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御因觉醒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深蓝公寓(8)
    幻城督查局,巴顿和玛尔丹的脸色同时一变。刚才她并没有进行扫描和分析操作,但追踪器却发出了警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追踪器被检测到了。

    投影屏上的画面开始晃动,人影出现了彩色的模糊。灰黑的色光柱开始上下扫动,伴随着刺啦的信号声,屏幕上黑灭了。

    “这是幻航追踪器。”女孩捧着那块铭牌,轻声说到,“把她拉过来。”

    吉丽哆嗦的更厉害了,双腿摩擦着不断往后挪。一名人高马大的掘居者跨步上前,一把揪住吉丽的肩膀,把她拉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我不知道这是啥东西...”

    吉丽哭丧着脸,向女孩乞求到。

    女孩,不,是林灵芸瞥了一眼她哭花的脸,心里微微刺了一下。但她脸上仍然盖着冰霜,轻声说到,

    “不会伤害你的,只是询问一下。”

    吉丽看着她美丽的脸,呆呆地点了下头。两名掘居者挟着她两条胳膊,拐出禁室门,顺着银色的长廊走向尽头。

    林灵芸走到信息屏前,伸手操作,关闭了信号检测器。先前这间银色禁室内没有开启信号检测,昨天克莱因要求技术区进行检测,这才有了刚才追踪铭牌被测出来的一幕。

    她瞥了一眼房间内的猎物,内心稍稍有些刺痛。她还是挺同情这些女人的,从锦衣玉食的生活落到褴褛不饱的地步,接收不了的就自杀了。

    林灵芸也是生于陆御战区垂直农场,并且一直在培养皿车间耕作。一开始,她并不恨那些战区高层,有着精美舒适生活的。

    但当那个遥远的下午,那名叫银凯的战士抢走她的果蔬,将哥哥打倒在地时,她所自珍的小生活也破灭了。

    林灵芸缓缓走出长廊。看到右边座椅上那名呆坐的男人后,缓缓走了过去。她挨着男人坐下,拉起他垂下的右手。

    “长乘,你真的决定注射增幅剂吗,那样的副作用太大了。”

    男人把右手搭上灵芸的发梢,轻轻抚摸着。

    “没事的,大不了就是丑一点,难道我丑了你就接受不了吗?”

    林灵芸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轻声说到,

    “不是那样的。我总感觉,克莱因像是在增幅剂里加了某种致幻物,几乎所有注射过的家伙都无条件崇拜他了。”

    “没事的,克莱因是好的。他帮助了那么成员提升力量,他确实拯救了MDL。”

    长乘的左胳膊缓缓升起,摸着靠在腿边的漆黑的枪管。那是一只改良过的SVD轻型狙击,玻璃纤维制作的枪身使得它整体重量大大下降,特殊合金锻造的枪管又增强了它的容弹能力。

    这是他为敌人准备的,他要用这支狙击枪轰碎那名超人类的头颅,那名他每夜都梦见,恨到痛苦的仇人。

    他在来MDL之前观看过所罗门竞技赛。赛场上陆英招披鳞覆甲猛击银凯的画面他记得很清楚,但他认为那还不够狠,陆英招根本不知道那畜生做了什么,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自那天陆英招被黑色直升机载走后,丧心病狂的银凯在第一时间返回了垂直农场,径直奔向林灵芸所在的种植车间。但早有预测的长乘早就带着她离开了农业区,两人先回蜂巢通知了爷爷陆竹生,后者收拾好优良作物的种子和行李后,跟着长乘逃回了麦克武器厂。

    长乘和父亲坦白了一切,并恳求后者提供保护。长宏一开始表示立即能将林灵芸和陆竹生安全运送回3号农业区,尽量避免和督查队发生冲突。

    两人乘坐遮篷货车从荒林靶场旁绕出去,开到距离晶罚路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却被银凯安插的督查队叫停了。长乘没办法,只能被督查者勒令着,把货车又开回了麦克武器厂。

    银凯和两名超人类早堵住了武器厂的大门口了,在长宏阴沉的注视下搜来搜去,枪械的生产线被迫停止,所有的锻造工和操作员都被赶了出来。而长乘和林灵芸被押到了银凯面前,后者暴跳如雷,把长乘踹倒在土路上,迎着刮起的尘埃胡乱踢踩。

    长宏在愤怒中举起了倚在锻造炉旁的火箭筒,对准一名督查者拨动了击针。腾起的尘雾中,那名督查者被轰掉了右胳膊。

    积怨已久的工作员纷纷抄起成品库里的枪械,借助厂内掩体和督查队展开激烈对抗。爆轰波和火焰将武器厂摧的摇摇欲坠,长乘趁乱打碎合金链,抓着林灵芸和陆竹生跑进荒林。

    当他隔着荒草朝后看了一眼时,父亲被活蛇般的锁链豁开了胸膛,殷红的血迎着太阳喷射,像一朵怒放的牡丹。

    长乘清楚地看到,父亲冒着血泡的嘴巴在一张一合,冲着他藏身的荒草丛,那口型分别在说“快走”,父亲让他快走!

    银黑的棘刺锁链从父亲的锁骨一侧刺进去,再次冲出来时染成了鲜明的血红。

    三根生白的骨茬从撕裂的皮肤下突出,在液态金属的穿插下碎成粉末。长乘看到,父亲长宏在漫天的土尘中倒了下去,乌黑的头颅半边蒙着黄雾。

    工作员故意袭击督查者,他们属于正常反击,银凯终于能放肆杀戮了,他的两条胳膊延长成链子,银黑色的铬钨矛链像蟒蛇一样来回游走,夏日的武器厂门前,一朵又一朵艳红的牡丹绽开了。

    长乘在野草疯长的荒野里跑了接近半小时,在接近天黑时找到了那辆藏在草垛后的战车。远远的,他听到垂直农场附近警报声大作,整齐的踏步声隐隐喧天,银凯以袭击集团军为由上报了附近驻扎的上层,他们派遣了一支联合军队来围剿三人。

    自那以后,长乘载着林灵芸和陆竹生一直往东开,避开沿途的农业区和驻扎的训练军。

    但好景不长,再一次领生活用品的时候,爷爷陆竹生被一名种子站的熟人认出来了,附近的督查军立即进行了抓捕,后者为了拖延时间掩护两人逃跑,选择了跑向供给站的另一个方向。

    林灵芸和长乘两人躲在土壤之下的排水管里,听到了那声遥远的枪响,在逼仄的管道内隆隆回振。长乘捂着林灵芸的嘴巴,感到两行滚烫的液体流到了他的虎口上。

    长乘失去了父亲,林灵芸失去了爷爷。两人都失去了至爱的亲人,还被陆御战区的督查局实名通缉。没办法,长乘只能带着她四处奔逃。给了渔船主人两支AUG突击步枪,两人得以躲在装饲料的散货船上,一路漂遥到了中间海域的人工渔岛上。

    两人原本准备在那里住一段时间,但陆英招三人的到来引来了凶恶的后备区督查军。没办法,长乘只能和林灵芸转到一艘TE型集装箱货船上,两人在后备区嘈杂的返回港下船时身上空无一物,行李在船上就被二副和水手们抢光了。

    两人晚上就睡在货运区的过道里,还要提防督查军的搜查,生活困顿潦倒。

    就这样过了几天,当长乘饥饿难忍,准备在黑市上卖掉那支XM突击步枪时,MDL的一名掘居者发现了他,惊讶于长乘对枪械改造和使用的精通,他被带回了地下基地面见克莱因。当着克莱因的面三分钟内拆解并重装好了一支8毫米通用机枪后,他被正式纳入了MDL。

    当时两人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能有一个地方提供食物和住处,林灵芸觉得是很大的幸运了。但见识过辐射区的肮脏和丑陋后,她并不打算长期待下去。

    但克莱因的演讲却激励了两人,他说MDL的目标是推翻蓝疆,让那些督查军付出代价。两人心里都有仇恨的过,被克莱因慷慨激昂的演说点燃了。

    “他们说集团军群在前线的战争落败了,你说敌人能到咱们这吗?”

    林灵芸倚在长乘的臂弯里,轻声说到。

    “我到希望能打过来。那样督查军和集团军被消耗完。

    我们就可以趁机找到那个混蛋了。要是敌人也打过来,我们可以往回跑,回到陆御战区。

    天大地大,总有我们容身的地方。”

    长乘轻声说到。“陆英招和我说过,等我成为蓝疆海军上将以后再和你在一起。我想,不用等到那时候了。”

    林灵芸躺在他怀里,数着他下巴的胡须,没再说话。

    吉丽被黑布蒙住眼,进入了一个房间。

    她感觉身后一冷,两名掘居者离开了。随后是沉重的关门声,周围恢复了一片寂静。她听到一个均匀的呼吸声,就在右前方不远处。还夹杂着水泡升起的咕噜声和破裂声。

    吉丽的眼前模糊漆黑,这漆黑加重了她的恐惧。她开始胡思乱想,前面会不会是一方鱼池,里面黑皮白肚的虎鲨群正在游动,自己携带那块铭牌犯了规矩,要被扔进去啃干净。

    越想越怕,她简直要疯掉了。

    正当她试着挣脱手上的合金锁链时,盖住双眼的黑布突然被揭掉了。吉丽感觉眼皮一阵刺痛,一根黑色的模糊睫毛从眼前飘落,她连续眨了几次眼,才逐渐看清前面的景象。

    西装黑裤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将刚揭下的那块黑胶扔进旁边的垃圾篓里。

    她看到左前方地面上立着一个古铜色的立式圆机,里面盛着的黑褐液体在不断沸腾,刚才的气泡声和咕噜声就是从里面传出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