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91不能太任性(感谢偶尔心痛和绿希的钻哈哈)
    她说完,把话筒轻轻放下,有点得意地朝我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很拽呼呼地说:“不好意思,我现在要上去见你的男朋友了。噢,不对,是不久将来你的前任。”

    这算是对我全面宣战了吗?

    我轻笑了一声,淡淡地说:“刘晓梅什么时候改姓林了?她这倒是挺迫不及待的,可是没听说林正要跟她结婚吧。”

    被我一下子戳穿,孙茜茜有点恼羞成怒,可到底她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她很快收起怒容,一副公事公办的牛掰样,抓起办公桌上面的一份文件甩给我,冷冷地说:“订货商名单,上午上班之前,最好把所有的邀请函都传真过去了,不然后面别觉得我是针对你。”

    我抱着文件走出来的时候,正巧经过陆小曼的办公卡座,我朝她笑了笑,可是也不知道她咋回事,没理我,倒是坐在她隔壁的龙哥,给我递了个大大的笑脸。

    因为这个笑脸,我的心情回暖了一些,迈着轻快的步子就跑到大厅那台传真机那里,按照上面的传真号,打算逐一逐一传邀请函过去给订货商。

    估计有人会有疑问,觉得我是个包子,这明摆着给孙茜茜当猴耍,我还给配合着。

    说句实在话,我内心是宁愿烧了这些联络函也不想传的,但是宏德的公司制度健全,有明文规定所有人在非违法行为的情况下,必须得无条件服从上级的安排,如果有谁觉得不合理,可以别废话立刻滚,宏德还给你结清楚工钱。

    现在这情况,张磊把孙茜茜给弄来了,林正把刘晓梅也弄来了,这整一屋子的妖魔鬼怪,我要不干了,还不是让她们爽了?

    反正我自小没接受过什么牺牲我一个造福妖魔鬼怪的傻逼教条。

    所以,我还是乖乖的传真比较好。

    可是,我输了第一个传真号之后,就发现是空号,再试了一个,还是空号,我连着试了十个,全是。

    正当我郁闷地抬起头的时候,我听到大门那边传来了脚步声,有点随意地将目光投向那里,我看到张磊忽然从大门那边走了进来,而我正好接上他的目光。

    我朝他轻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可是破天荒的,张磊就像是看到了陌生人一样,一点回应都没有,他就那样冷漠地扫了我一眼,然后走了。

    我整一个莫名其妙,张磊怎么了?陆小曼怎么了?都干嘛了这是!

    疑惑归疑惑,但是总得先去解决问题。

    把文件全部整理好放在前台,我直接上了七楼。

    当然啦,天地良心,我不是去盯林至诚的梢,我是去问问孙茜茜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让我上午必须传完吗,号码不对给我一辈子也传不完对吧。

    上到七楼的时候,林至诚的办公室门是紧闭着的,里面却传来了还算欢乐的笑语欢声。

    我轻轻叩了叩门。

    然后林至诚在里面挺高冷地说了一句:“进。”

    推门走进去,看到他们坐的格局是,刘晓梅面朝大门这边,她坐在那个零单的沙发上面,而林至诚跟孙茜茜并排坐在那张长沙发上。

    他们倒是隔得挺远的。

    就这样放目望去,他们的背影倒是挺般配的,看起来焕然天成。

    可是我很快收起这些胡思乱想,端端正正地走过去。

    刘晓梅一看到我,还是没啥好脸色,就这样给我摆了个黑板脸。

    林至诚这才转过头来,他看到是我,眼神还算柔和,他说:“有事吗?”

    在公司,他的领导范还是挺足的。

    那好吧,那我小员工的范也别逊色了。

    恭恭敬敬地说:“林总,我找孙主管。”

    就这样,我越过了他,绕着个沙发走到孙茜茜这边,也是恭恭敬敬地说:“孙主管,刚才你让我给订货商传真邀请函,那些传真号是空号。”

    孙茜茜瞥了我一眼,还是好演技,她那个和蔼可亲,那个善意亲民,那个慈眉善目,她轻轻一笑,用那种特别温柔的目光看着我问:“都试过了是空号吗?”

    飙演技这事嘛,我也擅长。

    爱看b呢,就跟没养过猪也见过别人养猪那样,我也学了点是不是,这样的才华我也不是每天都高调地晒的,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晒一下咯。

    于是我也笑,比她笑得更真诚谦和,完了我说:“孙主管,我一听你上午就让我必须传完,我知道你急用,就赶紧的去做,谁知道试了前面十个,全是空号。我这是怕你急,就赶紧上来问下你给的号码,是不是拿错了。”

    可是,我终究是嫩了一点,我面对的是老姜。

    孙茜茜依然是一副温柔好说话的样子,她扫了我一眼,然后慢悠悠地说:“小周,给你号码的是小陆。我今天可忙着呢,可没空管这些小事。”

    她说的小陆,就是指陆小曼。

    总经办就她一个姓陆的。

    现在孙茜茜这话的意思,是指我没事找抽上来当着林至诚的面找她茬吗?她是觉得陆小曼这个点在楼下忙得死去活来不会上来这里吗?

    还真是巧了。

    只能说夜晚别说鬼白天没说人,孙茜茜刚刚说完,陆小曼就拿着一份文件敲门进来了。

    眼神没乱扫,陆小曼径直拿着让林至诚签,林至诚才扫了一眼,就直接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林至诚一把文件签好,陆小曼正要走,孙茜茜把她给叫住了。

    前几天才跟我吐槽孙茜茜搔首弄姿呢,今天陆小曼对她那态度,可劲的恭敬了,她站直身体,浅笑问:“孙主管,请问有什么事吗?”

    孙茜茜指了指我手上的东西,淡淡地说:“小陆,小周手上那个传真号码汇总,是你给的对吧?”

    我淡定的站在那里,今天确实是陆小曼把我领来丢给孙茜茜的,但是这资料确实不是她给她,她挺利落的一个人,肯定不会记错。

    可是,陆小曼扫了我一眼,她说:“是的,我刚才亲手交到她手上的。”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孙茜茜挥挥手说:“你忙去吧。”

    有点诧异的我杵在原地,刚才陆小曼那句话还让我像是在梦中一样。

    我在心里面,其实没把陆小曼当普通同事,我来宏德,刚开始的时候在宝安跑那么远,她主动提出跟我合租,为我解决了住宿的问题,虽然后面我一直做饭给她吃算是感激与回报她,但是我早就觉得她是我朋友了。

    虽然她今天看起来有点怪,也不愿意搭理我,但冲着她把自己跟张磊的发生的私密事告诉我,可见她也是把我当朋友的,现在她干嘛撒谎?

    可是我当时是真蠢,大脑也没怎么长成熟,凡事喜欢往好里面想,我觉得陆小曼估计是不知道情况,她又不想跟孙茜茜多交流,就随意敷衍她才撒谎的。

    这样想,我心里面舒服了一些。

    可是很快,这样的舒服就被划破了。

    就在我发呆的那十几秒里面,孙茜茜和刘晓梅全站了起来,走出去还给带上了门。

    整个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我跟林至诚的时候,我这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我低着头说了一句:“林总,那我也先去忙了。”

    我说完,正要走,林至诚就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拽回去,我一个措不及防直接给摔他身上了,他笑说:“幸亏你瘦得跟只猴子似的,要不然我肯定会被砸个坑。”

    他啥都好,就是不懂聊天。

    我白了他一眼,又想到他刚才跟那两个女人聊得挺高兴的,就不大想跟他说什么了,想赶紧下去干活,免得孙茜茜又找茬,她再怎么说也是张磊弄来的主管,我总得听领导的。

    于是我用手撑着沙发想要坐起来,林至诚却一把按住我的大腿,这才认真的表情说:“周沫,我有事跟你聊聊。”

    我想,他可能把刚才那一切看在眼里,觉得我是真的在找孙茜茜的茬,教育我来了。

    所以说,女人的直觉再厉害点,都能打中六合彩了。

    果然,林至诚说:“孙茜茜会出现在宏德,这事张磊周末的时候跟我说过了。”

    这公司又不是我的,这事我也管不着是不是。

    就算现在有人点把火将这里烧了,我这个宏德的小兵最多也就只能提个水桶拎个水救火啥的,总不能给跳起来让点火的人赔钱啥的对吧。

    所以我无所谓地噢了一声,点了点头。

    看我这样的反应,林至诚这样的人,竟然说话都小心翼翼了。

    他大概是想了差不多一分钟,这才说:“孙茜茜以前在北京做过两年半左右的同行业总经办经理职级的工作,她的履历完全符合宏德的要求。更何况用人这方面,一直是张磊在做,张磊也是宏德的股东,他占得份额还不小,所以….你不能太任性。”

    噢,听懂了,林至诚的意思是在说周沫啊关于孙茜茜出现在宏德这事你不能怪我啊,张磊觉得她是人才啊张磊要用人啊,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找孙茜茜的茬。

    我原本想解释,却在话快要掉出来的时候惊觉有了陆小曼那句话,我再解释估计林至诚就觉得我是在强词夺理了。

    这就是一场越描越黑的旅途,最好的方法就是背了这黑锅。

    勉强笑了笑,我说:“我知道了。”

    伸手揉了一下我的头发,林至诚正要说什么,门一下子被推开了。

    我跟林至诚循着声音望去,一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就都愣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