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168章 祭奠爱情
    “是吗?文秀平时文文静静的,不会真把我弟赶出家了吧?”王琳道,“这么晚了,我弟能去哪里?”

    周粥道:“就李文秀那个人的作风,不用想都知道,她生起气来,肯定把你弟赶出家了。以前我和王林一起看个电影,你没见着李文秀那嘴脸,见了我要杀人似的!”

    “啊?你还和我弟一起看过电影?难怪你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一起拍广告,你看了会不舒服!”王琳笑道,“不过那女演员真的好看,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你说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女人啊?舞跳得还那么好,难怪李文秀要吃醋了,换成我也吃醋,哎,周粥,你去哪里——”

    “我忽然想起来,我有个文件落在办公室,我去拿一下,晚上我还要加班弄完呢!”

    “这么晚,你还去办公室?”

    “没事,还早呢!这里离厂子近,我脚也好了,骑车很快就到了。”

    王琳道:“你小心些啊!我也出门走走。”

    “嫂子,你去哪里?”

    “我到我弟家看看!”

    “嗯。你去吧。”

    周粥下了楼,她也不骑车,就这么出了门。

    她并没有什么文件要拿,只是想出来散散心。

    下楼梯后,她看了一眼王林经常停车的位置,不见有车。

    周粥往厂区这边走来。

    经过电影院的时候,周粥有些怔怔的,想到过往的美好和甜蜜,眼角一酸,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

    她忽然看到王林的奔驰车,就停在电影院的角落里。

    这车太特别了,不用看那五个八的车牌,周粥也知道这肯定是王林的车。

    周粥双手插在衣兜里,往他车前走。

    前方角落里,那个廊柱下面,周粥曾经在这里等过王林几次,还用冰棍惩罚过他的地方,有一道被路灯拉长的身影。

    周粥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

    廊柱上,靠着一个人,不是王林还能有谁?

    王林正在吸烟呢,猛然间见到有人走到面前,一看是周粥,讶道:“粥粥,你怎么在这里?”

    周粥反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出来抽根烟。”

    “家里不让抽啊?”

    “她不是怀孕了吗?我怕对小孩不好,我自觉出来抽的。你出来看电影吗?”

    “我一个人,看什么电影啊!”

    “你以前不是经常一个人看电影吗?”

    “你也知道那是以前。我现在戒了电影了。”

    “电影还能戒?有意思!这大冷天的,你来这里干嘛?”

    “吃得太饱了,出来走走,看到你的车停在这里,过来看看。有车就是了不起啊,出来抽根烟,也要开车出来!油费不要钱的啊?”

    “不是讨厌我吗?怎么又跟我说话呢?”王林呵呵一笑。

    “你和李文秀之间,过得好吗?”周粥忽然温柔的问道。

    王林把烟蒂扔在地上,一脚踏上去,踩灭了,笑道:“好着呢!不好能有孩子吗?”

    周粥咬牙问道:“你们之间不吵架?”

    王林又掏出一支烟来,放进嘴里,点着了火:“吵!怎么不吵?几乎天天吵!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吵完了,能哄回来就行。”

    “是吗?”周粥咬咬嘴唇,“那你以前怎么不哄我呢?”

    “你这话说得!以前我哄你哄得还少吗?”

    “你是说,你哄我,没哄回来吗?你这是在怪我脾气犟吗?”

    王林尴尬的笑笑:“我们之间,再谈这个,有意义吗?过去的事,我们现在争一个谁对谁错,又能怎么样呢?”

    周粥转过身,强忍住眼泪。

    一阵冷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紧了紧外套。

    忽然后背一暖。

    王林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肩上。

    “不要!”周粥倔强的抖了抖肩膀,但没能把他的外套抖下去。

    她用手取下来,扔在他身上,他没接住,外套掉落在地。

    周粥幽怨的看他一眼,忽然往前跑去。

    王林捡起外套,略一迟疑,追上前。

    “你去哪里?”王林问。

    周粥不说话。

    “这么晚了!你上哪里?”

    周粥一路小跑,忽然停下脚,看着公园的墙。

    这里是他俩以前翻越过去的地方。

    王林追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回家吧!”

    周粥发起狠来,双手攀住公园围墙,用力往上爬。

    王林以为她爬不上去的,没想到她居然爬到了围墙上面。

    然后,她轻轻一跳,跳到里面去了。

    王林吃了一惊,这么晚,他可不放心她一个女人进这公园。

    他连忙翻了过去,看着黑暗中的人影追上前。

    周粥快步走到了亭子下面,看看后面,然后才顺着小路,来到亭台的二楼。

    这边风更大了,冷得人发抖!

    天气这么冷,那些经常来此约会的情侣,不再过来了。

    王林跟上来,想到那天的炎热和欢娱,再看看此刻的寒冷和冷清,不由得心有凄凄然。

    “你跟来干什么?”周粥头也不回的问。

    “你来干吗?这里冷得很!”王林再次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我来祭奠死在这里的爱情!”

    “……”

    王林的BB机,忽然响起来。

    他拿起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在呼他。

    “回家吧!”周粥听到他的呼机响,便冷冷的转过身来,不理他,往回走。

    王林跟在她身后,冷得打了个寒颤。

    周粥把他的衣服拿下来,再次扔给他:“别逞能!你要是感冒了,我也难受。”

    两人借着天光,循着小路往回走。

    经过池塘边时,那水边忽然有什么东西窜过来。

    周粥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王林怀里钻。

    王林一把抱住她,再看地上时,只见一只大老鼠飞快的钻进灌木丛里去了。

    周粥摸摸自己的额头:“吓死我了!”

    “谁叫你胆子大,大半夜的往这里面跑?还好是只老鼠,要是碰到持刀抢劫的坏人,那你就完了!”

    “不是有你跟着吗?你要是不跟着我,我能进来?你也不用脑子想想!”

    “呵呵,原来你是有恃无恐啊?”

    周粥扑哧一笑,两人之间的冷战,终于有一丝消融的迹象。

    “她和你吵了吧?看到你和美女拍广告,她肯定吃醋了。”

    “呵呵,没有的事。”

    “别骗我了。我都吃醋了,她能不吃醋?李文秀的心眼跟针眼一样大,我还不知道吗?以前我和你去看过一场电影,不知道被谁传到她耳朵里了,好几次在厂区见到我,她都用杀人的眼光看我。她要是知道我和你有过——那样的经历,你猜她是先杀你呢?还是先杀我?”

    “……”

    他的呼机又响了起来。

    “她在呼你吧?她把你赶出来,但又怕你去见那个美女演员,所以又急不可耐的要把你找回去呢!她还派她妹妹到我哥家来找过你。”

    “我偏不回去!”王林冷哼一声。

    “她怀孕了,脾气变差,没有安全感,你得理解她。回家吧!”

    王林脸色一滞。

    微弱的星光下,隐约可见她美脸的轮廓。

    他伸出手,放在她的脸上。

    她的脸凉凉的,一如这如水的初冬寒夜。

    周粥拿脸蹭蹭他温热的大手,然后拿下他的手,说道:“我以后不和你吵了,你好好照顾她,我们就这么处着。能处成一辈子的朋友,我觉得也挺不错的。”

    王林想拉她入怀,但周粥往后退了一步:“别这样,我不想让我们彼此都为难。”

    攀爬围墙的时候,王林托了一下她的屁股,她轻松的就上去了。

    她也没有马上跳下去,而是拉王林上来,两人这才一起跳下来,回到电影院这边,坐上王林的车子。

    王林开着车,回到楼下。

    让他没想到的是,李文秀居然站在楼下等着他。

    看到王林和周粥一起回来,李文秀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但她很快就调整情绪,看着王林和周粥下车。

    周粥看到李文秀,讶了一声,慌忙解释道:“我正好遇到王林,他就捎我回来了。”

    李文秀笑道:“嗯,应该的。”

    她挽着王林的手,笑道:“你不是说出去买烟吗?怎么去这么久?”

    王林看了她一眼,心想你说我会演戏?我看你演得才叫一个好!

    周粥快步上楼进屋去了。

    王林和李文秀回到家里。

    李文娟道:“姐夫,你可算回来了。我姐生怕你丢了,满世界找你呢!”

    王林耸耸鼻子,问道:“谁来过?这味道好刺鼻。”

    “还能有谁?隔壁张美云呗!”李文娟笑道。

    “她来做什么?”王林打开窗户通气。

    “不知道,她还和我姐说了好多悄悄话呢!”李文娟道,“神神秘秘的,还躲着我!哼!”

    李文秀笑道:“张美云知道你当领导了,想让你给她介绍个工作。”

    “她不是有男人给她寄钱用吗?”

    “早就分手了。那男人就是骗她玩玩的!人家在香江那边,早就有妻有子了!”

    “呵!我就知道是这样子!”

    “你说她傻不傻?为了那男的,都打过三次胎了!她回娘家来住,就是因为堕了胎,身子虚弱,来坐月子的!男的来接她去深圳,她再次逼婚,那男的瞒不过了,这才坦白实情!你说啊,她长得也不赖,找个好人家嫁了,不幸福得多?”李文秀摇了摇头,给王林泡了一杯茶来,笑道,“在外面受凉了吧?快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王林道:“你一下子对我这么好,我有些不习惯。”

    “我一直对你好啊!就刚才火气大了一点,你也不知道让着我一点。”李文秀道,“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王林唉叹一声,说道:“你知道外面冷,你还下楼?也不怕受凉?你怀了孕,又不能吃药,到时有你难受的!”

    “我打了你两遍传呼,你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的,所以到下面等你。”

    “……”

    李文秀捧着王林的脸,笑道:“不生气了,好不好嘛?”

    “好,我不生气。”王林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孩子,还用得着你来哄我?”

    “男人就该哄着啊!”李文秀道,“你能不能帮张美云安排个工作啊?她也挺可怜的。”

    “可怜人多了去了!厂里一直在分流呢,肯定安排不了。她能吃苦的话,就去服装厂吧,或者安排她到卫生巾销售点去工作。你问问她,要是同意的话,这两天就安排她上班,不然人齐了,这两个工作也没了。”

    李文秀应了一声:“那我明天问问她。”

    王林道:“卫生巾的广告打出来了,也不知道明天卫生巾的销量怎么样呢!如果销量再不行的话,就只能靠业务点发力了!业务点再不行,我也没撤了!”

    “卫生巾有这么难卖吗?”李文秀道,“是个女人都需要的啊!”

    王林道:“现在买月经带用的人还是多一些。很多地区的妇女,甚至连月经带也舍不得买,就用粗糙的草纸。”

    “天哪,那不痛吗?最起码也用点棉花啊!”

    “你以为人人家里都有棉花富余呢?”

    “如果这个生意真的不好做,那你就回申纺厂当副厂长好了。”

    “哈哈,你以为,我这个副厂长怎么来的?不就是安排了这么多分流职工就业才换来的吗?所以,这白厂和蓝厂,我一定要做好了才行。”

    “你也别太着急了,生意总是慢慢做起来的。我们那个小服装摊,现在生意也很好了呢!”

    “嗯!睡了吧!”

    第二天,王林送李文秀她们到厂里后,来到白厂办公。

    他把金悦喊进来,说道:“你把张工等四个工程师喊过来,我开个小会。”

    不一时,张瀚、李文明、高鹏、马红才四人一齐走进王林办公室。

    “王总。”四人向王林问候。

    王林道:“蓝厂,也就是服装厂,马上就要进行岗位培训,你们四个人从下周一开始,一起到那边去,把生产线的流程给我摸透了。以后,你们四人将分成两组,两个人留在服装厂,两个人留在卫生巾厂,至于怎么分配,你们四个人商量着办。等你们各自熟悉一段时间后,我会进行调岗。在卫生巾厂的和在服装厂的交换岗位。”

    张瀚问道:“王总,你这么做的用意是?”

    王林笑道:“我不是折腾你们。我是人才难得啊。两家工厂虽然是分开的,但其实是同气连枝,不用多久,我们就会成立一个总部,你们四人,将成为总部的高级管理人员。所以,你们务必通晓每家工厂的生产流程,最好能熟悉基层管理人员。”

    张瀚等人相视而笑:“谢谢王总栽培!”

    王林笑道:“行了,你们去忙吧。”

    四人应声退出。

    这时,里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沈雪款款走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