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综合 > 穿成三个天道宠儿的恶毒后娘 > 第43章 说服梁秀才
    “我跟你一起去!”容翊主动开口。

    佛明愿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心想这狗男人,不会因为王振繁的事情要做文章吧?

    容周氏笑眯眯地点头,道:“好,阿翊你就陪着明愿去吧,快去快回,省得摸黑才到家。”

    佛明愿不知道狗男人暗藏什么心思。

    反正敌不动她不动。

    只要不赶她走,一切好说。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院门,朝着梁家走去。

    容翊就跟在她身后半米处,沉默不语。

    佛明愿走了一会,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她实在忍不住,停下脚步看向他,“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单独跟我说?”

    容翊挑眉,双手环胸盯着她,看着佛明愿不自在的模样,他似笑非笑地睨着她,“大宝他们也是我的孩子,我跟你一起同去,有何不妥?”

    佛明愿奇怪地瞥了一眼容翊,“当真只是因为这个?”

    “不然呢?”容翊反问一句,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

    深邃的眸中,更看不出什么。

    佛明愿只得松了一口气,“好吧,我还以为你有话要单独与我说,比如王振繁的事……”

    容翊心里深知是什么状况,却还是提醒一句,“你既已迷途知返,我又何必揪着不放,现如今大宝他们很喜欢你,那你就好好的给他们当娘,别让孩子们失望就好了。”

    佛明愿顿时皱起眉头,瞪了一眼容翊。

    “放心,我不会让孩子们失望的,倒是你,管好外面那些桃花债吧,省得回头闹到家里来,让孩子们看见,哼!”

    话落,佛明愿加快脚步。

    容翊:“……”

    这女人,还真是喜欢胡思乱想。

    不过容翊也懒得解释,慢悠悠地跟在佛明愿身后。

    梁家在村子东头,一间三开间的黄土胚房,放眼整个周家村,都找不到比梁家还破的宅子。

    佛明愿站在梁家门口,脸上有些迟疑,都是秀才,怎么梁秀才家这么穷,王振繁家的日子却过得红红火火?

    容翊听出她的疑惑,解释一句,“梁秀才怀才不遇,却又自视清高,不愿意去做贩夫走卒,所以没有王秀才挣钱,这些年他一直想往上考,家里人都被拖垮了,爹娘接连去世,才断了他要继续科考的心,在村里惶惶度日。”

    佛明愿看了一眼容翊,倒是没想到,这狗男人还挺会察言观色。

    如此听来,那这个梁秀才也未必是个合适的教书先生。

    不过具体合不合适,还要看看梁秀才再做定夺。

    容翊走上前抬手抓着门环敲了敲,喊道:“梁秀才在家吗?”

    院子里传来叫喊声。

    “谁啊?”

    “梁秀才,我是容翊,有事找您相商。”容翊声音低沉,像是醇香的老酒,十分醉人。

    若是没有先前的印象,佛明愿还真对容翊有些好感。

    至少这个便宜丈夫,长得俊朗,完全符合她的审美,声音还很好听,仿佛是带着魔力一般,很容易令人平心静气。

    破败的院门吱呀一声,从里打开,衣衫不整的梁秀才打量着容翊和佛明愿,脸上满是疑惑。

    “你们找我一个穷酸秀才干什么?”

    容翊郑重地看向他,“梁秀才,我想请你去我家,教我家三个孩子读书识字。”

    “你们不去老王头家的私塾,来找我做什么?”梁秀才不明所以,很是奇怪。

    村里人家,能供得起孩子启蒙读书的,都会将孩子送去王氏私塾,一般人都不会把他梁炳盛当回事。

    可容翊夫妇俩,却在天黑前登门,让梁秀才有些摸不着头脑。

    容翊微扬唇角,看着他道,“兆盛十一年,你便考上了秀才,那时你年仅十八,一时风光无限,到兆盛十七年的时候,你在乡试中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是却因有人作弊,乡试重考,你被刷榜下来后去府城的贡院闹过,从那以后,学子书生都远离你,而你再也没考上过,因为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才放弃科考。”

    梁秀才听着容翊提及过往,脸色有些不忿,抓着院门的手也用力的收紧。

    “我这样一个屡屡失败的人,你还来找我?”

    佛明愿也有些搞不懂,这容翊说话,这般拱火,梁秀才还能答应上他们家教书吗?

    容翊又道,“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若非你爹娘相继离世,我想梁秀才应该还会和滦州府城的贡院对抗,不会轻易言败,而且,梁秀才你少年得志,文武双全,应当不甘心窝在这个小村子里,黯淡无光的混吃等死吧?”

    梁秀才眉头微蹙。

    佛明愿有些听不下去了,轻轻推了一下容翊,随后笑眯眯地看向梁秀才,“阿翊他不会说话,梁秀才你别见外。”

    梁秀才斜睨了一眼佛明愿,然后又看向容翊,似乎一点也不恼火,反而淡定几分,问道:“既然你是来请我当你孩子们的教书先生,那总该拿出点让我愿意教你孩子的诚意吧?”

    容翊定定看着梁秀才,迟迟不语。

    佛明愿觉得他俩的气氛有点古怪,笑着启口:“梁秀才,我们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要不你说出你的条件,看看我们家是否能做到。”

    现在家中一共就三十多两银子,接下来佛明愿还要用那些钱做生意,动不了太多。

    若是梁秀才张口要个五十两一百两,恐怕现在还真拿不出来。

    梁秀才没说话,只是看着容翊,似乎在等着他回话。

    容翊深邃无边地眼神,浮现一抹笑意。

    “只要你能真心实意的教我的三个孩子,我会帮你达成所愿。”

    只一句话,梁秀才便动了心。

    “你当真知我所想?”

    容翊点头,“是,且先生也非常人之才,我相信到时候一定会得见光明,报仇雪恨,从而进入朝堂施展毕生抱负,不仅如此,你教出来的学生,也就是我的孩子们,也会让你名誉天下。”

    梁秀才脸色微变,“你看着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如若不能达成我所愿呢?”

    容翊目光齐视着梁秀才,“没有那个可能性。”

    梁秀才忽然哈哈大笑,旋即拂着胡须道:“从明天起,每日卯时末送来,酉时初接回去,另外三个孩子的伙食费你们自己担着,我可不管。”

    话音落下,梁秀才砰的一下关上了院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