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20我还真是扫把星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连绵成了一片,我最终是打累了,就这样翻身下来,我颓然地看了看自己红肿的手掌,最后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朝着马路那边冲去。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往那边冲,我绝对不是寻死,我大概只是想赶紧逃离这里,仅此而已。

    吴开宇与张磊就这样冲了过来把我拉住,吴开宇一把就抱了过来,不知道是下雨了还是那是他的眼泪,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掉,他说:“周沫,你别冲动。”

    我把头抬起来仰望着天空,忽然发现深圳的夜空挺空旷的,我就这样嘿嘿一笑说:“看啊,上面有星星,一个两个,那边还有一个啊。”

    然后我翻了一个白眼,感觉整个世界浑然发黑。

    我肯定没晕,我最多是喝多了犯困,把大马路的当席子了。

    第二天醒来,我头痛欲裂地翻身起来,昨晚发生过的那一场打斗,在我看着有点红肿的手掌之后,慢慢地复苏过来。

    我一点儿发泄过之后爽快的劲都没有。

    我只怕林至诚这样说变就变的人渣,会不会因为记恨被我打了,后面就马上安排对周吴提出诉讼。

    急急忙忙地爬下床,我随意去洗漱了一下,又捋了捋头发,就打算走出去。

    这时,我的脑袋还是一片混沌,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出去干嘛。

    打开门的时候,吴开宇却站在门口,他说:“周沫,你醒了啊?”

    还是一贯的相处方式,我瞪了吴开宇一眼说:“你眼瞎呢?难道我梦游哇?”

    吴开宇的表情有点儿怪异,现在一看我这样的反应,他有点儿小心翼翼地说:“周沫,你没事吧?”

    我又没缺胳膊断腿,能有个仙人球的事,我倒是怕他有事,吴开宇长得算是好的了,在湛江男人里面算是鹤立鸡群,最重要的是人,一大好青年的还没找过老婆生个娃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就被人抓去坐牢,一坐就坐一辈子,那实在是暴殄天物。

    眉头蹙了起来,我想了想,就站在门口那里说:“吴开宇,昨晚我把那个林渣揍了?”

    我其实记得大部分,只是觉得不太真实,比较像是一场梦。

    吴开宇捏了捏拳头,过了一阵之后,他说:“没事,周沫。反正我也把他揍了,他后面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真的制假售假了,也活该我去蹲几年。”

    我说你丫脑抽啊不是蹲几年是蹲一辈子你说什么屁话。

    把吴开宇骂完,我想着要不要腆着脸给林至诚打个电话什么的,后来想想算了,现在还是周末呢,天要正塌,估计也挑工作日再塌是不是,周末就是给人拿来放松的!

    找了个地方吃饭之后,我总算有空问吴开宇怎么突然跑深圳来了。

    我还以为当时我们都谈好了呢。

    似乎有点欲言又止,吴开宇把面前的珍珠奶茶戳得差不多了之后,他这才说:“周沫,我想湛江的厂给老刘看,我在深圳设立一个办事处,后面我在这边跑深圳的市场。”

    我直接把面前的西瓜汁当成中药喝了。

    把杯子顿在餐桌上之后,我看着吴开宇,特温和的语气说:“信不信我打死你?”

    没敢张嘴就说吴开宇你丫的别想了我不会选择跟你在一起的你找个干净的女孩子谈吧。

    我依然是懦弱的。

    想了想,最后我接着说:“我湛江的客户,可是我三年来辛辛苦苦披星戴月喝得死去活来换来的,你现在一个撒手不管,后面把客户做死了,你这简直就是抢我口袋里面的钱啊,你这个最损友的行为知道不。”

    吴开宇的头忽然低下去。

    他过了好一阵才说:“周沫,你别扯这些有的没有的了。你怎么想,其实在你回复我的留言之后,我就明白了。你对我没意思,至少是没做恋人的意思。”

    他说完,抬起头来,特别坦荡荡地着看着我说:“我来深圳,不是为了强迫你接受我跟我在一起,我而是觉得,如果我在深圳的话,你有什么事,我能照顾到你,而不是在湛江干着急。我至少是个男的,动动拳头动动手的事,我干得来。你也别有心理负担,我还是明白爱情跟感动要分开的。你也别觉得你是占了我便宜,抛开别的不说,周吴今天的成果,有百分之九十来自你。我这个人没啥大志,是跟着你才敢把公司干大了。咱们也认识三年了,没谈恋爱只当兄弟,也能交心的是不是。你要不想跟我谈,那咱们就当哥们当姐们,反正这三年咱们就是那么铁过来的,铁打的交情。”

    “还有,我还是想劝你别再回去宏德了,什么结果我都受了。我不想看到你去受委屈,这样就跟锤在我身上没两样。周沫,你听我一次劝吧。”

    也就在吴开宇的面前,我才会随意一些,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的话说完,我的眼眶忽然红了。

    却也生怕他看到,我把头低下了一些,一口一口地吮吸着面前的饮料。

    我只是有点儿感叹,我只是在庆幸,我以为我这些年只能遇到一些跟个娘们似的男人,而现在我终究遇到了一个真的汉子。

    然而可悲的是,我的人生已经千疮百孔,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他甚至还比我小上一岁啊!

    他热爱生活,他养猫猫狗狗,他还种菜,他以人为善助人为乐,他甚至对于钱没多大的概念,他是那种日子过得去就行,不算有大野心的男人。

    我在潜意识里面总觉得,是我那么着急着把大熊配件厂变成了周吴责任公司,他是因为配合我的脚步,才走了那么铤而走险的一步。

    可见吧,我还真是扫把星。

    他不过是在小巷子里面遇到了风雨飘摇的我,他不过是一时心软又一次帮了我,然后他接下来的三年时光,就此荒芜成一片不可控制的模样。

    他长得好,他这个年轻混到这样的地步算是事业有成,他原本该好好谈下恋爱,却因为陪着我疯,陪着我闹。陪着我拿大熊赌博,陪着我把单车变成了摩托,再把摩托变成了小车。

    在我很小的时候,婶婆就跟我说过,别人的东西不能白拿,别人的恩惠不能随便受,她说这个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

    而我在这些年,到底欠下了吴开宇怎么样的债,我已经数不清了。

    而现在,我的心里面只有那么一个想法,那就是我后面得收敛一些,我绝对不能让宏德给周吴发传票,我绝对不能让吴开宇后面的日子在监狱里面度过。

    好不容易稳了稳情绪,我轻松自在地抬起头来,笑吟吟地说:“我能受啥委屈。你知道宏德给本大爷开多少钱一个月工资不?就跑跑腿打打字,一个月能拿一万七,这钱就跟大风刮来的一样。我现在还觉得签半年协议少了呢,我想着要干上一年,十七万就到手了,哈哈哈。”

    吴开宇一直盯着我看,他说:“你现在不缺那点钱。”

    我继续喝那杯饮料,我应该感谢自己,现在撒谎都能信手拈来了。

    我说:“如果周吴被控告成功,我十七块都会缺。我不仅仅是为了你,你别想太多。”

    吴开宇张了张嘴,他说:“但是,我担心你在宏德熬不住,公司越大,斗得越厉害。”

    我一下子把杯子再一次顿在餐桌上,我淡淡笑笑说:“你别逗了,人摔下去一次想要爬起来很难,但是一旦爬起来了,就很难再一次被摔下去了,毕竟知道了摔得多痛,自然就会谨慎了。你吧,在深圳呆几天,就赶紧的回去,记得帮我把客户弄高兴了,别给少下单了,到明年中旬算账,你要给我少一毛钱了,我还跟你急了。我就一财迷,你知道的。”

    吴开宇有点无奈,最后他挺含糊地说:“我看看吧。”

    吃完饭回来,吴开宇在我的房间这边喝了一点茶,完了他回去收拾东西了,我就上了触屏网看看最近这方面的动向。

    看了一阵,我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我一接通,就说是有人给我订了花,是给我送上门来,还是我下去拿。

    确实想不出谁能给我送花,我就问:“请问送花的叫什么名字呢?”

    那个送花的估计老遇到问这种问题的,他说:“周小姐,是这样的,这个客户有要求我们花店保密,所以我没法告诉你的,请谅解。”

    我噢了一声,然后说:“那你帮我扔了吧。”

    估计送花的被雷倒了,他好一阵才说:“小姐,这样不行的,这要给客户知道,肯定得投诉我的。这样行不,我给你送上去,你要不喜欢,签收了之后再扔了,这样我也算是完成了任务,好吗?”

    我想都没想,直接说:“不,帮我扔了吧,就这样。”

    我也不是拽,我就是觉得,来个人送个花,连个名字都不敢留,我要这个东西干嘛。

    说完,我就打算把电话挂了。

    那个送花的急了,他说:“周小姐,你别挂电话,这样行不,我给你送上去,偷偷告诉你名字,你当不知道就好了,行吗?”

    把房号报了之后,那送花的很快上来了,到底是素质好啊,笑脸挺真挚,他一边给我签收,一边伏在我耳边耳语了一下,然后再三叮咛我得保密,拿了签收卡就走了。

    他走了之后,我直接把那玩意丢垃圾桶里面去了。

    丢完了我两只手相互摩擦捣鼓了一下,直接觉得那个男人被我抽一顿,把好好的脑子给抽出神经病来了。

    可是我也是在周一去上班,才发现他不仅仅有神经病,他还病的不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