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118章 建厂
    王林今天要谈的事挺多的,上午签了工厂租赁合同,中午回家吃过饭,下午和大华公司的许志文谈机械购买事宜。

    许志文受邀来到了红光食品厂的老办公楼。

    现在这楼属于王林经营,他把原来的招牌全拆了,新的大楼在装修当中。

    许志文今天看到的王林,和他之前见到的作坊主形象完全不一样。

    王林开着奔驰,带着年轻貌美的女秘书,有自己的办公大楼,还有自己的厂房!

    许志文看到了王林的实力,也看到了他的诚意。

    王林开口便说要组建一个上规模的卫生巾生产厂,然后带许志文看了厂房。

    “这一片都是我的工厂,”王林大手一挥,“许先生,我是诚心想开这个工厂,请你一定给我最优惠的价格。”

    “当然可以,王总,我们不仅售卖机械,我们还保证售后服务。我们负责生产线的全部安装流程,以及员工的培训,还有你们需要的一切原材料,我们都可以帮你从国外进货。”

    “国内没有生产卫生巾的材料吗?”

    许志文道:“大陆暂时还没有完整的供应链,有些材料,只能从国外进口。”

    王林沉吟道:“这就麻烦了!”

    许志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王林道:“进口需要外汇啊,我们私人企业,哪里来的外汇?就算向国家外汇局申请,只怕也有限得很。”

    改革开放前,我国实行严格外汇集中计划管理,国家对外贸和外汇实行统一经营,外汇收支实行指令性计划管理。所有外汇收入必须售给国家,用汇实行计划分配;对外基本不举借外债,不接受外国来华投资;人民币汇率仅作为核算工具。

    改革开放后,我国外汇管理体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经济体制改革的根本要求,沿着逐步缩小指令性计划、不断培育和增强市场机制在配置外汇资源中的基础性作用的方向转变。

    1978年到1993年,我国外汇管理体制改革起步。这一阶段以增强企业外汇自主权、实行汇率双轨制为特征。

    为调动出口企业创汇的积极性,确保有限的外汇资源集中用于国民经济建设,从1979年开始实行外汇留成办法,在外汇集中管理、统一平衡、保证重点的同时,适当留给创汇的地方和企业一定比例的外汇,并允许持有留成外汇的单位把多余的外汇额度转让给缺汇的单位,官方汇率与调剂市场汇率双重汇率制度并存。

    重点是,企业只有一定比例的购汇额度!

    外汇额度,限制了企业的扩张和发展。

    特别是私营企业,想拿到更多的外汇使用额度,几乎是很难的。

    因此,在这一阶段,我国的民营企业,做出口是竞争不过国营企业的。

    国营企业有政府撑腰,一切资源都率先向国企倾斜。

    私企连原材料都进口不了,拿什么来竞争?

    没有外汇,工厂无法进口原材料,那工厂的脖子,就被掐得死死的!

    这一重大转变,起码要等到九十年代初才能有所改观,后世创汇的企业,不仅没有额度限制,甚至还有可观的高额退税补贴!

    在此之前,王林想要发展企业,只能依靠自己去想办法。

    他只是一个平民老百姓,依靠买卖国库券的好政策,幸运的赚到了第一桶金而已,一无强大的背景,二无优势的人脉,他找谁去要购汇额度?

    王林想大展鸿图的心思,瞬间冷了一半。

    许志文道:“王总,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忧,以目前的外汇额度,足够让你经营起一家工厂。至于以后要扩张,那是以后的事了,是吧?”

    王林知道,对方是急于卖生产线,当然只挑好话给你说。

    “许先生,我想先投资一家80万左右的工厂,现阶段来说,这个规模是足够用了。”

    “可以,其实生产线的产能绝对是能满足需求的,生意扩大之后,你可以随时订购新的生产线。”

    “在正式合作之前,我要了解贵公司的相关资质,以及所代理生产线的品质、生产能力如何。”

    “我们在大陆有一家合作的工厂,那是一家标准化的生产工厂,你可以前往考察,或者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到香江总部去实地考察。我们代理的生产线,是日本最有名的品牌,日本大多数卫生巾生产厂家,使用的也是这款生产线。”

    王林意似不信:“据我所知,日本人做生意都很精明,他们自己国家使用的都是最先进的生产线,卖到国外的,是被淘汰的上一代甚至上几代生产线?”

    许志文笑道:“我不排除有些精工企业会这么做,这涉及到国与国之间高级工业技术的商业机密,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卫生巾生产线,这种属于普通民用级别的生产线,不涉及军事技术机密,我们卖的,都是最新款的机器。王先生如果还有疑虑,可以亲自到日本总厂进行考察调研。”

    王林道:“相关的考察工作,我当然要进行的。我今天先和你签署一个合作意向书,请你们准备相关的生产线和机械设备,我这边厂房收拾完毕,就请你们过来安装。”

    许志文道:“王总,请你先支付一些订金,我们好准备生产线。”

    王林微微一笑:“许先生,我要和你签订的,是分期付款买卖合同!”

    许志文怔道:“分期付款买卖合同?”

    王林道:“生产线属于高档耐用商品,这种商品,适用于分期付款买卖合同。分期付款买卖合同,顾名思议,就是是我将应付的总价款,在一定期限内分次向贵公司支付。”

    许志文摸着下巴,沉思道:“王总,你为我为难了,我们以前做买卖,都是现金结算,从来没有做过分期付款。”

    王林道:“我不是拿不出钱来,别说80万,便是200万,我也随时拿得出来。”

    许志文看看外面停放着的百万奔驰,再看看气质出众的秘书田晓青,微微一笑:“这一点,我相信王总的实力。分多少期呢?”

    王林道:“不需要太久,就以24期为限。一来,我有固定资产,可以证明我的实力,二来,我需要时间验证你们的生产线以及售后服务。如果你们卖给我的是落后、淘汰的产品,投产以后,问题不断,三天两头就要停产搞维修,那我这生意就做不成了。有了这个分期合同,对你方的信用也是一种约束。真出现这样的状况,那损失的,就是你们自己了!”

    许志文笑道:“王总,你多虑了,我们绝对不会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我们主要还要和你进行原材料的进口合作呢!”

    王林道:“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我信任你,但你也得信任我。我有厂房、有办公楼,又有资产,又有豪车,你还怕我跑路不成?”

    “那倒不是。”许志文道,“兹事体大,我也做不了主,我只是一个销售代表,这样吧,王总,请容我向公司总部请示,如果可行的话,我再联系你。”

    “好。请你尽快!我相信,售卖卫生巾生产线的公司,并不只你们一家。德国和美国的生产线,也是不错的!”

    “是,是。我尽快!”许志文和王林握了握手,“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公司,我最迟后天联系你。”

    “好。再见。”

    许志文离开后,田晓青笑道:“王总,你这一招很高明。我又学到了。”

    王林哈哈笑道:“你也喊我王总了啊?”

    田晓青娇俏的一笑:“你就是我的王总啊!你也是我的良师益友,跟着你,我学了很多知识。”

    王林道:“你又不下海,学这些对你没用。”

    田晓青道:“这也叫增长人生阅历,我们做过的事,读过的书,都会成为我们的人生经验,刻画在我们的气质里。虽然我只是一个警察,但以后我再碰到类似的商业纠纷案件,起码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王林哈哈一笑:“你是个感性的人。你还是喊我名字吧!你叫我王总,感觉怪怪的,以后一起出去,别人以为我真是什么大老总,特意盯上咱们,那就不妙了。”

    田晓青道:“好吧。你买了车,又要开厂,这钱用得可快了。”

    王林道:“每天提着那么多的钱在外面走,跟一辆行走的运钞车差不多,我心里也害怕呢!我这属于分散投资,不把鸡蛋装同一个筐里。我们只带一百多万出行,是最方便的。”

    他又跑到办公楼去看装修情况,告诉工人们,哪里应该怎么装修。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王林一看时间,五点多了。

    装修工人因为要赶进度,没有这么早下班。

    王林送田晓青到家里,正准备回家吃饭时,猛的记起一事。

    他连忙将方向盘一打,来到电影院。

    在电影院外面停下车,王林四下寻找。

    周粥不在!

    完了!

    迟到了不只五分钟,和周粥的约会泡汤了!

    她本来就对他有怨言,这下更加解释不清。

    王林苦笑一声,正准备回家时,忽然看到左侧廊柱那边,似乎有个人影。

    那是他和周粥第二次约会的地方,也是她拿冰棒惩罚他的地方。

    王林大步跑了过去。

    “周粥!”王林看到她倚靠在廊柱上,松了口气,“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不想听对不起!”周粥咬着嘴唇,“你不知道吗?男女交往中每多说一句对不起,就意味着两人的关系疏远了一层。”

    王林道:“今天去谈开厂的一些事情,所以来迟了。”

    “不用解释!我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我不是你的谁,你不用向我解释!”

    “我还以为你走了呢?你说只等我五分钟的。”

    “我也想走,可是我又想啊,你这么笨,万一你来了,见不到我,你会不会一直在这里等着我呢?然后就化成石头了?”

    她说得轻松,但语气里满满的全是辛酸。

    王林一阵难过,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里。

    “我下班后,就往这里跑,生怕你等久了、等烦了,你就不等我了,我好饿,王林,带我去吃东西,好不好?”周粥软绵绵的身子,在他怀里像没有骨头似的,“我等你请我下馆子,等得好辛苦。”

    “我们这就去。我现在就带你去。”

    “我脚酸,走不动。”

    “我抱你上车。”

    “不要,被人看到了。”

    她嫣然一笑,挣脱他的怀抱。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车边,王林拉开车门,请她上了车。

    “想吃什么呢?”王林启动车子,问她,“去国际大饭店?”

    “我想吃八宝鸭、水晶虾仁、松江鲈鱼、油爆河虾……”

    “我们两个人,能吃这么多吗?”

    “难得宰你一次,你还舍不得了?”

    “好好好,随便你点菜!”

    国际大饭店,是这个时代请客吃饭的最佳去处。

    王林来过几次,也算是这边的常客,轻门熟路。

    周粥果然点了她最想吃的几样菜。

    当一个又一个的好菜端上桌来时,周粥懵了:“份量这么大的吗?我俩真的吃不完了。”

    王林道:“吃不完就打包回去吃。”

    周粥道:“把我姐喊来吃?”

    “不要,就我俩吃。要请你姐,下次单请。”

    “嘻!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水晶虾仁、松江鲈鱼、油爆河虾,这三个菜,看起来多,其实吃起来没多少肉。

    八宝鸭用的是三斤左右的鸭,骨头多,肉少,吃起来也快。

    王林和周粥两个人,风卷残云般的吃完了。

    “还是中餐好,吃得饱实!”王林想到上两次吃的西餐,钱花了不少,感觉跟没吃似的。

    周粥捧着肚子,笑道:“我要长肉了!”

    王林抬腕,看了看时间。

    周粥沉着脸道:“怎么了?着急回家陪她啊?你走吧!”

    “没有啊!”王林连忙放下手腕,“我就看看时间,你至于这么敏感多疑吗?”

    他又多嘴解释了一句:“我姐今天晚上来我家,我这不是关心你哥和她婚事吗?”

    周粥讶了一声:“那你早些回家吧!有了结果,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们。我哥要是有你一半会哄女人,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谈个女朋友!你知道他和京里那个女孩怎么不联系了的吗?”

    “我不知道,你快说说。”

    “我哥问她国庆节能不能订婚。女方回信说,哪有在信里面提订婚的?我哥回信说,那我打电话向你提亲?”

    王林倒是一怔:“这话,有错吗?就因为这个原因,那女的就分手了?那也太矫情了吧?那我支持他俩分手!”

    周粥瞪眼道:“你也觉得没错?”

    王林道:“难道不应该吗?这样的女人,娶回家来,也难伺候!哎,正确答案是什么?我真不知道。”

    周粥白了他一眼:“你再仔细想想!如果你也不知道答案,说明你和我哥一样笨!好了,我们走吧!”

    王林百思不得其解,心想那女人可真是个多事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