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103林至诚,我怀孕了
    这时,电梯到了一楼,门一下子打开了。

    巧的是,林正就站在外面,不知道他这样的有钱人可以愁什么,他的脸色看着特别难看,一看就是发愁的。

    让我挺疑惑的是,林正在此之前提前孙茜茜都是咬牙切齿,而现在见到她,他微微点了点头。

    而孙茜茜也是点了点头,最后林正怒视了我一眼,最后进了电梯。

    林正走了之后,孙茜茜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内心,她说:“你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林正会对我态度改观是吗?”

    我确实是奇怪,但是我懒得跟她搭话。

    这个女人,让我觉得恶心。

    我太可悲,我舍不得迁怒林至诚,我将所有的怨恨都怪责在她的身上。

    而现在,我不想再跟她废话,一走到阳光下,我连想知道到底是谁冒充李先勇加我都不想知道了。我只想赶紧躲回去那个旅馆里面大哭一场。

    我第一次觉得那么无力。

    可是她也不知道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抽筋了,她非要刷存在感,她淡淡笑了笑之后,她说:“因为林正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而我现在有本事买下他家旁边的房子跟他做邻居。”

    我没理她,直接朝着沙尾的站台走去。

    可是她却偏偏跟在我身后,她还一把拽住我,忽然往我手上塞了一个东西,我拿过来一看,是一张支票。

    扫了一眼,她还真是大方,她竟然给我甩20万。

    我终于站住,直接问她:“你什么意思?”

    孙茜茜伸手拢了拢面前的头发,她淡淡地说:“大家都是女人,我可怜你。这些当是至诚睡你那么久给你的补偿。”

    我直接摔在地下。

    她盯着看了一阵,然后她说:“这是至诚的意思。”

    我僵了一下,最终冷冷地说:“如果是他的意思,那就让他当面跟我说,而现在我只需要你滚蛋。”

    被我这样一凶,孙茜茜微微收回了身体,她没去捡那个支票,而是也冷冷地说:“难怪陈美娟为了几万块都能出卖你,就冲你这样的臭脾气,你就不配有朋友,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依然僵硬在那里,就这样盯着孙茜茜。

    只见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她慢腾腾地说:“我给了她4万,她帮我拍你从李先勇家里出来的照片,还有冒充李先勇加你聊天截图,发给至诚。你别觉得,我要对付你需要自己动手,有钱能使鬼…..”

    我颓然耸起肩膀,抱着箱子走了。

    我恨我刚才不能直接去站台赶紧坐车走,就这样傻乎乎留在原地让她再一次打击到我。

    关于有人冒充李先勇的事,刚开始我觉得是孙茜茜,后来张磊跟我说陆小曼各种说我坏话之后我以为是陆小曼,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做这一切的人竟然是陈美娟。

    坐上公交车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抱着那个箱子就这样将头扭过去看沿途急速倒退的风景,眼泪就这样朦胧了我的眼睛。

    这种一无所有的滋味。

    晚上九点,我在小旅馆那种小小的床上哭哭停停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整天不吃不喝的后果是头痛得厉害,我最终忍不下去,换了衣服拿了手机和钱包,打算去买点止痛药和安眠药。

    走到半中的时候,电话响了。

    原谅我对于这一场没有面对面分手的恋爱还有期待,我有点惊喜地想看是不是林至诚打来的,可是打给我的却是李先勇。

    他说是听宏德人说我被炒了,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问我在哪里。

    我心烦意乱,也懒得跟他敷衍,就直接给他报上了地址。

    去药店买药的时候,我说了要止痛药和安眠药,药店的员工说安眠药是管制品,得有医生的处方才能卖,我就说我失眠几天了,这样下去我会疯,求她们卖一两片给我。

    估计那个店员看一脸的倦容,最终同意给我两片,我正要拿去买单,她又来了一句:“小姐,你没怀孕吧?孕妇不能吃这个的。”

    她一说,我愣了一下,赶紧在心里面盘了一下时间,这样一盘,我的心就慌了。

    我那个老朋友,有两个多月没来了。

    我跟林至诚,除了有次我喝酒了之后有措施,其他的一点的措施也没有。

    最近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我一下子忘了。

    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我吞吞吐吐了好久,最后止痛片跟安眠药也不买了,就买了两根验孕棒揣口袋里面,急急忙忙就往旅馆里面跑。

    关上门之后,我急急忙忙按照说明书教的那样去做了,五分钟之后,我握着那只有两条杠的验孕棒,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来了短信。

    我一直盯着他的名字看了一阵,这才点开。

    高冷的语气,他说:“你留在我家里的东西,我会找人打包好给你快递到你老家。至于我之前帮你家还债的十几万,就当是给你的青春损失费,戒指你喜欢就收着,以后别联系了,好好找个人嫁了。”

    我紧紧握着手机,最后眼泪盈眶。

    就这些话,让我确定他就是林至诚。

    今天以来,被孙茜茜各种挑衅,我一点眼泪都掉不出来,可是现在看到这样的短信,我阻挡不住自己肆意的心碎。

    他当我什么了?那种拿钱打发的女人吗?

    可是我还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

    颤抖着手机,我给他回拨了电话过去,我要跟他说,我怀孕了,我有他的孩子,我想我们之间还可以有别的可能,我觉得我们的感情还没有破裂到要这样随随意意分手的地步。

    可是我拨过去,却总是被挂断,我最终放弃打电话,而是编辑了一个短信发过去。

    我说:“林至诚,我怀孕了。”

    然而那个手机,就像是突然坏了似的,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却一直都没有响起来过。

    但是李先勇的电话,一下子就帮我确定手机没坏,是我跟林至诚之间的感情坏了。

    李先勇他一个又一个地打过来,我一次又一次地挂掉,我蜷缩在床的一角,握着那根刺目的验孕棒,脑子里面只有空荡荡的回响。

    我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一刻那么痛恨自己。

    是的,我的肚子里面,竟然有了一个生命,在我没有任何能力负担它的时候,我却这样愚蠢地让它出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我跟抛弃了我而被我痛恨了几十年的父母有什么区别?

    而现在甚至我还无法决定是否让它一直存在,直到能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

    我痛恨这样的自己。

    正当我哭得跟一个傻逼似的时候,我听到了对面门被踹开的声音,很快,我住的这个房间的门也被踹开了。

    李先勇凶巴巴地瞪了一眼跟着上来的店员说:“滚下去算下要赔多少钱。”

    他骂完那个店员,然后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继续骂:“你神经病是不是,挂我电话很爽?”

    我抬起头来,哪怕是见到了凶神恶煞的李先勇,我也有点忍不住自己的倾述欲,我一张嘴说出来的就说:“你知道吗?林至诚他不要我了。他给我发短信,他说我跟他到此为止了。可是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错了什么。”

    李先勇愣了一下,他很淡定地从口袋里面抽出一包烟,捏出其中的一根叼在嘴上点燃,吞云吐雾了好一阵,然后将剩下的按熄丢在地上,大嗓门直接骂我:“你哭个屁,不就是个男人吗,没了你会死?“

    被他一吼,我的声音悬在半空,却很快落下。

    我的眼泪还是无可遏制,我用双手把自己抱得更紧,有点像自言自语,我说:“在外面我不敢哭,只能在这里哭。我不敢告诉家里,家里以为我都快结婚了。”

    有点让我措手不及,李先勇忽然狠狠地骂了一句:“傻逼。”

    他随即爬上床来张开双臂,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把将我抱住。

    我吓了一跳,死命挣扎,却被牢牢禁锢住,他转而说:“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你靠着我哭。”

    我僵了一下,最后靠在李先勇的肩膀上,我再也没有哭出声来,只是眼泪肆意地奔腾,成了李先勇的衬衣上面的泪迹斑斑。

    最终我哭累了,也终于冷静下来,胡乱地擦一下眼睛,我说:“你走吧。”

    可是李先勇慨然不动地坐在床沿上,过了一阵,他说:“我给你安排个暂住的地方。”

    我一点都不想动,我更不想欠他的人情。

    将目光的焦点停留在天花板上面,我说:“你走,我想安静一下。”

    李先勇冷哼了一声,他突兀地说:“孩子打算怎么样?跟他说过孩子的事吗?”

    他的话音刚落,我随即将目光转回来,放在那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丢在一边的验孕棒身上。

    我盯着它看了不下一分钟,最后我抿着嘴不说话。

    我终于知道,这一场的分手,更像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那个给我说过很多甜言蜜语的男人,他由始至终不想再见我一面。

    这让我心有不甘,更显心酸。

    两个人沉默僵持了一阵,李先勇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我的手机来短信了。

    我急急地抓起来看,发信人是林至诚。

    颤抖着手指,我压制住内心的汹涌点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