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95在商言商,这跟交情没关系
    晚上回到家里,林至诚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最后拿他的笔记本上网。

    我的一登录,就有一条添加好友的信息。

    我点开一看,对方自称是李先勇。

    我想到李先勇也算给我帮了大忙,虽然之前他嘴巴挺贱的,但是说实在话倒没给我造成多大的损失,我就加了。

    我一加进来,他就说:“昨晚你吐了我一身,你要赔我三百块干洗费。”

    我真的全望了,但是他一个有钱的土豪,能开得起宝马,也犯不着来诈骗我这几百块对吧,所以我很快敲打键盘说:“那我怎么给你啊。”

    李先勇这大叔,看不出来还特时尚,他打字挺快的,他很快回复过来:“逗你的,看在你昨晚被我抱了一晚的份上,这钱不要了。”

    我一看这是赤果果的调戏啊,立刻打字骂他:“滚你大爷的,不是啥事都没有吗?”

    然后,他给我回复了三个字,他说:“呵呵呵。”

    我还想给他发什么,却发现他把我拉黑了。

    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也觉得不像他的风格,就赶紧又加这个号码,对方却一直拒绝添加。

    我被整得郁闷了,就把下了,转而看电视,打算一边看一边等林至诚回来,我好给他冲个蜂蜜水喝。

    可是一直等到凌晨三点,林至诚都还没回来,我给他发过去的短信,也一条都没有回,我有点茫然若失,正要先去睡,手机却又收到了一条彩信。

    给我发彩信的,就是上次自称活雷锋的号码。

    我有点不安,想要直接删除,却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点了开来。

    就这样一点,我就看到了林至诚跟孙茜茜坐在不知道是酒吧还是的沙发上,他们好像凑得很近,甚至像是贴在一起了。

    我拿着手机细细看了这张照片,最后也不知道是自欺欺人还是怎么样,我总觉得这是角度的问题。

    然后,我想赶紧把它删了。

    但是那个号码却来信息了。

    他说,现在你在想什么,想赶紧把这个照片删了?或者你觉得我这是在别有用心,但是我比较好奇,一个女孩子真的会不介意自己的男人隔三差五去见前任吗?

    我握着手机,手脚冰凉。

    最后,我硬着头皮给林至诚拨去电话,却被他按掉了。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回来了,他喝得有点醉醺醺的,以致他看我的眼神都不对,我伸手要去扶他,却被他一下子甩开,我又想拿个热毛巾给他擦擦脸,他盯着我看了不下十秒,然后他推开了我。

    我就当他喝多了耍酒疯,最后把他按住给他擦了一下,好不容易把他弄到卧室里面去,他还是闹腾,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而我躺在他身边,彻夜难眠。

    没睡好,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可是我想着是周末,可以去买点菜回来给林至诚做饭,我正要爬下床,身后却被一只手缠绕上来,他在后背说:“别走。”

    我定在那里,他的手臂再一次缠绕上来,充满了诚意,却也是轻手轻脚,仿佛我是易碎的瓷器,仿佛怕重手一点就能把我击碎。

    几个小时前所有觉得的委屈烟消云散。

    看看我这个没有点儿要求的可怜女人,仅仅需要一个拥抱,那么简单。

    我就这样被他抱着,我没敢问他是不是跟孙茜茜在一起喝醉的,他还知道回家,我已经是很高兴了。

    天知道后来我多感激这一刻的自己,我那么安静祥和地享受了这个怀抱,这个在我跟林至诚的故事里面最后一个安静的,毫无打扰的,与欲望无关的拥抱。

    它像一枚钉子一样镶嵌到了我的灵魂里面,在后来我回忆起这一场相当于事故的故事,它给了我很多寂寥的慰藉。

    可是它确实也像一枚钉子一样镶嵌到了我的灵魂里面,让我在后来回忆起这一天的他,哪怕再是恨意朦胧,我也能找到一个瞬间原谅他的理由。

    因为他在这一瞬间说:“周沫,我们明天去扯证吧。”

    这这句话大概是我从他嘴里面听过的最厉害的情话,它在我的世界里面能绝地秒杀多少网络上面被传得火热的经典名言,它将我带到了一个特别美好的来自想象力的幻境里面,在这里我穿着白色的婚纱抱着捧花朝着林至诚奔去,这一刻他也在朝我奔来,我们的脚步就要重叠在一起了。

    然而天知道,多悲催多遗憾,把我拽回现实的是,林至诚的电话响了。

    他轻轻地将手抽回去,坐起来接了电话。

    他的脸色暗沉下去,他说:“在公司面谈吧,十一点。”

    打完电话,他对我说:“周沫,我现在有事回去公司一趟。”

    我一看他的神色不太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了?”

    林至诚忽然一把将我拽进怀里,他说:“我们可能快要搬家了,换个别的地方住,扯证的事也得过几天再去了。”

    虽然云里雾里,却也大概明白了几分,可能是林正带的一干人给林至诚施压了。

    有点愧疚,我脱口而出:“是因为我吗?不然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等缓缓再…”

    林至诚忽然加大了手劲,将我往他的怀里撞了一下,他说:“想都别想。”

    他在换衣服的时候,我还是担心,爬下床,光着脚一直跟在他身后问,林至诚估计是拗不过我的执拗,他淡淡给我丢出了一个不亚于手榴弹的信息:“张磊也提出了要退股,撤出宏德。”

    张磊也提出了退股。

    那就是说,在张磊之前,林正那干人全这样做了。

    我惊诧地瞪大了眼睛,半响才说:“这怎么可能。你跟张磊不是挺哥们的吗?”

    将手表戴上,林至诚淡淡地说:“在商言商,这跟交情没关系,这几天我要去工厂盯着,就不回来了,你好好吃饭。”

    林至诚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家里度过了一个特别忐忑的周末,星期一早早就回到了公司里面。

    不知道林至诚跟张磊谈得怎么样,反正第二天我依然见张磊出现在宏德,他给陆小曼买了一份早餐,然后越过我,我们没有眼神交流,他很快走进他的办公室关上了门。

    而订货商招待酒会,依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孙茜茜也不知道是疲惫了还是怎么的,她没再找我麻烦,而我虽然被同事丢了一堆的东西来做,累得快成狗了,却心里面盘算着那么忙,宏德应该没事之类的。

    这期间,应该是周四这天,我拿文件下去四楼,听到业务部的同事再说,好像是说林至诚在外面接了一笔数量为100万台的手机订单,现在是全民动员的时刻,做得好了年底奖金就更丰厚什么的。

    这个时候一派的祥和气氛,让我一度误以为这是宏德在林正带人退股撤资之后迎来的第一个春天,却不知道所有的暗涌风起云动隐藏在这平静的背后,它现在所有的平静不过是为了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九月已经在十月的驱赶下远去,一直到放完国庆假,又到了十月的下旬,我也没能见上林至诚一面,他总是忙,一直天南地北地跑,打电话说不上三句就得收线,他说等忙完了就回来跟我去领证。

    倒是李先勇,他正经了,没再往宏德给我送花,而是找我出去家乐福那边喝东西。

    我想着上次他的帮忙还没回报,请他喝个东西也行,就去了。

    坐下来聊的时候,我忽然响起上次他加我企鹅的事,就直接吐槽了一句说:“李先勇,想不到你挺小气吧啦的,加了我的聊没两句,你就把我拉黑了。”

    李先勇这样的土豪估计没吃习惯珍珠奶茶,他拿着吸管对着那些黑乎乎的东西戳来戳去,猛然抬起头来哼了一声说:“你就继续扯,我从来不玩那玩意,有空我不去挣钱,上网扯淡干嘛。”

    我直接惊呆了,很蠢地问了一句:“那加我胡扯的人是谁?”

    李先勇斜视了我一眼,很鄙夷地说:“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

    意识到李先勇没开玩笑,我的脑海里面就跟被人放了一群野蜜蜂一样嗡嗡嗡乱叫,这个假冒李先勇来加我聊天的人,跟那个给我发彩信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而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孙茜茜?

    可是如果是孙茜茜,那拍照的是谁?

    她总不能把手机架好了,再倒回去对着镜头说一声茄子吧?

    见我神色不好,李先勇忽然停住手,把那杯奶茶往外一推离他远一点,他说:“你说的加拉黑的事,是在什么时候?”

    我直接告诉他,其实就是我被丢在酒吧被他整回去的第二天晚上,那人加我的时候就自称是李先勇了。

    李先勇一听完,挺不爽地说:“哪个兔崽子敢冒充大爷的名去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我要找他出来,非打断他的大腿骨。”

    我觉得那人都把我拉黑了,而且这玩意好申请,申请的时候啥信息也没登记,如果那人有心隐藏自己,压根不太可能找出来,所以我有点郁闷的苦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后来李先勇他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事走了,我就一个人留在家乐福这边瞎逛逛。

    正逛得乏了要回家,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给我发短信的是林至诚,我才点开扫了一眼,惊喜与不安就这样并驾齐驱地扎根在我的心里面,让我直接在路边拦了的士就往蔚蓝海岸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