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99三观都要被她掰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是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当时我靠得林至诚很近,电话里面的人说什么,我听得一清二楚。

    打给他的人,应该是西丽那边某一个分厂的厂长,一打过来就说整个工厂的员工也不知道听说在谣传宏德要倒了,现在在集体辞工。

    被这个电话惊扰了之后,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全是分厂打来的,说的依然是这个事。

    好不容易打完电话,林至诚给我叮嘱几句回去上班坐车小心,他就去洗漱换衣服去工厂了。

    估计是为了让我宽心,他一直在说没大事,可是从他蹙起的眉头看得出来,他也很头疼这些事。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宏德,发现张磊和陆小曼都没出现,而跟以前那种一上班就特别紧迫的气氛不同,很多同事聚合在一起侃大山,到处可以听到宏德要倒的断言。

    我急得跟热锅上面得蚂蚁一样,实在在六楼呆不下去了,就跑到四楼,却发现采购部的说法更过分,我听得上火,却人微言轻,实在无法去控制这个场面。

    而将这个场面控制下来的,竟然是最近这一段日子一直呆在办公室里面不太说话的孙茜茜。

    她大概是十点才到的,打完卡上来听到一堆的同事叽叽喳喳,她直接站到最中间的位置提高声音说:“安静,听我说几句!“

    不得不说,她的嗓门不大,可是语气里面的笃定与沉稳,确实很快将喧嚣压了下去,一瞬间那些人已经鸦雀无声。

    她环视了一下全场,最后淡淡地说:“我已经决定入股宏德,只需要等林总商定后面的权益事宜,就可以注资进来宏德。我相信后面宏德虽然撤掉了几个无心共同发展的人,却也是借机清除淤血,后面只会越来越好。当然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出了宏德有更好的发展,公司也会祝福你们。需要辞职单的现在可以排队去人力资源部门拿了,不需要的坐回去,该干嘛干嘛去。”

    她说完,全场依然是鸦雀无声,那些刚才闹腾得慌的人全部面面相觑了一阵,最后急急散去,乖乖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孙茜茜轻笑了一下,朝着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我勾勾手指说:“你跟我上来。”

    随着门被关上,孙茜茜轻松自在地坐在她的位置上,一如既往高高在上地对我说:“坐下。”

    我坐下来之后,她却不急着说找我啥事,而是端起桌面上的水杯慢腾腾地喝了一口,放下之后,她抓起一支笔点在桌子上,然后盯着我似笑非笑地说:“你看起来很不满意我要入股宏德?”

    她这是典型的没事找抽。

    我的额头上面也没写着,我周沫不爽孙茜茜投钱给宏德。

    有点无语,却还是知道在公司她是领导,我淡淡地应了一句:“没有。”

    她又轻笑。

    我忽然发现她跟杨桥是同一类女人,她可以很好地将高傲与不屑融合在脸上,然后眼角里面展露出来的全是那种很嘲讽的笑意,却不显得突兀,那张脸也依然美艳如初。

    笑完了,她说:“拿钱砸人的感觉,我想体验很久了,尤其是要砸自己的前任。”

    我噢了一声,不置可否地笑笑。

    现在的她看来挺高深莫测的。

    我比较郁闷的是,一个曾经为了40万块钱就弃林至诚而去的女人,她的底气在哪里。

    我甚至在幻想,她丫丫的该不会一个走狗屎运,中了大乐透吧?

    正当我在脑海里面勾勒一副女屌丝孙茜茜在北京被大乐透大奖砸在头上这样的画面时,孙茜茜有点鄙夷地说:“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扯这些有的没有的,你对我来说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对于她这样自信的论调,我已经听过了,而林至诚却依然稳握我的手,这让我自信我在林至诚的心中不是一点份量都没有,而她孙茜茜不过是跟我打心理战,如果我现在就胆怯了,那她就占了上风。

    所以我敛眉,一副淡淡的样子说:“孙主管,如果没什么事,我还是先出去忙了。”

    估计是我的若无其事激起了孙茜茜内心的某些东西,她忽然将笔丢在办公桌上面,两手交错合在一起,她说:“看在大家都是女人的份上,我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你不适合林至诚。”

    我合适不合适林至诚,也不需要她这个前任来唧唧歪歪吧!

    我在心里面吐槽着,却也烦着宏德现状,实在无心再跟她罗里吧嗦下去,我作势要站起来,却被她又来一句:“我没让你走了,在宏德我还是你的领导,我有权以不服从安排把你炒了。”

    我已经煎熬地坐在那里,看她想玩什么把戏。

    可是,她没玩把戏,倒是讲起了故事。

    “我跟林至诚很好的那一年,我还是个小县城出来的,林正他看不上我的家世,他反对得厉害,林至诚为了我跟家里全闹翻了。当时宏德还是个只有七个人的小公司,可是他发不出工资来了,经常要躲出去外面。他那时候穷得叮当响,他甚至都交不起我们租住得那个房子的房租了,几百块他都拿不出来。但是他还傲气,不乐意我去夜总会上班说嫌弃太乱。他还独裁,有个男的追我给我送了一套欧莱雅的化妆品,他愣是要我扔了,我不肯他就拿去扔了。”

    孙茜茜才说了一半,她就先端起茶杯喝了一点水,估计是要润喉。

    完了,她又继续跟讲故事那样说:“我那么好的年龄,我还是高材生,为了他我都瞒着家里跑夜总会了,他却不懂得体谅我。别人喜欢我给我送点小礼物怎么了?我又不需要付出什么。可是他却觉得我是贪小便宜。正当我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林正看不下去他儿子吃苦了,他就来找我。一找我就拿钱砸我,一砸就给我砸40万。我可比你务实多了,与其两个人在吵闹中把感情全作散了,我还不如拿了钱出去自己发展,而林至诚要没了我,林正也不会不管他的死活。”

    “更何况,最重要的是,林正说话太伤人自尊了,我想着如果我一辈子都依附着林至诚,我一辈子都会被林正踩在脚下。然后我觉得他说对了一句话,那就是林至诚属于更优秀的女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变得更优秀好了。可是林至诚他其实温柔起来的时候挺让人不舍的,我拿了林正的钱好几天都不想走,最后有个夜总会的客人,他在北京有着很多的产业,我那时候年轻容易心动,我就跟着走了。我想着等我后面混好了,我再拿钱回去砸给林正,把我以前被他践踏的尊严讨回来。”

    孙茜茜丝毫不理会我的全程沉默,她顿了顿,继续说:“我陪了那个男人两年,他有钱,他给了我很多钱,而我却知道自己还是要回来的。可是,正当我差不多可以回到深圳的时候,却有朋友跟我说,他找了个别的女人,还带去冲浪了。可笑是不是,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他,从来没走远。可是他呢,他就那么耐不住寂寞,找了你这种连花瓶都算不上的女人。甚至连现在他陷入这样的危机,你一点儿都帮不上忙。”

    我承认,我估计是真的没见过啥世面。

    在说这一切看似合理却又说不出的别扭的事情时,孙茜茜的眼眸里面一片淡漠,似乎她觉得她没啥错,她只不过是为了尊严变成了更好的自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是值得鼓掌的,是值得让闻者落泪听者伤心的。

    而她对我后面没有热泪盈眶感到有点儿不满,她瞪了我一眼之后换上冷冷的语气说:“你不觉得,跟我比起来,你什么都没为林至诚做,你不值得拥有那么好的男人么?”

    我绞着手指,坐在那里,依然是不置可否地笑笑。

    我已经不想跟这样的人对话了。

    我深怕自己再跟她聊多两句,三观都要被她掰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有听到我的祈祷,正在这时,有人在外面敲门。

    孙茜茜微微坐正了一下身体,极其威严地说:“进。”

    推门进来的竟然是林至诚和刘晓梅。

    他见到我在,将目光投在我身上不到一秒,然后他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周沫,你先出去一下。”

    这办公室的隔音好得让人想哭,林至诚肯定是没听到孙茜茜刚才的话,我这样想着,飞快站起来走出去,顺手给他们带上了门。

    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关起门来能聊些什么,一直到中午的下班铃响了,都没人出来。

    没有心情出去吃饭,在其他同事都走得快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这样坐在自己在总经办临时的位置上,有点焦灼。

    正在这时,陆小曼从外面踱步走了进来,她没看我,就这样埋头收拾自己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带着气还是怎么的,她每拿一次东西丢在那个箱子里面,都会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

    我的心正烦着,她这样我越发心烦,却不想再跟她口舌之争,只得戴上了耳塞。

    可以前我倒没发现她那么事儿精,见我不理她,她抱着东西要走的时候,反而走到我的位置这边,一把自作主张地将我的耳机线拽下来,然后她冷笑着冲我说:“你也该早些收拾东西了。”

    我以为她的意思是指宏德快倒闭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我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相信林至诚不会让宏德倒闭的。”

    陆小曼有点嘲讽地说:“我没说宏德会倒闭,总之你很快就滚蛋的,祝你安好。”

    她的话里面暗含玄机,似乎有暗流涌动,我正想套她两句话,她却嗤笑了一声,抱着东西走了。

    她走了没多久,林至诚也从孙茜茜的办公室里面出来了,他一见到我,就朝我挥挥手,他说:“我有事找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