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综合 > 找个女友好难呀 > 50、天涯何处无芳草
    “老二,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目送程燕远去,宸琳终于按捺自己的心情,问道。

    “是啊,师弟,这种娘们儿,你还跟她讲什么情面,照我说,就应该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刘阵也凑上前来,点点头附和道。

    “这里事情已了,她不走还要去哪,不只是他,我们也该走了。”

    杨斌终于是从座椅上上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尘土,准备离去。

    “靠,好歹也是头顶青青草,被绿了一次,拜托你有点该有的反应好不好?”

    宸琳被他这云淡风轻的言谈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三米,你师父为了你辛辛苦苦风里来雨里去,你他娘居然说走就走?

    “世间的一切相遇与分离,都是一种缘,缘深则聚,缘浅则分,万法随缘,不求则不苦。我与她本就无缘,分开是理所当然,既是理所当然,为何不一笑置之?”

    杨斌脚步缓缓移动,一边徐徐慢行,一边轻声低语。

    宸琳听了这些高深莫测的哲理性名言,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一巴掌拍在杨斌后脑勺上,

    “靠,你脑子被门夹了吧,什么狗屁缘法,你被绿还是缘分了。”

    宸琳拍了老二一巴掌后,杨斌果然老实下来,他揉了揉被拍痛的地方,目光看向宸琳。

    被他一看,宸琳觉有有些对不起他,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失恋人士,他这样赤裸裸的损是不太好,于是宸琳拍了拍杨斌的肩膀,保证道,

    “放心,徒儿,为师相信你只是被打击得脑子瓦特了,师傅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找个更好的妹子当女友。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满地都是小雏菊,好看的皮囊,海岳里有的是。”

    看着宸琳信誓旦旦的保证,杨斌脸上的平淡从容仍未改变,他微微一笑,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因果轮回,红尘事端,太累、太累.......”

    杨斌说到最后,拂袖一挥,转身离去,留给宸琳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靠腰,这老二有病吧。”

    宸琳听得一愣一愣的,有些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他好心要帮这小子找女朋友,杨斌这意思,是不要?

    我靠,太不给面子了吧,你师父什么时候轻易许诺过帮别人找女友,来这里从来都是当分手大师好不好,现在要给你找女友你竟然还决绝。

    哇呀呀,真是气煞我也!

    “师傅啊,三年不见,老二早就不是你那个老二啦。”刘阵走上前来,叹了一声,开导道,

    “老二初中时不过喜欢读文言文,但上了高中后,他就=变本加厉,疯狂地读什么四书五经,什么庄子道德经,什么金刚法华般若米多经。这两年来,老二那几乎修习了儒道佛三家的所有功法秘籍,现在的心境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程燕那娘们儿刚跟段云凯有一腿那会儿,我也像师父你这样,去安慰二师弟,可二师弟反把我给教育一通,整的我之后对这事也就不管不顾了。”

    刘阵说着,脸上也是露出深深的无奈。

    “不过,师父,你把段云凯给打了,虽然这次老马拦了下来,但老马的威吓可管不了段云凯这小霸王几天,他迟早得对付我们。”

    提到段云凯,刘阵脸上露出几分惧怕,他长得人高马大,胆子却小的不行,更何况这次他师父得罪的还是段云凯这种级别的BOSS。

    “一个段云凯罢了。”宸琳摆摆手,不屑地道。

    “那可是一个段云凯啊。”同一个名字,在两人心里可是不同的概念,因此说出口,也是 截然相反的语气,

    “他手底下可有一百多人,一人一拳也能把咱们打扁.....”

    “你现在做的是对你师父绝对的信任。”宸琳拍拍刘阵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信琳哥得永生’的眼神,

    “走,追上老二。”

    “好嘞!”

    宸琳一个眼神,突然让刘阵变得极为安心,他忙答应一声,跟了上去。

    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主角效应吧,谁让师父他老人家头上顶着主角光环呢,不信师父还信谁?

    刘阵心中如是说。

    接下来二十分钟里,宸琳强行把杨斌拖去了他的401宿舍,然后强灌了他一碗泡面。

    “埃,老二,你平时周末都是住在宿舍的吗?”

    这时候,宸琳躺在自己床上,刘阵躺在另一张床上,而杨斌,拿个板凳独自坐在宿舍中心冥想。

    宸琳埋在手机里的头突然抬起,问杨斌道。

    其实这话说了也是白说,杨斌从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中长大,好不容易上了海岳,放假回孤儿院哪有在这里舒服,起码宸琳这样认为。

    “是,省钱。”

    杨斌冥想的双眼缓缓睁开,看了一眼宸琳,淡淡地道。

    “也是,”

    宸琳点点头,他们三人自幼在同一小镇,那小镇离这山海市市区有个一百公里,来回时间长不说,光是单程票就得好几十块钱,杨斌个孤儿,怎么出得起。

    “你小子没钱怎么上的海岳,这里学费也不低吧,还有,吃饭也是个问题。”宸琳问道。

    “师父,二师弟是学习成绩优异,被海岳免了学费,至于吃饭,校方提供一点,其他的,全靠我这个做师兄的接济。”

    刘阵脸上露出肉痛与悲催之色,“唉,我相当于一个人养两张嘴,整的都没泡妹子的经费了,不然,现在哪还能是单身狗。”

    说起来,刘阵现在说得上是三人中家境最殷实的,杨斌本就是孤儿,宸琳现在也是孤儿,两人都是穷逼。

    “得了吧你,你把钱省下来用在妹子身上也就那样。”宸琳无情地嘲笑道。

    他现在终于肯定这小子周末为何不回家,明显就是抱着泡妹子的打算,

    “就你这熊样,能泡到妹子才怪呢。”

    “喂喂喂,师父,挖苦人也不带这样的吧,我好歹是你亲徒弟啊。”刘振顿时不干了,

    “而且什么叫我能泡到妹子才怪,我也是很强的好不好,你上次看到的那情况,只是个意外,平时我要约妹子,她们可是随叫随到。”

    听刘阵这么说,就连不怎么发话的杨斌也有些忍俊不禁,“是,师兄人很强的,他从来海岳收集的好人卡够组成一套卡组了。”

    “靠,杨斌,你个白眼狼,哪壶不开提哪壶,师兄我真是白养你了。”

    见到连杨斌都挖苦自己,刘阵表情上写满气急败坏,就差给他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哎呦,想不到啊徒儿,你还是万花丛中过的人物啊。”

    宸琳砸了咂嘴,啧啧赞叹道,“想不到你还和那么多妹子有纠缠,厉害厉害。”

    “咳咳,师父,别听老二瞎说。”刘阵忙干咳几声,化解心中尴尬。

    “逆徒,老二,我看你们两个之后就搬到为师宿舍里来吧,现在宿舍里就只有两个人,加上你们刚好四个,凑齐一桌。”

    宸琳也没继续揭刘阵的短,清了清嗓子,说起正事来。

    之前王志宇提议搬宿舍,他便清楚在海岳调个宿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所以就像让他两个过来,也好有个照应。

    看着这两个徒弟现在这个惨淡法的,他还真替他们桑心,虽然宸琳自己也过得不怎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