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问天花 > 南洲篇 第十九章 半年呜呼背的启程
    花温香看着转眼间就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那位“不速之客”,头疼道:“大爹,见你一面是真难,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这一下子吃掉五六条鱼的厉兽,正是那众多游手好闲之辈的代表,黑擎,它吐了口中鱼刺说道:“闻着香味就不知不觉走过来了,你小子这手艺略有长进。”

    好不容易烤好的五六条鱼,一下子就被这黑猩吃了,黑球儿顿时不乐意了,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那黑猩全然不顾,甚至还一把将黑球儿手中的烤鱼与烤虾抢了过来,直接塞进嘴里,生怕那黑猫再抢回去。

    这一举动彻底将黑球儿气炸了,举起小拳头就抡向黑擎的粗壮大腿,嚷道:“还我烤鱼。”

    黑擎不厌烦道:“别喊了,不就吃你几天烤鱼么,小气劲儿。”

    被吃了烤鱼,又被嘲讽,平日里这黑擎就总是占自己便宜,不知道抢过自己多少吃的,这让黑球儿越想越气,小拳头如木棍捣米般不停地打向黑擎的大腿。

    皮糙肉厚的黑擎根本无视黑球儿,告诉花温香继续烤鱼。

    花温香只好照做,不知为何,眼前的大爹明明最没个正行,可在诚天益府的地位貌似并不低,甚至有可能媲美身为院主的石叔。

    黑擎见黑球儿一个劲捶自己的大腿,笑道:“小黑球儿能不能别捶了,快痒死我了,都这么半天了,你也不嫌累。”

    黑球儿听闻此话后已是憋屈到极致,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嘴里还不停念叨骂着臭黑猩,臭黑猩。

    花温香这才想到大爹与黑球儿平日里也是一对活宝冤家。

    花温香将烤好的鱼分别递给大爹与黑球儿,拿过鱼的黑球儿也不哭了,吃一堑长一智,赶紧躲得那黑猩远远的,以防再被那无耻黑猩抢了过去。

    黑擎看到躲开自己很远的黑球儿嘿嘿一笑。

    黑球儿瞅见黑擎不怀好意朝自己笑,也不顾烤鱼温度,赶紧狼吞虎咽下了肚,烫的它一个劲儿伸舌头吸凉气。

    此时花温香到是觉得在这一大黑一小黑面前,自己倒是最成熟的那个。

    将所有鱼虾吃光后,黑球儿双手环胸,对着黑擎冷哼一声。

    吃饱喝足的黑擎打了个饱嗝,对一旁生闷气的黑球儿依旧满脸笑容,一副占了便宜得意的样子。

    花温香这几日就在等大爹的出现,如今见到大爹,便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它,距离及冠礼也就还半年,这半年对于出林至关重要,只有把实力再提升一截才有可能抗住大爹三拳,花温香现在有信心吃住两拳,可第三拳它心里认定自己绝抗不下。

    花温香递给黑擎一杯用竹筒装着的泺河水,说道:“大爹,我打算这几日就去呜呼背砥砺一番,直至临近及冠礼再回来,我现在撑死了也就赤红境中期,而且还很不稳固,您那三拳我实在没把握接住,所以我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黑擎喝了口竹筒中的清水,冷笑道:“难倒你再那呜呼背待半年就能抗住我这三拳了,再说了,就以你一个小小赤红境就想去那呜呼背呆半年,你以为那里是酒馆啊,想呆就呆,而且一呆就半年,呜呼背虽然是八大凶地中排行最末尾的,但那也是凶地,就你自己在那,用不了半旬就会被那里的凶兽活活耗死,呜呼背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花温香一脸尴尬,自己貌似确实想的有点简单了。

    坐在一旁的黑球儿一把抢过黑擎手中的竹筒,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算是报了之前被抢烤鱼的仇。

    黑球儿将竹筒放在地上,拆台道:“小花,别听它的恐吓,它就是不想让咱俩出林,那呜呼背是可怕,不过你可以去找红娘啊,让它给你派俩高手暗中保护你,多简单事儿。”

    黑擎被这小气的肥猫逗笑了,于是调侃道:“我感觉黑球儿你和小花一块去最合适,在那呜呼背呆个半年也不错,反正以后你俩都得一块出林,不如借此机会再增进一些患难与共的感情,只要你和小花一块去,不用去找红娘帮忙,我就能暗中保护你俩的安全。”

    黑球儿听闻此话,表情逐渐愤怒,这臭猩猩竟然将计就计反过来摆了自己一道,真是可恶,可它皮糙肉厚的,打也打不动,骂也骂不疼,还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实在是气煞我也。

    本是被黑擎打击的不敢去呜呼背的花温香,听到黑擎的玩笑话顿时柳岸花明,不给黑擎反悔的机会,立马斩钉截铁道:“那我就和黑球儿一块去呜呼背,明天就走,到时候就麻烦大爹在暗中照顾一二了。”

    本是喝水的黑球儿一口喷出,脸色瞬间暗淡,连忙喊道:“花温香,它说的玩笑话,你也信啊,我可不去那鬼地方待着,一天都不想。”

    黑擎也是被花温香的决定惊了一下,不过随后便释然了,因为这才像自己这个儿子的作风。

    花温香这次很坚决,没有给黑球儿半点退路,直接了当道:“你要是想和我一起出林,就跟我一起去呜呼背待半年,我敢保证半年之后绝对能抗住大爹三拳,如果你不去,我自己也会去呜呼背,不过到时候过了试炼,就是我自己一人出林,你想都别想跟着。”

    花温香的话简单明了,只有这样威胁黑球儿,它才能跟着,毕竟半年时间,说短也不短了,更何况是在呜呼背那种凶险万分的地方,如果让这胆小如鼠的黑猫答应下来,只有两个条件,一是出林,二就是小雅做它女友,不过后者已经实现了。

    所以只能拿出林威逼利诱了,出林对于黑球儿的诱惑与小雅做女友,两者五五分,都属于它朝思暮想的事情。

    黑球儿此时的内心翻江倒海,听花温香说的那样坚定,自己十余年的出林念想就要在今天得出个结果了,出林则要去呜呼背过半年提心吊胆,惶惶不安的日子,不出林万事皆休,继续过这美滋滋的小日子,不过出林的机会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经过很长时间的权衡利弊后,黑球儿咬牙说道:“半年就半年,一个呜呼背而已,为了出林,我什么都敢做。”

    黑球儿溜达到黑擎身旁,拍了拍它的大腿,又道:“这半年你可一定要保护我俩安危啊,不能让我受一点儿伤,不然我会恨死你的。”

    只是调侃黑球儿才说了一大堆的玩笑话,此时却被花温香当真,黑擎真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不过这也无妨,毕竟这也不是一件坏事,以后出林,花温香的实力越强越好,去呜呼背稳固提升一下境界也是好事,不过这护道一事,自己恐怕又要去拜托老六那个猎寒组织了,毕竟它那组织里厉害的厉兽比较多嘛。

    黑擎顺水推舟道:“那行,你俩想去就去,到时候我会叫厉兽给你们暗中护道,可是有一点我要说清楚,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会告诉护道的厉兽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要出手,否则你们总想着有厉兽暗中保护你们,会以为这是去郊游,那样反而提升不了实力,甚至造成物极必反的结果。”

    花温香说了句绝不反悔,态度坚决,黑球儿也只能附和。

    黑擎告诉他俩可以随时去呜呼背,提醒花温香尽量不要招惹一些强劲的兽群,到时候只会自取其辱,落得个过街肥肉,兽兽追杀的局面。

    花温香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自己赤红境实力去凶地历练确实是一件不现实的事,到时候就在呜呼背的山脚下慢慢往山上移就是了。

    呜呼背越临近山顶就越危险,且这种危险是成倍上升的。

    之后黑擎说去找护道的厉兽便离开了,花温香与黑球儿一同回到了竹屋准备收拾一下行礼,只带一些衣物,至于吃喝,到时候在呜呼背随机应变。

    黑球儿去找小雅告别,是拜托老阮头中间传话的,这次黑球儿带了两壶酒给老阮头,虽然劣质,却也是一份儿心意,给老阮头高兴坏了,平时就好喝两盅的它因没钱买酒,已经好几日不曾沾饮酒水了,可把它馋坏了。

    黑球儿与小雅在十字街的日晨街转悠了一个晌午,吃了一顿分离饭,是小雅请的客。

    之后又去了一趟东海看日落,是做马车去的,马车是黑球儿找诚天益府借的。

    红日渐沉,天光渐晚,黑球儿恋恋不舍的送小雅回家,它不敢多留小雅,怕它回家被长辈指责。

    小雅进入家门前在黑球儿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娇羞的跑进院内了。

    黑球儿涨红了脸,觉得别说呜呼背了,就是去那生离谷又有何妨。

    ……

    ……

    花温香去了三娘家与胖爷家,俩家各待了半天,虎娘子好吃好喝招待,再三挽留花温香过夜依旧没留住,果然一切如花温香所料,这也是为什么花温香先去三娘家,后去胖爷家,就是为自己留条后路,说还得去胖爷家有事,不能留在那过夜。

    花温香走后,虎娘子便安排了足足十位境界不低的厉兽,作为花温香接下来半年中在呜呼背的护道厉兽。

    在胖爷那里,花温香要了很多丹药,让它没想到的是,胖爷这次没要求花温香种竹子,说快要出林了,就当送他了。

    花温香回家时,路过牛奔霸家菜园时正好遇见它,距离上次比试已过去半年多,这半年来花温香一次都没见过它,牛奔霸这半年变化很大,足足长高了半个多头,身子也又结实了几分。

    牛奔霸性子憨厚呆板,它一辈子恐怕都忘不了最后的那场比试,果不其然,牛奔霸见花温香走了过来,主动上前问好道:“大哥,好久不见,听说你破魂至赤红境了,恭喜你,一会儿去我家菜园摘点黄瓜西红柿,这几日都已经熟透了。”

    花温香听到大哥二字,想起来上次比试的约定,微微一笑,这小水牛真是说到做到,很符合它这憨厚性格,花温香笑道:“就不摘了,今天吃饱了,倒是你,长高了不少呢,力气应该也大了很多吧。”

    牛奔霸提起力气就会想起之前的气力比试,于是嘿嘿笑道:“力气比不得大哥。”

    花温香觉得这小水牛不单相貌变了,性子也变了,没有了之前那股心高气傲劲儿了,恰恰相反,现在变得谦虚大方了,这样的小水牛,花温香觉得很不错,对自己胃口。

    花温香又与牛奔霸聊了片刻,之后牛奔霸因为要给菜园浇水便告辞离开了。

    花温香在转角处遇见了归来的黑球儿,后者脸色红晕如醉酒一般,被小雅亲在额头的那一下如梦境般萦绕脑海,至今还没将它拉回现实。

    黑球儿无视相遇的花温香,挺着鼓鼓的肚子径直走过,表情一直是傻笑状态。

    花温香以为这肥猫中了邪,一脚踹了过去,想把它叫醒。

    黑球儿屁股吃痛,痴呆的思绪被揽回到了现实,它这才发现一旁的花温香,问道:“你在这里干嘛?”

    花温香冷笑道:“守株待猫。”

    黑球儿不想理会这个幼稚的人,喜上眉梢的它继续大踏步径直离去,准备回竹屋好好睡一觉,争取做一个和小雅幸福生活的美梦。

    被无视的花温香百思不解,自己刚才确实踹了一脚这肥猫啊,它怎么不还回来,甚至连句话都不说,最主要还满脸高兴的样子,莫不是真傻了吧。

    花温香赶紧追上去。

    “你怎么啦,遇到什么好事了?”

    ……

    “别不说话啊,说出了让我也高兴高兴。”

    “捡钱了?吃好东西了?”

    黑球儿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指了指额头那淡淡胭脂,继续前行。

    花温香站在原地愣了愣,恍然大悟。

    “这肥猫可以啊。”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