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综合 > 东宫藏娇 > 第428章 他来了
    只一刀过去,便倒下一排。

    剩下的人仿佛被点了穴,一动不动,神色由呆滞渐渐转为惊恐。

    落在最后的一人退了两步,猛地转身逃跑。

    才跑出两步——

    “咻——”

    短箭没入背心,倒地气绝。

    池棠捂住嘴不让自己喊出声,以免令前面那人分心,一双眼却激动得泪光闪闪。

    这时,暗卫分兵赶到,开始清剿这边的逃犯。

    那人丢了染血的刀,转身朝她望来。

    池棠神色一滞,愕然呆住。

    那人大步走到池棠面前,摸了摸她的脸,又摸了摸她的发,皱眉心疼道:“吓坏了?”

    池棠怔怔摇头:“你……”

    抬手正要摸上他的脸,却被一声女人尖叫打断。

    暴徒虽然控制住了,人群依旧恐慌。

    他一面转头望去,一面捉住池棠塞进车里。

    “待着!不许出来!”话到最后,声音已经远去。

    没过多久——

    “嗡——”

    “嗡——”

    “嗡——”

    三声长钟压下了所有喧嚣。

    “吾乃新任朔方节度使池长庭,现领三万大军回守,城外突厥已退,城内暴徒已清!”

    “敬告良民,勿逃勿动,有趁乱行凶者,就地斩杀勿论!”

    男人低醇浑厚的嗓音,借由内力传遍每个角落,恍若响在耳侧。

    是爹爹啊……

    池棠转向车里的姑娘们。

    “爹爹来了……”

    画屏含笑点头:“是,池公来了,姑娘可以放心了!”

    池棠弯起眸子,双手捧了捧自己的下巴,惊叹道:“爹爹长了好多胡子……”

    说罢,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是爹爹啊……

    他来了。

    他平安回来了。

    他完好无缺、光芒四射地出现了。

    池棠咯咯笑了一会儿,突然靠进青衣怀里,喃喃道:“我有点累,先睡一会儿,爹爹来了叫我……”

    ……

    池棠这一睡,醒来时,天都黑了。

    屋里烛火昏暗,画屏和夏辉都坐在床前,见到她醒来,都面露欣喜,神态情状,恍如曾经。

    池棠冲她们笑了笑,正要开口,便听见爹爹的声音。

    说话声从窗外传进来,被刻意压低了,却仍透着焦灼。

    “……商神医!你到底行不行!我走的时候脸还是圆的,怎么现在瘦成这样?还病了!你居然让她病了!”

    “她正在长身体,瘦一点很正常嘛……病啊……病得问你啊,你不在的时候都没病——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爹爹……”池棠忙开口唤道。

    一开口,才发觉喉咙沙哑疼痛。

    池长庭冲进屋时,就见她蹙眉痛苦的模样,衬着一张苍白瘦削的小脸,顿时心疼得眼眶都湿了。

    他坐到床边,握住她的手,开口微哑:“是不是受苦了?”

    “真没让她受苦啊!”商陆苦着脸道,“哪敢叫太子妃受苦?我天天给她请脉,人参燕窝顿顿补着——”

    “那怎么人变成这样?”池长庭含怒质问。

    商陆叹道:“她这是郁结于心,天天牵挂着你那边的战况,遇到捷报就睡个好觉,战败了就彻夜难眠,又死撑着一口气,现在看到你回来了,这口气一松,病就发出来了。”

    池长庭一怔,抬起手,将她覆在前额上的碎发拂开,低声斥道:“要你瞎操心!”

    池棠嘻嘻一笑,娇娇问道:“爹爹啊,我是不是真的瘦了?我有没有长高?有没有变好看了?”

    池长庭捏了捏她的脸,淡淡道:“病恹恹的,丑死了!”

    以前捏着软嘟嘟的小脸,现在捏下去,都摸不到多少肉了,池长庭心疼得不行。

    池棠皱了皱鼻子,不满地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你别一看到我生病就怪这个怪那个的,我都好久没病了,病一回不是很正常?”

    “对对对!”商陆忙附和道,“小毛小病没事,养几天就好了,现在你回来,小棠心里一宽,比吃什么药都灵!”

    池长庭冷哼道:“她彻夜难眠的时候你就不知道想办法?安神汤会不会?怎么做大夫的?”

    商陆有点生气:“侮辱谁呢?安神汤用你提醒?我每天都给她吃着呢!不然她能撑到现在?芦子关失守的时候,小棠三天三夜合眼,安神汤灌下去也是频频惊醒,最后还是青衣封了她全身穴位强迫她睡着!”

    池棠猛朝他使眼色,也没能阻止他说完,只好讪讪笑道:“哪有那么厉害……我就是水土不服罢了……”

    池长庭哑声许久,叹道:“是爹爹不好……”

    “爹爹哪有不好!”池棠立即反驳,“爹爹打败了突厥人,爹爹是英雄!”

    池长庭低声道:“爹爹不想做英雄……”

    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到,有什么脸面被成为英雄?

    “想不想都是英雄!”池棠骄傲得笑弯了眼,“我爹爹就是这么厉害!”

    池长庭笑了起来,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尖。

    冷不防那虚弱的女孩儿突然出手,揪了一把他的胡子,疼得池长庭龇牙咧嘴。

    “爹爹啊,你怎么蓄须了?”池棠皱着眉问道,“今天在外面,我差点没认出来!”

    池长庭抚着下巴瞪她:“你这说的是人话吗?我蓄个须,你就认不出来了,是不是亲生的?”

    池棠嘟囔道:“蓄须不好看啊,都变老了……”

    他不蓄须的时候看着就跟二十多岁的青年一样,蓄了须,一下老了十岁。

    “我本来就老了!”池长庭冷哼道。

    话是这么说,池棠第二天见到他时,脸上却都刮干净了。

    池棠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还不太自在地瞪了一眼过来:“看什么?”

    “晒黑了。”池棠道。

    池长庭没好气地说:“我是去打仗,还大夏天的,能不黑吗?”

    池棠嘻嘻一笑:“黑了也好看!”

    其实爹爹不是很容易晒黑的那种人,风吹日晒的,也只黑了一点点,胡子一刮,仍旧是那个年轻俊美、风靡万千少女的爹爹!

    池长庭见她精神奕奕的样子,心里也觉得高兴。

    黑就黑吧,他又不靠脸吃饭,女儿觉得好看就行。

    父女俩闲聊了两句,便坐下一起吃早饭。

    刚吃完,外头便报了进来:“郭世子求见!”

    池长庭不以为意:“前厅奉茶,我稍后就来!”

    来人迟疑道:“郭世子求见太子妃……”

    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