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98你觉得我特别没用吗?
    循着这个声音,我跟张磊同时将目光投向那里,只见进来的两个人都是铁青着脸,眼睛里面都差点冒火了。

    一见到阵势,我更着急了,想要使出蛮劲将张磊推开,可是他却慨然不动地压着我,借着酒劲他甚至有点敌意地往我身上蹭了几下,然后挑衅地看着来人。

    接下来的事,说起来都意气阑珊,被拉起来推到一边的我有点手足无措地看到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

    正当我反应过来想上前拉开他们,一直站在一旁很漠然地看着的陆小曼冷不丁抓住我的手腕将我一拽,我猝不及防又是踉踉跄跄,她抬起手来想要给我刮耳光子,却被我一把反手抓住她的手腕。

    见我反抗,她狠狠地盯着我说:“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跟你做了那么久的朋友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大爷的勾引我男朋友!”

    朋友。

    我在心里面冷笑了一下,直接用劲扭住了她的手。

    在她痛得惨叫连连的时候,我冷冷地说:“我都知道了,你在我面前的演员生涯可以结束了,我没你那么喜欢算计我的朋友,要说到谁该被打,那也应该由我来给你甩一巴掌。”

    陆小曼愣了一下,她还要努力挣扎着想甩开我的手,可是面对我这样手劲大的人,她也就认命的份,可是她却凶巴巴地盯着我,随即也是冷笑了一下说:“这是你逼我的!”

    她说完这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早已经提高声音说:“你得以跟李先勇共度良宵一夜,这事得感谢我!”

    她这句话,就跟一枚炸弹似的在我们之间炸开,原本抱在一起相互对打的两个男人就这样停下手来,他们松开了,却一直在冷冷对峙。

    气氛一度变得诡异,最终我松开陆小曼的手,她冷冷扫了全场一眼之后,冷笑着冲我说:“你以为你又好得到哪里去,陈飞燕说得没错,你就是一个狐狸精,贱人,见个男人就放电,长得好看了不起么?估计深圳的男人都被你睡遍了!你这样的人,我还不屑跟你做朋友了!”

    她说完我,又飞快移步到张磊面前去,抬起手一巴掌摔在他的脸上,然后狠狠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面的时候,用新号码给周沫发林总跟孙茜茜在一起的照片。你就是一个孬种,有本事就光明正大去抢,没本事就只会躲在暗处搞破坏。好,你那么喜欢那个人尽可夫的烂货是吧,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我就当自己被狗给咬了。”

    疯狂地咆哮完,陆小曼胡乱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将一串钥匙模样的东西掏出来,往地面上一甩,然后直接跑了出去。

    张磊僵了一下,颓然跌坐在地板上,半响他冲着我跟林至诚吼:“滚,都他妈的给我滚出去。”

    回程的路上,除了在电梯里面,林至诚一把抓过我的手左看右看,估计是想看看有没有弄伤哪里之外,他接下来的时间一直铁青着脸,我也不敢作声,脑海里面一遍又一遍地过陆小曼的话,我总算知道给我发那种短信的人是谁。

    原本,谜团得到开解,算是一件让人轻松的事情,可是心头的大石却沉甸甸地压着,让我踹不过气来。

    我万万想不到的是,竟然是张磊在装神弄鬼。

    那么冒充李先勇加我的人会不会也是他?

    而我更不安的是,在陆小曼的嘴里面爆出来我跟李先勇单独过了一晚的事,林至诚在听了之后,他没表露出太多的惊诧,只是像现在这样铁青着脸,不主动跟我说话。

    这一切反常得让我忐忑。

    回到家里,我最终害怕极了这样的沉默,率先开口说:“林至诚,我跟李先勇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听陆小曼乱说啊。”

    可是林至诚就跟没听到我这句话一样,他走过去把阳台亮着的灯给关了,然后走过来,在我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把将我拦腰抱起来直接走进卧室,他淡淡地说:“有事床上说。”

    把我丢上床上后,他又折返回到大厅将灯关掉,这才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爬上来,在我身边躺下来了。

    沉默了一阵,他冷不丁地说:“你收到多少次我跟孙茜茜呆在一起的照片?”

    我愣了一下,最后老老实实地说:“两次。”

    林至诚哦了一声,他很快说:“那你为什么不问清楚我?”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为什么没问。

    因为我也无法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为什么没问,说不上是百分百的信任,也并非是那么豁达,或者这跟我内心的懦弱有关。

    在我沉默的这十几秒里面,林至诚忽然伸手一把将我狠狠拽进怀里,放慢语速说:“我孙茜茜私底下你没在场的见面就那么两次,那两次张磊以及刘晓梅都在场,我跟她没什么。”

    我点了点头,却依然是不安的,我总觉得,林至诚是先把自己的事解释清楚了,再来问我的事。

    果然,他很快又接着说:“那么现在到你了,你跟李先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直将这个事瞒着他,我的内心其实挺煎熬的,现在他问了,那我就将那件事的大致经过说了,完了我加了一句:“总之我跟李先勇啥事都没发生。”

    林至诚很是认真地听完,他带着一点儿异样语气问:“那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呢?”

    我小心翼翼地说:“怕你知道了会乱想。”

    林至诚忽然冷哼了一声,他松开我,转而翻了个身,背对着我老半天才说:“你不说我更会乱想。”

    他一转过去说完这句话,就没再有下一步动作,又是沉默,我细细分辨他的语气,总觉得他是生气了。

    他一生气我就特别怕,怕他又跟之前那么高冷。

    想了想,我小心翼翼地将手搭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拍了一下,我说:“林至诚,你先转过来呗。”

    没转过来,林至诚又是冷哼了一声,他继续说:“然后你现在该告诉我,为什么大晚上的,你会跑去张磊的家里,还跟他抱成一团。”

    我一想到林至诚跟陆小曼走进来的时候,我正被张磊压在身下,我的脸就热得要命,又生怕林至诚知道我是为他的事去的发脾气,我一下子有点结巴了。

    我越紧张就越无可控制地成了一小结巴:“我,我,那个,张磊他喝,喝多了。他打给我,我,我,我,没,没…”

    估计是有点忍不下去,林至诚忽然腾一声转过来,他的语气很淡,可是里面却有一股震慑人的力量,他说:“好好说话,我要听真话。”

    他说完,将手伸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忽然有点跳跃地说:“我送你的戒指,怎么没戴上?“

    心里面有点儿放松,觉得话题是被他岔开了,我赶紧说:“戒指我收起来了。”

    他加重力道捏了我的手背,问我:“为什么收起来?你不喜欢吗?”

    我张嘴正要说我喜欢,只是最近一直要干活,我怕它被磕了,他又天马行空地将话题拽回来了。

    他继续说:“先不说戒指了,先说说你为什么那么晚出现在张磊家里。”

    被他这样逼问,我正要老实说,他早已经翻身上来将我压在身下。

    接着那点微少的光线,他盯着我问:“周沫,你觉得我特别没用吗?我已经到了需要自己的女人大半夜跑去求人的地步了吗?”

    他的轮廓有点模糊,可是我依然看到他的表情严肃,眼眸里面那张东西,是我以前从来不曾见过出现的。

    我看着难受,忽然眼泪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掉了出来。

    是的,就算被骂矫情我也认了。

    我心疼。

    估计在林至诚的人生里面,除了孙茜茜那一场挫折之外,我是他迎来人生第二场大挫折的源头。

    他没回家的这一个月,估计一直在外面到处的跑,去低声下气地拉订单,去厚着脸皮恳求那些客户陪他度过难关。

    毫无疑问,我们在一起之前,我就能从他的只言片语中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特别傲气的人,他有他自己的自信,他在他自己打造的王国里面,他像是一个掌控全局的王。

    可是就从跟我在一起之后开始,他的王国开始有暴动,会失控,会走到一个他也有点儿有心无力的地步。

    最终我忍不住说:“林至诚,你跟你爸服软吧,我们都别闹了。你爸也是为你好,说不定我真不适合你,我就是一扫把星,我出现了一点好运气都没带给你,反而给你那么多的麻…..。”

    我的话还没说完,嘴却被狠狠堵上,林至诚有点含糊地说:“可是我不想放弃你。”

    这个吻持续了好几分钟,最终是林至诚先松开了我,他说:“睡吧,明天还得上班。”

    我还是担心明天张磊一宣布撤资公司会大乱的事,有点辗转地翻了几次身,林至诚一把将手环过来说:“好好睡觉,别跟煎鱼一样翻来翻去的。天塌下来的大事交给男人去顶住,不然你要男人干嘛。”

    不得不说,在他的身上我找了一种特安稳的力量,在这一刻我想好了,哪怕后面天塌下来了,我能跟他风雨同舟就很高兴了。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生命里面的一些人,那些曾经我们以为会一直步调一致往前冲的人,走着走着,就会被弄丢了。

    而真正的暴风雨,它正在滚滚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