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综合 > 棠煎雪 > 189
    画舫深处的阔大包间更为幽静,暖意盎然直如春日,点点淡雅的香气缓缓浮散,屋内陈设布置无一不金贵华美,品相俱佳,随便拿起一件便至少价值千金。白看得连连咋舌,岳棠轻车熟路地径直走到贵妃榻上坐下,斜倚着靠好,悠哉地对白道:“今夜你看上谁都行,我做主了。”

    白笑道:“原来那位皇上送你的大礼是这个?”她甩了脚上软靴又除了套袜,赤脚在地面的软毯上踩了踩,“哇”了一声:“这真的是虎皮哎!我摸过真的虎皮!”

    岳棠拍了拍贵妃榻:“你来这里坐,这是真的貂皮。”

    白雀跃地走过去,还没坐下就听房门打开的声响,流心舫的妈妈亲自入内对岳棠见礼:“贵人安好,招待不周,请您多多见谅。”

    这一贯的路数,不称呼客饶官职爵位,一般的达官贵人称为“贵客”,贵不可言的称为“贵人”。

    岳棠随意点头,妈妈轻轻伸手微扬,门外有六个男子鱼贯而入,一字排开站在岳棠面前。

    白一个没忍住就低低惊呼一声,岳棠也微微色变。

    妈妈仍然是一副喜迎贵饶模样,恭谨地对岳棠再次微微躬身行礼,道:“贵人可先看看这几个您满不满意,若不满意,妈妈我再去为您更换。”

    岳棠一个接一个地看过去——这六名男子俱是身量颀长面目俊朗,有的温柔有的硬挺,赌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只是,他们都身着僧衣,头上毫发不生。

    岳棠沉沉地眯了眯眼。

    在宫中只字未提,岳棠本就心里有些许忐忑,原来是在用这“大礼”提醒她——圣上对于雪怀的忌惮和仇视,望她深铭于心。

    岳棠能感觉到白的周身都已处于戒备的姿态,似乎只要自己“啧”一声,她就会冲出去把这几个假和尚真清倌儿都给掀翻在地。

    但岳棠没樱

    岳棠笑了。

    “妈妈真是风趣,”岳棠笑得云淡风轻,“也不过几个月没来,这京城里的口味都变了?现在都喜欢这种假和尚了?”

    妈妈自是赔笑:“贵人若是不喜,妈妈自去为贵人更换口味便是。”

    岳棠勾唇:“倒也没有十分不喜——来都来了,便都留下吧。”

    妈妈:“那自然好,我马上为贵人上酒菜,您稍后。”

    妈妈微微躬身退了出去,那六个光头男子纷纷上前了些站在岳棠面前,蹲身仰视她,各自介绍了各自的花名,又轻声询问岳棠喜欢什么吃食,想听什么曲子,殷勤备至又不过分谄媚,分寸拿捏得极好。

    刚才还怒发冲冠的白简直有些吃不消,站到岳棠身后去了。一个清倌儿顺手提了她的套袜和软靴递到她的脚边,温和笑道:“姑娘快穿上吧,虽有地龙却也容易凉了玉足。”

    白哪里被人这样伺候过,连忙穿了鞋还道了谢,岳棠哈哈大笑,道:“这位姑娘第一次来,你们两个去伺候她吧,把她哄高兴了就是给我脸了。”

    两个清倌儿立即起身走向白身边,白吓得连连后退,那两个清倌儿也不过分逼迫,只是温柔地对她话,一直将她抚慰得平静下来,坐在了桌边,眼神还直往岳棠这里瞟,像是向她求救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