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25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妄想得到
    我僵在那里,总觉得李先勇的语气有很多异常的东西,可是当我想去寻觅踪迹,却毫无所获。

    因为李先勇又继续特别轻松的语气说:“你瞧我问的什么问题,好了,你早点睡吧,有空再聊啊,我困了,我挂了。”

    电话就此被挂掉了。

    随着嘟嘟嘟的声音,我愣在那里,握着手机,心里面忽然闪过很奇怪的念头。

    李先勇的反应太奇怪了。

    我总是能觉得他知道点什么,而他又执意瞒着我。

    颤抖着手指,我开了手机锁,点了他的电话回拨了过去。

    可是电话一接通,随即被挂断,很快他来了短信,他说:“你早点睡吧,我关机睡觉了,困死了。”

    果然,我再打过去,已经提示关机。

    怀着更加复杂的心情,我毫无头绪地呆坐在那里,头痛欲裂熬到天亮。

    实在爬不起来去上班,最后我请了一天假。

    晚上睡不着,白天倒好睡,最后我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胡乱捋了一下头发整了一下衣服,我懵懵懂懂地走去打开了门。

    只见张磊站在那里,手上拎着几个打包盒,他递给就说:“喏,给你的,好吃的。”

    知道张磊是个有妇之夫,我就这样开着大门把他迎了进来,胡乱去洗漱了一下出来,也确实是饿了,打开那些东西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一边吃,我一边问张磊:“你怎么给我送吃的过来了?”

    张磊坐定在那里,有点儿讪讪的神色,他的手不自觉地插进口袋里面,一阵才说:“林至诚拜托我的,他临时出差了,托我帮忙,我也不知道你们咱回事,但是他脸色不好,我没敢八卦,就直接送来了。”

    我一下子停下手来,将面前的食物推了推,望了张磊一下,然后我说:“我吃饱了。”

    张磊欲言又止,好一阵他才说:“周沫,也不是我八卦,我就是挺好奇,你跟林至诚啥深仇大恨的,你打他的时候,下手挺重啊。”

    逢人就把自己的事情像个大喇叭地说来说去,这不是我的风格,敷衍地笑笑,我说:“喝多了,把他错认成以前欠我钱没还的老同学了。”

    张磊哦了一声,他有点郁闷地说:“那你那个同学肯定欠你特别多的钱。”

    我嗯了一声说:“对,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想找他还钱,他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所以我打起来的时候特别狠。”

    点了点头,张磊说趁回去公司还早,他回去跟他的娃玩一阵,我就把他送到门口,完了就这样关上门。

    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都特别安静,整个世界就像只剩下我一个人似的,我拉开窗帘,看着楼下匍匐前进的人头攒动,夜色拢上来,我拿了钱包,忽然想去体育公园那边走走。

    然而我才刚刚下到一楼,我的手机响了。

    看号码我没存,也没想太多,就这样按了个接听。

    她似乎是笑了一下,那种妖孽的声音就这样传进我的耳膜里面。

    她说:“怎么的,出来坐坐?”

    我还没有无聊到要跟她孙茜茜拉家常的地步,所以我冷冷地说:“有事说事。”

    她咯咯笑了起来,就跟笑抽风了一样,笑了挺久的才停下来,她接着说:“哟,你有什么牛掰的资本么?”

    我估计她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傻逼,却也自觉上次便宜了她,等我下次逮住机会,我自然会下手重一点,不把她弄到医院住个十天半个月,我还真对不起她这样的找虐狂。

    也就这样想想而已,今天这一整天我躺在床上啥也不干,也有怀疑过对我下毒手的人是不是这个变态,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而且我自问她没有这样神通广大,在我躲到湛江去了还能那么快找到我,我猜是林正,所以我一点想跟她扯犊子的心情都没有,就这样冷冷地说:“我没空陪你瞎扯淡,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听说我要挂电话,孙茜茜完全一副不急不怒的语气说:“你挂啊,赶紧的。如果你觉得上次是你赢了我,我只想说你太天真。”

    这个八婆,是不是无敌最孤独,现在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了。

    我就这样把她的电话挂了。

    挂完了,为了防止被她骚扰,我动动手指,正要把这个号码拖进黑名单里面,然而她的短信就发了过来。

    她说:“呵呵,你死去的孩子取名字了没有?”

    如同在大热天遭遇了冰桶袭击一样,我浑身冰凉,颤抖着手指将这仅仅几个字的信息看了又看,越看越觉得冷,于是我裹了裹自己的衣服。

    孙茜茜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她笑得很得意,她说:“现在你有空出来陪我扯淡了么?”

    最后,我在福民中心某一个咖啡馆里面见到了孙茜茜。

    依然是妆容精致一脸的装逼像,她坐在我对面,慢腾腾地将她的手指抬起来朝着我说:“你觉得我这一次做的美甲好看么?”

    我强忍住内心冲动的怒火,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接了一句:“我没有太多时间跟你废话。”

    孙茜茜忽然笑了,她伸出手来说:“把你的手机拿出来,不然我们没法聊下去,我最不喜欢被一些有心计的人把我说的话录音之后进行拼凑,给我定罪名什么的。”

    我扫了她一眼,最后将手机在她面前按了个关机,然后随意往那里一放,然后我淡淡地说:“说事。”

    孙茜茜依然咯咯地笑,她端起桌子上面的卡布奇诺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她淡淡地说:“林至诚昨晚跟你在一起对吧,知道你那么脏之后,他还会上你吗?”

    她说完,随即给我丢了一个小小的包装不错的光盘过来,她轻笑了一声继续说:“等你回去慢慢欣赏完了,再确定要不要约我出来跪下来给我道歉,为你上次故意推倒我的事道歉。”

    我盯着看了一阵,也懒得猜测,直接问:“这是什么?”

    孙茜茜抿嘴笑,她说:“特别精彩的东西,昨天我放给林至诚欣赏的时候,你猜他这样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一点也不想被她绕进去,我冷冷地说:“没什么好猜的,我现在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其实我已经隐隐想到,这个光盘里面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

    或者这些东西,足以毁掉我这些年以来构建的所谓平静的生活。

    因为那晚,我哪怕痛得快要失去知觉,我也依然记得在那一片的昏暗里面,我动弹不得,双手向下弯曲护住肚子,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然后在一片模糊里面,我看到了忽闪忽现的灯光。

    我放在底下的手指,差点就镶嵌进了我的皮肉里面,恨意拢上心头,我冷着声音问了一句:“你做的?”

    孙茜茜忽然就装傻了,她继续轻笑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昨天找林至诚,我可是很好心的给他分享一个他可能在乎的东西,我说我是从别人那里截下来的,我把那个东西给他处理。你知道他多感激我么?”

    我的手在下面捏成了一个拳头,我就这样盯着她慢腾腾地继续问:“你找人做的?我在问,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将那杯咖啡顿在桌子上,孙茜茜不置可否地笑笑说:“周小姐,你没证据就敢这样质问我,这可是很大的指控。你没文化也就罢了,我还以为经历了那么多事你能成长一些,这样我跟你斗才能其乐无穷。可是你怎么就那么不长进呢,一点儿进步都没有,咱们好歹也有点交情,你跟林至诚分手的时候我还挺同情你的,自掏腰包给你拿了二十万,你却一点儿旧情都不念,一见面就把我推摔了,还把我给踩了。原本吧,我跟林至诚也没多大可能了,我也就逗你玩儿,谁知道你还真下得手去。三年前你就知道我这人受不起一点儿的委屈,你说,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去?”

    我就这样看着她像个演说家那般在一边演讲,没再接话。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竟然她自动找上门来告诉我她就是那个害我流产害我那么惨的贱人,那么后面我也犯不着跟她客气了。

    她敢让我下地狱,我也敢让她下到最低的十九层。

    而现在,就让她先得意一下,我也不会死是不是。

    所以,我终于将自己内心的恨意完完整整地压制下去,装作一副故作镇定却其实惊慌失措的样子慌慌张张地问:“这个光盘里面到底是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现在没那么好欺负,你别想着威胁我。”

    似乎很满意我现在的反应啊,孙茜茜淡定地打开钱包抽出两张票子出来放在桌子上,她慢腾腾地说:“很简单,想好了打给我,我最喜欢看人跪下来给我道歉了,这样有女王的感觉。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不管林至诚想不想跟你复合,你都要滚得离他远远的,不然这个那么精彩的东西,你所有的生活圈子都能看到。”

    她继续笑,她说:“我最不喜欢输给一个样样都不如我的女人,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妄想得到。”

    站起来之后,她继续笑意盈盈地说:“哦,你哪天有空见到李先勇,就帮我问候他一下,你有空也可以把这个光盘拿去跟他一起欣赏,毕竟那么精彩的事,他功不可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