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三十七章 狭路相逢,勇斗劫匪!
    男人,军绿色外套,黑皮包!

    找到了!

    王林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手臂,劈手就把皮包夺了下来。

    那个男人倒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看着有如怒狮的王林,口吃的问道:“你、你为什么抢我的包?”

    王林不怒反笑:“这是你的包吗?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了!”

    男人仔细看看王林手里的皮包,啊了一声:“这不是我的包!那我的包呢?我的包也是黑色的!也是这样的皮包,只是比你的旧一些、脏一些!”

    原来是拿错包了!

    “我不知道!你自己去找!”王林冷冷说道!

    “同志,对不起啊,我急着下车,拿错你的包了!”男人急得满头大汗。

    王林懒得理他,打开自己的包,转过身,面对车厢壁,飞快的翻开遮布,看了一眼里面的钱。

    还好!

    都在!

    王林长吁了一口气。

    这时,列车马上就要进入下一站。

    那个男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跑回原来的座位去找包。

    这个男人的黑皮包,也跟王林一样,是放在脚下面的!

    他俩是背对背坐的,座椅下面是相通的空间。

    这个男人的皮包,他根本就没有用脚限制住,那皮包在列车不停的晃动中移到了王林那边。

    男人醒来后,急着下车,低头从下面随便扯出一个皮包就走!

    他挤回原来的位置,从座位下面找到了自己的皮包,匆匆打开检视了一下,就赶紧下车去了。

    王林回到座位,把皮包紧紧抱在怀里,搂着失而复得的宝贝,心跳加速,良久都没有缓下来。

    刚才那一幕,太惊险了!

    还好是有惊无险啊!

    幸好那个人并不知道这是一包钱!

    如果那个人知道这是钱,他肯不肯轻易归还?那就是未知数了!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王林不敢再睡,事实上也睡意全无。

    列车到达庐州车站。

    王林出了站,想到那天在安纺厂招待所住宿,没能住到单人间的事,今天带了这么多的钱,再和人合住的话,的确不太安全。

    他找到市政府的招待所来。

    反正他带着单位开的介绍信,去哪里住都能行。

    市招待所空房很多,这边的环境和服务,比起安纺招待所来,高出两个档次,价格也贵了两块钱。

    王林拿出身份证和工厂开具的出差介绍信,很顺利的就办好了手续,开了个单间,很放心、很舒适的住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他来到之前来过的银行。

    办业务的人不算太多,王林很快就排到了窗口。

    “同志,我买国库券。”

    “买多少?”

    “今天的价格是多少?100元的是什么价?”

    “94块钱!”

    “好,那给我来6万块钱的吧!”

    “多少?”银行的工作人员,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随着国民经济的大发展,万元户的确不怎么稀罕了,但动辙拿六万块钱出来买国库券的人,银行职工还是第一次见到。

    王林重复一遍:“同志,我买六万块钱的国库券!”

    “六万啊?”工作人员确定了一遍。

    王林把皮包放柜台上一放,开始一沓又一沓的往外面掏钱。

    工作人员看到现金,终于明白这人说的话,的确是六万块钱,不是自己听错了。

    她换算好国库券的金额,连着点了三遍钱和国库券。

    王林接过国库券,点数了两遍,确定没有差错,便装进皮包里离开。

    银行职工看着他的背影,起了一阵窃窃私语。

    王林提着包出来,往公交车站点走去。

    第六感告诉他,有人在跟踪自己!

    这一段林荫路没什么行人!

    王林加快脚步,同时将扎孔针握在手里。

    后面的人忽然跑起来,一阵风般从王林身边跑过,同时伸出手来抢王林的包!

    王林早有准备,身子朝旁边跳开去,右手握紧扎孔针,往那人伸过来的手心里扎过去!

    “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怨恨的看向王林,缩起手来,不敢再靠近。

    王林手持扎孔针,双脚不丁不八的站着,冷眼看着这个瘦不拉叽、尖嘴猴腮、跟个猴子一样丑陋的男人。

    瘦猴见王林如此冷静,不由得迟疑,看看王林手里的包,流露出贪婪的眼神。

    只见瘦猴左手一抖,一把跳刀弹了开来。

    “把包留下!不然要你的命!”瘦猴拿刀比划着,指了指王林手中的包。

    王林沉静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退缩。

    扎孔针锋利无比,刚才扎穿了那瘦猴的手掌心,血滴了一地,估计有他好受的!

    对方的右手不能用力,等于是废了!

    王林夷然不惧,目光镇定异常!

    狭路相逢勇者胜!

    谁先输了胆气,谁就输了架!

    瘦猴瞪着凶狠的绿豆小眼,猛的跳过来,举刀扎向王林。

    王林举起皮包,格挡住对方的刀子,同时举起扎孔针,狠狠的扎进对方的左手手掌,并用力拉扯!

    瘦猴的跳刀,刺进了皮包里,招式用老之际,被王林瞅准时机,扎了个正着!

    锋利的针尖,直接扎破了对方手腕,直接刺了个对穿!

    “啊!”瘦猴吃痛,手一松,连跳刀也不要了,松开手,往后退走,他双手都负了重伤,再不敢恋战,风一般的跑掉了。

    王林惊魂甫定,发现手中的扎孔针都扎弯了!

    他淡定的在路边的绿叶上擦干净扎孔针上的血迹,把跳刀扔进灌木丛里,然后匆匆来到公交站台,等车的时候,他小心留意附近,看什么人都觉得有些可疑!

    一直到进了候车室,王林的心才放下来。

    直到此时,他才有空在脑海里复盘刚才那场突发的抢劫,越想越是后怕。

    对方是有备而来,肯定在银行门口蹲守很久了!

    自己只是适逢其会,成了对方的猎物。

    严打虽严,也没把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别说八十年代了,往后几十年,都会有各种犯罪的存在。

    九十年代的飞车党,为了抢金手镯砍人家手!

    各种入室盗劫,拐卖小孩的事更是层出不穷。

    再往后发展,电信诈骗、金融诈骗,让人防不胜防。

    犯罪分子一直在不停的更新装备和手法!

    王林心悸之余,不由得感谢起李文秀来,还是她有先见之明,给自己备了这把扎孔针,真的是起到大作用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

    王林进屋后,叫上正在糊火柴盒的李文秀,进入卧室。

    “这次卖了多少钱?”李文秀也很担心他,借了这么多的钱,能不能再赚到钱?万一国库券售价飞涨呢?万一国家政策有变呢?

    “还是一样的。94块钱买进的。”王林说道。

    “咦,这皮包怎么破了个洞?”李文秀问。

    王林道:“遇见劫匪了!”

    “啊?”李文秀这一惊非小,扔下皮包,拉起他的手,上下打量他,“你没出事吧?”

    王林一把将她拉入怀里,抱得紧紧的。

    李文秀推他:“王林!”

    “让我抱抱!”王林道,“文秀你知道吗?那个劫匪手里有刀!我多亏了你给我的那把扎孔针!不然我非得吃大亏了!”

    李文秀道:“你到底有没有事?”

    “我没事!我没受伤。”王林松开她,笑道,“只是你的扎孔针弯了。”

    李文秀拍着胸口,说道:“还好!还好!”

    王林道:“在火车上,还发生了一件事。我的包被人拿错了,差一点就丢了!还好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爸一直在板着脸骂我,我忽然间就醒了!”

    李文秀道:“这么灵?”

    王林道:“灵什么灵?”

    李文秀道:“你带这么多钱外出,我就怕你出事。昨天中午,我特意给你爸妈烧了三炷香,祈求他们保佑你平安归来。”

    王林啊了一声,心下感动,握住她的手,说道:“文秀,谢谢你!”

    他虽然不信鬼神之说,但听了李文秀的话,再结合自身经历,不由得感叹,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李文秀想了想,说道:“你以后带的钱,越来越多,太危险了!你得请人保护你才行。”

    王林也有此担忧,沉吟道:“上哪里请人呢?一般的人,我也信不过!我师傅吴大壮倒是个老实人,也可以信任,只是他不一定请假陪我走南闯北。”

    李文秀道:“请警察保护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