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问天花 > 南洲篇 第十章 不如意
    寻常人族或厉兽破魂,资质平常的怎么也得需要个三年五载,就算天生武胚那也是要消耗个一年半载的,而花温香则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这种悟性与资质实在骇人。

    不过之所以破魂这么快,也是与花温香的拼命努力密不可分的,他在完成每天千雪给自己定的任务后,还格外要求自己猎杀十头夜狼地齿鼠之类的凶兽,作为巩固魂气的事后热身。

    当然,借住血蝉破魂也算是走了一条捷径。

    因此花温香破魂速度如此之快,绝非偶然,实属必然。

    少年身缠淡淡赤红气体,显然已经破魂成功,古往今来借住血蝉破魂一事,都是靠其吸食破魂者体内夹杂着魂气的血液,适量的外放血液更容易抑制体内紊乱的魂气,从而抓住时机再来控制体内长时间形成的魂气,最后打破阻碍魂气的魂壁,一举破魂。

    往往破魂时,五十到百只血蝉同时吸食体内血魂气为最佳,若数目超出太多,容易将血魂气吸食殆尽,导致体内血气干涸从而死亡,像眼前这种数以万计的血蝉同时进攻,实在前所未闻,最重要的是,二者的角色还颠覆了,最后的结局竟是花温香将足足万只血蝉吸纳成空壳。

    自认为见识多广的千雪反应过来后,依旧站在一旁呆若木鸡。

    花温香身上的咬痕已消失不见,皮肤略显光滑,通着一种力感,少年缓缓睁开眼睛,望向周围遍地的尸壳,当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淡淡赤红气体时,他露出了十五年来最开心的笑容。

    三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十几年的武道梦也终于启程,此时的他仿佛已经望到了林外世界的精彩。

    花温香在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浑身伤口已经不在刺痛,甚至通体舒泰,这种神奇的感觉比起第一次袭杀夜狼时,遭受兽群攻击致使体内发烫的感觉还要奇妙。

    花温香开始怀疑自己身体中是否藏有某种神秘的东西,或者说是一种力量。

    他曾问过自己的身世,所有厉兽都说他是黑擎捡来的,黑擎也说是自己去人族做事在一处码头捡到的他。

    花温香其实并不对身世过多上心,他有一点像极了那惫懒黑猩,就是心大,更何况有身边这么多疼爱自己的厉兽,整天其乐融融的,比什么都好。

    千雪见花温香成功破魂后笑逐颜开,这三个月时间来,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与这小子相处十分融洽且充实,刚见面时虽有些不愉快,可处着处着就觉得这小子心地善良,做起事来有血有肉,无论受多大的伤从来不吭一声,之前还说送他去遮魔林,看来还是算了吧,不过以这小子的心性,以后的几大凶地估计都是要走上一走的。

    遮魔林是根果森林八大凶地之一,是一处异兽横生,到处恶花邪草的可怖之地,花温香所在的破魔岭仅在八大凶地中排行第六,其余七处凶地危险程度由高到底分别为生离谷,艳冽湖,禁邪道,遮魔林,无野洞,泽妄山,呜呼背。

    生离谷与艳冽湖这两处凶地几乎都是有去无回的送葬之地,方圆数十里都没有厉兽活动,不过剩下六处倒是历练的好地方,可没几把刷子的厉兽也不会傻到去那里触霉头,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阴暗的古林中,一人一兽呆呆地站立在尸壳堆中,林中已没有那阴森的蝉鸣声,良久后,千雪从思绪中回来,打破了宁静向花温香问道:“身体可有不适?”

    花温香也回了过神,晃了晃四肢后,摇头道:“好的很,而且我好像破魂成功了,雪姨。”

    千雪点了点头,踩踏着地上血蝉的尸壳,发出咯咯脆响,它走到花温香面前,用大手拍了花温香后背一下,笑道:“小子果然不简单,这一片古林的血蝉都让你给干掉了,照这样的趋势走下去,再过两年估计都能挑战下破魔岭的王者了。”

    最后这句则是玩笑话,破魔岭的王者据说几近战蓝境,千雪在岭中生活几百年了,倒是从没有与其交过手,不知是真是假。

    八大凶地各有一位坐镇的王者,皆是些战力彪悍的凶兽,数千年以来就是因为忌惮它们的存在,所以厉兽才与凶兽一直没撕破脸皮,不然以凶兽的为非作歹,诚天益府不知将这几处凶地剿灭多少次了。

    花温香沉浸在破魂的喜悦当中,并没有上心雪姨的话,只是嗯了一声。

    随后花温香与千雪返回洞中,一路上交谈甚多,内容多是关于一些赤红境的优点。

    破魂之后踏入赤红境,激发体内魂气时,会有魂气外溢围绕自身,从而达到一个保护作用,破魂之后的体质也会大大提升数倍,普通的人或厉兽在破魂之后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这也是人或厉兽一生中的第一道门槛,接下来的武绿境与丹青境更是两道难如登天的门槛,尤其后者更是有史以来凤毛麟角的存在,几乎不可逾越,传说越过丹青境达到仙紫境后可比肩神明。

    ……

    ……

    来到洞中,内设有一盆巨大粉娇罗,是从虎娘子那里求来的,为此石岩还被其调侃了一番,说它真是用心了,还用一株小的粉娇罗换取,什么石老哥真是把它虎妹儿想的太小气了,何况石老哥还是为了它那宝贝儿子破魂,真是折煞了它。

    石岩对此也并无所谓,大家都知道它虎娘子的嘴是出了名的刁钻。

    洞内的千雪席地而坐,问道:“既然已经破魂,打算什么时候回皙山那边。”

    这句话它不想说,却不得不说。

    破魔岭是少有阳光的地界,三个月来,花温香在这里白了不少,身高也长了不少,模样也是愈显眉清目秀了,他将一只腿弯曲踩在岩石上,成半坐姿态,笑道:“再待些时日吧,还想和雪姨多说说话了。”

    千雪听闻此话心头一颤,竟是有些鼻子酸酸的,百年来孑然一身,似乎早已习惯了对着那株粉娇罗自言自语,三个月前忽然冒出个人族小鬼,自己被那曾经的大剑仙石岩拜托帮他破魂,由此打破了无聊宁静的生活,而且不知不觉间还与那小鬼混熟了。

    三个月很短,转眼即逝,可对千雪来说却是百年来最难忘的一段日子,因为它享有了世间最温暖的东西,一颗真心真意拿你当朋友或是亲人的心。

    它曾经似乎也有过这种感受,不过是百年之前了,早已模糊不清,是少年又让它重新有了这种美好感觉。

    虽短暂,但足矣。

    千雪整理了下情绪,笑骂道:“小兔崽子狼心狗肺,三个多月没见你那石叔都不来提的,如今破魂成功,仍是不着急回去,恐怕那老狗知道后得伤心死。”

    千雪高兴的没有忌讳,说出了一句恐怕这辈子最有气势的话。

    花温香淡然一笑。

    他走到千雪旁边,捶着它那粗如巨石的大腿,谄媚道:“雪姨,我听说你有一套自创拳法,能否传授于我,等学会后我再回皙山。”

    千雪冷哼一声,“没有,赶紧滚蛋。”

    花温香只好悻悻然作罢,不然又会吃雪姨的拳头了。

    过了片刻,千雪说道:“看你今日破魂成功,带你去一处破魔岭的世外桃源,连岭中凶兽都不知道那里的存在。”

    花温香约莫是累了,伸了个懒腰,说道:“这乌烟瘴气的地方能有什么世外桃源。”

    千雪上去就是一拳,“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

    可怜花温香捂着脑袋连连称是。

    ……

    ……

    破魔岭的一座较小山峰下,千雪大步登山,后边的花温香一直捂着脑袋,显然一路上又没少挨揍。

    千雪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可无辜的花温香就要遭殃了,千雪只要心情大好就爱揍花温香,不管他说的话是对还是错,捶就行了,反而千雪心情不好时,一向开朗的它就会变得沉默寡言,丝毫不理睬花温香。

    花温香对此也是无可奈何,无法理解。

    变聪明的花温香拉开了与雪姨的距离,问道:“还没到嘛,雪姨?”

    千雪舒展了一下巨大双臂,吓的花温香赶忙又退几步,好在这次只是单纯的活动筋骨,并没有一拳袭来。千雪看着花温香,反问道:“这么着急,要不我送你一程?”

    花温香嬉皮笑脸,“不急不急。”

    他可不想被雪姨扔飞出去。

    不一会儿,一人一兽来到了一处瀑布旁,瀑布不高,但很宽,千雪没有说话直接扎入河水里,游入瀑中。

    花温香连忙跟上。

    原来瀑布中别有洞天,环境与破魔岭简直就是两个极端,这里春色满园,古树古藤奇花异果映入眼帘,中心地带还有一片小湖,清澈见底。

    花温香不断扫视周围,一副吃惊的表情。

    千雪随手摘了一颗通体深紫的圆形果实,咬了一口,说道:“你要是不着急走的话可以在这待两天,不过最多两天,这里待长了会要命的。”

    不等花温香询问,它便自问自答道:“这里是一片古老遗址,不过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只留了些古老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花草草倒是十分奇特,它们会施放出一种淡淡的魂气,那魂气对我们的身体少则有益多则有害,因为魂气中夹杂着一些毒素,大量吸入的话会危及我们的生命,适当吸入则有巩固血魂气的益出。”

    千雪摘了个与手中同样的果子递给花温香,又道:“这里边的果子也少吃,吃多了会发生干呕头晕的现象,估计也是有一定毒素的,总之这里的一切东西应该都有毒,尽量都别碰,待着就行了,以前之所以不告诉你这地方,是因为你小子对破魂痴迷太深,到时候天天来,恐怕就乐极生悲了。”

    花温香咬了一口肉多皮薄的异果,甘甜清凉,花温香三口两口就吃掉了手中异果,估计是没吃过瘾,自己又摘了一个放入嘴中,嘟囔到:“雪姨可真是的,早说啊,我从小就百毒不侵,这地方对我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花温香与石牙天生闲不住,他俩从小到大被毒蛇毒蝎毒草之类的东西伤过无数次,自己无论再怎么被毒都全然无事,就连胖爷都解释不了他的体质,倒是石牙每次都要被花温香抬到胖爷那里医治,石牙也是羡慕花温香这种逆天的体质。

    千雪不信,花温香就一连气吃了五六个果子,还去湖里游了两圈,许久后,千雪见花温香确实无恙便信了几分,这小子也确实不可以常理来揣度。

    千雪虽看到花温香对洞中毒素丝毫不受影响,可接下来两日还是留在了这里陪他,在第三日的清晨,千雪终于抵不住毒素侵身,呕吐不止,它只好不甘离开,倒是花温香在这里越待越精神,都舍不得走了。

    这里对花温香也确实是真正的世外桃源,才过两日,花温香就感觉自身血魂气牢固了很多。

    千雪也只是嘴硬,在花温香求拳法的次日就倾囊传授了,它这套拳是百年来的心血,是一套可攻可守的拳法,最适合破魂初期者学,它将注意事项与学习技巧也都告之了花温香。

    花温香在破魔岭中又待了一旬,比计划中的日子整整翻了一倍,在洞天的几日中,花温香牢固自身赤红境的同时,又练习了雪姨那套拳法,拳法本就最适宜初两境练习,这几天花温香可谓收获颇多。

    这天黎明,千雪从破魔岭深处的一座山峰中走出,它手里攥着一株品相很不俗的药草,它满身尘土,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平日里的满身雪白此时变得肮脏不堪,显然是经过了一场不小的战斗。

    花温香看到从山脚走来的千雪浑身伤痕,赶忙上前问道:“雪姨这是怎么了?”

    千雪将手中药草递给花温香,倚在石壁上平静道:“与岭中一头癞蛤蟆打了一架,草药拿好了,这玩意儿对强筋健骨比仙丹还绝。”

    花温香接过药草,怒道:“那我今日不走了,等雪姨伤好了,咱找场子去。”

    千雪气笑道:“还找个屁,已经被我打死了。”

    也是,雪姨在这破魔岭待了几十年,早已是地头蛇,还没有谁能与它掰手腕。

    今日晴空万里,就连破魔岭都显得阳光明媚。

    可却是离别之日。

    花温香整了整衣褂,将药草放入内兜,劝道:“雪姨要不跟我去皙山那边住吧,那边可热闹了,我大爹是一头黑猩猩,虽然有点惫懒,但心眼不坏,我觉得和你挺配的。”

    千雪听到花温香说那黑猩,还劝自己与它结亲时,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它走神了很久,花温香没有打扰。

    白云轻飘,一缕阳光晃过千雪双眼,将它从万里思绪中拉了回来。

    “你雪姨我自己待惯了,对结亲更是想都不想,就不去了。”

    “……”

    “放心,有时间过去看你。”

    “可是我赢了大爹之后就要出林了,这一走很长时间才会回来。”

    “没事儿,雪姨等你。”

    “雪姨去过人族王朝嘛?”

    “没有。”

    “能告诉我雪姨的血魂境界吗?”

    “差不多战蓝境吧。”

    “那等我到战蓝就来找雪姨,咱们去东海那边看看。”

    “行,等你小子。”

    ……

    “真不走吗?”

    “嗯。”

    “那我走了啊。”

    千雪点了下头。

    花温香缓缓走向洞口前面的小径,一步三回头。

    千雪笑容灿烂,站起身望着走远的花温香,眼眶滑落了百年来未曾有过的泪珠,它喃喃自语道:“我千雪此生足矣。”

    洞穴中,一袭青衫缓缓走出,站在树荫下,轻声道:“是诚天益府对不起你。”

    千雪默不作声。

    石岩又道:“可有遗言?”

    千雪摇头。

    它背后骨肉迷糊,触目惊心,整整一根脊椎稀碎。

    那癞蛤蟆是破魔岭的王者,它曾多次想要杀花温香食其肉,今日花温香离去,它更是急了眼,想要孤注一掷,千雪与其大战了整整一晚上,杀死它后又夺了那株名贵药草。

    不知道是几十年前还是一百年前,那时候它还是一只雪白小猿,总是跟在一头惫懒黑猩屁股后面,与如今的花温香大同小异,是整个皙山的公众厉兽,却因误闯诚天益府第八大院遭以拘禁,本应死罪,但因黑猩不断求情才得以免死,最后落了个终身流放破魔岭的结果。

    那天小白猿被送到这阴气森森的破魔岭,孤单无助。

    千雪一直没看石岩,不说一句话,始终望着花温香离去的小径。

    它嘴角微翘,眼睛缓缓闭合,小路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若是能像那孩子一样,该有多好。”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