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34恨自己不争气
    郝然陈列在阳台上面的盆栽全是薄荷。

    这种清凉却一点儿也不起眼的植物,就这样在寒风萧瑟中摇曳着,似乎这年年岁岁的更迭于它们而言毫无作用。

    我就这样走了过去,伸手拨了一下,然后在这个冷冽的冬天里面,我闻到了眼泪的味道。

    我哭,并不是因为这些薄荷如同洋葱一样能呛出我的眼泪,而是因为它们站立着的盆子上面,郝然用那种特别抢眼的红色写着“周沫1号”,“周沫2号”,“周沫3号”,就这样无限地延伸下去。

    而放在最中间的那一盆,我想我永远也记得。

    那是我跟林至诚的第一次争吵,他被我逼着在这个小小的白色的盆子上面写下:“林至诚是猪。”

    经过了岁月的打磨,这些字体俨然斑驳成了沙滩上模糊难辨的脚印,而现在在我的眼前却鲜亮如同旗帜。

    我正在发愣,身后忽然传来了林至诚的声音,他说:“你怎么老站阳台这里啊,风大。”

    我一急,赶紧的伸手把眼睛擦一下,稳了稳声音才说:“我在看风景啊,这边变化挺大啊,绿化越来越好了。”

    我说完,装出一副挺忙的样子将那些衣服丢进洗衣机里面倒上洗衣液调节好,然后依然没把脸转过去,而是背对着林至诚说:“你回去大厅啊,就算坐着轮椅,医生也说得注意养着。”

    林至诚却慨然不动的,他说:“你都不进去,这里冷。”

    我深怕他看到我的泪眼朦胧,只得继续站在那里朝着外面看,有点夸张地说:“我在看这边的风景啊,觉得挺好看的,我先欣赏一下。”

    也不知道林至诚他是做贼心虚还是怎么的,他的语气忽然有点儿尴尬起来:“那个,就是那个啥,我写着玩的。我其实写的是周末,就是我有空的时间,可能一时手快,就写错了。”

    他这样的此地无银欲盖弥彰,让我一下子觉得更心酸,语气忽然就软下去,背对着他说:“这样说吧,我们还没把话说开之前,你不是应该恨我么?”

    林至诚沉默了挺久,这才慢悠悠地说:“偶尔有一点点,但是很快我又会恨自己不争气。”

    我忽然有一个冲动,飞快地将那些该死的眼泪擦干,转过身去想要上前抱住他。

    可是那么巧的是,他的电话突兀的响了。

    我就以特别尴尬的奔赴他的姿势僵了一下,赶紧的收回来。

    林至诚作了一个抱歉的动作,然后他把轮椅微微向后面倒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他接电话的时候,他的侧脸正对着我,依然的轮廓分明,但是已经有了柔和的味道。

    可是很快,他一张嘴的高冷,就把这个画面给破坏了。

    他就这样不可一世的语气说:“先能威胁到我再来威胁我,如果他们觉得我授权一个加工厂都需要层层汇报再执行,最好想办法把我从这个位置换下来。如果他们做不到,你就让他们闭嘴,等待年底分红。总之这件事到此为止,我挂了。”

    他就这样挂了电话。

    我一愣一愣的,所有想要奔去拥抱他的冲动,就如同刚刚萌芽的小苗被扼杀了一样,我努力掩饰自己的失态,努了努嘴问了一句:“林至诚,我也觉得你突然给周吴授权,完了还会给周吴分订单,这样有点儿盲目,说不定周吴就是一堆烂泥,扶不起来呢。”

    林至诚忽然微微笑了一下,他盯着我说:“你喜欢自个损自个的性格,倒是一直没变啊。”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想着现在也是个好机会,就直接把话给说明白了:“林至诚,我会签署那份授权协议书,不是为了让宏德后面给周吴订单,而是因为周吴之前确实闹出了那么多事,有了这份协议书,后面就没人能揪住那件事找我们麻烦。我跟吴开宇,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接宏德分来的订单。也就是说,我们还是会保留之前的部分合理客户,就这样小打小闹挣点小钱就好了。”

    我把这些话说完,想了一阵的措辞,又继续说:“你不必为了补偿我,而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

    林至诚的眉头一下子蹙起来,他直接岔开这个话题说:“进来吧,阳台冷。”

    我进去之后,顺手将茶几收拾了一下,抬手看了看表,都快四点半了,我就想着给林至诚弄点吃的,完了我早点回去。

    毕竟现在我们两个这样不上不下的关系,也挺让人不自在的。

    于是我站起来,我说:“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完了我回去了。”

    林至诚噢了一声说:“那么早回去啊。”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站起来走到冰箱面前拉开门,翻了老半天就只找到了几桶面,我直接拿出来顺手丢进垃圾桶里面,拍了拍手,我就这样自自然然地伸手过去说:“我出去买点菜,你给我个菜钱。”

    有点郁闷,林至诚说:“钱包在那里,你要多少拿多少。”

    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了,虽然他没说我什么,但是我却振振有词地说:“我请假照顾你已经被扣工资了,我总不能买菜也得出钱吧,那样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至诚直接被我雷得外焦内嫩,他的表情更是郁闷,他说:“公司不会扣你的钱的,我还会按照最高规格的护工价给你付钱,行了吧。”

    估计他觉得我财迷。

    但我也就这样,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生生不息想要去拥抱他的冲动。

    我没那么年轻了,我啥事都经历过了,我曾经遇见最美的事,也被最残酷的事情打倒过,我的身体里面根植着很肮脏的烙印,我的睡眠里面经常噩梦缭绕,我很想自救,我很想告诉自己明天的黎明还是会光临,我也想催眠自己生活的万丈光芒一定会如期到来。可是我也会发现,所有那些能安慰人的话,往往不是那些经历挫折了的人在痛定思痛后得出来的真理,而很大程度是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在抛书包。而那些在我生命里面堆积腐败的东西还是会伴随着我的一生。

    这让我更加谨慎,生怕行差踏错,生怕再一次回跌到地狱。

    我没有办法像吴开宇期待的那样,飞快地恢复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那些普通姑娘之间正常的恋爱,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天方夜谭。

    所以我在出门的时候,裹紧了自己的大衣,这个冬天异常的冷,我就这样在冷冰冰的气温下将自己身体里面的骚动压制下去。我甚至有点难受却很庆幸林至诚临时接了电话,这才不至于让我一时冲动,把我们变作更让我无所适从的地步。

    我拎着一袋子菜回到林至诚的家里面,却发现密码被改了。

    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自己,有点自嘲地笑笑,最后按了门铃。

    估计是还不习惯那轮椅,林至诚挺久才爬过来给我开门,他伸手想帮我接过东西,却被我以他是病号而拒绝了。

    我拎着那些青青绿绿的东西来到厨房,对着跟上来的林至诚说:“可能你要晚一点儿吃饭,今天的菜比较麻烦。”

    原谅我故意到了这样的地步。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除了这样,我没有更好的理由更好的借口在这里待得更久。

    我的身份尴尬得让我汗颜,我就生怕自己的关心再溢出哪怕一点点,都逾越了界限。

    可是林至诚他挺不上道的,他不好好的呆着,反而推着轮椅过来就说:“我帮你剪豌豆,这样快一点。”

    我连头都没回,直接拒绝:“不,我自己来。”

    林至诚哦了一声,他就像不说话会死那样,他说:“我家里的密码我改了。”

    这是他家,他爱改密码就改密码,他就算点火烧了,我也没意见是不是。所以我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林至诚似乎在后面踌躇了好一阵,他才别别扭扭地说:“额,那个谁,就是那个密码,我把它改成你的生日了,八个数字的。”

    我手上抓住的娃娃菜,硬生生被我咯出了一条痕,直接不知道我跟他到底在闹哪一出。

    他前天说什么让我回去湛江了,我各种理由死皮赖脸留在这里照看着,而他没再提复合啊啥的事,我也没提离开深圳的事。

    好了好了,现在他又把家里的密码改成我的生日,他到底想表达啥?

    我忽然有点心烦意乱,直接把娃娃菜丢下,背对着他问了一句:“干嘛这样?”

    “把脸转过来,我想当面告诉你。”林至诚也不知道是反应迟钝了还是啥,他老半天才接了那么一句。

    我看到他神神化化的,没多想,就直接转过去问:“干嘛?”

    摆明是没事找抽,林至诚的脸上忽然浮现出特别得意的神色:“我不想家里的密码被其他人知道,但是你记性又不好,我怕改别的你不记得,你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的,怎么样,我聪明吧。”

    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调节气氛才扯淡的,还是为了掩饰什么才扯犊子的,有点儿得意忘形,他拿着的手机一下子被抛在地上。

    我见状,也知道他自己拿不来,就上前两步蹲下去拾起来一边起身一边仰起头来就说:“喏,麻烦鬼。”

    我毛毛躁躁的惯了,话才刚刚说完,一个踩滑,就这样全身倾倒在轮椅的边上。

    最让我尴尬的是,我的唇从林至诚的鼻子一路摩擦直奔下巴那里,然后我我总算稳住了身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