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惑乱红楼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还账
    正因为有贾琏,贾家现在正处于一个蒸蒸日上的阶段,而且上次的主意也是贾琏出的,所以这次来,他只能敬着、讨好贾琏的,根本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对贾琏的恶意。

    “哎,其实刚才一直没好意思和连城兄坦诚,其实这次愚弟上京,还另外有事相求。”

    双颊微红,甄其姚显露出几分尴尬,超贾琏不好意思的开口。

    在甄其姚看来,贾琏应当是知晓他的来意的,可是还国债这样大的事情,他也能稳得住,说明人家有底牌。

    或者,他也在等自己开口。

    只是那有如何呢?

    人家有这样的资本,他甄家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由不得自己,也就只能任由别人摆布了。

    暗自咽一口气,甄其姚终于放弃了和贾琏的周旋,选择直接开口。

    闻言手上一顿,贾琏眼睑微抬,余光看甄其姚一眼。

    “哦,其姚兄弟言重,以你我两府交情,什么帮不帮的多见外,有事你支一声便是,我贾府若是能帮上忙的,自然不会推辞。”

    云淡风轻的说完,贾琏话虽然说得好听,但内里意思两个人却是心知肚明。

    你这忙我能帮,我就帮。

    而什么叫能帮,定义在我这儿。

    若是不能帮,那么抱歉,无能为力。

    脸上依然带笑,贾琏定定看着甄其姚。

    如果林如海还在,这事儿出在林家,贾琏自问,定然会和林如海同进退的。

    可现在不是。

    林如海跟贾琏的关系亦师亦友,给予了他无穷的帮助。

    不管是为官之道,还是为人之本。

    贾琏敢说,没有林如海,就没有现在的贾琏。

    可是甄家不一样。

    当初裴家的事情,贾琏自责归自责,但贾琏却也已经认定,甄家才是罪魁祸首。

    所以不管甄家往后多惨,贾琏都不为所动。

    如今作为,为的不过是免得累及己身罢了。

    所以但凡对贾家有一点风险的,贾琏都是不会去做的。

    甄其姚是个聪明人,自然也听明白了贾琏话里的意思,只是当下情景主动权并不在甄家,所以即便他心有不满,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既是如此,愚弟在此就谢过兄长了。”

    佯装感激的起身施礼,甄其姚不遗余力的想要拉进和贾琏的距离。

    “实不相瞒,自从上次苏州一别,伯父就对国库的时间牵肠挂肚,又将家中不少资产变卖。”

    一边说一边密切注意贾琏神情,甄其姚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郁。

    甄家此前表面上虽然没有站队,但其实暗地里资助忠顺王不少,不过好在这么几十年,甄家不说富可敌国,但总归还是好生积累了一番家业。

    所以上次在贾琏说了那番话后,甄应嘉回去召集甄家人仔细协商,最后终于打定主意,暂且先归还一部分国库探探虚实,若是能够拉着贾家一起自然最好,若是不行,便只能打这个先锋,去试试这水的深浅了。

    “伯父对兄长的建议十分重视,此番进京,就是想来请教一下兄长,虽说我们已经极力筹款,只是到底元气大伤,所以手上并没有多少现银,如今时局,听闻朝堂上暗潮涌动,不知道这时候前去归账,是否妥帖。”

    态度恭敬,甄其姚说这番话的时候,可当真是真心实意的相询。

    如今已经入冬,他进京的时候河面已经有一层薄冰,回程基本就不用想了。

    所以这次的事情不管成与不成,他都是要留在京都大半年的。

    等到明年春暖花开,再看看事态如何,决定回不回去。

    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若是按照从前的潜规则,甄其姚若是私底下归还了国债,少不得惹了众怒。

    甄家如今在朝上并没有人依靠,贾家态度暧昧,万一有个好歹,他真是后悔都来不及的。

    本来这样的差事他也不愿意来,只是这种家族的事情,又哪里是他这样的晚辈可以决定的。

    所以这次他来,虽然也打了想要拉贾琏下手的意思,但若是拉不了,他也明白,一定要最大程度争取到贾琏的支持,免得开罪贵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原本贾琏还以为凭借刚才甄其姚的表现,是不是还要再墨迹一会儿的,不曾想竟然这么快就切入主题,倒是让他讶异。

    而且这次看来这家伙学聪明了,态度尚算可以,话里行间,也不见有什么陷阱。

    这样想着,贾琏脸上的神色缓和下来,斜睨恭敬朝自己作揖的甄其姚一眼,贾琏嘴角微勾。

    “嗨~原来是这事儿,我当什么事情呢。”

    佯装恍然大悟,贾琏收起脸上的得意,朝甄其姚爽朗一笑。

    “这事儿你算问对人了。”

    尽管书房没人,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加有可信度,贾琏左右环顾一番,甄其姚也不明就里的跟着左顾右盼,贾琏样子做足了,才神神秘秘的朝甄其姚轻声开口。

    “其姚兄弟不在朝堂,所以有所不知,如今那位的身体每况愈下,脾气也是越发急躁。最近虽然没有明确提到关于归还国库的事儿,但其实下面探子早就根据那账册上的详细,开始一家家探查情况。”

    皇帝活不了几天的事情到底没说出口,贾琏选择的是一条稍微安全一点的路。

    甄其姚这个小狐狸,虽然贾琏对这个人已经及加防备,但按照推断,老皇帝的身体大抵是支持不了几天了。

    昨日早朝,贾琏还看见老皇帝上朝的时候差点睡着了,要不是戴权反应块给叫醒,恐怕今日这事儿就要被闹得人尽皆知。

    所以贾琏大胆猜测,老皇帝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虚弱了,虽然不明白其中详情,但贾琏知道,老皇帝对铲除世家的决心坚不可破,所以必然就是这段日子,国库的事情怕就是要开始闹起来了。

    这些话虽然算不得什么秘密,但其实信息量还是很大的。

    贾琏也需要甄家为他做一个探路石,所以自然也是盼着他好。

    这样甄家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螃蟹味道如何,他也就能尽快知道了

    甄其姚虽然不明白贾琏心中所想,但聪明人的思维,基本也都差不多。

    这次贾琏虽然并没有给他们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有了这番话,甄其姚心里也好歹有些底。

    这次上京,他身上带着五十万两的银票,本来也是为了还国债准备的,如今贾琏虽然并没有告诉他行还是不行,但甄其姚心里已经有了决意。

    甄家在京都有自己的宅子,虽然比不得在金陵的精致宽大,但至少是自己的家。

    所以几遍贾琏在三邀请,甄其姚还是很识时务的拒绝了贾琏住在贾家的邀请。

    既然心里已经有了决意,这样的事情自然还是能够越快安排好,越是心里有底。

    今日是贾琏休沐,所以甄其姚进府才能看到他。

    两个人说完话时辰还早,甄其姚脸上虽然没有显露出来,但其实心里这时候已经有些急切。

    当下跟贾琏大致说了一下自己想要今日就去户部一趟,贾琏倒是劝了几句不如等休息几日再去,无奈小伙子年轻有些憋不住,只想着尽快将事情办了,然后安安心心等明天上朝的消息。

    所以跟贾琏说完话,甄其姚便又匆匆往贾赦刑氏那里去了一遭,奉了几样金陵的特产,又匆匆跟贾家人告辞,想即可就往户部一趟。

    国库平日虽然是由内务府的人打理,但其实还是隶属户部的。

    所以甄其姚若是想要还款,就需要走户部的路子。

    等将人彻底送走贾琏想了想,便又朝贾赦将事情和盘托出。

    “那位的身体眼看着怕是没几日的时候,今日上朝的时候,竟然还睡了过去,要是戴公公反应快将人叫醒了,这时候怕是全京都的百姓都知道咱们陛下上朝睡觉的事情了。”

    这所以将这些告诉贾赦,也是因为上次贾琏才刚透露出一点想要还国库的意思,就被贾赦给制止了。但这样基本也是无济于事,只不过是贾琏答应贾赦,在没有知会他的情况下,万万不可以轻举妄动。

    而当下贾琏告诉贾赦的意思,其实也是想要得到贾赦的同意。

    在贾琏看来,这种防患于未然的事情,自然是做得越多越好。

    而且现在的贾家已经不是从前王夫人当家时候的空旷,若是贾赦答应下来,甄家的头阵也打得好,那贾家还钱还是有这个资本的。

    自己的儿子,就算内里不是,但也相处了这么多时间,想法七七八八还是能够猜到的。

    所以贾赦只不过稍稍沉吟一二,很快就同意了贾琏的说法,只是多附加了一条。

    “四大家族如今虽然已经没有当初密切,但在外人眼里,我们却依旧还是姻亲的。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种事情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楚,如今你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你要做什么我不阻碍你,但你自己也要掂量清楚。”

    贾赦虽然是个自私的人,但这时如今候的罪名动不动就是连坐,所以贾赦十分积极就怕贾琏年轻压不住脚,所以少不得敲打一下。

    四大家族薛家如今已经彻底沦为商户,自从长房二房分家后,基本就没怎么再来往。

    只是逢年过节的,贾家这边薛家总是要是能够一份过来,贾家少不得要回礼,但也仅此而已。

    王家王子腾那里,基本也就只剩下这么点礼尚往来的了,王子腾自持皇上身边红人,又是手握重兵的,并不将贾琏放在眼里,已经几次敲打过贾琏,没结怨都已经阿弥陀佛。

    而至于史家,真不是贾琏看不起,而是就凭史家这幅样子,连闺阁小姐手上都是活计不停的,你竟然还指望他有钱还国库!

    天真!

    只是话虽如此,贾赦的意思,贾琏既然晓得个中缘由,最好还是将人聚拢起来一起说一声,这样大家也有个准备,不管各人还与不还,将来也没有话说。

    二来贾琏知晓各人态度,也好有个准备,避免被误伤。

    “是,儿子知晓了,晚上就安排一下。”

    王家王子腾回了平安洲,贾琏只剩下女眷以及王熙凤的兄长王仁,所以贾琏并不准备告诉王家,而薛家根本不需要,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史家了。

    贾赦对于贾琏的乖巧很满意,见贾琏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便也就此作罢。

    所以这样一来,贾琏下午又有的忙了。

    “旺儿,你带人去史家看看史家两位侯爷在不在家,若是在家,你便告诉侯爷稍后我去拜访,然后差人回来送信,若是不在家,你就留个话,请两位侯爷夫人转告侯爷,若是回府,还请过来一趟。”

    荣国府和史家的关系还算和谐的,上朝的时候一处,平日里也常常联系,更有个史湘云常常在两府穿梭,所以比起王家薛家,倒是和史家亲密些。

    大宣朝廷官员的休沐时间并不是统一的,而是每个月有四天。

    而这次不巧,史家两个侯爷上衙门还没回来,所以贾琏便也只能等到晚上两个人下班再来。

    秦可卿晓得贾琏邀请了史家两位侯爷,便也早早地就备好酒席等着,而等史家两个侯爷到的时候,下午去户部要还钱的甄其姚,也跟着到了。

    “倒是巧了,这次请史家两位叔叔来,也是和其姚兄弟有关。”

    言简意赅的讲大致情况讲了讲。贾琏朝甄其姚指了指。

    “所以他今日下晌就去了户部,我今日未曾上朝,不知两位叔叔可知道些什么?”

    还国库这种事情,基本属于高度敏感的了,按理说甄其姚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应该最容易被人关注才对。

    可是如今不知道什么情况,朝堂上仿佛不知道这件事儿一般,除了户部的人被甄其姚吓了一大跳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人有什么反应。

    别人没有反应,他们二人在衙门呆了一天,当然更是不清楚。

    所以闻言两人结结实实被吓一跳,随后对视一眼,又看了甄其姚好几眼,才终于忍不住迟疑着开口。

    “你,户部那边怎么说?”

    有些犹疑,保龄候看着甄其姚,心情复杂。

    此前说过,借国库银子可以,若是还,却是要好生掂量掂量的。

    毕竟整个大宣朝,只要是浸淫官场多年的,基本身上都挂着账。

    所以,户部尚书便也不例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