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115章 媒【求订阅】
    王林道:“你们在门口等,我去取车。”

    “好。”李文秀应了一声。

    王林自去取车。

    “文秀!”杨晓东喊了一声。

    “杨晓东?你还没走呢?”李文秀问道。

    “这不刚送走客人呢!”杨晓东笑道,“我捎你们一程吧?我自己买了辆面包车!”

    他说这话时,微微斜睨王林。

    刚才买单的时候,杨晓东居然因为没带够钱,而大大的失了颜面,现在自然想扳回面子来。

    李文秀道:“不必了,我们自己回去。哎,你那个牛仔裤,多少钱一条啊?”

    “你要啊?我送你几条得了!”杨晓东大方的说道。

    “不是我穿,我们在华亭路那边摆了个服装摊,专门卖裤子呢!你的裤子要是价格合理,质量过硬的话,我想在你那拿一些裤子过来卖。”

    “你还搞了个副业?摆摊能赚几个小钱啊?”

    “主要是我妹妹在守着摊,她反正也是待业。”

    “这样啊,行啊,你要进货的话,我当然是最低价格给你了。这是我的名片,你哪天有空,来我厂里考察考察吧?”

    “好,那以后再联系你。”

    “真不用我送回家啊?我车空着也是空着!一路走吧?”

    “不用了,我们有车。”李文秀微微一笑。

    “什么车?自行车吗?”杨晓东笑道,“这大热的天,骑自行车多累啊?能出一身汗!”

    李文娟嘴快,抢着说道:“才不是自行车呢!是小汽车!”

    “你们也买车了?”杨晓东问道,“买的什么车?奥拓还是菲亚特?”

    “奔驰!”李文娟逮着机会就怼人,“你买不起的!”

    “……”杨晓东震惊,他的确买不起啊!

    李文秀轻轻拉了拉妹妹的手:“怎么说话呢?”

    李文娟哼了一声,说道:“他就是买不起嘛!连几百块钱吃饭的单,他都买不起!”

    被一个小姑娘如此抢白,杨晓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文秀道:“杨晓东,我妹妹口没遮拦,说话有口无心,你别介意啊。”

    “没事。”杨晓东道,“你们家真的买了奔驰车?多少钱买的啊?”

    “也不贵,才一百万!”李文娟得意的嚷道。

    “呃——”杨晓东震惊,期期艾艾的问道,“你们都是工人,怎么有这么多钱买车?”

    “我爱人做了个副业,还蛮赚钱的。”李文秀道。

    这时,王林开着车过来了,他打开车门,对李文秀道:“文秀,上车吧!”

    李文秀对杨晓东道:“再见,我们走了。”

    “好,再见!”杨晓东挥了挥手,看着奔驰车扬长而去,久久不能动弹,太震撼了!李文秀居然嫁了个开奔驰的丈夫!

    王林问道:“下午还想去哪里玩?你们两姐妹,也难得休息一天呢!”

    李文秀道:“去人民公园?”

    李文娟道:“人民公园有什么好玩的?去大世界玩吧!”

    李文秀道:“大世界的门票可贵了。要不去豫园玩吧?”

    王林道:“就去大世界好了,大世界好玩些,又是室内的,不热。”

    他一锤定音,李文秀也就不再多言。

    大世界百年间,几经改名,几经风雨。

    1987年正月二十五日,大世界恢复原名。

    新大世界继承了百戏杂陈的特点,杂技魔术、各类剧种轮番上演。

    同时,大世界还保留了充满古典色彩和民族情趣的“元宵灯会”、“中秋谜会”等节目。

    从大门进来,就是序厅,序厅里面摆着12面哈哈镜。

    每面哈哈镜,都能照出不同的模样来。

    李文娟玩得不亦乐乎,她自己玩还不算,一定要扯着王林一起照。

    “姐夫,你看,你看,你的脸变好长了!天哪,你的嘴巴比猪八戒的还要大!”

    哈哈镜里面,每个人都能变幻出无数种奇形怪状的模样,不仅小孩喜欢玩,就连大人和老人也喜欢。

    王林他们在序列玩了十几分钟,这才进入里面。

    大世界总面积16800平方米,U字形结构,共4层,专业内容分布在2至4层,每层4个、共12个展厅,每个展厅里都有不同的表演节目,在里面可以玩上一天。

    王林他们进来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昆剧团在演出,演的是《牡丹亭》。

    牡丹亭讲述的是一段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姻缘故事,情节很长,也很感人,昆曲改编得最为成功。

    昆曲号称百戏之祖南戏的分支,也是所有戏里面最雅的,没有京剧的热闹,也没有其它地方戏接地气。

    王林却一眼入魂,看得不可自拔。

    唱的正是《皂罗袍》,这一出也是全戏的精华所在: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王林听得痴了,想到周粥写的那封分手信,更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伤。

    李文秀道:“王林,这戏唱得真好,词写得更好。”

    王林嗯了一声:“汤显祖的戏词,当然好了。我们以前很少有时间看戏,更少看昆曲,没想到昆曲如此惊艳!有时间,我要把这牡丹亭看全了。”

    昆曲糅合了唱念做打、舞蹈及武术等,以曲词典雅、行腔婉转、表演细腻著称,台上演员的表演,真的有如古代的大家闺秀,那么的柔弱可爱。

    王林看了一段,被不耐烦的李文娟拉着,往其它地方去了。

    “姐夫!听戏是老年人的事,我们年轻人听这个做什么啊?咿咿呀呀的,难听死了!慢死了!看得我急死了!”李文娟一手拉住王林,一手扯着姐姐,到二楼去逛。

    三人玩到晚上,在园子里吃了点东西,直到闭园了才回家。

    小区里面基本上没车,王林的车,随便停哪里都行。

    “哎呀,”李文秀道,“只顾着玩了,说好了要去钱阿姨家的啊!”

    “对啊!真给忘了!”王林摇了摇头。

    李文秀道:“你就在下面等我,我上去拿了皮尺就下来,你开车过去,很快就到了。”

    “好。”

    李文秀和妹妹匆匆回家,她拿了东西,转而又进了洗手间,照了照镜子,确定没什么失礼的地方,这才下楼来。

    王林开着车,来到周粥家所在的小区。

    小区门卫一看来车,想也没想就放行了,甚至还对着车屁股敬了个礼!

    李文秀笑道:“有车就是不一样,连门卫都对我们敬礼了!以前哪里敢想啊?”

    王林笑道:“明天早上,我开车送你去上班。让咱厂里的门卫,也对你敬个礼!”

    李文秀扑哧笑道:“至于这么显摆吗?”

    王林道:“总不能我有了车,还让我爱人走路去上班吧?而且你现在是有孕之身,我送你上班,天经地义,谁也不能说什么。”

    “你啊!”李文秀甜蜜的一笑,心里当然是喜滋滋的,一万个愿意。

    王林和李文秀,来到周粥家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门开处,映入眼帘的,却是周粥!

    周粥也是刚从外地旅游回来,一回家,就听到母亲钱玉英在大谈特谈王林买奔驰车的事。

    周汉民听说王林买了百万奔驰,倒是微微一笑:“我早就说过,王林这孩子,必非池中之物!”

    钱玉英道:“还不是我们家借钱给他,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说起来,他还得感谢我们呢!”

    周汉民道:“不能这么想啊!施恩还不忘报呢!你就借了一下钱给他,这算什么事?”

    周军道:“买卖国库券这么赚钱吗?这才几个月时间啊?王林都买百万的奔驰了!”

    周粥听着家人的议论,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就在这时,门响了。

    周粥想也没想,就去打开了房门。

    她再也没想到,上门来的居然是王林!

    周粥正要说话,忽然看到王林身边跟着一个李文秀!

    “周助理,你好。”李文秀笑道,“我们是来给钱阿姨量尺寸的。”

    周粥淡淡的道:“进来吧!”

    王林盯着周粥看,被周粥横目以对。

    钱玉英笑道:“哎呀,文秀,王林,你们来了啊,快快请进。”

    她的热情,出乎了王林和李文秀的意外,又是喊大女儿倒茶,又是喊小女儿拿瓜果出来招待客人。

    李文秀拿出皮尺,还有纸和笔,给钱玉英量了尺寸。

    钱玉英今天在第一百货大楼买了几尺布,拿出来交给李文秀,告诉她自己要做什么样的衣服。

    李文秀一一记下来,说道:“三天可以做好。我做好之后,再送过来。”

    钱玉英笑道:“不着急,你也别太劳累了,你怀着身孕呢!”

    听到身孕两个字,一屋子的人,都感觉到有些不自在。

    王林和周军在聊天。

    周军道:“听说你买车了?奔驰?”

    “嗯,今天买的。”

    “你有本啊?”

    “我早就考了本,我本来是要进厂里的车队的,后来名额被人顶了,我才被分配到了机修班。”

    “那你能不能教我开车?我也想学。”

    “行啊,你随时来,不用一个星期,我就能教会你。”

    “太好了!等我学会了,我也买个车,买个夏利就行了。”

    “好。夏利很不错的。”

    钱玉英忽然笑道:“王林啊,你有个堂姐叫王琳是不是?”

    王林不知道她为什么有此一问,应道:“是的。她也叫王琳,只不过琳字比我的林字多一个王字旁!”

    钱玉英笑道:“她还没有许人家吧?”

    王林道:“我姐还没对象呢!”

    钱玉英看了儿子一眼,说道:“是这样的,我家小军啊,和你姐在谈恋爱!”

    王林啊了一声:“军哥?他不是有个对象在京里吗?”

    钱玉英道:“他说谈不来,断了!”

    王林沉吟,心想这倒是一桩好婚姻啊!

    周军的门第、身世、人品、相貌,都不错!

    如果堂姐王琳真的可以嫁进周家,那真的是一段奇缘了。

    周军红了脸,嘿嘿笑道:“上次在你家吃席,我认识了王琳同志,我和她挺聊得来的。”

    王林心想,我姐和谁都聊得来!

    他一沉吟,问道:“军哥,你问过她的意见没有?我姐同意了吗?”

    周军闹了个大花脸:“这种事,我哪里好意思问啊?你说是不是?我就是约她出来吃过饭,也看过电影,她都来了。”

    王林心想,你真是个棒槌,都一起看电影了,你还没搞定她?

    想想自己和周粥一起看电影时的情景,那感情发展叫一个快速啊,跟掉进热水的温度计一样升得快!

    他心里这么想,眼睛就不由自主看向周粥。

    周粥低头看着一本书,谁也不理,也不说话,但一直没见她翻过页。

    钱玉英笑道:“天下无媒不成婚,王林,你是小军的朋友,又是王琳的堂弟,这媒啊,非得你来做不可。你不要不好意思啊,为了我家小军的终身幸福,还请你多多费心。请你放心,这事若是成了,我们一定有重谢。”

    王林为难的道:“我是个男人,怎么能做媒呢?”

    他看向李文秀:“文秀,这做媒的事,就交给你来负责了吧?你不用推辞,就这么说定了。”

    李文秀笑道:“行,琳姐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成婚了。军哥这么好的条件,我相信她会同意的。这事啊,我先跟她谈一谈,成与不成,我下次送衣服过来时,我都会给你们一个回信。”

    钱玉英道:“太好了!谢谢你啊,李文秀。”

    周军有些紧张,也有些尴尬,笑着说道:“王林,这事你也帮我敲敲边鼓。我是真的喜欢你姐。”

    王林道:“行,你的事,不用你说,我也自然上心。”

    他轻咳一声,问周粥道:“周助理,你旅游回来了啊?玩得开心吧?”

    周粥头也不抬的道:“可开心了!太好玩了!”

    王林道:“我们今天去了大世界玩,里面在演昆剧,唱了一出《皂罗袍》,里面有一句词,说得极好。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周助理,你觉得呢?”

    周粥一怔:“宋徽宗的画,汤显祖的词,当然好了!黄梅戏里有一出,叫夫妻观灯,你们夫妻,也有一出,叫夫妻游园!”

    王林呵呵一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文秀碰了他一下,两人心有灵犀,起身告辞。

    周军和周霞,送他们到门口。

    钱玉英对周粥道:“以后你哥和王琳同志的婚事若是成了,我们两家也是亲戚了,你以后对王林,也不要这么冷落。就当是普通朋友好了!谁还没有一段过去啊?是不是?放下了就行了!”

    周粥咬着嘴唇,心想你们懂什么啊?你以为我和他的关系,只是一起看过两场电影这么简单吗?

    “我懒得理他们!”周粥冷淡的道,“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跟我没有关系!我明天还要上班,我去洗洗睡了!”

    钱玉英听着女儿阴阳怪气的腔调,摇了摇头,对周军道:“你明天去一趟王林家,带一些礼品过去。媒人也是要送礼的!你啊,这么大年纪了,自己谈个女朋友也不行,还得当妈的为你操心!”

    周军应了一声好。

    周粥扔下那本一页也没翻动过的书,起身进了房,嘭的一声将门关上,她来到窗户前,正好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车,从小区大门开出去。

    她痴痴的看着那车子消失在黑暗中,两行无声的清泪,啪嗒、啪嗒的滴落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