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问天花 > 南洲篇 第八十四章 初夏飘雪
    遍体鳞伤的花温香艰难的站起身,若是刚才那个木棍没有将那大镰打飞,恐怕现在的自己已被分成两半。

    十八位武绿境的高僧,浓浓武绿气如绿色火焰般不断萦绕周身,这股气场着实震撼到了花温香。

    叶天被压制不动,并不慌张,不过确实小觑了玄云寺。

    四大势力果然都不能碰。

    如落的师父祖明突然出现,缓缓走到花温香身前,“花施主可有大碍?”

    花温香摇头道:“一些皮外伤,不碍事。”

    老僧点了点头,有些歉意,这些人是自己那个混账徒弟的朋友,在寺里出了事,身为师父的他面上也不好看,而且玄云寺本身也不允许寺内动武。老僧瞅了一眼地上的叶天,然后问向花温香,“花施主打算怎么办?要不然我将此人拘禁?他在玄云寺内试图杀人,我寺有权力将他关起来。”

    哪怕知道对方是魑魅阁的人,老僧仍旧没有一点顾忌,在寺内破坏规矩,谁来了也不行。

    四大势力,从不向任何人低头,也不用低头。

    花温香听出了祖明让自己息事宁人的意思,“多谢祖明大师今日出手相助,大师不用为我讨回公道,也不用关他,我与魑魅阁有些私人恩怨,以后迟早要两清,只是我要与他说两句话。”

    祖明双手合十,“如此甚好。”

    花温香双手合十回礼,然后走到叶天面前,蹲下身子低头道:“回去告诉你们阁主,我叫花温香,从今天开始,我与你们魑魅阁势不两立,直到一方毁灭。”

    叶天仰头看着这个浑身血渍的年轻人,讥笑道:“今天放了我,你会后悔的。你绝对活不过绛灵大斗结束。”

    纵使身处绝境,叶天说话依旧不服软,还是秉承着魑魅阁那种特有的桀骜不驯。

    花温香不理会叶天的威胁,走到祖明身前告退一声,离了院子。

    祖明来到叶天身前,“施主,万不可有下次。放了他吧。”

    那七位身缠武绿气的高僧撤掉手中木棍,夹于手臂中央,纷纷对祖明合掌,“阿弥托福。”

    叶天站起身,不说一句话,迅速遁走。

    祖明摇摇头,“都散了吧。”

    十八位金刚罗汉各自消失庭院中。

    ……

    ……

    花温香叫醒如落找了一间僻静的地方洗掉身上血渍,伤口都不算太深,如落给他撒了些玄云寺特质的药粉,然后再用绷带包扎一下,花温香从楼仓玉中取出一身洁净衣衫换上。

    如落听花温香描述了一遍刚刚发生过的事情,是自己的师父就救了他,只是有些搞不明白为何要放了那个要杀他的人,魑魅阁在江湖中却有名气,但与玄云寺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因此如落对他们没有任何惧怕。

    一件偏僻的灶房里,花温香动了动四肢,除了有些许痛之外并无大碍,看来影响不了明天的绛灵大斗。

    花温香与如落解释道:“魑魅阁绞尽脑汁想杀我,这件事上已是死结,玄云寺替我出手,那便不叫报仇,我要日后亲自杀回去,杀掉每一个想要杀我的人。”

    如落坐在灶台上,感受到花温香说话时出奇的平静,觉得这便是最大的愤怒,不用说也知道这一行人一路上遭了魑魅阁不少袭杀。

    这个臭名昭著的势力到处为非作歹,仗着有藩王的撑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剑城城主之前大寿,老方丈授意祖远师叔前去拜寿,整个南洲都知道单城主为人光风霁月,鸿轩凤翥,最后也死在了魑魅阁的手下,罗北与其是父子关系,恐怕与魑魅阁也是不共戴天之仇。

    不过想了想魑魅阁的狠辣,如落为花温香他么感到一阵庆幸,好在身边有个神秘莫测的老黄跟着,要不然这一路恐怕会很难走下去,“魑魅阁在江湖中人人唾弃,仇家不再一个,小花你想杀他们是情理之中,更何况他们多次想要你性命,我出家人本应不杀生,可还是支持你,只不过你倒时一定要小心。”

    花温香道谢一声,“如落,你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老黄他们。”

    如落拿起灶房的一根黄瓜也不洗就吃了起来,“放心吧,我知道你的意思。”

    之后,两人将灶房内清洗一番,就去了第二座大院用斋饭。

    花温香脸上没有伤痕,行动犹如平时一样,在桌上遇到老黄他们时,并未被察觉身上有伤。

    斋房里,院子内都是些三教九流的江湖人士,这些人入乡随俗都吃着玄云寺的素斋,别看是素斋但却好过满汉全席,人人都是吃的津津有味。

    玄云寺平时不对外开完斋饭,可四大势力做的饭已经吃的不是味道,而是一种荣耀,按照江湖人的说法,那就是四大势力放个屁都是想的。

    更何况这斋饭本身就很香。

    这些江湖人士有的都是在千里之外,万里之外赶路而来,几乎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来玄云寺,对于这个只是听闻未曾见过的寺庙向往的很。

    寺内斋饭不用自讨腰包,不用向外化缘,山下自有无数富商把握机会主动送钱而来,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表现机会,当然,玄云寺绝不会多收,哪怕余下钱,也是在其他地方用来做建造粥铺之类的善举。

    只是百余人加上寺内本身的和尚,用食量实在庞大,这一日三餐几乎连在一起,灶房的小和尚们忙的焦头烂额,好在有的江湖武人爱于表现,为了彰显本事大,什么一炷香劈柴多少,挑水多少,谁扛米扛菜扛的多,互相比较,赢得名声。

    这一举动为寺内小和尚们减轻了不少压力。

    玄云寺内,各方豪杰齐聚一堂,略显其乐融融,无人敢在玄云寺内放肆。

    老黄吃什么都有滋有味,平时给他十几粒花生米都能喝一壶酒,只是寺内不让饮酒,老黄也不敢得罪了这帮和尚,当下只好努力压制着肚中酒虫,吃了口蒜泥小油菜,老黄以粥代酒,小抿一口,然后以心声向花温香问道:“你要是想,我能帮你去魑魅阁找回场子,或者说让他们从这个江湖中消失……放心,月莲他们不知道清晨的事。”

    花温香看了眼老黄,“不用了,这件事我想自己处理。”

    老黄不再言语,在人语喧嚣中品味着寺内斋饭。

    后来几人去菩提树下打坐,这边已经人满为患,没有一点儿位置,祖远一人坐在木栏当中的树根上,看护菩提树。

    没有地方待的几人只好离去,在如落的引导下,众人来到了后山的比武场这边,场地此时处于关闭状态,由寺内高僧看守,不得入内。

    花温香一众人只好参观一下外饰,场地很大,到时候再有上千人观看比赛,恐怕比那朝廷挑选武状元还要热闹,而且盛昌王朝放出过话,只要往年的绛灵大斗前三名愿意在朝任职,二三名直接赐四品将军官职,第一名则是三品高官,不过往年的大斗前三肯定都是一些大势力中的子弟,无人会去朝廷任职罢了。

    听如落简单介绍了一些绛灵大斗的事情,花温香与罗北大致了解了一下,到时候边为七十丈的方形擂台中,输掉比赛的形式有三种,分别是主动认输,失去战斗能力和掉出场外。比赛中不得痛下杀手,否则强制取消比赛资格,参赛者年龄不得超不惑之年,途中可用任意兵器,法宝之类的东西。

    总得来说规矩不算多,只要不杀死对方就行。

    四个比武场大致相同,花温香一行人在转过一个之后便不再观赏,而是去了不远处的林子当中,如落说里边有一条小河,上面有架小木桥,林子静谧,又有细细流水声,环境不错,很适合在那桥上打坐修心。

    平日里寺里的和尚来后山砍柴都要路过此地,只是如今寺内柴火储蓄颇多,也就没有人来这后山的林子中,所以这里是如今玄云山难得的一处清净之地。

    林子不算密,大多是杨树柏树,如今正直初夏,南洲又气候温暖,树上叶子已经十分茂盛了。

    小路之上有很多残枝败叶,都是不久前寺内和尚们砍柴归寺时落下的。沿着小路走了将近一里,突然有不绝如缕的咆哮声传来,因为离着远,声音并不真切。

    如落耳朵好,能够清晰的听到那些咆哮声,诧异道:“这林子应该是没什么野兽的,而且从这叫声来看数量应该还不少,方向恰巧正是木桥那边。”

    老黄纠正道:“这不是林子猛兽的叫声,是凶兽的。”

    如落有些难以置信,寺庙后山有凶兽?

    涂月莲与罗北没有见过凶兽,只知道它们暴戾恣睢,残害生灵。

    花温香早就知道了人族天下别看大,但凶兽数量还没有兽族的两个林子加起来多,自己出林这么长时间了,也是第一次遇见,倒是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老黄笑道:“走吧,你们几个正好来个大斗前的热身。”

    花温香虽身上有伤但并不碍事,“那咱去看看。”

    如落答应道:“必须要打杀,否则让它们跑下山去,定将是一片混乱。”

    罗北满怀期待。

    黑球儿坐着涂月莲肩上,小心提醒道:一会儿咱俩夺远点儿,凶兽可脏了。”

    涂月莲疑问道:“黑球儿你见过凶兽?”

    黑球儿一副自豪,“我还杀死过一只蝎子型的凶兽了……”

    一路上黑球儿不断与涂月莲吹嘘自己的英勇事迹。

    木桥离着众人有一段距离,期间那些咆哮声越来越清楚,只不过却越来越少,甚至偶尔还会夹杂几声惨叫。

    又走了盏茶功夫,天空中竟然飘起了片片雪花,抬头仰望,却还是一片晴天。

    几人还未见到那架木桥,就已经看到了小河旁堆满了凶兽的尸体,每具尸体上都不见血迹,就是毛发都被雪花打湿。

    一头五丈多高的凶兽面若厉鬼,披头散发,两脚直接踩在了小河当中,即使这样依旧比一旁树木高上许多。

    那架木桥已经被它在踩入河底,化成断木顺流飘走,其身旁还有十几只各色各异的凶兽面目狰狞,不断咆哮。

    飘飘雪花打落在周围的一切事物上,那头巨大凶兽低头俯视眼下之景,却见一个人黑衣黑伞在雪中独立。

    雪花落在凶兽身上竟是不融化丝毫,就那么慢慢将他们的身体盖白,众凶兽见身上雪花后不断露出惊恐表情,那雪花好似长在身体上一样,怎么都摆脱不开。

    那披头散发的凶兽扬起拳头就要向那渺小的撑伞黑衣砸去,不料拳头未至,那些落在身上的雪花突然暴增,直接将它庞大的身躯整个的裹上白色雪花。

    巨大厉鬼凶兽如冰雕般纹丝不动,那些身旁不敢轻举妄动的小型凶兽早已被雪花深入肌肤,五脏六腑都结成冰块,直挺挺的惨死在地。

    花温香几人看着那个黑色背影,又望向天空中的雪花,见身体没什么异样,这才安下心来。

    下一刻,被雪花完全裹住的巨大凶兽散掉身上白雪,露出一个完整大冰,然后那撑着黑伞的黑衣男子走上前,伸出食指,轻轻一碰,冰块破碎成无数冰花,落入河中。

    不见鲜血,更不见尸体。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