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60你还是想护着她,像护着瓷器一样护着她!(黄金票满加更)
    张磊剜了林至诚一眼,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脸色,这才走过去开门。

    他打开门的那瞬间,我们都愣住了。

    站在门外的,是杨桥。

    她今天穿了一件紧身一点的衣服,我也是细看才能看到,她的肚子微微显了一些。

    杨桥大概是看到了我在看她的肚子,她冷笑了一声,随即挑衅地说:“怎么,羡慕么?”

    这一来就如此挑衅,我的手心里面沁出了汗,喉咙有点冒烟,却看到了张磊给我打了一个别搭讪的手势,我迟疑了一下,又见到他用嘴型似乎在说:“别刺激她。”

    我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她的肚子里面,也确实怀得是跟林至诚密切相关的孩子。

    于是我沉默了,不自觉地挣开了林至诚的手。

    但是林至诚,却做了一个让我心酸万分的动作,他将手放到我前面,呈现出一种将我挡在后面的阵势。

    杨桥愣了一下,又是冷笑了一声,她反手将门带上,自顾自地坐到沙发这边来,扫了扫我们之后,她冷冷地说:“怕我打她么?在你们看来我都成疯女人了!怎么的,现在不需要我了,现在自由了,躲起来讨论着怎么避开我么?想避瘟神一样避开我么?怕我听到了难过?怕我忧郁症发作跟你们同归于尽,所以要躲着我?”

    我看了看杨桥,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刻薄,可是她的眼眸里面浑浊一片,看起来完全觉得太骇人。

    或是怕气氛太尴尬,张磊坐在杨桥旁边就说:“没有,哪有的事,杨桥你别想太多了。”

    也就是如此同时,杨桥忽然发出了尖锐的笑声。

    很快,这种笑声变得越来越浓重,不断地灌进我的耳膜里面,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看到她腾一声窜过去捡起刚才被张磊砸在地毯上面的烟灰缸,“砰”的一声扣在茶几上,她盯着林至诚,她那眼神里面衍生出来的东西,似乎现在这个空间里面只剩下她跟林至诚。

    她就这样盯着林至诚,她的眼眸里面有冷厉,有怨恨,有各种各样复杂的东西,她说:“林至诚,我给你造成困扰了吗?我是瘟神吗?你有那么讨厌我吗?不惜一切代价来远离我吗?我打扰到你正常的生活啦?我有动手伤害那个女人了?我只说说而已好吗!我什么都没有做好吗!我不过是太早熟过早爱上你,我错了吗?15岁到三十岁有多长,有多长我都忘了。林至诚你还记得我们高中那一年吗,你说你不喜欢巴着你的女孩子,好,我改了,我比你还高冷,可是你选我了吗?你说,你选我了吗?你没有选我,你从头到尾,一丝一毫要选择我的心都没有!我清清楚楚!你在你的路上永远有你的爱人,而我不过是多余出来的那个爱慕者!爱慕者!”

    林至诚捏我的手捏得更紧,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杨桥忽然就如同暴怒的狮子一样站起来,她将她拎过来的包包翻过来,将所有的东西全倒出来,有把有着红色手柄的美工刀很快出现在我的眼前,然后杨桥在我们张大嘴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转眼将刀子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的眼泪开始逶迤成一场汪洋大雨,她就这样掉着眼泪看着林至诚说:“你现在后悔了吗?后悔你禁不住我的一次又一次以死相逼以道德绑架,让你给我精子,让我的肚子里面怀上你的孩子了吗?你后悔了自己的一时心软,导致你现在家里烽烟四起吗?你后悔为了保护一个完全不配你的女人被我这个在你看来恶毒的女人伤害而选择瞒着了吗?没错你后悔了!你就不该帮我,让我要死死一边去。你也不该将对救不下你妈的愧疚和心软转嫁到我身上,我是喜欢你的人爱你的人,我不是你妈!哪怕我最终会跟她一样患上同样的病痛,哪怕我可能跟她选择同样的死亡方式,你也不该怜悯我同情我!你这样的人,不是不喜欢被威胁吗!你就应该高冷地说你不喜欢被威胁,让我把那个女人那么精彩的片段传到人尽皆知!你就不该接受我的威胁,你就不该被我扼住咽喉,你就不该怕我伤了她毁了她而被迫听我的!你就该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在婚前对她坦白说我杨桥怀着你的种,我杨桥讨厌她我有她的把柄,如果你敢乱说我就毁了她!你该告诉她你看过她最经常绝伦的片段,你知道头顶上面的帽子绿了一层又一层,你亲眼目睹她被别的男人上,你还是想护着她,像护着瓷器一样护着她!哪怕是说尽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谎言还得不到她任何的一丝领情,你还是会选择护着她!她有什么好,你躺下去一动也不动狼狈万分的时候她人不见了,你风光无限的时候她回来了。她在不在我都多余,我就是局外人,我是你的困扰,你的负担,你的麻烦!很好,你今天可以解脱了!你不用躲躲得跟我多可怕一样!我决定成全你,我成全你,我成全你看着跟你妈一样该死的女人现在用同样的方式死在你面前!我连死都要沾你妈的光,让你永远记得我!我可悲得让我活不下去了!”

    大概是一下子说太多话了,杨桥的脖子上暴起了青筋,整个面目狰狞,而我的理智被她这番话炸得一丝不剩,反应过来之后,只见到触目惊心的血蔓延开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过那么惨烈的场面。

    然后我在手软脚软中看到张磊捂住了杨桥的脖子,冲着林至诚吼:“还傻着干什么!叫救护车!”

    在急症室外面,张磊白色的衬衣上面血迹斑斑,不算特别多却看起来触目惊心,他来回地踱步,表情沉郁。

    林至诚,则沉默不语地紧紧拽着我的手,他的手心里面全是虚汗,他的身体微微发抖,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而我,整个人在混沌的状态下,想起林老太太的话,伸手覆上林至诚的手企图让他淡定一些,而我的心里面却翻江倒海,脑海里面一遍又一遍地播放杨桥的话。

    然后我的心里面下了一场经久不息的大雨。

    原来抓住我的把柄的人不仅仅是孙茜茜,杨桥也是其中之一。

    原来林至诚,他那么多次的隐忍与欲言又止下面,暗藏着怕我灰飞烟灭的恐惧。

    可是天知道,那个片子我看过,它确实勾起我的噩梦,但是它已经不足以毁掉我。

    我是该觉得林至诚天真得可笑,还是要为他这样的小心翼翼觉得心酸又悲凉呢?

    真正伤我的不再是那段过往啊,而是他用小心翼翼护我周全却对我只字不提带来给我的委屈啊。

    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那样,按照自己的内心来选择对一个好的方式,自己深爱苹果就以为对方深爱苹果。

    可是有的时候,一车的苹果说不定比不上一个雪梨来得实在和及时啊!

    然而这样沉默不语妄图给我苹果的林至诚还是让我心酸。

    正当这场雨下得猛烈,忽然有一男一女气冲冲地朝这边冲过来,在我们措不及防中,那个跟林正年纪差不多的男人,抬起手就狠狠地甩了林至诚一巴掌。

    他下手太重了,林至诚被他甩得一个踉踉跄跄,往后退了两步,一下子松开了我的手,撞到了墙上。

    张磊上来拉住了那个男人说:“杨叔叔,这里是医院,先别激动。”

    哪怕张磊不叫这一声杨叔叔,我也大概能猜到他是杨桥的家人,他的怒气冲冲以及焦虑心急无不透露着这一切。

    但是我已经无暇顾及他到底是谁,我在这样混乱的场面里面赶紧的上前想要扶林至诚一把,却还没触碰到她的手,我的头发就被一把揪住,一个耳光子就这样摔到了我的脸上。

    那个眼泪涟涟的中年女人抽打完我之后,张嘴就骂了一句:“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害人精!今天我家桥桥还有个什么闪失,我就让你给她陪葬!”

    我完全懵在那里,想要挣扎头发却被扯得生痛,像是要被扯掉一块皮肉一样,只得顺着她抓的方向靠去,减少疼痛。

    正在这时,林至诚忽然一把抓住这个中年女人的手冷冷地说:“放手。”

    哪怕看不到,我也猜到那个妇女绝对是以更凶狠的眼睛回瞪了林至诚,她把我的头发拽得更紧,她尖叫着说:“我家桥桥为了你不人不鬼,现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你竟然敢为了这个害人精对我这样说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是不是!你摸摸你的良心还在不在!林正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我当初也是瞎了眼才让桥桥跟你这样的白眼狼订婚,也是被猪油糊了心才会在被退婚之后不去闹得你们天翻地覆!我今天把话撂这里,我家桥桥要起不来了,我势要你们交人出来陪葬!”

    林至诚突兀的提高声音,他更像是吼了一样说:“我让你放手!”

    大概是被吓到了,那个女人,一下子松开了我的头发,把我推了一把,我一下子跌进林至诚的怀里。

    这时,匆忙赶过来的保安凶巴巴地说:“闹什么闹!这里是医院!你们家属这样打闹,是在影响医生救治病人!”

    所有的人,一下子噤声了。

    哪怕是沉默起来了,气氛却比刚才更显得紧张,似乎有鞭炮在空气中爆破,那个刚才扯我头发的女人,除了不断地抹眼泪,还不止一次怨毒地看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