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惑乱红楼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危险
    上等红豆手串儿,大红色的豆子,根部有一块黑色,豆子表面光滑可鉴,放在丝绒盒子,十分亮眼。

    这样的红豆手串儿,用金钱是衡量不了的,因为红豆其实并不值钱,只是费功夫。

    这样的红豆是从几百颗、甚至几千颗豆子里面,才能选出来一颗。

    “暂且先放着吧,等小姐回来再给她。”

    收回原本已经伸出去的手,林如海闭目。

    原本他以为也许这辈子都没有为妻子报仇的机会了,没曾想报应来得这样快。

    而另外一边,走出林府的贾雨村回头看高大的门楣一眼,脸色复杂。

    “不要怪我,要怪只怪你自己站错队。”

    转身决绝离去,贾雨村心中不由自主又想起若干年前,自己送给那个小女孩的红豆手钏儿。

    “同一只手钏儿,你们夫妻二人也算造化。”

    心中初始的愧疚,因为林如海此前的言论而消耗殆尽,若是有人跟踪,则会发现,贾雨村是直接走进了忠顺王府。

    一场因为天花而起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宫里宫外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

    此前太子收回旁落皇权起了作用,原本几乎日日都要到椒房殿报道的忠顺王暂时算是安静下来。

    只是太子依旧绷紧了神经,丝毫不敢松懈。

    皇帝皇后的治疗当下已经进入白热化,皇后还是,基本用药当日下午,就开始冒起了痘,只是跟常人动辄密密麻麻的痘不同,皇后这个没有那么密集,也没有那么瘙痒。

    而皇帝的情况就不是很容乐观了。

    至少和皇后相比,在还没有用药之前,皇帝身上就已经开始出痘,只是数量稀少,并不稳定。

    天花最艰难的就是痘发不出来,所以将计就计用到皇帝身上,希望可以为他赢得一线生机。

    可是原本就已经发痘的皇帝,在用完药后不久,就呈现出一种几乎暴走的状态,身上原本寥寥无几的痘密密麻麻越来越多。

    虽然昏迷不醒,但皇帝还是能够感受到身上瘙痒,所以虽然是在休息,却是十分休息不好。

    “怎么会这样,皇后那边本宫看着似乎有用,难道我父皇真的就没救了吗?”

    语气焦急,太子甚至顾不得传染不传染,一把抓住王御医的手。

    “你给我说清楚,我父皇这幅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色焦急,太子看着皇帝痛苦的样子,只觉得心头跟针扎一样疼。

    “太子恕罪,陛下和皇后娘娘所用乃是同一种药物,如今看皇后娘娘情况,只要保证出痘这几日不要用手挠破皮也就就是三五日的功夫,基本就可以脱离危险。

    可是皇上现在的情况,臣此前从未将这个药物用在患者身上,所以当真无从说起,但从此前皇后娘娘的症状,应当也是差不离的,只是就看这几日情况了。”

    能不能熬过去几个字在舌尖到底还是做了美化,王御医不敢就这样直接告诉太子。

    原本当初王御医要诊治的时候,就已经给太子大打好预防针,所以此前表现,不过是身为人子的担忧,但却并没有要怪罪王御医的意思。

    “此前王御医说起的时候,我听说似乎成年后自身基本不会再出天花的,父皇身居高位,又并没有机会接触患者,那么父皇到底是怎么染上这个恶疾的呢?”

    眼神凌厉的看向戴权,太子后槽牙咬得紧紧的。

    戴权是皇帝的贴身太监,所以不管皇帝出了什么事儿,最近的那个没及时支援,是肯定要背锅的。

    而作为贴身太监,更是应当试试,替皇帝检查前路是否有屏障。

    只是这个问题连戴权自己都想不透,所以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殿下不如休息一下,如今木已成舟,着急也没用。”

    恭敬开口,贾琏看着太子,其实心里已经觉得十分疲惫。

    “皇上的病情如此反复,已经拖了这么久,我们必须一天内出去,然后回程找到正准备拿资料的人。”

    也算是为了转移太子的注意力。

    明白贾琏心中所想,虽然太子心里还是十分不好受,但总归脸上偶或还有几张笑脸。

    而在这时候,王御医刚给皇帝检查完,听到双方对话,连忙也上前帮忙。

    “回禀殿下,刚才微臣又给皇上把了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出痘严重,但脉搏平稳康健,想来已经没有影响。。”

    “此话当真?!“

    兴奋得要跳起来,太子还犹自不信的再问一遍。

    “殿下恕罪,每个人的脉搏,在不同时间段,基本都不会相同。

    所以虽然当下微臣发现皇上似乎有逐渐变好的倾向,这也就多说两句,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若是若是最后还是回天乏力,希望殿下不要怪罪。”

    当先就先将自己撤出来,王御医感谢的鞠躬。

    这样一番话,对于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的太子,无疑是一个负担。

    所以谁也没有回复他的话,屋子里一时静谧下来。

    “你现在就去办,将皇上此前身边伺候的人都找出来。”

    压低声音,太子被王御医泼了一脸冷水,几乎是从头到脚的发凉了所以认真分析开口。

    贾琏甚至隐隐还有一种负罪感。

    困困困,还是睡完了,没来得及,先献上两千字,剩下的重复,明天早些更改,拜拜。

    上等红豆手串儿,大红色的豆子,根部有一块黑色,豆子表面光滑可鉴,放在丝绒盒子,十分亮眼。

    这样的红豆手串儿,用金钱是衡量不了的,因为红豆其实并不值钱,只是费功夫。

    这样的红豆是从几百颗、甚至几千颗豆子里面,才能选出来一颗。

    “暂且先放着吧,等小姐回来再给她。”

    收回原本已经伸出去的手,林如海闭目。

    原本他以为也许这辈子都没有为妻子报仇的机会了,没曾想报应来得这样快。

    而另外一边,走出林府的贾雨村回头看高大的门楣一眼,脸色复杂。

    “不要怪我,要怪只怪你自己站错队。”

    转身决绝离去,贾雨村心中不由自主又想起若干年前,自己送给那个小女孩的红豆手钏儿。

    “同一只手钏儿,你们夫妻二人也算造化。”

    心中初始的愧疚,因为林如海此前的言论而消耗殆尽,若是有人跟踪,则会发现,贾雨村是直接走进了忠顺王府。

    一场因为天花而起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宫里宫外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

    此前太子收回旁落皇权起了作用,原本几乎日日都要到椒房殿报道的忠顺王暂时算是安静下来。

    只是太子依旧绷紧了神经,丝毫不敢松懈。

    皇帝皇后的治疗当下已经进入白热化,皇后还是,基本用药当日下午,就开始冒起了痘,只是跟常人动辄密密麻麻的痘不同,皇后这个没有那么密集,也没有那么瘙痒。

    而皇帝的情况就不是很容乐观了。

    至少和皇后相比,在还没有用药之前,皇帝身上就已经开始出痘,只是数量稀少,并不稳定。

    天花最艰难的就是痘发不出来,所以将计就计用到皇帝身上,希望可以为他赢得一线生机。

    可是原本就已经发痘的皇帝,在用完药后不久,就呈现出一种几乎暴走的状态,身上原本寥寥无几的痘密密麻麻越来越多。

    虽然昏迷不醒,但皇帝还是能够感受到身上瘙痒,所以虽然是在休息,却是十分休息不好。

    “怎么会这样,皇后那边本宫看着似乎有用,难道我父皇真的就没救了吗?”

    语气焦急,太子甚至顾不得传染不传染,一把抓住王御医的手。

    “你给我说清楚,我父皇这幅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神色焦急,太子看着皇帝痛苦的样子,只觉得心头跟针扎一样疼。

    “太子恕罪,陛下和皇后娘娘所用乃是同一种药物,如今看皇后娘娘情况,只要保证出痘这几日不要用手挠破皮也就就是三五日的功夫,基本就可以脱离危险。

    可是皇上现在的情况,臣此前从未将这个药物用在患者身上,所以当真无从说起,但从此前皇后娘娘的症状,应当也是差不离的,只是就看这几日情况了。”

    能不能熬过去几个字在舌尖到底还是做了美化,王御医不敢就这样直接告诉太子。

    原本当初王御医要诊治的时候,就已经给太子大打好预防针,所以此前表现,不过是身为人子的担忧,但却并没有要怪罪王御医的意思。

    “此前王御医说起的时候,我听说似乎成年后自身基本不会再出天花的,父皇身居高位,又并没有机会接触患者,那么父皇到底是怎么染上这个恶疾的呢?”

    眼神凌厉的看向戴权,太子后槽牙咬得紧紧的。

    戴权是皇帝的贴身太监,所以不管皇帝出了什么事儿,最近的那个没及时支援,是肯定要背锅的。

    而作为贴身太监,更是应当试试,替皇帝检查前路是否有屏障。

    只是这个问题连戴权自己都想不透,所以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殿下不如休息一下,如今木已成舟,着急也没用。”

    恭敬开口,贾琏看着太子,其实心里已经觉得十分疲惫。

    “皇上的病情如此反复,已经拖了这么久,我们必须一天内出去,然后回程找到正准备拿资料的人。”

    也算是为了转移太子的注意力。

    明白贾琏心中所想,虽然太子心里还是十分不好受,但总归脸上偶或还有几张笑脸。

    而在这时候,王御医刚给皇帝检查完,听到双方对话,连忙也上前帮忙。

    “回禀殿下,刚才微臣又给皇上把了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出痘严重,但脉搏平稳康健,想来已经没有影响。。”

    “此话当真?!“

    兴奋得要跳起来,太子还犹自不信的再问一遍。

    “殿下恕罪,每个人的脉搏,在不同时间段,基本都不会相同。

    所以虽然当下微臣发现皇上似乎有逐渐变好的倾向,这也就多说两句,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若是若是最后还是回天乏力,希望殿下不要怪罪。”

    当先就先将自己撤出来,王御医感谢的鞠躬。

    这样一番话,对于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的太子,无疑是一个负担。

    所以谁也没有回复他的话,屋子里一时静谧下来。

    “你现在就去办,将皇上此前身边伺候的人都找出来。”

    压低声音,太子被王御医泼了一脸冷水,几乎是从头到脚的发凉了所以认真分析开口。

    贾琏甚至隐隐还有一种负罪感。也算是为了转移太子的注意力。

    明白贾琏心中所想,虽然太子心里还是十分不好受,但总归脸上偶或还有几张笑脸。

    而在这时候,王御医刚给皇帝检查完,听到双方对话,连忙也上前帮忙。

    “回禀殿下,刚才微臣又给皇上把了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出痘严重,但脉搏平稳康健,想来已经没有影响。。”

    “此话当真?!“

    兴奋得要跳起来,太子还犹自不信的再问一遍。

    “殿下恕罪,每个人的脉搏,在不同时间段,基本都不会相同。

    所以虽然当下微臣发现皇上似乎有逐渐变好的倾向,这也就多说两句,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若是若是最后还是回天乏力,希望殿下不要怪罪。”

    当先就先将自己撤出来,王御医感谢的鞠躬。

    这样一番话,对于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的太子,无疑是一个负担。

    所以谁也没有回复他的话,屋子里一时静谧下来。

    “你现在就去办,将皇上此前身边伺候的人都找出来。”

    压低声音,太子被王御医泼了一脸冷水,几乎是从头到脚的发凉了所以认真分析开口。

    贾琏甚至隐隐还有一种负罪感。这样一番话,对于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的太子,无疑是一个负担。

    所以谁也没有回复他的话,屋子里一时静谧下来。

    “你现在就去办,将皇上此前身边伺候的人都找出来。”

    压低声音,太子被王御医泼了一脸冷水,几乎是从头到脚的发凉了所以认真分析开口。

    贾琏甚至隐隐还有一种负罪感。压低声音,太子被王御医泼了一脸冷水,几乎是从头到脚的发凉了所以认真分析开口。

    贾琏甚至隐隐还有一种负罪感。压低声音,太子被王御医泼了一脸冷水,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