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综合 > 大唐验尸官 > 第155章 你要坚强
    再度把人弄醒了之后,付拾一换了个套路。

    她严肃的看住妇人:“接下来你需得仔细听我的话,不可答错一个字。”

    妇人紧张得手指蜷缩,连连点头:“是。”

    付拾一一直不去提死人,只问情况:“你丈夫什么时候出的门?”

    “天刚亮没多久。”妇人老老实实的:“一般我是天见亮就起来煮饭,吃过早饭后,他出的门。那时候,还不热。”

    付拾一和李长博对视一眼。

    李长博微微颔首。

    时间对得上。

    那宋二牛,也就是车夫,路上应该是没有停留就一路进了城。

    付拾一颔首:“那出门时候,有什么异样没有?”

    妇人摇头:“没什么不一样。就是那个绳扣——他把我骂了一顿。绳扣如果松动,半路上草料就会滚下来——”

    付拾一打断她:“那绳扣,是你亲手系上的?”

    妇人茫然的看付拾一。

    “松动的绳扣,到底是谁系上的?”付拾一问得更清楚一点:“你是,还是宋二牛?”

    妇人不吭声半晌,这才说了句:“是他自己。肯定是他自己。我怕挨骂,每一个绳扣都仔细弄的。”

    付拾一颔首:“那昨天半夜呢?你和宋二牛在做什么?”

    妇人茫然:“睡觉啊,还能做什么?”

    说完脸上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付拾一:……好吧我猜到了,你不用多说了。

    其他反应过来的人,就有低声笑起来的。

    气氛一时之间反倒是松快了很多,不那么凝重。

    付拾一咳嗽一声,继续一本正经:“那宋二牛有没有半夜起来?你有没有半夜起来?”

    妇人摇头:“他睡着了打雷都醒不了。他要是一醒,我肯定会醒。我昨晚倒是醒了。半夜里做了噩梦,梦见有人偷我家的牛,我还不放心,起来看了看——”

    “那草料车呢?看过没有?”付拾一问她。

    妇人一愣,随后摇头。

    付拾一再问:“那你起来时辰,是什么时候?”

    妇人说不知道。

    乡下没有打更的,也不那么讲究时辰。

    付拾一有些无奈:“那你开院门了没有?”

    妇人摇头:“没有,就是我家的牛不知犯了什么毛病,不肯睡觉,一直在那里扯绳子。我还给了一点草料——”

    妇人想到了这里,跑过去打开了自己家里的大门:“草料都还没吃完呢。牛屎也还没干——”

    付拾一颔首:“然后呢,你又做什么了?”

    “我就继续回去睡了。”妇人小心翼翼:“昨天那会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付拾一没回答这个问题,只说:“有哪些人知道你丈夫今天要进城?”

    妇人茫茫然:“都知道啊,还有好些人托他带东西呢——”

    付拾一头疼:这怎么查。

    最后付拾一放弃了,直接看向小山他们:“将周围邻居找来。”

    不多时,周围的邻居都被找过来了。

    只是问起昨晚的动静,只有一户人说是自己家狗叫了几声,就没动静了。他也就没起来看。

    至于时辰,也不知道。

    付拾一彻底放弃。

    付拾一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悄悄的告诉了李长博。

    李长博便叫了不良人挨家挨户去查看——

    自己则是问里正的儿子:“村里有水没有?活水。”

    里正儿子摇头:“大的活水没有,有个泉眼,泉眼那儿有个大水潭,分出来几条沟,大家洗衣裳就去那儿,这个沟里的水,也用来泼地!”

    李长博笑笑:“那就劳烦你带我们去瞧瞧。”

    付拾一,李长博,还有个方良,就跟着里正儿子去看泉眼。

    因为是逆流而上,付拾一要求走沟边。

    结果刚走了几步路,她就发现有不对的地方。

    有一块泥巴地上,栖了不少苍蝇,他们一过去,那些苍蝇一下子嗡的飞起来——

    付拾一抓了一把泥土起来闻了闻,一股熟悉的血腥味。

    付拾一看一眼李长博:“是血腥气。”

    里正儿子笑了笑:“正常。平时杀了鸡鸭猪的,都到这里来洗。这里洗血腥气,不会脏了水,洗衣裳的在另一个岔口。洗菜的就在上面了。”

    付拾一点点头:“你们还很讲究。”

    里正儿子傲然:“那是,别看我们是乡下,也是有规矩的。老祖宗说了,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

    付拾一往四周看了看,发现了草叶子上有血迹——那明显是溅上去的。

    付拾一问里正儿子:“你们杀东西,都喜欢拖过来杀吗?”

    里正儿子摇头:“倒也不是,都是在自家杀了,这才拿过来洗。毕竟内脏那些不好洗——”

    付拾一颔首。继续看周围的情况。

    李长博忽然问了一句:“那你觉得,人会是宋二牛杀的吗?”

    里正儿子犹豫了一下,摇头:“这个就不晓得了。但是,宋二牛是老实人。因为是搬过来的外姓人,所以平时跟哪家都和和气气的。吃亏了也不敢吵。”

    李长博再问:“那他心里有怨言?”

    里正儿子摇头:“这就更不晓得了。”

    “你们这里,有人不见了没有?”李长博问到了关键。

    里正儿子还是摇头:“没有听谁家闹起来。应该是没有。”

    可能是为了清洗方便,溪水边上还弄了几块石板盖住了土。

    付拾一叫方良搭了把手,将一块小的石板掀开了。

    石板底下湿漉漉的。几块小石头上,还有淡淡的暗褐色。

    方良咋舌:“付小娘子力气真大。”

    付拾一抿嘴一笑:“自己搬东西多了,练出来了。”

    不过天赋异禀也是真的。

    付拾一扭头问了里正儿子:“谁最近刚在这里洗东西了?”

    里正儿子为难:“回去我问问。”

    付拾一想了想,继续干脆往下游走。

    众人跟上,李长博微有些疑惑,不过没问。

    走了大概一刻钟,付拾一就看见了两条狗趴在地上,啃着什么东西,津津有味的。

    那两条狗看见付拾一的时候,还一下子就站起来,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牙也呲出来,一脸凶狠。

    里正儿子刚要上前去呵斥,就看见付拾一弯腰随便捡了个趁手的石头,抛了抛,这才抡圆了胳膊一下扔了过去——。

    里正儿子:这是哪家的小娘子,怎么一点秀气的感觉也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