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惑乱红楼 > 第二十九章 落水
转眼中秋,贾琏看着送过来的各色果子月饼,倒是觉得稀奇。

    后世洋点心当道,倒是将这些传统点心丢了不少。

    伸手随意取了一块白色看起来软绵绵的糕点,入口香滑粘牙,虽然是甜点倒也不腻味。

    翠儿见贾琏拿了四喜棉花糕,脸上讶异。

    “爷倒是转了性,平日里都不爱吃这四喜棉花糕,今儿个倒是吃了一整个。”

    一整个......

    贾琏嘴角微扯,也就铜钱大小的糕点,一口一个......难不成前身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还一小口一小口咬着吃不成?

    翠儿见贾琏不说话,想起这几日他对自己的不冷不热,脸上又失落下来。

    中秋团圆夜,宁国府荣国府要在一起祭祀的。

    贾赦早早的带着贾琏贾琮到了贾母跟前。

    贾宝玉和三春早就到了,此时见贾琏来了,脸上带了雀跃,跟一旁的探春得意的开口。

    “琏二哥哥来了,之前那个典故就是他说给我听的,不信你问问,这次可不是我杜撰的。”

    众人请完安,贾母听到贾宝玉的话脸上带笑。

    “哦?你琏二哥哥还给你说了典故?那你也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中秋喜庆,红楼梦本来就是贾府的故事,那样的事情哄哄贾宝玉这样的孩子就好了。要是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少不得贾琏又要被训斥一番,所以贾琏哪里真敢让贾宝玉说出口,只得硬着头皮截胡。

    “说的是让人顾家向学的典故,想必老太太也是听过的,说出来惹了您笑话,不如我们这就动身去那边府里吧,珍大嫂子应该也快来了。”

    贾母乐得见这兄弟两个高兴,不过是随口一问,既然贾琏这么说她也失了兴致,刚点了点头,就有丫头来禀。

    “珍大奶奶来了。”

    贾琏穿过来两三个月,倒是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珍大奶奶。

    不过对焦大喊出来的那句“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记忆很是深刻。可是有人猜测养小叔子的是这位尤夫人的。

    贾母闻言又挥手示意众人。

    “走吧,早去早回,家里还要来客人。”

    一时众人随着贾母动身,又有丫头领着一个穿戴华丽,身姿娉婷的妇人进来。

    “给老祖宗请安,一进事宜都已经准备好了。”

    贾母含笑点头,又朝王夫人看去。

    “你嘱咐好人在门口等着,免得人家来了觉得咱们怠慢,祭拜完祖先和月神,客人一到就要开席,厨房要叮嘱好了。”

    王夫人点头应了,又和邢夫人扶了贾母往外走,贾琏正跟出去,冷不防袖子被贾环扯住。

    “琏二哥哥给宝哥讲的什么典故,不如也讲给我听听吧。”

    贾环是贾政庶子,其生母赵姨娘贾琏有幸远远的看过一眼。

    啧啧啧,电视剧完全丑化了这个人,赵姨娘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徐娘半老尤其多了几分媚骨,比起三春啊,翠儿这种平胸小萝莉,贾琏倒是比较喜欢这种……有点“内涵”的女人。

    众人陆陆续续都已经出去,贾琏恐贾赦见他不在生事端,忙抽出自己的袖子朝贾环开口。

    “现在不行,等祭祀完了你再找我吧。”

    说着提步就要走,谁知却是不知道那句话说错了,贾环又扑上来。

    “你骗人,你就是欺负我不是夫人肚子里面出来的,所以轻视我不肯给我讲!”

    小孩子嗓音尖利,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就将目光看了过来。

    贾琏本来就不喜欢小孩子,如果是像贾宝玉那样乖巧点的还好,像贾环这般刁钻古怪的,他才懒得理。

    直接掰开贾环的手抽出自己的衣摆,贾琏看都懒得再看贾环一眼。

    古人对于祭祀十分看重,一番隆重的拜祭,祈福,贾琏被折腾得不轻,刚空下来王夫人又对贾链开口。

    “刚才丫头来禀秦大人协夫人孩子到了,这里我们走不开,你自去接待下秦大人,从那边小路过去快些。”

    脸上带着几分揶揄,低低的又补充一句。

    “刚好趁此机会你看看那姑娘长什么样,要是看得过眼,也不枉费你二叔二婶对你的一番心意。”

    言尽于此,虽然贾琏心里存了疑,却也带了几分好奇。

    “是的,侄儿多谢婶子,这就去。”

    言毕又让贾琮给贾赦说一声,环顾一番没找到兴儿旺儿,贾琏只得自己去。

    走到王夫人说的小路,刚走没多久贾琏突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条路他也不会走啊,可能前身是会的,但可能因为不重要,所以没有放在心上,这就直接导致了现在的贾琏......不认路。

    正在走回去和往前走徘徊的时候,贾琏突然看到贾蓉和贾环在不远处的岔路口,连忙上前。

    “看到你们就好了,二夫人要我去接待客人,偏巧我一时竟是记不得怎么出去了,你快给我带带路。”

    “哼,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连路都不认识。”

    贾环因为之前的事,对贾琏很是没有好感,不觉出言讽刺。

    祭祀只有嫡子才有资格参加,贾蓉已经拜祭完毕,贾环是庶出去不了,所以才在此无所事事。

    贾琏只当贾环是小孩子心性也懒得理会,竟然朝贾蓉开口。

    “我是说真的,长久没往这边走,生疏了,你快给我说说吧。”

    贾蓉闻言好笑,见贾琏不似说笑,正要开口,一旁的贾环又气哼哼的指了指旁边一条路。

    “回府走那边,只是腌臜得紧,琏二哥哥莫不如回去走大路算了,只是远了些。”

    贾琏无奈,虽然懊恼贾环的坏语气,但一个小孩子而且现下又刚帮了自己,实在不好计较什么。点头谢过两人,贾琏又急匆匆的往贾环手指的路走去。

    贾蓉见贾琏走远,揶揄的看着贾环。

    “环叔怎么给连二叔指了这么条路,咱们这条路不比那条赶紧许多。”

    ......

    ......

    贾琏又走了约莫半刻钟的样子,终于明白了贾环口中的腌臜是什么意思。

    后面一排的小屋,浓浓的恶臭老远就能闻到,竟然是一排的旱厕!。

    贾琏无奈,正要捂了鼻子走过去,突然听到一阵呼救声。

    屏息仔细听听,好像还是女声,偏偏这里又荒凉,恐怕没有什么人经过。

    四处望望,想起自己一路过来也没见到什么人,呼救声好像又不远,贾琏连忙又四处寻找,见死不救他还是做不到的。

    想起之前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池子,贾琏连忙又往回走,还没等到,就听到一片嘈杂声传来。

    “是凤丫头的声音,快,咱们快去救人!”

    王熙凤?

    贾琏皱眉,金钏儿昨天领着王熙凤来大房求见贾赦来着。只是贾赦想起那天的事情觉得太丢面儿,想要冷落她几天,所以未曾开门。

    怎么现在又跑到了这么个犄角旮旯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