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综合 > 七门调 > 141、我怀孕了呢
    有些人相遇,将来有朝一日注定是会分离的,就比如我和柳伏城。

    我应该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去迎接这一天的到来,而柳伏城此刻在做的,却是拼尽全力的去避免这一切的发生。

    我舍不得他,他也舍不得我,如果将来必须有一个人做出抉择,我想,那个人肯定会是我。

    柳伏城抱着我好久好久,最后我推开他,说道:“这一切可以销毁吗?柳伏城,可以帮我把凤灵犀从这一切之中拉回来吗?”

    “暂时还不能销毁。”柳伏城说道,“但小白,我可以将你和凤灵犀送走。”

    “送走?”我摇头,“凤家势力目前来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愿意趟这趟浑水,又能真正帮得了凤灵犀的,没有几个,我们能将她藏去哪里呢?”

    更重要的是,凤灵犀现在是公众人物,她忽然销声匿迹,会造成多大的舆论压力,无法想象。

    “凤灵犀其实给自己留了最后一手。”柳伏城说道。

    我立刻回应:“那些皮囊!”

    “皮囊是法力的加持,这是凤凌娟曾经几乎是倾尽整个凤家庄为凤灵犀创造来的,可以说是法器,也是保护凤灵犀的铠甲,没了这些铠甲,每一次为凤青帆做事,都是在透支凤灵犀的生命。”柳伏城分析道,“得到这些皮囊的过程极其残忍,但罪孽全都由凤凌娟一个人扛了下来,我想她的夙愿,便是将凤灵犀培养起来,帮她掌控整个凤家。整个三门,可惜,她作恶多端,劫数来的早了一点。”

    “凤灵犀每次蜕皮,将皮囊交给你,也是在防着凤青帆吧,她也怕凤青帆最终走上魔道,将三门带上一条不归路,那么,这些皮囊留下来,只要还有凤家传人在,便能替他加持。助他东山再起,延续凤家与三门的香火。”

    “真傻。”我难过道,“不过这样的凤灵犀,才是真正的凤灵犀吧。”

    我抬头看向柳伏城,问道:“那你打算把凤灵犀送去什么地方?我必须跟着去吗?”

    “去长白山吧。”柳伏城摸摸我的头说道,“你不去,谁能看住她?她也只信赖你。”

    我犹豫了一下,担心道:“江城这边这么多事情,特别是田家的事情,我不放心,现在让我走,我是真的不想走。”

    “这里不是还有我?难道你连我都不信任了?”柳伏城反问我。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柳伏城继续说道,“能把她送走,这是最好的情况,其实,哪有那么容易。”

    “是啊,凤凌仙怎么可能轻易放人?”我无奈道,“这几个月,她一直在做准备,凤灵犀就是她手心里的法宝,从她手掌心里抢东西,谈何容易。”

    但如果任由这一切继续发展下去。还会有多少人被迷了心智,最终养成的凤青帆,又会是怎样一个存在?

    “长白山那边会有接应吗?你将这个烂摊子推给他们,他们能乐意接手吗?”我担忧道。

    柳伏城却胸有成竹:“放心吧,那边我来谈。”

    “那……那田家那边就拜托你了,我会尽快赶回来的。”即使再不放心,我也得有所取舍,凤灵犀这边显然要更急迫一些。

    柳伏城笑道:“一定替你办的妥妥帖帖的。”

    ……

    我们退出凤灵犀的房间,我问柳伏城:“这些东西一直放在这儿,不会有事吧?”

    “凤青帆会来。”柳伏城说道,“他会吸收掉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各种力量,以此来帮助修炼,等到那时,这里又回恢复平静。”

    是啊,如果会造成很大伤害的话,凤灵犀是不会把这些东西放在这儿的。

    我们一路下楼,出了校门的时候,我问:“柳伏城,接下来呢?我们去哪找凤灵犀?”

    柳伏城指了指我的包包,说道:“现在找她,用手机是最方便的吧?”

    我赶紧拿出手机,先去翻凤灵犀的微博,这个微博是她进入娱乐圈之后才开的,记录她出道生涯的点点滴滴,最新一条动态,是一则通告,我仔细看了一下,今晚她要在江城大剧院公演。

    这个公演已经举办到第三期了,目的是为前段时间江城水灾中受难的家庭募捐,社会反响特别好,上层名流圈很多人都很支持,积极捐款捐物资。

    “公演晚上七点开始,一共有十六个节目,凤灵犀压轴出场,中间穿插募捐环节,十点半结束,我们在门口等着吗?”我问。

    柳伏城摇头:“等她公演完成,凤家会来人接她,到时候我们下手就迟了,所以,要趁公演开始之前的化妆时间出手。”

    我立刻否定这个提议:“别忘了,她是公众人物,公演这么大的活动,开场之前人忽然失踪,到时候还不得闹得满城风雨?”

    “我们可以找人替代她。”柳伏城提议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立刻想到了什么:“找梅教授!这次公演,凤灵犀表演的节目,本就跟戏曲相关,梅教授手里面诸多学生之中,一定能找到一个身形、能力与凤灵犀相仿的存在!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我说着,就给梅教授打电话,跟她约好见面地点,没有具体说,只是说需要帮忙,让她帮我们安排这样一个人。

    梅教授满口答应:“人我可以帮着安排,提前画好妆容,绝不会出错,但怕就怕在,结束之后,会不会被发现,毕竟灵犀现在的身份,庞大的粉丝群体,一旦出事,可就要毁了我这个学生的大好前程了。”

    “放心吧,我的人会守着,演出完之后,让她不要回后台,直接去卫生间卸妆,我们带她离开。”柳伏城保证道。

    梅教授立刻点头:“灵犀那孩子就是太倔了,当初我说不让她进娱乐圈,她不信,你看。这才多长时间,出事了吧!”

    “老师,也不是太大的事情,您别太过担心。”我宽慰道。

    梅教授又交代了好多话,她虽然偏爱凤灵犀,但她手里的学生,每一个都是她费尽心血带出来的,谁也不想亏待了去,千叮咛万嘱咐,我们才离开。

    ……

    之后我们回柳文亭的宅邸,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柳伏城那边在跟柳文亭联系,嘀嘀咕咕说了很多。

    等我收拾好,柳伏城才跟我说道:“长白山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怀安的人开车亲自送你们过去,到时候你在车里等,凤灵犀弄出来之后,立刻出发,这一路上你一定要小心。”

    “我一定会将凤灵犀送出去的,等她安定下来,我立刻就回来跟你汇合。”我说道。

    柳伏城伸手抚了抚我的脸颊,轻轻地,一下又一下,眼神特别复杂,似乎有不舍,却又含着一股坚定,最后他在我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说道:“小白,到了长白山那边,一切都要听三哥的,跟三哥没办法沟通的事情,跟三嫂说,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还有一点很重要,你和凤灵犀的出走,定然会引起一拨人的注意,再回头。怕是一片豺狼虎豹等着你们,所以,不要一个人回头,要回江城,等三哥三嫂。”

    我皱起了眉头:“他们轻易不会回江城的吧,如果他们一辈子不回来,我也一辈子要待在长白山吗?柳伏城,我不想。”

    “怎么可能一辈子呢?”柳伏城笑道,“你来不了,我会去接你啊!”

    我伸手抱住他,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一直惴惴的。

    ……

    六点钟,一个叫做柳忠的年轻人开着车过来,柳伏城跟我一起上车,六点半我们便等在了戏曲大剧院斜对面的巷子里,我紧紧地握着柳伏城的手,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大门口来往的车辆。

    一直等到了七点一刻,车窗被敲响,我顿时坐直了腰杆,柳伏城推开门,下车,很快,一个顶着黑色头纱的女人被推了进来,我下意识的一把抱住。

    柳伏城伸头进来对我说道:“小白,一路顺风。”

    “柳伏城……”我瘪了瘪嘴,他冲着我笑,我只能也扯了扯嘴角,“你也一切顺利。”

    车门被关上,车子缓缓的启动,我回头看着渐行渐远的柳伏城,眼眶都红了。看齐

    等到柳伏城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我才转过头来,慢慢的掀开了黑纱,凤灵犀安静的睡着,脸上浓妆艳抹,看不出本来的脸色。

    她睡得很沉。应该是被做了手脚,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我一只手环着她,一只手握着她的手。

    那双纤细葱白的小手,冰凉冰凉的,指甲很长,涂着胭脂红,我的大拇指一点一点的从她的指尖蹭过去,就是这双手,一针一线的缝出了那些布偶以及那些小巧的戏服,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心肯定也很痛吧,毕竟,害人不是出自于她的本意。

    不知道等她醒来,会是什么反应,一定会闹吧?

    闹着要下车,闹着要回江城。

    对不起凤灵犀,这一次我不能由着你了,你不欠谁的,不必为谁付出如此之多。

    ……

    车子刚刚开出市中心,朝着高架桥入口开去的时候,柳忠忽然开了口:“白姑娘,前面有个女人。”

    我这才抬眼看去,远远地。我就看到不算宽的马路中央,一片淡淡的水汽之中,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从身形我一眼便判断出,那是柳青鸾。

    柳忠问我:“要停车吗?她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停下吧。”柳青鸾显然是在这儿等着我的,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但她想找我,绕是绕不过去的。

    车子在柳青鸾的面前稳稳地停下,我坐在车里没有动,柳青鸾走过来,在车窗上轻轻地敲了敲,说道:“白菲菲,你要走?”

    我没说话,她讥讽的笑了起来:“你要丢下九哥做逃兵,是不是?”

    “你下来啊,怕我吃了你不成?”

    她说着,拍着车窗的力道便大了起来,我害怕惊醒凤灵犀,从后视镜里与柳忠对了一下眼神,这才从另一侧下了车。

    “柳青鸾,你拦我的车做什么?”我语气不善道。

    “因为……”柳青鸾凑近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因为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我拧紧了眉头,退后一步,不解的看着她。

    她笑着,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然后伸手,轻轻地抚向肚子,一字一顿道:“我怀孕了呢。”

    我脑子里顿时嗡嗡直响,看着柳青鸾的笑,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柳青鸾不爱柳镇海,失身于柳镇海的那段时间,那种绝望我还历历在目,如今却说出这样的消息,还笑的这么灿烂,让我觉得诡异。

    “要不要摸摸?”柳青鸾靠近。伸手来拉我的手,说道,“他长得很快呢,不知道是一个还是两个,亦或是更多。”

    我像是被开水烫着了似的,一下子缩回了手,戒备的看着她。

    柳青鸾的手在半空中抓了个空,僵直的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一会儿,她慢慢的抬起手臂,宽大的袖子顺着胳膊落下去。露出她雪白的手臂。

    手腕上,一道深深的疤痕横亘在那儿,红红的,还没有完全愈合,触目惊心。

    柳青鸾伸手抚上那道疤痕,自顾自的说道:“好恶心啊,我怀了孩子,却不是九哥的,一肚子的孽种,你说,生出来,我是一个一个捏死好呢。还是一个一个当着柳镇海的面,溺死在水里好呢?”

    “啊呀,我忘记了,这些孽种,怎么会怕水呢?那就火吧,烤熟了,端给柳镇海,他一定会很开心吧。”

    “别说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柳青鸾会说出这些混账话来,“孩子是无辜的,柳青鸾,既然决定留下,就要好好善待他们,否则,你不配做他们的母亲!”

    柳青鸾咯咯的笑了起来,忽然问我:“白菲菲,你想做母亲吗?你想给九哥生孩子吗?”

    “可惜你生不出来,你永远也生不出来!”

    柳青鸾说着,脸色变得狰狞起来:“走吧,滚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回来纠缠九哥,江城不欢迎你!”

    “柳青鸾,我劝你善良!”我不想再理这个疯子,抬脚就要走,柳青鸾却伸手挡住了我,咬牙道,“白菲菲,你记住,你永远都是逃兵!永远!”

    说完,她松开我的手,转身离开。

    我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摇摇头,上了车,柳忠问我:“白姑娘,你还好吧?”

    “没事,开车吧。”我说道。

    柳忠便也不再说什么,启动车子,很快上了高架桥,平稳的朝着北方开去。

    出了江城,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的时候,我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糟,满腹的心事激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很疼。

    如果不是为了凤灵犀,我是怎么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离开江城的,太多的事情没有解决,真的像柳青鸾所说,像个逃兵一样。

    但我坚信一点,我还会回来的。很快就会回来!

    ……

    可开了没多久,怀中的凤灵犀便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眼睛紧闭着,嘴里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安。

    我凑近了仔细听去,好一会儿才听出凤灵犀在说什么,她一直在叫着:“奶奶,奶奶……”

    “对不起,对不起……”

    我心疼的将她搂紧,凤凌娟出事,很大程度上是凤灵犀造成的,虽然这事儿凤灵犀做的对,但对于她来说,那是她的至亲,心灵最深处,还是过不了那道坎吧?

    我在她耳边细声安慰:“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没有人怪你,真的。”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揉着她的太阳穴,希冀能让她再度昏睡过去。

    “白姑娘,你不觉得奇怪吗?”柳忠说道,“这一路护送你们回长白山,虽然车里只有我们三个,但是沿途却有一拨人在部署。你看这周围,除了我们一辆车,你还能看到别的车辆吗?”

    他这么一说,我才惊然发现,高速公路上,空空旷旷,肉眼能看到的范围内,一片淡淡的白雾。

    “但凡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我这边立刻就能收到消息。”柳忠说道,“刚才那个女人出现,直至离开,都没有惊动我们任何人,我想,就凭她那般激动的心情,是做不到如此这般的平静无波吧?”

    “你的意思是,是有人送她过来的?”我疑惑道,“可是刚才我没感应到任何别人的存在啊。”

    “没感应到,不能说明没有。”柳忠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说道,“或许对方的道行,比我们所有人都要高呢?”

    柳怀安这次来江城,带过来的人手必定是他的亲信,身手肯定不凡,就连他们也没感应的到,这个人到底会是谁?

    柳镇海吗?

    可他没有不露面的理由啊,更何况,柳青鸾肚子里还怀着他的种,他应该恨不得现在将柳青鸾看在家里,哪都不准去,以免柳青鸾伤到孩子,甚至是自己吧?

    所以,按道理来说,送柳青鸾过来的,不是柳镇海。

    这个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将柳青鸾从柳镇海或者柳春生的看守之下,轻而易举的将柳青鸾带出来,又无声无息的送入我们的包围圈,能力之强,不容小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