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43你别为了我委屈自己(福利)
    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只见杨桥冷如仙鹤的面孔映入眼帘。

    我看不透她的表情,但是毫无疑问,她对我的敌意依然有增无减。

    她就这样凌厉地扫了我一眼,然后淡淡地说:“你应该庆幸你及时收住了手,不然你今天也不好过。”

    我怔了怔,很快泰然自若地说:“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杨桥上前了一步,将燃着的烟随意地按熄在那张圆桌上,她凑上来,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后面要怎么陪孙茜茜玩你随意,但是你别把火烧到林至诚的山头,不然我难保不做出比较偏激的事。”

    她撂下这番威胁浓浓的话,随即扬长而去。

    我望着她寥落的背影,心里面有说不出的不痛快,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也就是发呆了半分钟,我挽起自己的裙摆,往楼下去招呼宾客了。

    到了现场才知道,哪怕林正再不告诉,他也来了,全程黑着脸,坐在那里跟一尊佛似的。

    林至诚带我过去给他敬茶,他没拿正眼看我,也没接我的茶,我觉得挺自讨没趣的,却也已经习惯了他的冷眼,就这样忽略不计了。

    接下来的时光,因为我及时将吴开宇拿正常的录像换下了刘晓梅的出轨照,整个婚礼得以正常进行下去,气氛很热烈,在散场的时候,曾经在之前答应过我说一点酒都不喝,保持清醒晚上和我回去庆祝的林至诚,最后被灌成狗了。

    最后,还是一滴酒都没喝的吴开宇把我们给送回去的。

    吴开宇一路沉默把一直摇摇晃晃的林至诚扶进去放在沙发上,拒绝了我让他喝一杯水再走的客套,他很快就走到门那边,我追上他叫了他一声,他很缓慢地转过身来说:“你回去吧,我得走了,等下还要开夜车回湛江,以后我就不怎么来深圳了,你啊,以后开心点,别瞎想那么多。受欺负了告诉我,我帮你出头。”

    我把两边手拧在一起,千言万语如鲠在喉,最后我说:“开宇,谢谢你。”

    吴开宇的紧皱着的眉头舒开了,他半玩笑的语气说:“真的那么想谢谢我,不如给我来个友情的拥抱?”

    我怔了怔,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望了望,却见林至诚摇摇晃晃地站在门口那里,他虽然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却异常清晰地冲我说:“去吧,我不介意。”

    我随即上前去,以特别友情的姿势拥住了吴开宇。

    也就持续了五秒而已,他推开我,一副淡然的语气说:“回去吧,我走了。”

    随着吴开宇进了电梯关上了门,林至诚忽然走上来,他醉意朦胧,却紧握我的手,他说:“他不错。”

    我回应林至诚的紧握,好一阵我说:“我要先去卸妆。”

    我卸完妆洗完澡出来,林至诚的酒似乎醒了大半,他坐在沙发那里,脸色却不大好。

    我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手顺其自然地挽上他的胳膊,我问:“怎么了?”

    眉头又拧成一团,林至诚转过脸来,他眼睛的焦点全部落在我的脸上,他慢腾腾地问:“周沫,你为什么要把刘晓梅那种照片做成光盘给所有的来宾带回家?刚才张磊打给我说,你昨晚把回礼拿走了,然后他今晚发现光碟给换了,不是我们拍摄的那个视频,而是变成了刘晓梅跟别的男人亲吻的照片,虽然脸部处理模糊了一些,但是跟刘晓梅熟还是能把她辨认出来的。你这是要干嘛?”

    我看他的表情异常认真,看起来还有点骇人,我承认我一下子被震慑住了,一张嘴就结结巴巴地说:“是她,她,她先惹我的,你别生气,听我说….。”

    就跟画风突变一样,在我不甚完美的解释还没说完,林至诚忽然发出一阵哈哈爽朗的笑声,他的手冷不丁环过来说:“我故意逗你的!我没法生气!太解恨了,老婆!你果然给了我特惊喜的一天。”

    我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林至诚跟耍猴似的一时一阵的,看完了之后我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没烧起来啊,怎么就糊涂了呢,他不是该觉得这是家门不幸,这是家丑吗?我怀疑他是气到极点,给气傻了。

    我张了张嘴,正要说林至诚你要不爽你就骂我吧,林至诚却把我的手摘下来,他依然保持笑容绽放的样子说:“我去洗澡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我鄙夷地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林至诚拿了衣服进了浴室之后,我坐在沙发上发了一阵呆,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

    才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满目都是鲜红夺目的花瓣,包括床上地毯上梳妆柜还有沙发全都是,我整个人人愣住了,无从下脚,只得站在门口那里,想着该怎么把这一切收拾好了早点睡觉。

    林至诚带着一身的水汽出来,他的酒气总算散得差不多了,清清爽爽地并排跟我站在一起,他说:“我昨晚熬夜做的,厉害吧,我比b那些电视剧的男主角浪漫多了对吧。”

    我直接对于他无可救药的自负有点鄙夷,也被雷得半死不活的,我指了指床上面那厚厚的一层花瓣,有点郁闷地说:“林至诚,人家电视上都是用一点点花瓣摆个心形就好了,我从来没见过有谁往床上差不多撒几十斤的花瓣,整得像是下暴雨了花瓣全落光了一样。你这样不叫浪漫,你这个叫做,没错我有钱。这些东西厚厚的一层,让我们晚上怎么睡啊?”

    被我吐槽了,林至诚摸了摸头,他说:“不是越多越好吗?”

    不用说,因为这个蠢货,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们都在跟玫瑰花瓣作斗争,直到整个卧室里面一个花瓣儿才看不到了,我们才筋疲力尽地仰着脸倒在床上。

    握着我的手,林至诚挺郁闷地说:“周沫,你累不累?我真不知道你不喜欢往床上撒花瓣。”

    我望着天花板,眼睛都要翻白了,却觉得他昨晚掰花瓣也是受累了,蠢是蠢了点,但是至少他有这份心和诚意,我要不领情真该天打雷劈呢,所以我挺好脾气地说:“不累啊,没事。我以前挑着一担的稻子还能健步如飞呢,这点活算什么,现在来几只老虎,我都能给打死了。当然,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早点睡觉。”

    我说完,伸手就想把被子扯过来。

    林至诚噢了一声,忽然一下子翻身上来将我压在身下,他的视线热烈地逼视着我,然后他慢腾腾地说:“我们昨天领证了。”

    我莫名其妙:“去扯证的时候我又没梦游,我知道呀。你下来,我盖个被子,睡觉。”

    似乎对我的回答不甚满意,林至诚的嘴角扯了一下,他一副败给我的神色,他继续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合法的了。”

    我可能真的在某个时刻就反应迟钝,确实没往别的方向想,更是莫名其妙地说:“我当然知道啊。”

    林至诚的声音忽然压得很低很低,他说:“我是这样想的,我们都合法了,你又不是很累,我们是不是先做点别的,做完了再睡?”

    我总算明白过来,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觉得张嘴就拒绝那是伤他自尊,但是说行吧我实在说不出口,我就这样僵在那里,表情都极度不自然。

    林至诚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他却故作轻松地拍了拍我的脸,一个伸手就把床头灯关了,他翻身下来,给我拉过被子盖上,忽然一把将我环入怀里说:“对不起,我太猴急了。”

    他的语气里面,不仅仅是那种循例似的对不起,而是让我听出了心疼的意味,我瞬间明白过来他刚才的异样,大概是在心里面以为他无意间激起了我不好的回忆,他愧疚。

    我一个心酸,迟疑了一下,把手伸隔着衣服在他的腹部游弋。

    我的手法依然笨拙生涩,但是林至诚他还是能知道我这种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可是他没有欣喜若狂地再一次翻上来,而是用他宽大的手握住了我在游弋的手,沉默了好一阵他才说:“好了,周沫。不闹了,我没事。咱们以后再做,我不急。你别为了我委屈自己。”

    不用看我都知道,我的脸已经一下子涨得通红了,也得益于着黑暗的掩护,林至诚自然是看不太到的。

    也可能是这黑暗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我咬了咬唇,身体再往被子里面钻了钻,我的另外一只手就这样特没节操地放到了林至诚的那个位置上。

    他穿的是那种对开襟的睡袍,下摆有些地方被压在他身下了,我的手一放在那里,几乎是毫无阻隔的。

    林至诚急了,他有点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样子,手忙脚乱地一把将我的手摘下来说:“别闹,周沫,你再这样,我对你不客气了。”

    感觉自己太没节操了太不好相处了。

    我看他越手忙脚乱,内心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因子就越发活跃,手被按住了,我用直接用大腿压上了他的大腿,最后挣扎着爬到了他身上。

    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刚才还跟个小绵羊似的被我各种欺负的林至诚,忽然含糊地说:“是你要闹的。”

    战况随即翻转,我还没反应过来,我早已变作在他的身下,他俯身下来,唇在我的脸颊与嘴唇游弋,温柔却也灼热,我的拳头忽然微微捏了起来。

    这几年以来,我或者是因为阴影,对于男女之事基本是毫无想法,我还以为病了,然而今天我发现我错了。

    在林至诚还不算是特别猛烈的撩拨下,我身体里面渴望他的感觉全部复苏,那样的汹涌而来,我最终捏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

    可是林至诚却在这个关口停了下来,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充满了别样的魅惑,他说:“我可以吗?周沫?”

    我微微睁开眼睛,有点茫然地看了看他,脱口而出的一句:“你是合法的。”

    林至诚愣了一下,在不足的光线下他的眼神更是迷离,他的声音依然是魅惑的,他说:“那你闭上眼睛。”

    我又是茫然地看了他一眼,最后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跟以前的激荡凶猛不同,这一次他或者是顾及我,动作隐忍并且温柔,可我所承载的热浪却是一波又一波,头发全被汗水侵略成团,浑身完全使不上力气了。

    林至诚终于停下动作,他伏在我的身上,他的手覆上我的脸,把我乱糟糟的头发撩好,他的嘴唇凑过来再一次如同鲨鱼一样贴上来,我又闭上了眼睛。

    这个吻漫长得让我差点窒息,可我的手却像藤蔓一样缠绕,忘了自己赤裸着身体,更丝毫不觉得冷,只想给他更多热烈的回应。

    而林至诚,他总算放开我,他就这样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爱你。”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已经抓过一旁他的睡袍将我裹上,就跟抱着个麻袋似的把我抱起来说:“我带你去洗洗。”

    在把林至诚挡在门外,我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总算回魂过来。

    一个晚上的折腾让我疲惫万分,我躺在床上等着林至诚洗的过程里面,一下子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对于吃货来说特幸福的梦,在梦里面林至诚给我弄了很多吃的,我应顾不暇,老是拿不到,一个急眼了,就这样惊醒过来。

    半边床已经空了,不知道林至诚跑到了哪里去。

    我晕晕乎乎地爬起来抓过手机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大跳,我竟然一下子睡到了十一点!

    手脚麻利的整了整衣服,我急急忙忙地爬下车滚出去大厅,却看到林至诚戴着眼镜抱着笔记本在那里敲敲打打,他一看到我,飞快地把手上的东西放在茶几上,站起来就走过来说:“快快去洗漱,你要赶紧吃点东西,不然把胃给弄坏了。”

    我无语了,扫了他一眼说:“你几点起床的?”

    林至诚说:“七点。”

    我更无语了,郁闷得想死地问:“干嘛不叫我?昨晚不是说好了今天出去玩吗,一个上午都被我浪费了。”

    人家可劲得淡定了,他淡淡地瞥我一眼,特淡地说:“不想叫。”

    我朝他翻了白眼:“干嘛不想叫?”

    好特么高冷啊,他说:“因为你困。”

    我张了张嘴正要噢一声来着,林至诚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来扫了一眼,就站在我旁边就接起来,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林至诚最终简单地应了一句:“好,我等下带她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