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197章 你不是我的吴三桂
    这大冷的天,爱美的付美芳,穿着长裙,外面只罩了件开衫,冻得瑟瑟发抖呢!

    沈雪招招手:“美芳,上车吧,外面太冷了,你穿得又少,小心着凉了。”

    付美芳嗯了一声,不再矜持,款款走过来,上了车后座。

    王林开车出了电视台,先送付美芳回家。

    放下付美芳后,王林道:“沈雪,你对她太仁慈了,她不仅是你的同事,也是你的竞争对手啊!而且她对你并不友好。”

    沈雪轻轻摇头:“其实美芳人挺好的,就是要面子。她不管是抢领舞的位置,还是不坐团里的车,都是为了面子。”

    王林道:“我看是你太善良。”

    沈雪道:“你不知道一个女人为了面子,可以做出多么可怕的事。”

    “怎么了?”

    “我认识一个女人,她能歌善舞,又是本科毕业,是西北那边的,长得高挑漂亮,她毕业后不想被分配回贫穷落后的老家,宁愿嫁给我们当地一个又矮又丑、只有初中学历的男人。婚后不肯同房,结婚好几年了,也没生过孩子。宁可用一生的幸福来换一个家乡人羡慕的面子。”

    王林道:“那男的能同意?还不得离了另找?”

    “那男的也要面子啊,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周边人都羡慕他,他也生活在这种虚荣心里面。”

    王林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和李文秀的婚姻。

    他除了不矮不丑之外,和那个娶了虚荣美女的男人,又有多大区别?

    如果不是王林逆袭成功,他真能得到李文秀吗?

    王林道:“还是那个男人没本事,女人都睡在他床上了,他还搞不定,能怪谁?”

    沈雪扑哧笑道:“说得也是哦!谢谢你这么晚还来接我。秦建波也太过分了,吵架归吵架,真的不来接美芳就落于下乘了。”

    王林道:“并不是每个男人,都会宠女友的。看得出来,付美芳也是个挺能作的女人。”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作的女人吗?”沈雪笑着问道。

    “男人喜欢作的女人,但不会喜欢作死的女人。就像你们女人,喜欢坏坏的男人,但不会喜欢长坏了的男人。”

    沈雪抿嘴而笑。

    王林送她回到小百灵,问道:“你排练了一天,吃饭了吗?饿不饿?”

    “吃过了。太累了,不想动了。”

    “好,那你早些休息。明天要去排练吗?”

    “不用,每周就排练一天。”

    “那我回家了。”

    “嗯,晚安,王林。”

    “晚安。”

    王林看着她开门进去,等到三楼的灯亮起来,看着她朝他挥了挥手,他才离开。

    回到家里,王林看到家里三个女人都没有睡,并排坐在沙发上看录相。

    王林笑道:“你们可真有闲情逸致!这么晚了,也不睡觉呢?”

    李文秀问道:“没事吧?”

    王林微微一怔,随即说道:“没什么事。”

    李文秀道:“文娟,关电视。你姐夫回来了,可以睡觉了!”

    李文娟翘起嘴巴道:“看一半又不许看了!无聊!”

    李文秀道:“明天接着再看不是一样的?还能给你留点念想不是?小蝶,你也去睡了。”

    孙小蝶乖巧的应了一声,先进卧室去了。

    李文娟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着王林笑道:“姐夫,我把你介绍男人给我的事,和我姐说了,她也反对这门亲事!嘻嘻,你这个媒人当不成喽!”

    说完,她俏皮的蹦跳着进了房。

    李文秀道:“文娟还小呢,你别这么早给她张罗对象。你要真嫌她在家里碍事,我让她回家去住。”

    王林道:“这是哪里话?我几时说过她碍事了?这不是事赶事的碰上了吗?食堂主任胡汉林,看到文娟长得漂亮,就有了这个想法,人家也就是一问。”

    “你也乱搭腔!你也不看看那胡主任小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李文秀道,“我知道他那个小儿子,之前和我们厂里一个女工处过对象,结果那女的没看上他,就分手了。”

    “哦?那个胡国文看起来老实,也帅气,父亲又是厂里的食堂主任,连个女工都看不上他吗?”

    “那胡国文读不进书,初中毕业就没读书了!那个女工是个高中生,当然看不起他了。我家文娟也是个高中生,怎么能找一个初中生呢?怎么着也要找一个本科生不是?”

    王林冷笑道:“果然,你心里面,还是瞧不起初中生的。”

    李文秀抿嘴笑道:“哟,你又生气了?你不是在自考吗?你很快就不是初中生了。你看那个胡国文,哪一点比得上你啊?是不是?人和人是不能比的!”

    王林道:“李文秀,我要不是脑子灵活,赚到了些钱,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让我碰你?”

    “你胡说什么呢?在外面受什么刺激了?一回家就找我吵架,是不是?”李文秀收拾起毛衣和毛线团,放进一个盒子里,回头见王林坐着不动,便说道,“你还不去洗澡睡觉了呢?瞪着我有意思啊?”

    王林道:“反正我看出来了,你就是这样的人。”

    “我是这样的人怎么了?谁不是这样的人?人都是往高处走的好不好?那你为什么不找个小学毕业的?你非得找个学历比你高的?你还不是想往好了走?要我说,你的思想才不正常。”

    “呵呵!终于说出心里话来了吧?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

    “对啊,我这就是我真实想法。我一直就想找一个大学生对象。我有这想法,不是很正常吗?人家刘玉还不如我呢,不也找了本科生?”

    “是吧?你心里很不平衡是不是?难怪结婚那么久不让我碰你!”

    “王林,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让你碰?你碰的是死人啊?我肚子里的孩子我自己生的?”

    “还不是因为我有了钱?你才跟我好的?”

    “那你说,如果你什么也没有,你又凭什么让我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一个不求上进的初中生,一个整日混迹街面的小混子,一个身无分文连早餐都不能供给我吃的男人,你还想让我跟在你身后给你加油不成?那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街面上找那些留着鸡窝头的女混子!”

    “……”王林也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了,但话赶话的说到了这里,再加上他之前听沈雪讲的那个故事,的确受到了刺激,夫妻俩就这么吵起来了。

    李文秀不再理他,进了卧室。

    王林想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也就洗洗睡了。

    他赌气不去碰她。

    李文秀本来是背对她的,忽又慢慢移过来,窝在他怀里:“我腰冷,你用肚皮帮我暖暖。”

    王林倒是关心起她来:“怎么腰冷了?不会着凉了吧?”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怀孕的原因,最近总觉得腰冷。”

    “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不用,我也吃不了药。没事的,你帮我暖暖就好。”

    “对不起啊,文秀,我又发神经了。”

    “我习惯了。”

    “……”

    “哪天你要是不发神经了,回家来不找我吵几句了,我都觉得你不正常了。”

    “我有这么不堪吗?”

    李文秀转过身来,捧着王林的脸,柔声说道:“我妈跟我说过,男人其实都是个小孩子,是需要哄着的。你没有父母,更需要来自女人的母爱。你向我发火,是因为你缺乏安全感。男人和女人一样,也是需要安全感的。”

    王林心里某根弦,被她的温柔挑动了。

    李文秀道:“你放心好了,我李文秀这辈子,只认定你王林一个男人。其它所有的男人,别说是个本科生了,便是博士生,也与我无关了。我李文秀只有嫁给初中生的命。”

    王林捧起她的脸,疯狂的吻了上去,落在她的额头、脸颊、嘴唇、脖子上。

    李文秀也有些情动,迎合着他,喘道:“王林,我给你。”

    王林还没有失去理智,说道:“不用,你不用动。我抱抱你就好,很快就好。”

    李文秀紧紧搂住王林的脖子,轻轻咬他的耳朵……

    天气一天冷似一天,西伯利亚的寒流,从蒙古高压一带,延伸向我国北方,再向东部移动,强冷的西北气流南下,形成寒潮天气。

    早上,天空阴阴沉沉,飘洒着纷纷扬扬的雨丝。

    王林送李文秀她们到厂里,对周粥说道:“赵卫国摆夜市摊去了。”

    “我不想听到这个人的任何消息!”周粥冷冷的道,“他做什么,与我何干!”

    王林道:“我昨天晚上,把他的摊子给掀了。赔了两百块钱。”

    “噗嗤!”周粥笑道,“你活该!你掀他摊子做什么啊?为我报仇啊?人家没报警算你幸运了,下次别再做傻事了!”

    王林道:“冲冠一怒为红颜嘛!”

    “我可不是你的陈圆圆,你也不是我的吴三桂。你不上去?”

    “上楼喝杯你泡的茶也行。卫生巾厂在装生产线呢,我等下得去盯着。生产线是工厂的命脉啊!”

    两人说着话,上了楼。

    周粥也不进厂办,直接进了他的办公室,帮他洗杯子,打开水,泡茶来。

    王林拿过报纸,一边喝茶一边看报。

    这两天忙着卖场开业的事,从4号以来的报纸,他都没认真看过。

    “北金首批私营企业获准营业执照。”的新闻,吸引了王林的注意力。

    “私营企业刚刚拿到营业执照。”王林说道,“这是不是标志着,我国的私营企业,正式走上历史舞台了?”

    周粥道:“这个新闻我也看到了,这应该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王林道:“我记得我国第一家民营企业,在1984年11月就成立了啊!难道这三年来,一直没有拿到营业执照的吗?”

    周粥道:“关于国有和私营的争论,一直就没有断过。就算是现在,也有声音说要把私有经济赶出国门去。有了执照也不一定就稳了。以前不也发过个体户工商营业执照吗?但83年初的时候,又大面积的没收了回去,这种事情,很难讲。”

    王林当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这也是他办企业时,愿意和国企合作的原因。

    事实上,我国很多做大、做强的企业,背后都有国有资本的身影。

    许多我们以为是私企的公司,也有国企在控股,或者本身就是国企改制而来。

    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看到这则新闻后,王林更加确幸,自己让申纺厂参股这一步走对了。

    最起码,在1992年以前,私企的生存空间和综合竞争力,远远比不过国企。

    让他失望的是,他仍然没有看到放开88年国库券交易的新闻。

    周粥也拿了报纸,陪着他一起看了一阵。

    直到王林喝完了茶,起身要去白厂了,她才来到厂办上班。

    王林来到白厂,先到车间去视察了一圈。

    生产线的安装工人已经在上班,他们和王林也算是熟人了,见了面笑一笑,打声招呼。

    车间主任包来顺全程陪在王林左右,笑道:“王总,咱们的产品,最近走得俏,我有个朋友是在广州那边开商场的,他听说我们申纺厂现在生产卫生巾,也想批一些货过去卖,你看这事行不行?”

    王林笑道:“我们爱晴柔的卫生巾,都名动广州城了吗?”

    “爱晴柔卫生巾,在咱们申城都卖断货了,其它地方的人,肯定也有听闻过。”包来顺笑道,“我那个朋友说了,如果我们供货的话,叫我们发一火车皮过去,他可以先打款过来。”

    王林道:“一火车皮?那可是装60吨啊!就算是P62型的火车皮,也有120个立方米!我们爱晴柔卫生巾,在广州没有打过广告,他就不怕卖不动吗?”

    包来顺道:“咱们卫生巾一箱是48包,一包16片,一箱也就768片。一车皮算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少片。如果能打开广州那边的市场,不是更好吗?”

    王林微一沉吟,说道:“我们现在还没有开拓那边的市场,你那个朋友愿意试水也是可以的。我们的下一个市场,本来也是想去广州那边开拓的。”

    包来顺笑道:“谢谢王总,那我通知我那个朋友,先让他打款过来,钱到了账,我们这边再发货,保证不会有问题。”

    王林看了他一眼:“好!”

    他视察完车间,回到办公室里。

    金悦进来汇报工作。

    “王总,我接到反馈,我们的卫生巾因为没有降价,已经滞销了。”金悦一脸无奈的说道,“其它品牌的卫生巾都在降价呢!我们再不降一点价格,那真的会压库存了。”

    王林沉声道:“不降价!我们不打价格战。价格战对企业、对品牌,有百害而无一利。最起码,我们暂时没必要打价格战!我们做的是性价比,做的是良心产品,而不是一味的低价廉质!他们要在申城打价格战,咱们就把市场开拓到外地去!我们现在只有这么大的产能,降价销售,等于是自掘坟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