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45放我一条生路
    她说:“我是刘晓梅,我觉得我们无冤无仇,现在又成了家人,没必要你撕我我撕你。出来见见面,咱们一起吃吃饭聊聊天,我觉得我们可以有很多话题聊,比如聊下孙茜茜。”

    我在此之前对于刘晓梅的印象,除了很毒舌很惹人讨厌之外,再无其他。

    但我也深知她这样一个长得普通的女人,却能拿下像林正的人,手段自然是有的,心计也肯定会有的,就是我没有料到,她之前跟孙茜茜好得跟孪生姐妹似的,现在却一副想要出卖孙茜茜寻求安宁的嘴脸。

    虽然觉得她好特么恶心,可是却是我想要的,也早就预测到的后果。

    然而嘛,谈判也好对弈也好,我手里面的牌好,我处于优势,我干嘛要上赶着呢,让她越来越急,巴巴上来抱住我的大腿才好玩呢。

    所以我也就瞄了两眼,就把手机放了回去,完全当没一回事那样说:“林至诚,我们现在是要回家吗?”

    林至诚点了点头,装作不经意地问:“谁给你发短信了?男的女的?”

    我开玩笑的语气说:“中国移动,说我欠费了。回家了吗,我有点累了。”

    大概是听我说自己累了,林至诚那一路的狂奔啊,七点多的时候就成功地冲破塞车的重围回到了家里。

    原本我是说去买菜做饭的,但是他偏偏说他不会做我又累,叫外卖好了,我们可以省下这些时间聊聊天做做别的巴拉巴拉。

    我在他奶奶家豪宅里面僵了一个下午,确实也心累,就同意了,于是两个人就跟以前那样并排坐在床头,盖棉被纯聊天。

    林至诚把拎着我的手挽住他的胳膊,想了挺久的词措,才小心翼翼地说:“周沫,我想请医生到家里给你检查下身体,可以吗?”

    我怔了怔,不置可否的看着林至诚。

    可能是错觉吧,气氛忽然有点凝重起来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林至诚忽然紧紧抱住我说:“周沫,我没那么在乎我们以后有没有孩子,但是我担心你的身体,我们检查一下,好不好。”

    我迟疑了一下,看着林至诚诚挚的眼眸,最后点了点头。

    他见我同意,皱着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手不自觉地放在我的肩膀上,声音又压低了点,他说:“周沫,你现在还累吗?”

    我回到家里,轻松自在了,心不累了自然就不累了,于是我应了一句:“不累啊。”

    林至诚噢了一声,他的唇一下子贴上来,有点含糊地说:“不累我们就做点别的。”

    待我反应过来,他的吻铺天盖地,就像一场来得匆忙的暴风雨一样,我依然不太懂配合,只得闭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抚摸他的后背。

    热浪也如同暴风雨一样层层袭来,待一切结束之后,林至诚又如同之前那样裹着我去洗澡,我出来的时候,满地的狼藉已经收拾干净了,然而,林至诚却不见了。

    我拿自己的手机过来想给他拨个电话,却郝然看到有两条未读信息。

    第一条是林至诚发的。

    他说:“周沫,工厂那边出了点小问题,我出去处理一下,你今晚不用等我回来了,我肯定会很晚,你吃完饭早点睡。我明天肯定会好好陪你,爱你。”

    就算结婚了,我确实还是无法安然正视他后面那句那么肉麻的话,我咬着手指头想了想,回了个过去说你要先吃完饭再忙啊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哈哈哈。

    回完林至诚的短信,我点下了下一条。

    果然,抱大腿的来了。

    也不知道刘晓梅抱着啥心态给我发这样低声下气的短信的。

    她说:“我刘晓梅活那么多年就没怎么求过人,这次当我求你。你可以出来先跟我聊聊,如果我手上的资料你觉得没用,那么我们再协商也可以。现在我是林至诚的后妈,你是林至诚的老婆,这关系深着,毁掉我的家庭你也没什么好处对吧。”

    姿态也端得差不多了,而我又确实窥视着刘晓梅手上还不明朗的材料,所以我隔了半个小时之后,给她打了电话过去。

    最后我们约在海岸城附近的一家会所。

    我去到的时候刘晓梅一副等了很久的样子,我推开门的那瞬间看到她一直不断地看手表什么的,一脸的不耐烦。

    但是见到我的时候,她随即收起那些不耐,站起来迎上来,一副我跟她已经十分熟络的样子说:“周沫,过来看看你想喝点什么。”

    她还想挽我的胳膊,但是我淡淡瞥了她一眼,然后说:“你的手最好别碰到我。”

    刘晓梅的手在半空尴尬地悬了一下,但是她很快收回去说:“那过来坐下聊。”

    其实除了陈美娟给出来的这些不堪的东西,我的手上还有刘晓梅利用职权之便在林正那家公司获取不法利益的资料,但是刘晓梅看起来,比较担心那些不堪的东西多一些。

    我叫了一杯苏打水,喝了一口之后才缓缓开口说:“刘小姐这两天没睡好么,黑眼圈都出来了。”

    刘晓梅也端起她的杯子,她握在手里面,看起来现在的坦诚更像是她制定的战术。

    她说:“当然没睡好。虽然婚礼上面的回礼光碟未必有宾客会看,但是为了追回这些东西,我花了不少时间,还有跟我老公解释,弄得心力绞碎。”

    我呵呵笑了一下,装作庆幸万分地说:“幸亏那些东西不是让我出丑的,不然我不但得去追讨,还得担心会不会有更劲爆的。”

    她又不是没点大脑,自然是听懂了我的威胁,她有点装不下去了,脸挂不住了,却生怕她再退就被我逼到死角了,所以她把被子顿下去说:“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没打算求着你,放我一条生路。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合作关系。”

    我轻笑说:“合作的意思,是要双方意愿成一个战线,那才叫合作。只有一头热的,那能叫合作么?”

    估计是这些仅仅是亲吻的照片,刘晓梅就不知道花了多少借口谎言才让林正灭火的,她现在担心着我有更劲爆的,到时候她百口莫辩了,所以她压根沉不住气,她直接比划着说:“这样,干脆点,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不管你的手上我有多少关于我的材料,不管尺度大小,总之我跟你交换一份材料。我有新思科财务造假的材料,这些东西足以让孙茜茜进去蹲几年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在孙茜茜的心里面把刘晓梅当盟友还是朋友,对于她一下子就被出卖这样的事,我如果心软一些,还真觉得她可怜呢,可惜啊,我心硬。

    我努力藏匿住如愿以偿的惊喜涌动,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可是我现在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去做一些有的没有的事呢。”

    看刘晓梅的阵势,她的手上自然是有更多关于孙茜茜的把柄的。

    多悲哀啊,这时代。

    两个之前看起来跟连体婴儿的人,现在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而我,没那么多的时间伤春悲秋。

    把孙茜茜这样害我孩子毁灭我的贱人,这样心肠歹毒祸害人间的人渣,仅仅让她以经济犯罪这样的名号进去蹲几年,那是便宜了她。

    我承认我在腹黑的路上越走越远,我也承认我想拽孙茜茜下地狱的迫切心情,有点不可思议有点变态,为了报仇雪恨我在机关算计的路上越走越远,我偶尔在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这样的人会茫然若失,但是被蛇咬得半死,我活过来之后不狠狠地给她重创,那么我只能算是白被残害了一场。

    而现在,刘晓梅果然是够配合的。

    她沉思了好一阵,有点艰难地说:“我知道新思科私底下在外面有做高仿手机的大工厂,现在已经大批量在华强北出货,如果你肯保证能把我摘干净,我可以将那个工厂的信息给你。”

    觉得差不多了,我就丢下最后一个重锤说:“如果你给我的是假信息呢?呵呵,说实在的,我对于跟你合作没信心。”

    她一下子就沉不住气了。

    打开包包,拿出两个盘放在我面前,一副坐立不安赶紧想解决问题的样子说:“我是有诚意的。我带了手提,可以当场验证。”

    她说完,随即拿过旁边的电脑把资料现出来给我看。

    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扫了几眼,将主要的点看了一下,最后确定交换。

    我有点困了,没再捉着她各种心理战术心理折磨,把东西换了之后,就与她各怀心事并排着走出来。

    刘晓梅还是有点忐忑的,她一路上一直确认我是不是所有的照片都在那里了巴拉巴拉,我懒得安慰她,只是冷哼一声,就跟她分道扬镳。

    上了车之后,我把来之不易的果实收好,因为心情还算愉悦,觉得胜利在望了,我把音乐开得很大声,甚至还跟着哼唱起来。

    可是哪怕再大声,我也能听到我的手机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