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227章 掐死他!【求订阅】
    王林完成了他在周粥心里的逆袭。

    他用一曲如梦似幻的《梦中的婚礼》,彻底征服了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打败了她所有的骄傲和自以为是!

    终于报了她写下分手信的一箭之仇!

    从此以后,她也不会再小觑王林了。

    哪怕她是一个大学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是一个出身不凡的女人!

    王林也用自己的行动、才艺、金钱,从各个方面,完美的、彻底的,让她臣服于自己膝下。

    他和周粥的分手,真是赌了气的!

    周粥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十分的伤人!

    王林虽然嘻嘻哈哈,不跟她一般计较,但他内心深处,何尝没有一种想逆袭的渴望?

    今天,他终于成功了!

    然而,王林却开心不起来。

    他走出周军家,下了楼。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王林仰头,伸展双臂,用头和脸,享受雨水拍在脸上的冰凉。

    “王副厂长?你在干什么?”张美云提着一个袋子,撑着一把花雨伞,从外面走进来,咯咯笑道,“看天气吗?”

    王林淡然说道:“没什么!”

    张美云道:“喂,要不要我借伞给你?”

    “不用!”王林摆了摆手,走到车门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怪人!”张美云收了雨伞,款款上楼去了。

    王林来到小百灵。

    沈雪今天没带班,在三楼房间里。

    王林上来的时候,看到她弯着腰,在弄一个电饭煲,瀑布般的黑发,垂直而下,遮住了另外的半边脸。

    “王林!”沈雪笑道,“我买了个三角牌的电饭煲,以后我也可以在家里做点吃的东西了。我一个人反正也吃不了太多,煮点面、下点馄饨什么的,特别方面,也可以煲汤做饭呢!多方便是不是?”

    “你不嫌麻烦就好。”王林笑道,“其实这层楼还有几间空房,我拿一间给你装个厨房就好了。”

    “没必要专门装个厨房。我也很少下厨。”沈雪笑道,“你来看看,我煮了什么?”

    “鸡汤?”王林闻到味道了。

    “嗯!”沈雪道,“我买了半边鸡,等下我喝汤,你帮我把鸡肉吃完。”

    “啊?”王林失笑道,“哪有这样分的?”

    “我不吃鸡肉嘛!吃了长胖的!”沈雪道,“我就用鸡汤下一点面吃好了。”

    “你还没吃晚饭呢?”

    “还没有,马上就要正式录制节目了,我今天练了一天了。”

    “别太用功了,你已经跳得很好了。”

    沈雪把鸡肉盛出来,端给王林吃。

    王林盛情难却,只得吃了。

    沈雪看他吃得香甜,笑问道:“好不好吃?”

    “好吃,就是有点淡了。”

    “我再加点盐?”

    “不用,淡有淡的味道。”

    “王林,其实我也会做饭菜的,只得做得少而已。”

    “我知道,我以前去你家里吃过饭的。”

    “你不要嫌弃我哦,我不会的东西,我会慢慢学的。”

    王林听到这话,倒是一愣。

    沈雪在下面条,没留意他的表情:“正式录制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要去现场,你是杰出青年,要参加颁奖礼。”

    “是的,我也要到现场去的。到时我们一起去,一起回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沈雪下好了一点面条,端出来和他一起吃。

    “好吃!”沈雪笑道,“鸡汤面,你要不要试一点?”

    “不用了,我这里够多鸡肉了。”王林笑道。

    两人吃过饭,沈雪收拾干净。

    “我租了个录相带回来看。”沈雪笑道,“是个鬼片哦,所以你得陪我看完才能回去。”

    “什么鬼片?”

    “胭脂扣。”

    “《胭脂扣》?”王林讶道,“张国荣和梅艳芳演的啊!现在市面上有了吗?”

    “我今天去买菜的时候,路过租赁店,正好看到新片到货的黑板上写着这个电影名字,我一看这名字就来了感觉,就租下来看看。”

    “好,这个好,放出来看看。”

    沈雪蹲下来,打开录像机,把胭脂扣的录相带放进去。

    这部电影,是根据李碧华同名改编的,讲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香江石塘咀名妓如花与纨绔子弟十二少感情纠葛的故事。

    故事情节其实很简单。

    石塘咀的红牌阿姑如花,与富家公子十二少倾心相爱,却遭遇对方家人反对,后来她与富家公子一起殉情,定阴世之约。在“地下”苦等50年的如花,始终不见他的身影,于是来到阳世,寻找以前的爱人。结果发现十二少被救活了,一直苟活在人世。

    这部电影,是梅艳芳第一次当女主角,她本人也很喜欢这个角色的造型,甚至希望用这张剧照作为遗照。

    更为恐怖的是,该片中如花与十二少的悲情旧梦,成为冥冥中的谶语,为剧中两位主角暗暗设计了一场死亡的约会,从而使得观众们在重看这部电影时更多了一些心疼和遗憾,把我们带回了那个凄美的故事中。

    电影的服化道都十分用心,梅艳芳演鬼,真的是入木三分,让人不寒而栗。

    她爱的时候,爱得狂热。客人给再多的钱,她也决不为之背叛他;与他母亲表明心意的再艰难的会面,她也愿意一人去承受;既然世界无法苟全二人,她也不愿看他受苦,于是双双奔赴黄泉,而后苦苦等待五十三年,也不曾后悔。

    阴与阳的交错,生与死的隔离,留给观众的,是对爱情、生活、人生的思考。

    王林看得如痴如醉,沈雪却哭了一次又一次。

    “十二少最后是不是娶了那个叫淑贤的女人?一边为她戴耳环,一边想着死了的如花?”沈雪依偎在王林怀里,伤心的说道。

    王林道:“最后十二少还是孤苦伶仃,家道败落,妻离子散,一个人在剧场打零工养活自己。这种苟活,对如花来说,其实才能最大的讽刺。这个戏让人明白,没有人值得你去献出生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沈雪道:“这部戏,是拍给女人看的,是让女人认清男人的真面目!”

    王林道:“有这个意思。这部戏的原著,就是一个女作家写的,也很好看。”

    “国内能买到吗?”

    “这个我没留意。就算买不到,我们去香江也能买到。”

    “对哦,我们马上就要去香江了呢!”沈雪马上又高兴起来,一扫看电影时的伤感。

    “你看了鬼片,晚上一个人睡,怕不怕?”王林问道。

    “不害怕。这个鬼,我一点也不怕。”沈雪道,“我要是遇上了她,我也会帮她的。”

    “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我回去了。”

    沈雪听到外面下雨声,说一声:“你等等。”

    她穿上拖鞋,拿了一把雨伞给王林:“你带着,上下车时撑开打一下,别把头淋湿了。”

    “没事,还是你留着用吧!”

    “我还有呢!”

    王林只得接过来。

    沈雪依恋不舍的抱了抱他。

    王林伸出手指,勾起她的下巴来,吻了一下她,然后转身离开。

    沈雪站在窗前,看着他撑开雨伞上了车,看着小车消失在茫茫的雨幕里。

    她转过身来,又放了一遍《胭脂扣》。

    她被这个凄婉的故事感动了,还想再看一遍,她拿了床被子过来,盖在自己身上,抱着被子看鬼片,看得泪花流个不停。

    王林回家的路上,也在回想如花的故事,心想自己和沈雪之间,可千万别演绎成这个结局才好!

    沈雪给他的雨伞是小花伞,一看就是女人用的伞,他不好带回家,就收在后备箱里了。

    他回到家里,没想到家里也在放《胭脂扣》。

    “姐夫!姐夫!快来看!好好看的鬼片,我在录相带租赁店租来的!”李文娟朝他招手。

    “呵呵,你一个人呢?她们呢?”

    “小蝶她们回宿舍了,马春花和刘英都说你送的衣服很好看,谢谢你了。”

    “那些都是周粥的。你姐呢?”

    “去周家串门了啊,还没回来呢!”

    “哦。”王林便在沙发上坐下来,和李文娟一起看。

    “这是个傻女人!不对,她是个傻鬼!她和喜欢的人一起死,结果男的没死,她在地下等了五十几年,又上来找那个男的!”李文娟以为王林不知道前面的剧情,就一直在不停的解说。

    王林哦了一声,心想每个人对剧情和角色的理解果然不一样。

    “文娟,如果你是如花,你会怎么做?”

    “和十二少远走高飞啊!到哪里找不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两个这么大的人了,养自己都成问题的话,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

    “如果你已经是个鬼了呢?你上来找到了十二少,你要怎么办?”

    “掐死他!”

    “……”

    门一响,李文秀回来了。

    “哟,你在家啊?”李文秀笑道,“我和琳姐聊孩子的事,聊着聊着不知道时间了。你还别说,贵有贵的道理,周粥那钢琴可好听了,琳姐听着都不觉得烦了呢!”

    王林呵呵一笑。

    李文秀瞄他一眼:“没看出来,你还会弹钢琴呢!”

    王林知道她在那边肯定听说了自己弹琴的事,摆了摆手:“胡乱学的。业余水平。”

    李文秀抿嘴笑道:“看来,我还得重新认识你,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了。”

    李文娟道:“姐夫,你还会弹钢琴啊?教我啊!我想学。”

    “你想学,就去周家,找周粥学。”王林道,“我是会弹,并不代表我会教。”

    李文秀道:“你在周粥家弹了个什么曲子?梦中的婚礼是吧?你什么时候也弹给我听听吧?”

    “现在就可以,走,去周家。”

    “算了吧,人家都睡了。改天吧!”李文秀也就这么一说,并没有真要听。

    转眼间,到了王林他们录制节目的时间了。

    王林等十大杰出青年,全部都要到本次录制现场。

    为了保证有充足的时间,节目组从周一开始录制。

    王林参与的时间很短,也就上台领个奖,连获奖感言都不用说,领奖之后,和颁奖领导一起,在台上站立几秒钟,整个拍摄就完成了,顺利得很,一镜就过了。

    其它的节目,也是分开录制,再进行后期剪辑。

    沈雪的独舞节目,也录制得很顺利,因为她为了这个节目,已经准备快两个月了,每天都练习,形成了身体记忆,别说录播,便是直播,她也跳一次就能过。

    两人的节目录制完成后,本来就可以离场,但沈雪想看看团里群舞的录制,便又留了下来。

    群舞的录制过程,就没那么顺利了,连着录了三遍,导演都说不满意,因为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

    导演忽然看向一边的沈雪,指着她道:“沈雪同志也是你们歌舞团的啊?为什么不让她当领舞呢?她的条件比现在的领舞好多了!”

    付美芳听到这个话,当场气怔。

    负责带团的副团长正是蔡金玲,她笑着向导演解释:“沈雪同志的个人条件的确很出色,但她已经有独舞节目了。而且她一直没有参加过群舞的排练。”

    导演摇了摇头:“你们这个领舞,差了点火候,特别是镜头感不强,沈雪同志之前的独舞就录得很好,一镜到底。你们坚持不换人的话,我也没办法,不过这节目的效果,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

    蔡金玲看看沈雪,再看看付美芳,笑道:“要不,让沈雪试试?试一次?”

    付美芳的脸,瞬间有如火烧一般痛:“蔡团,你怎么可以临阵换帅呢?这可是兵家大忌!沈雪从来没有参与过排练!她能和大家配合好才怪了!”

    蔡金玲道:“美芳,就让沈雪试一次镜,如果不行,仍然由你上。”

    付美芳道:“岂有此理!你们都欺负我是不是?我才是领舞!”

    蔡金玲道:“美芳,个人要服从大局!”

    付美芳咬着嘴唇,似要咬出血来,冷哼一声:“行啊,那就让她试试好了,我倒要看看,她从来没参与排练,能不能跳好这支舞!”

    蔡金玲道:“这支舞也没什么技术含量,主要就是配合。舞蹈动作沈雪都会做,她以前也在团里跳过这支舞!沈雪,你来试试吧!”

    沈雪无缘无故的躺枪,招来付美芳的忌恨,心里苦不堪言,说道:“蔡团,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试试呗!快去后台换服装。付美芳,你还是做好准备,沈雪只跳一遍,如果不行的话,还是换你上台。”

    事已至此,付美芳也没有办法。

    王林走到她身边,低声说道:“你恨沈雪没用。沈雪也不想上这个节目,这是导演提议的,又是蔡团附议的,你要恨,应该恨这两个始作俑者。”

    付美芳冷笑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都是你在背后支持沈雪!你肯定给了导演好处吧?不然他能提出来换人?要不是我和秦建波分了手,你们谁敢这么对我?我现在就是软杮子!你们谁都可以拿捏我是不是?你别在这里说风凉话了!我恨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