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44我只有耐心给周小姐三个月
    我们是在下午出的门。

    林至诚开车的时候,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整个过程都在沉默,我实在太无聊了,又碰到下雨,我的手不自主地去接水花玩,手很快被冻得通红了我还不亦乐乎地说:“林至诚,你说深圳要下雪那多好玩啊。”

    其实在这个过程里面,林至诚已经瞪了我无数次了,我当做没看到,他现在明显已经崩溃了,他扫了我一眼很郁闷地说:“深圳不会下雪的别妄想了。把手放回来。”

    我噢了一声正要说话,林至诚已经像是打预防针那样给我说:“周沫,等下去到我家,可能会有些让人无法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是,你要清楚,我的生活只有我自己能决定,不管他们说什么,你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就好了,天塌下来也是我顶着。”

    就算是林至诚不说,我也猜到一星半点,毕竟我昨天闹出了那么大的动作,把那么爱面子的林正的老脸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并不是林正找我们。

    而是林至诚的奶奶。

    她住在大梅沙这边连绵的海边别墅区这边,让我诧异的是,那里竟然有类似管家类的工作人员。

    我有点懵跟着林至诚,被带着在偌大的房子里面绕了一圈绕得差不多晕了之后,那个被林至诚称为刘叔的人才停下脚步,没过多的热情,也不太算冷漠地说:“小林先生,请进吧,有需要帮忙的时候,找我。”

    他说完,用一种在我看来挺滑稽的姿势,端端正正地往后一步一步地退出了我们的视线。

    我正看得起劲,林至诚忽然一个伸手搂住我的腰,他说:“等下见到我奶奶,别太紧张。”

    我心里面觉得林至诚实在是太多虑了,林正那样的人,每次见我都没好面色,还很凶,我也没见得有多紧张,我真不知道林至诚为啥能觉得我会紧张。

    可是,就在进去见到林至诚的奶奶之后,她就这样淡淡地瞥了我一眼,我差点就颤抖了一下。

    跟我在印象中那些慈祥的老太太不同,林至诚的奶奶虽然头发花白,甚至可能因为上次生病了而略显虚弱,但是她拥有着鹰眼一眼凌厉的眼睛,她拥有巨大的气场,更有着一种让人觉得不易接近的特质。

    我就这样定在那里,脚步一下子迟疑,直到林至诚环着我上前了一步,我才能得意跟这个骇人的老太太隔着大概不到一米的距离。

    她很快收回目光,淡淡地说:“坐。”

    她的普通话纯正,声音洪亮,哪怕只说了一句话,却具有非凡的震慑力,我不自觉地跟着她说的去做了。

    而林至诚也就挨着我坐了下来。

    但是他也就是刚刚坐下,这个老太太就说:“林子,你去刘叔那里拿清单,帮奶奶去沙头角那边买个东西。”

    林至诚一把握紧了我的手,他特诚恳地说:“奶奶,等下咱们聊完了,我跟周沫一起去帮你买。”

    老太太扫了林至诚一眼,她淡淡地说:“我不会为难自己的孙媳妇的,去吧。”

    林至诚似乎还想说什么,老太太刚才对他仅有的一丝和蔼全数不见了,她又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你要不听奶奶的话,奶奶才会为难她。”

    我捅了林至诚一下,我实在不愿意看他为难,我作了一个示意他去的动作。

    林至诚又是迟疑,我小声说:“你先去帮奶奶买东西吧,我没事。”

    林至诚还想墨迹,我用眼神给他示意,他总算走了。

    随着偌大的房间里面只剩下我跟这个看起来似乎高深莫测的老太太,她面无表情地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冲我示意说:“喝点水。”

    我应声端起靠近我面前的这个茶杯,正要抿上一口,老太太似笑非笑地说:“你现在端着的这个茶杯,价值7万。”

    我内心的草泥马一下子没忍住各种狂奔,各种卧槽卧槽真土豪啊才会花那么多钱买个烂杯子啊啊啊。

    正当我表面平静内心汹涌的时候,老太太一把将杯子顿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回响,她的语气突兀的冷下去说:“周小姐,我会在林子的婚事上顺他的意,是因为林子之前遭遇了不好的事情,我不想再让他不开心。但是这样,不代表我接受你成为林家的儿媳妇。我只有耐心给周小姐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内周小姐能为林家开枝散叶,那我会视周小姐后续的表现,再来考量你是否适合一辈子当林子的妻子。当然,不管是结果如何,我都绝对不会让周小姐吃亏,在给自己的孙子创造幸福这个事上面,我从来不会吝啬那点钱,周小姐大可以放心。”

    她跟林正是完全不同的。

    林正哪怕看似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在藐视人的这件事上面却做得特别小家子气,而这个林老太太,她却能在藐视我的同时,带着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气。

    如果我还是三年前那个冲动型的周沫,我肯定站起来甩手走人了。

    可是我已经不是了。

    我早在前天,就成了林至诚的合法妻子,我虽然无意将自己牵涉到他混乱而高深莫测的家庭里面来,但是事实上我却无可避免地把自己纠葛了进来。

    换句话说,这个老太太再讨厌,她也是林至诚的亲人,她看着还是林至诚特别在乎的人,我没法像呛林正那样把她呛得死去活来。

    我思虑了好一阵,想了很久的措辞,这才慢腾腾地说:“林老太太,我跟至诚,是由双方自愿而结合成夫妻的,我们的关系合理合法,而我们往后的日子也会相互扶持共同往前,至诚跟我,都希望得到祝福。”

    我的话说完了之后,林老太太没有情绪地笑了笑,她说:“我自然是会祝福林子的,至于你,没有这个资格获得我的祝福。我今天会让周小姐出现在我的家里面,也完全是看在林子的面子上。在我的面前,周小姐最好不用卖弄自己那点小聪明。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你的小把戏全在我的眼里面。但是只要周小姐聪慧一些,安安生生地努力给林家生孩子,自然生活就会少些挫折。”

    她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没再给我接话的机会,她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颤颤巍巍却中气十足地说:“把东西拿进来。”

    刚才我已经见过的刘叔很快推门进来了。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挺古典的盒子,恭恭敬敬地呈给那个老太太。

    老太太很随意地示意了一下,刘叔就挪到我这边来,客气但疏远地说:“周小姐,这是林老太太送给周小姐的礼物。”

    在遭遇了那么多藐视之后,就算有外人在,我也没法故作惊喜地接过来说谢谢啊之类的,我就这样慨然不动地坐在那里,我淡淡地说:“这里礼物挺好的,谢谢林老太太,但是咱们不熟,我自然无法安心接受林老太太的馈赠,只能感谢林老太太的一番心意,真的十分感谢。”

    大概是没想过我会拒绝,林老太太的脸上浮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疑惑,却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也淡淡说:“周小姐不必客气,对于周小姐而言十分昂贵的东西,对于我而言,却很普通,最适合用来打发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她冲我说完,又继续对刘叔说:“送周小姐去休息室候着,等林子回来,礼物包装好了给他带回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刘叔已经做出“请”的姿势。

    这赤裸裸的逐客令,我自然是看明白了。

    没再多作逗留,我站起来跟着那个没表情的中年男人走出去,他最后把我安置在一间啥都齐全的房间里面,又用特标准的腔调说:“周小姐,你稍等一下,林先生应该很快就过来了。”

    他说完,特别娴熟地给我泡茶,端上,他说:“周小姐,有什么吩咐,你说就好。”

    然后他站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那阵势分明是盯着我啊卧槽!

    我简直对于这样的场面无语到了极点,却为了林至诚,我决定忍,就表露任何一丝不耐烦,只得耐着性子坐着。

    林至诚回到的时候,我的内心已经是奔溃的了,但是表面却不得不装作很高兴的样子。

    他把车开出来的时候,我抱着他在半路上给我买的椰子冻糕吃得很开心的样子,林至诚却一下子窥破了天机。

    他说:“周沫,行了你别装了,你高兴不高兴,我一眼能看出来。”

    一下子被戳穿了,我有点无语,也因为林老太太跟我提孩子的事情让我烦躁到了极点,所以我抿着嘴,没接话。

    林至诚忽然就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了下来。

    他把我的脸扭过来对着他,盯着我问:“我奶奶跟你说什么了?看你烦恼的。”

    我实在不想再瞒来瞒去猜来猜去累人,就言简意赅总结了一下林老太的话:“三个月内我要怀不上孩子,我就走。”

    林至诚很无语了,他随即拿起电话,似乎是想冲动打过去质问,却又考虑到了什么似的,他按捺住了,他说:“她真是老糊涂了!”

    很无奈为难的语气。

    很突兀的,他忽然松开安全带,一下子抱过来,小心翼翼地说:“周沫,你可别生气,我家里的人说话就这样的,总之不管怎么样都好,你是我林至诚的合法妻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