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174章 讹诈
    王林手里的这条裤子,裤裆全部撕裂开来,像小朋友穿的开裆裤似的。

    “这是我们卖的牛仔裤?”王林皱了下眉头,问身边的李文娟。

    李文娟道:“是我们卖出去的款式,她的确在我们这边买过一条,码数也是对的。就为了这条烂裤子,她纠缠我们半个多小时了!不准我和小蝶离开。”

    王林点点头,问胖女人道:“同志,请问这裤子是怎么破的?”

    胖女人得意了,双手叉着腰,身子前倾,喷着口水道:“这就是你们卖的好裤子,质量这么差劲,我就穿了一个下午,这裤子就开裂成这样子了!你说吧,你们该不该赔偿?”

    李文娟道:“赔裤子就赔裤子!这条裤子我卖给你,我记得清清楚楚,才20块钱,我说了退钱给你,是你不要,你还要什么精神损失费,一张口就要200块钱!我们摆一天摊下来,才赚多少钱?怎么可能赔你200块钱?你不是讹诈人吗?”

    胖女人和西装男,马上一齐开喷:“要你200块钱你还嫌贵了?你穿条这样的开裆裤到外面去走半天看看!你要是敢走,我们一分钱不要你的!”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们的裤子质量差,害得我老婆在外面出了大丑?这名誉损失费,200块钱还买不回来呢!今天你们不赔这个钱,你们就别想离开!”

    想到那种画面,王林心里想笑,但强行忍住了,同时感到狐疑,牛仔裤是最牢固、最耐磨、不易破的裤子,因为做牛仔裤的布是帆布,帆布以结实、牢固著称,适合于劳动时穿,最开始就是做工作服出现的。

    帆布针线密集,不可能这么不经扯。哪怕撕裂,也只是针线开裂,哪有这么大面积撕开的?

    王林看着那条牛仔裤,心里有了计较,冷笑一声,问那个胖女人道:“大姐,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这么费裤子啊?”

    “哟,你这是怪我呢?是你们的裤子不经穿!我穿其它地方买的裤子,怎么就没事呢?”胖女人凶巴巴的道。

    王林道:“那请问,你是怎么把这裤子扯成这么烂的?”

    “我没做什么,就一个深蹲,这裤子就破了!你还敢说,你们的裤子质量好?”

    “就一个深蹲?”王林反问。

    “对!就是一个深蹲,这裤子就破了!怎么了?你还想耍赖啊?我告诉你,你们今天不赔钱,别想回家!以后也别想再在这里摆摊了!我要吵得你们鸡犬不宁!”

    王林问李文娟道:“这种款式、这种码的牛仔裤?我们现在摊位上还有吗?”

    “有。”

    “拿出来。”

    “哦。”

    不等李文娟动手,孙小蝶已经翻出这个款式的最大码来了:“王哥,还有三条加大码,都在这里了。”

    王林对那胖女人道:“大姐,这里还有三条同样的裤子,我免费给你——”

    “三条裤子就想打发我们?”胖女人以为王林服软了,益发得理不让人,大声道,“赔我裤子不算,你们还得赔我两百块钱!这是名誉损失费,还有精神损失费!”

    王林道:“大姐,你先听我说完。我的意思是,这三条裤子,你现在随便选一条,就在这里穿上身,随便你怎么折腾,只要你能把它折腾成这个破样子,每撕裂开一条,我多赔你两百块钱!如果这三条裤子,都被你折腾成这样子了,那连同原来的裤子一起,我总共赔你八百块钱!”

    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好的事?

    胖女人乐呵呵的笑道:“你没疯吧?这可是你说的话!我们这么多人都听着呢!你别耍赖啊!”

    王林当即掏出八百块钱来,拍在摊位上,说道:“钱就在这里了,你能不能赚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行啊!”胖女人抓起一条裤子,问道,“哪里可以换裤子?”

    王林对孙小蝶道:“你带她到后面,随便借谁家把裤子换上!”

    孙小蝶她们在这边摆了这么久的摊,和附近居民都混熟了,当即答应了一声,带着胖女人去换裤子。

    西装男等人,不知道王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都是惊疑不定,静观其变。

    这时天色越来越黑。

    王林走过去,打开车灯,照着这边。

    李文娟问道:“姐夫,你干嘛还拿裤子给她试啊?再绷开怎么办?我们不是更亏了吗?”

    王林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不一时,那胖女人穿着牛仔裤出来了。

    王林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好,大姐,这条裤子你是怎么扯烂的?你再做同样的动作,看看能不能扯成这样子。”

    胖女人刚才说的是深蹲,于是她开始深蹲,腿用力往两边伸张。

    然而,牛仔裤是微弹的,这个特大码的裤子,她穿着也刚好,哪有这么容易绷裂?

    胖女人本就是虚胖,连做了几个深蹲之后,人就没力气了,但裤子还是纹丝不动,牢固得很。

    王林好整以暇的道:“大姐,你是不是没用力啊?”

    “我、在用力了!”胖女人发起狠来,连续做了几个高难度的深蹲,又不停的朝左右伸腿,想把裤子扯裂。

    然而,裤子还是不烂。

    王林沉声道:“各位,现在你们看到了吧?我们的裤子质量怎么样,你们心里有数!讹人可不是这么个讹法!”

    李文娟可不傻,马上听明白了,长长的“哦”了一声,指着胖女人道:“我们的裤子质量并没有问题!你怎么穿都不会烂!你们故意扯烂了裤子,想来讹诈我们呢?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们?”

    那西装男咬着嘴唇:“也许我老婆之前买的那条裤子不相同呢!就是容易破呢?”

    王林冷笑一声:“看来,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

    他拿起那条烂裤子,翻到裂缝的地方,沉声说道:“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了,这里明显有你们拿剪刀剪开的痕迹!这种牛仔裤,你别说这么深蹲蹲不破了,便是你用力扯,你也难扯烂,你这是先用剪刀,再大力撕扯,用力过猛,所以才撕开了这么大的口子!正常人穿裤子,就算绷了线,也不可能烂成这样子!”

    西装男的把戏,被王林一眼识破,不由得啊了一声,有些畏缩的样子。

    王林一看对方表情,便知道自己猜测得不假,沉声道:“你们这是讹诈啊!小蝶,去喊市场管理处的门卫来,再去管理处打个电话报警!”

    “你、你、你!你别血口喷人!”西装男一听要报警,马上就蔫了,拉着胖女人就跑,“快跑啊!”

    “啊?我还有一条裤子在那边!”胖女子喊道。

    “别管了!快跑!他们要报警呢!你想坐牢啊?”西装男发一声喊,四个人转身就跑了。

    李文娟气得大叫:“喂,你们别跑!把裤子还给我!姐夫,我们快追!”

    “算了!”王林一把拉住李文娟,“就当她花20块钱,买了我们两条裤子好了,我们还有得赚!别浪费时间了!回家吃饭了。”

    孙小蝶把胖女人遗留下来的裤子拿过来,掏了掏两个口袋,笑道:“王哥,你看,这里面有二十块钱呢!”

    王林哈哈笑道:“那我们更没亏了。她白搭一条裤子在这里,又花了20块钱买了一条回去!”

    孙小蝶笑道:“可惜这裤子太肥了,我们都穿不了。”

    王林道:“扔到那边路上,随便谁捡了回去吧!”

    孙小蝶也嫌弃这裤子,顺手一扔。

    王林帮忙收拾摊位。

    李文娟笑眯眯的道:“姐夫,还是你厉害,一眼就拆穿了他们的鬼把戏!我还真以为我们的裤子质量这么差呢!要不是我舍不得两百块钱,早就赔给他们了!”

    王林道:“遇事不要慌,多长个心眼,想一想为什么。为什么你快下班的时候,他们就过来找你麻烦了?就是因为天色变黑了,你不会仔细看,再加上你急于下班,想着两百块钱也不是特别多,赔偿了事。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你一定要先打电话告诉我,再不济就直接报警,民事纠纷,也可以喊警察过来处理的。哪怕真是我们理亏,有警察来了,也能划定具体的赔偿责任不是?更能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李文娟乖乖的应了一声:“哦,我知道了。”

    三人收拾好东西,把剩余的裤子打好包,存放到服装作坊去。

    “小蝶,你还没吃饭吧?”王林问道。

    “嗯,还没吃哩!”孙小蝶说道。

    “上我的车,一起去我家吃晚饭。”

    孙小蝶羞涩的笑了笑:“谢谢王哥。”

    李文娟和孙小蝶本就玩得要好,要不是李文秀把孙小蝶赶了出来,她俩还睡在一起呢!她拉着孙小蝶的手,上了王林的车。

    回到家里,已经快七点钟了。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李文秀穿得严严实实的,在楼下等着。

    “哎呀,文娟,你怎么才回来呢?没出什么事吧?”李文秀看到车子停稳,急声问道。

    李文娟道:“姐,我们遇上点事,还好姐夫过来了!都解决了。”

    孙小蝶下了车,喊道:“文秀姐!”

    李文秀笑道:“小蝶来了。上楼开饭了,菜都凉了,我热热再吃。”

    四个人上楼来,一起吃饭。

    李文娟讲演义故事一般,把刚才的事说给姐姐听,讲得绘声绘色。

    李文秀气愤的道:“怎么有这样的人啊?太过分了,就应该报警把他们抓起来!他们肯定还会祸害其它人呢!”

    王琳敲门进来,笑道:“哟,你们还在吃饭呢?这都几点了?”

    李文娟道:“琳姐,我们今天遇到诈骗犯了呢!”

    她又说了一遍故事。

    王琳道:“这样的人肯定有啊,这叫碰瓷!”

    她对王林道:“弟,你等下没事吧?”

    王林道:“我没事啊,怎么了?

    “我借你车使一下,等下你过来我家,我再跟你说。”

    “好。”

    “那你们先吃饭。”王琳笑着过去了。

    王林不知道堂姐找自己有什么事,吃过饭就往她家来。

    进了门,王林见只有王琳一个人在家,倒是一讶:“军哥呢?”

    “年底了,他单位忙,最近老加班呢!”

    “应该是的,最近到处是搞工程项目,他们建委是领导单位,当然要忙一些了。姐,什么事?”

    “你进来。”王琳朝他招招手,带他进入次卧。

    王林一进去,就看到周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周粥?”王林讶了一声,“姐,她这是怎么了?睡这么早还是?”

    “你摸摸她额头。”王琳说道。

    王林走过去,把手放在周粥额头上,只见烫得吓人!

    “她这是发高烧啊!姐,这必须送医院!”

    “我知道啊,所以喊你过来呢!”

    “这么严重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和你之间有一段感情呢?我嫁到她家后,她家里人动不动就拿你说事,说你以前和周粥怎么样!我早就知道了!当着李文秀的面,我哪里敢提周粥的事?所以我才找个借口要用你的车,把你喊过来再说。”

    “哎呀,文秀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何况周粥现在是我妹呢!”

    “她不小肚鸡肠?我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我相信有不吃屎的狗,但我不相信有不吃醋的女人!”

    “……”王林问道,“她这样子多久了?”

    “她下班回来,就说不舒服,晚饭也没吃,就进屋躺着了,我开始也没在意,想着她睡一觉也就好了,等我再次进来看她时,发现不对劲,一摸额头,好家伙,不得了,这是发高烧啊!王林,你得赶紧送她去医院,烧久了,怕要烧坏她脑子了。”

    王林嗯了一声:“姐,你帮她穿上外套,我背她下楼。”

    王琳扶起周粥,拿过外套来帮她穿。

    但周粥处于昏迷当中,身子软绵绵的,王琳一个人不好帮她穿衣服。

    王林见状,便上前扶住周粥,让她趴在自己肩膀上。

    王琳帮周粥穿上外套裤子。

    王林抱起周粥就往外走。

    王琳陪着他下了楼,问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带她去就行了。等下军哥回来,你还得伺候他呢!”

    “那你小心些,要是需要什么,你打个电话回来。”

    “知道!”

    王林把周粥放进车后座,开车去医院。

    厂医院离得近,开车几分钟就到了。

    王林停了车,抱起周粥快步跑进急诊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