卖国库券赚到了钱,但他并没有想着要去跑这个生意。

    一来他嫌麻烦、怕辛苦,不愿意奔波劳碌;二来他本钱少,跑一趟不划算,再加上小富即安的心态,能在营业部外面守株待兔,赚点差价也就心满意足了。

    敢为人先,敢于闯出一片新天地来的人,永远都只是少数。

    看到别人成功了,很多人才会恍然大悟,这么容易做的事,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呢?

    国债的盘子大得很,每年都要发行几十亿、上百亿,别说一个王林了,便是十个、几十个王林,这生意也是做不完的。

    但王林必须低调。

    他对小四海笑道:“我回去了,你忙吧!”

    “好咧!有什么好事,记得关照我啊!”小四海咧嘴一笑。

    王林上了车,看看手表,快到下班时间了。

    他便直接开车回家来。

    李文秀姐妹还没有下班,孙小蝶正在炒菜。

    听到门锁响,孙小蝶出来一看,见到是王林回来了,笑道:“王哥,你回来了!几天不见你了呢!”

    王林笑道:“是啊。”

    孙小蝶羞涩的笑笑,仍然进去炒菜。

    王林这几天洗过了澡,但并没有换洗衣服,因为他并没有带衣服在身边。

    他和沈雪只是想去别墅恩爱一番的,哪想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沈雪也是,在别墅住了几天,她也只是冲凉,也没有衣服换洗。

    她又是个格外爱干净的女人,所以今天才迫不及待回小百灵洗澡换衣服了。

    王林回家第一件事,也是拿了衣服去淋浴。

    他洗完澡出来,听到外面客厅传来李文秀说话的声音。

    “哟,你回来了!”李文秀笑道,“事情都办妥了吗?”

    “嗯,办妥了。”王林道拿毛巾擦着头发。

    “坐下,我给你吹吹。天气凉快,别受寒了。”李文秀拿出家里的吹风机来,插上插头,拖过一把椅子来,让王林坐下,帮他吹头发。

    “现金取了吗?”李文秀问。

    吹风机实在太吵,王林一时间没听明白,只听到了现金两个字,大概猜出她说的话来,便道:“不用取!”

    王林头发短,吹两分钟就干得差不多了。

    李文秀关掉吹风机,问道:“为什么不用取?不买进国库券了?”

    “我们收购了几个月的国库券了,我打算先把家里囤积的这些卖掉。让资金流通起来。等田姐他们回来,我就把家里的国库券先拿出去卖了。”

    “哦,的确有些多了。”李文秀笑道,“也不知道赚不赚钱呢!”

    “肯定赚钱啊!”王林道,“我今天去证券营业部看了看,每100元国库券,售价102元呢!”

    “那咱们能赚多少钱呢?”

    “我们有一千万国库券,全部卖出去的话,能赚250万左右吧!我们能腾出来1250万的现金呢!”

    “天哪!能赚250万块钱啊?”李文秀从背后环抱住王林,贴着他的脸,高兴的笑道,“这也太能赚钱了吧?王林,你太厉害了!你简直就是移动的印钞机啊!”

    “是啊!不过,我们投入的成本也大!整整一千万呢!不过盈利回报也算得上十分可观了。”

    “王林,你这里怎么红红的?”李文秀忽然发现,王林的脖子上,有一片红。

    王林怔了怔,马上反应过来,这片红,肯定是被沈雪亲出来的唇印!

    “有吗?之前痒痒的,可能是起坨了。”

    “不对啊,王林,你这是被谁咬过了吧?像是个嘴巴的印子。”李文秀观察入微。

    “刚才洗澡,我用手抓出来的!”王林镇定的说道,“你以为是哪个女人咬出来的吗?”

    李文秀还待细看,这时李文娟回来了。

    “姐夫!”李文娟一进门,把手里的包一扔,开心的扑了过来,“姐夫,我可想你了!”

    王林呵呵笑道:“文娟!”

    李文娟抱了抱王林,笑道:“姐夫,你有没有给我们带好吃的啊?”

    王林道:“没有!我这次来去匆匆的,没出去逛街。”

    李文秀道:“行了,吃饭吧!你姐夫是去出差,又不是专门给你去买零食!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好吃!”

    “哼!我就喜欢吃!”李文娟嘟嘟红艳艳的小嘴。

    一家人坐下吃饭,王林随便找了点事情谈谈,把刚才脖子上唇印的事情叉开了。

    吃过饭,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李文秀握住王林的手,说道:“你跟我进来。”

    王林以为她是想纠缠唇印的事,便蹙眉问道:“怎么了?我看电视呢!”

    “你进来嘛!”李文秀撒了撒娇。

    王林浑身一麻,只得起身,跟着她来到卧室。

    李文秀带上房门,又把门给反锁了。

    王林心想,来了!又来了!

    李文秀肯定是想检查他身上的唇印呢!

    王林佯装镇定,摸着下巴问道:“文秀,你干嘛呢?你现在可是孕晚期,又不能跟我玩!”

    李文秀走到他面前,伸手来脱他的衣服,同时温柔的说道:“来,先把衣服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