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133章 知己
    “哦!哪个单位的?有发票吗?”王林问道。

    “我拷!我们摆出这么大的场面,你看不明白吗?你明知故问吧你!”瘦子怒气冲冲,又拿手中的棍子,敲得椅子咚咚作响,“你到底给不给钱?”

    王林端坐不动,冷笑一声:“行啊,要收多少?”

    瘦子一看王林这么上道,不由得笑了:“一个月200块钱!”

    “这么便宜?我怕不够啊!”王林淡淡的说了一声。

    瘦子哈哈大笑,环顾左右而笑道:“看看人家这自觉性!我们收他200块钱一个月,他还怕我们不够花!太他玛的刺激了!”

    他以为王林真是个软杮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过来,伸出一只手来要钱,呵呵笑道:“兄弟你放心,交了钱,我们保你一方平安!”

    王林眼神里戾气一闪,不动而已,动若脱兔!

    他猛的抓住瘦子手腕,往前面椅背上一压,然后一拳打在瘦子的脸门上。

    瘦子痛得哇哇大叫。

    这一下变故突起,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别说沈雪等人没反应过来,便是瘦子的同伙们,也有些发懵,绝对没想到王林说翻脸就翻脸,前一秒钟还笑着说你收钱收少了,后一秒钟立马打得你亲妈都认不出来!

    瘦子鼻孔流血,眼冒金星,脑子短路,身子摇晃,指着王林道:“你、你为什么打我?你不是说要交钱吗?刚还说200块钱不够呢!”

    “对啊,我是说200块钱不够你们判刑的!也不够你们的医药费!”王林霍然起身,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跟拎小鸡似的,将他拖到那几个同伴面前。

    王林差不多有一米八高,身强体壮,那瘦子不过一米六五、九十多斤重,在王林面前,真跟小鸡似的不够打。

    “放开他!”其它几个混子,纷纷吆喝。

    王林手一松,同时一脚踢在那瘦子尾骨上,那瘦子叭的一声,一个倒栽葱,摔倒在地,哎唷一声直喊痛。

    大厦的工作人员,早就惊动了,罗伟和刘杰等人,手里拿着扳手等工具,堵在了门口,大声喊道:“王总!”

    王林摆了摆手:“别紧张,就几个小毛头,出来讨生活呢!”

    瘦子等人一看这架式,有些慌神。

    王林指着他们道:“还有谁要钱的!给我滚出来!”

    一个光头兀自不服,厉声道:“识相的,赶紧交钱,不然让你们开不了业!”

    王林沉声道:“罗伟,刘杰,拦住门口,一个也别放过!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来收我的钱?去个人报警!”

    一个穿黑T恤的左右瞧瞧,脚已经发软了:“王、总,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走错场子了!我们这就走。”

    光头推了黑T恤一把:“玛德,出来混,有点志气好不好?”

    罗伟最是嫉恶如仇,冲上前,左拳一招黑虎掏心,右掌一招声东击西,一拳打倒一个小混子,一掌撂倒一个黑T恤。

    刘杰等人也不甘落后,争着抢着要在王林面前表现呢,冲上前来,围住光头等人就是一顿揍。

    “红光食品厂的地盘,你们也敢来惹事?活得不耐烦了吧?”刘杰恨得牙痒痒,“我在这里当了这么多年的管理,你们当我刘杰是吃素的是不是?”

    不一时,附近派出所的警察赶到,把那几个寻衅滋事的家伙带走。

    对警察来说,所里的辖地只有这么大,地面上开了这么大一家艺校,他们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王林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办各种手续,都是一路绿灯,就连最难办的消防,也是说办就给办下来了,是个人都知道这艺校有来头、有背景、有关系。

    这群不开眼的小混子,居然太岁头上来动土?真是闲饭吃得太饱了,想进劳改所里换换口味!

    王林转过身来,见陈晓旭跟在身侧,笑道:“没吓着你吧?”

    陈晓旭微微一笑:“没什么。你好厉害啊!有一种大哥的风范。”

    王林呵呵笑道:“对待敌人,一定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沈雪等人都从台上下来了,说道:“怎么还有这种人啊?”

    王林道:“这有什么稀奇的,一样米养百样人。他们来闹这么一出也好,其它蠢蠢欲动的人看到了,就知道我们厉害,不敢再造次!你们继续吧!没事了。”

    刚才王林沉静、冷静的处置,陈晓旭看在眼里,觉得这个男人真的与众不同,遇事不慌,有勇有谋,文武双全。

    沈雪等人仍旧上台排练。

    他们只有这一天时间演练,明天就是正式登台,而且是艺校的开门红,不能出岔子。

    下午,王林问沈雪道:“你们团里的人,不来排练一下吗?”

    沈雪笑道:“他们上午有演出,下午才来。他们是一支群舞,跳的是歌剧《红色娘子军》里的一段,跳过不知道多少遍了,随便到哪个舞台都不会出差错。”

    王林道:“我看你跳的那个舞挺不错的,是哪个剧里的?”

    “丝路花雨。”沈雪道,“我跳的是英娘最后在鼓上跳的彩带舞。”

    “丝路花雨?哦,我小时候看过他们的演出,是民族舞剧,是以丝绸之路和敦煌壁画为素材创作的。里面还有一个神笔张,是吧?”

    “是的,几年前,他们剧团来我们市里演出过,那时候还一票难求呢。那出戏,真的是我们国产舞剧的巅峰之作,我学的就是里面的一段舞蹈。”

    “那么长的彩带,软软的,怎么能舞得起来呢?”

    “彩带里面,缝了一条透明的软胶管。”

    “哦,原来这样。”

    “不过,就算缝了胶管,舞起来也需要极大的力度和技巧。”

    “你小心些,那鼓看起来好小,别摔了。”

    “不会的,我练过的。”

    快三点钟的时候,歌舞团的演出人员来了,有男演员,也有女演员,他们没有穿演出服,在台上演练了两遍,主要是熟悉场地。

    此外,越剧院的赵艺老师,也被沈雪邀请前来助阵,会在明天的演出中,演一出越剧的经典曲目《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巧的很,林妹妹真的从天而降,落在申城小百灵艺校的舞台上。

    根据节目的安排,赵艺老师唱完之后,陈晓旭便会上台,接着唱《枉凝眉》,两个节目之间,可以说是无缝联结,收到奇效。

    除了歌舞戏剧节目,还安排了乐器独奏,都是小百灵艺校的老师展示自己的才艺,好吸引家长们给小孩子报名。

    一共有十五个节目,每个节目的时长,在五到八分钟之间,整台演出的时间控制在一个半小时。

    演出时间也很讲究,时间太短则意犹未尽,时间太长,观众也不一定坐得住。

    王林观看完整个表演,觉得精彩之极,甚至不输某些电视台举办的联欢晚会。

    今天的排练,演员们穿的是便装,明天换上演出服和戏服,效果还能提升几个档次。

    晚上,王林送林晓旭回酒店。

    “今天排练辛苦了。”王林笑道。

    “我只是唱唱歌,不辛苦。”林晓旭道,“你们都是很有活力、很有闯劲的年轻人,和你们在一起,我很自在,也很开心。”

    王林道:“说得你多大似的,你也只比我大一岁呢!以后欢迎你常来看看,把我们当朋友,把小百灵当家。”

    “嗯!我们本就是朋友了呀!”林晓旭笑道。

    到酒店后,王林把自己的BB机号码留给了她:“有事呼我,随叫随到。”

    “嗯,知道了。”陈晓旭笑道,“谢谢你了。”

    第二天两人都有事做,聊了一会儿,王林便告辞。

    九月一号,星期四,王林一大早就起床了。

    那些分发到各学校的宣传单,王林提前叫人送到各个学校传达室去了,该在学校布告栏张贴的也早就张贴了出来。

    周霞为了帮助王林,也是不遗余力,这两天都有写报道为他宣传。

    “你别送我了,早些去艺校吧!”李文秀给他找出衣服来,放在床头,“今天是个重要日子,你就穿白衬衫和西裤好了,显得正式些。”

    王林一边穿衣服,一边笑道:“我还是送你去上班吧,送一阵不送一阵的,别人看到,以为你失宠了!”

    “是吗?我什么时候得过宠?”

    “哎,你不知好歹,我天天宠着你好不好?”

    “我看你比较宠文娟。”

    “亲妹妹的醋,你也吃?”

    “哼!”

    “我对她好,还不是因为看你的面子?我和你是夫妻,她才能成为我的小姨子。不然,我和她哪有什么关系?”

    李文秀倒是微微一怔,心想是这个道理,自己这醋,吃得好没来由。

    “我们都出去了,吴师傅和田警官过来拿钱,怎么办?”

    “没事,他俩今天放假,我让他们去看演出呢!”

    吃过饭,王林照例送她去上班,在车上,王林掏出一份名单来,交给她看:“你看看这个,这是厂里的分流名单。”

    李文秀认真看了一遍:“这上面很多人都不行。”

    王林道:“我也看出来了。干脆这样,你帮我选人吧!每个车间选一些。”

    “我可不行。”李文秀连声道,“我不是当领导的材料。”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谁天生就是当领导的?”王林道,“反正工厂是咱们家的,你就想着,谁来帮我们做事,你比较放心?就用这个标准选人就够了。”

    “那行吧,我试试看。可是,未必我们选什么人,厂里都愿意?”

    “别忘了,申纺一厂也是大股东,他们投了资,总不能把厂子往垮了搞吧?”

    “好吧,我得花些时间,因为有些车间的人,我也不太熟,我得去问人。”

    “不着急,半个月之内弄好名单给我就行了。”

    送她到车间门口,王林挥了挥手:“再见。”

    李文秀笑道:“嗯,祝你的艺校开业大吉!财源滚滚!”

    “呵呵!一定的!”王林想了想,来到厂办。

    周粥冷淡的道:“你还真把这里当家了?一天来几回!”

    “出门急,忘记喝茶了。周助理,倒杯茶给我喝吧!”王林往椅子上一坐。

    “真是稀罕!我这里的茶好喝些不成?”

    “嗯,主要是你亲手端过来的茶,比较香。”

    周粥哭笑不得,咬着银牙,给他泡了杯茶端过来,恶作剧心起,含住杯沿轻轻啜了一口:“里面有我的口水了!你还喝不喝啊?”

    “喝啊,别说是这是兑了茶的口水,便是你的纯口水,我也不是没喝过!”

    “恶不恶心啊你!”

    “人世间最美好的事,被你说成恶心?”

    “无聊!你艺校不是开业吗?来我这里坐着算什么事?”

    “请你去看。”

    “说了不去。”

    “别后悔啊,节目很精彩的!”

    “我忙得很,厂里要压锭,要改革,都是你搞出来的事!你倒清闲,把我害了!”

    “对了,你上次给我的名单,我看了,觉得不行,我另外弄一份名单。请你知会周厂长一声。”

    “好。我就知道你有主见,这名单你肯定不会同意的。”

    “厂里的工程师,谁比较厉害?我想请几个人过去帮忙。”

    “嗯,张瀚还行。”

    “张工啊?他是学机械的,好,他算一个。你再推荐几个。”

    “有个叫李文明的,是研究生毕业,学的是管理类的专业,你也需要的。”

    “好,李文明,要了!”

    “还有一个高鹏,一个马红才。这两个人也不错,做事很认真,经常得到厂领导表扬的。”

    “你推荐的,不会有错,我全要了。”

    “你就不怕我故意推荐错的给你吗?”

    “不可能,你虽然任性,但不至于胡为。你虽然恨我,但不至于害我。”

    “……”周粥幽怨的看他一眼,心想他还真是个知己,可惜啊,自己和他之间,终究是有缘无分!

    当热恋的潮水渐渐褪去,荷尔蒙的香味随风消散,一切的恋爱,都将落到实地,回归到茶米油盐,回归到两个家庭的现实。

    她冷静的回顾这段恋爱时,发现自己爱得太过热烈,太过执着,也太过盲目,太没考虑现实了!

    她其实并不恨王林,她只是恨自己这不争气的命运。

    王林道:“你真不去啊?看完再回来吧?不耽误多久时间。”

    “不去了,你去吧。”周粥低头工作,“我不是矫情,我真的挺忙的。祝你生意生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