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逆袭1988 > 第十七章 协议书曝光了!
    快下班时,王林来到整理车间,跟李文秀说道:“晚上请周助理的客,就在家里,做几个好菜。”

    李文秀道:“好端端的,请她干嘛?”

    王林低声道:“你能当上工段长,不是周助理出了力啊?我们做人不能忘本。再说了,周助理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同志,我们结交她,以后有事也可以求她不是?”

    李文秀哦了一声:“那行吧,我等会买几个好菜回家。”

    “你先回家,我去接周助理。”

    “嗯。”

    李文秀忙完最后一道工序,摘下工作帽,取下围裙。

    王林递过去一个袋子:“给你的。”

    “什么?”李文秀问。

    “给你,你就收着。”

    李文秀接过来一看,里面有一块女式手表,一条裙子,还有两双丝袜,不由得红了脸:“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王林淡淡的道:“反正是我送你的,你不要就扔了吧!我堂堂男子汉,断断没有收回礼物的道理!”

    李文秀当然舍不得扔,无奈的道:“这一次就算了。你以后不要再送我东西了。我欠你越来越多了!”

    王林道:“怕什么?大不了把合同延长半年好了!”

    “……”李文秀哭笑不得。

    陈小希走过来,笑道:“你们小两口聊什么秘密呢?这么亲密!哟,文秀,这是什么?衣服?我看看!”

    她俩之间,平时玩得很好,关系相当于后世的闺蜜,彼此之间无话不聊的。

    陈小希伸手拿过袋子,打开来看,哇哇大嚷:“天哪!文秀,你爱人对你也太好了吧?送你手表,还送你裙子和丝袜!这是最新款式的连衣裙,穿起来特别漂亮、特别显身材和气质呢!王林,你眼光可以啊!什么时候也送我一套叭?”

    王林口花花的笑道:“行啊,你什么时候喊我爱人了,我就送你。”

    陈小希被取笑了,当即红了脸,白了他一眼:“我倒是敢喊,你敢答应吗?重婚是罪!你想坐牢啊?”

    王林嘻嘻一笑:“所以啊,陈小希同志,你就只能找别的男人送你东西了。”

    其它女工也围了过来,叽叽喳喳,说了许多羡慕的话。

    李文秀拿起手表戴在手腕上,表壳在灯光照射下,立刻有一种光芒闪耀的感觉!

    “好漂亮的表啊!”陈小希和刘玉等人,都发出赞叹声。

    李文秀羞涩的看了王林一眼:“怎么是块女表了?”

    “我加了五十块钱,修好了,然后在柜台上换的。”

    “太贵了!以后别这么破费了。”李文秀看着手表,嘴角漾起幸福的笑容。

    整理车间上百号女工,也只有她戴了上海表呢!

    就连厂长周伯强,戴的还是一块老式的海鸥牌手表,售价只要90多块钱。

    这块上海表,对八十年代的女人来说,是一份荣耀!

    就跟后世女人买了个LV的包包一样。

    品牌的溢价,广告的宣传,能满足人的一种虚荣心理。

    女工们众星拱月,围绕着李文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王林笑了笑,来到厂办,看到周粥坐在里面整理东西。

    她穿着一套和上午不同的服装,这套衣服更显出她的可爱和漂亮。

    “你好,周助理。”王林笑道,“下班了吧?”

    “嗯。”周粥道,“还是不去你家吃饭了吧?无功不受䘵。”

    “别啊,周助理,你帮了我爱人的忙啊。再说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彼此之间聚个会,也没什么嘛!”王林笑道,“你这个当领导的,不会瞧不起我们工人阶级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粥哪里还敢拒绝?只得笑着同意了。

    “你家里同意卖国库券了吗?”王林问。

    “同意啊,为什么不同意!我爸说了,那些国库券留在家里,就是一堆纸。还不如早些兑现呢!我带了5000块钱的债券,你全部要吗?”

    “你家里,真有这么多券啊?”王林倒是吃了一惊。

    90年代以前,国库券大都是在国有企事业单位进行认购,其实就是一种摊派。

    周粥家是什么家庭?能认购5000块钱的国库券?

    看出王林的疑惑,周粥道:“我一家子人认购的。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两个叔叔、还有两个婶婶,我们几兄妹,都认购了。这些券,都是五年以上的中长期债券,留在手里,其实并不划算。我爷爷说了,能卖就卖掉吧!反正当时认购,也是为了支援国家经济建设!没想靠这个赚钱。”

    王林笑道:“你一家人,真的是特别有政治觉悟!”

    周粥从角落的柜子里,提出一个皮质的挎包来。

    国库券发行的面值有很多,常见的有一元、两元、五元、十元、五十元,也有一百元,甚至一万元面值的。

    周粥拿来的5000块钱,都是50元的券,足足有一百张票子!

    周粥笑道:“你看看,是这些吗?放我家柜子里,都快要发霉了!”

    王林接过一叠国库券,抽出一张来看。

    正面是一张风景照片,是某地的卫星天线。

    背面写着一行字:一九八五年国库券,自一九九零年起开始抽签还本付息,一九九四年还清。

    周粥道:“你看这上面写的,五年期,还得等抽签才能兑付,也就是说,最长要等九年才能兑到现金!你说这跟纸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存储蓄所呢!”

    是啊!

    如果按照正常的利率来计算,的确不如存储蓄所利息高。

    所以90年代以前的国库券,都是摊派形式的,你不买也得买。

    这也就促成了黑市交易的火爆。

    很多人买了国库券,转手就低价卖掉。

    因为这玩意不值钱啊!

    很多做国库券生意的商人,却因此发了大财!

    王林笑道:“去我家,我拿钱给你。”

    周粥嗯了一声:“你考虑好了再换啊!这就是一堆纸!可能还要等六年才能兑付呢!”

    “呵呵,你们不后悔就行!”王林嘻嘻一笑。

    两人下了楼,王林道:“我家就在附近,我们走路过去吧?”

    “行!”周粥点点头。

    经过厂区农贸市场,王林买了五毛钱的瓜子,又买了一块钱的水果。

    周粥扑哧笑道:“你不要破费。”

    “没事,知道你喜欢吃瓜子!”王林笑。

    到达家里的时候,李文秀已经淘米做饭,在切菜了。

    “周助理来了,你好啊!”李文秀笑着说道。

    周粥道:“真是不好意思,辛苦你了。”

    “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平时想巴结周助理,还没有机会呢!”李文秀笑道,“你到屋里坐会儿,菜马上就好了。”

    王林请周粥进了屋,对李文秀道:“文秀,你陪下周助理,我来炒菜。”

    李文秀道:“你陪就行了。”

    王林道:“你们女人之间有话聊些。”

    李文秀嫣然一笑,把菜勺交接给他,拿围裙擦了擦手,过来招待周粥,泡了杯茶端给她,陪着她聊天。

    王林道:“对了,文秀,你取3000块钱给周助理。”

    李文秀身子一震,不解的看向王林。

    王林笑道:“我买周助理的国库券呢!”

    “国库券,你买它干嘛?又不能换钱用。”

    “我自有道理!叫你去你就去。钱就放在你房间的衣柜暗格里。”

    老式的衣柜,都是木制的,衣服是折叠存放,并不能悬挂起来,中间有一排抽屉,抽屉的旁边可以做一个暗格,用来存放家庭里的重要东西,这个暗格和抽屉是相联接的,必须用钥匙打开抽屉,才能打开暗格。

    这可以说是穷人家的保险箱了。

    李文秀进了里屋,拿了一个布包出来。

    王林一边把炒好的菜出锅,一边对屋里说道:“周助理,你有5000块钱的国库券,算六折,就是3000块钱,没错吧?”

    周粥道:“没错。”

    李文秀打开布包,数了3000块钱出来,交给周粥。

    周粥把自己的包交给李文秀:“你也点一点。”

    李文秀嗯了一声,一叠叠的点数。

    周粥很快就数完了手里的钱。

    她忽然看到布包下面压着的一张纸,那纸露出一半在外面,她一眼就能看到上面的字迹。

    “离婚前协议书?”周粥惊讶的拿起那张纸,飞快的看了一遍,问道,“王林,李文秀,你们这是闹哪出?你们刚结婚,就想着离婚?连离婚前协议都签好了?只等李文秀还清3000元的彩礼钱,你们就正式离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