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90战火连绵
    回到家里,好不容易把林至诚弄进卧室里面,原本是打算给他擦下脸让他清醒一下去洗澡啥的,但是他醉得跟一头猪那么重,我压根踹不动他。

    好不容易给他捣鼓好了,我这才有空想去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拿套换洗的衣服,可是找遍了整个卧室都没看到自己的开口笑行李箱。

    有点郁闷,我走过去衣柜那边推开门,郝然看到自己的衣服全被整整齐齐挂在了里面,甚至连内衣内裤都码得整整齐齐的。

    我的脸一红,回去头去看了林至诚一眼,他依然稳稳安睡,在睡梦中还用手碰了碰自己的鼻子。

    原来他回过家里了,还帮我把衣服收拾好了。

    在这一刻,我百感交集。

    这是我再一次觉得自己离他那么近。

    原来哪怕他在人前再高高在上,哪怕他再偶尔高冷,其实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跟我谈着恋爱的男人。

    他不过是被我爱着,是我在心里面将他美化得太厉害,是我将他在自己得世界里面摆得那么高。

    洗完澡出来,我这一次自自然然地拉开他盖的那一床被子钻了进去,这一觉我睡得安稳,我还梦见我跟林至诚又去了惠州冲浪,我还梦见我喝了很多口海水,在梦里面他的脸模糊成一片,最后醒来,阳光已经爬上阳台了。

    我光着脚站在卧室门口看,他正抱着笔记本电脑在打字,我走过去问他在干嘛,他说有份文件要打,我就问他要不要帮忙,他就毫不客气把电脑给我塞过来。

    我正对着那份草稿打字打得渐入佳境,坐在一旁看文件的林至诚冷不丁来了一句:“昨晚我说了很多废话吗?”

    我摇了摇头。

    他哦了一声,有点得意地说:“看吧,我的酒品比你的好多了。”

    我嘿嘿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正在这时,张磊给林至诚打了电话过来。

    不知道张磊跟林至诚说了什么,总之林至诚的脸色有点儿复杂,他半响后才对着话筒说了一句:“你随意。”

    他放下电话,我觉得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就急急问:“怎么了?”

    林至诚把身体往后靠了一下,他说:“我爸让张磊把刘晓梅给安排进去公司了,说是给我当助理。”

    我噢了一声。

    林至诚扫了我一眼,他忽然说:“刘晓梅以前跟我特别铁,铁哥们,她现在算是我爸比较固定的女朋友。”

    这一次,我哦了一声,还把尾音拖得老长。

    三观尽毁有木有,他们真会玩,关系乱糟糟的,越摘越复杂把人绕晕就对了。

    看我的反应,林至诚郁闷地问了一句:“你那啥反应?“

    我嘿嘿笑了一下,更郁闷地说:“没事,就是觉得你们有钱人挺会玩的。”

    瞥了我一眼,林至诚说:“你能别拿着一个竹竿一抡过去打沉一船人吗?“

    我也瞥了他一眼,回了一句:“没见着本大爷我正拿着电脑帮你干活,我哪里来的竹竿。”

    “什么你大爷我大爷的,女孩子斯文一点。”林至诚一边吐槽我一边伸手过来,掐了我一把。

    我无所谓般地摊摊手说:“没法,我就这样的,你要不爽我,过来打我啊。”

    忽然伸手过来揉我的头发,直到把我变得像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女疯子一样,林至诚这才停下手来,他忽然有恨恨地说:“你这样挑衅我,我要不是说昨天喝了酒,早把你办了。”

    见我疑惑,林至诚忽然一把将我搂住,他忽然挺认真地说:“我们不是一直没措施吗,要喝酒的时候给怀上了,对下一代不好。”

    直接锤了他一拳,我说:“你丫丫的扯吧,瞎说个仙人掌啊,咱们还没扯证。”

    白了我一眼,林至诚振振有词地说:“过几天不就去了,忙完了就去。”

    我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他这个大忙人的电话又响了。

    他拿过来,我刚巧能看到,打给他的还是张磊。

    这一次,他们谈得比较久,估计谈的还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总之林至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把自己关到书房里面去了。

    出来之后,他倒是没啥异样,还是跟刚才那样心情不错的样子。

    后来我才发现,他总是太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

    也因为林至诚的掩饰,我们得以度过了一个安静祥和的周末。

    可是到周一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属于我人生中的这一场战火连绵,才刚刚开始。

    因为一大早的,我就接到了总经办出的通知。

    不知道这个通知到底出自谁的手,总之能总结成一句话,那就宏德答谢全国各地订货商的酒会没人手,把我调到总经办帮几天忙啥的。

    哟呵呵,我就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菜鸟,还成了革命的砖了,哪里需要我我就得给堵上去了不是。

    不过,这也是自个损自个找个乐子而已,想想都知道,整个宏德那么多人,谁都不调来调去,反而抓着我就恨不得让我在地上滚上几圈,这不是要整我又是想干嘛。

    只是,这个人越来越难猜了。

    毕竟宏德飞进来的妖蛾子越来越多了不是。

    当然,我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别人给我抡一巴掌的时候,我接得下来也吞得下去,最重要的是也得给回敬过去。

    当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凄凄惨惨戚戚的小媳妇儿,从来就不是我这个野孩子该做的事。

    不过我这人也真是好玩,这还没人找我闹事呢,我就在脑海里面勾勒出一画面,就是我拿了个麻包袋往闹我的人头上一套,拖到暗处就往死里打啦,一想到这我就高兴,正高兴着呢,陆小曼就一阵小跑过来冲我说:“周沫,你还在这里傻乐什么啊,早上你不是接了通知吗,要上去六楼报到的啊!”

    跟陆小曼一路上楼的时候,我其实就是随口一问。

    我说:“陆小曼,你知道是谁把我弄上去帮忙的不?真要我帮忙,还是给我添堵啊?”

    谁知道陆小曼平时没见她那么认真,今天还给我正经上了。

    她瞥了我一眼,然后特别严肃地说:“这是公司的安排,不能乱说的。”

    我哦了一声,觉得就几十个小时不见,陆小曼变得好奇怪。

    原本我周末没跟她见上,打算在上八卦一下她跟张磊为啥周六晚上抱一起去的,是不是确定先试试交往了什么的,后来我想想,之前张磊在陆小曼面前耍过酒疯说喜欢我,估计我八卦这事也不合适,所以我就没找她。

    可是就那么一回不住一起不聊天,就那么生分了,咋回事啊。

    正吐槽着,也到了六楼。

    六楼的办公室,在我刚来宏德不久的时候,也就张磊一个人的办公室设在这里,后来宏德工程部扩招,就把总经办的同事全挤上来这里了。

    这一次,我一走进那个人声鼎沸,看起来比采购部热闹多了。

    当然,像张磊那种副总级的人物,也不会经常出来瞎溜达,所以我没见着他。

    倒是直接被陆小曼领着去,把我丢给了孙茜茜。

    我也是被陆小曼推搡着进了门才知道,张磊这果然是把孙茜茜请回来当领导供着的,他还给她分配了一个特别大的办公室,就在尽头那里,环境还各种清幽,装修看着还特高大上,我踏进去的时候,特么的还以为这里是24个小时无限营业收费很贵我吃不起的小资情调的餐厅呢!

    陆小曼倒好,她把我往孙茜茜面前一扔,她就说:“孙主管,人我给你带来啦,我出去忙啦。”

    然后她撒腿跑了。

    随着门“砰”一声被关上,孙茜茜倒是会装逼,那势头简直跟我初认识林至诚时他那装逼势头,她一直在坐在那里翻文件,没看我,翻了差不多了,她这才说:“坐吧。”

    我拉了个椅子就坐在她对面了。

    我总得看看她大爷的想耍啥花招,才知道怎么拆招对吧。

    面对敌人,最忌讳的就是急躁,沉得住气,才得走得下神坛是不是。

    我坐下来之后,才发现孙茜茜整挺有耐心的,她让我坐下之后也没说找我啥事,就抓着一堆不知道重要还是次要的文件看来看去翻来覆去。

    就这样,我就坐在自己男朋友的前任面前混了一个小时的工资,她这才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说:“小周,宏德很多你这种一坐就一个小时,这样混工资的员工吗?“

    呵呵,这领导的风范,隔个十万八千里都能感受到了。

    前几天还不很客气让我给关照的嘛,还叫我老板娘,现在转眼敌意那么浓,孙茜茜你那么会变脸,咋不去演京剧啊,好好的才华就给浪费了,你妈她知道吗!

    然后,我依然稳坐在那里,镇定自若地回答:“那也必须得遇到那种喊人来半天都不安排任务的领导。”

    被我这样强硬并且滴水不漏地丢掷回去,孙茜茜愣了一下,她的脸色突兀变得冷冽,她歪着脸看着我,慢腾腾地说:“你这是觉得我不够资格坐在这里位置上面么?还是你觉得你比较合适?”

    就算我是这样觉得,那也不能这样说对不对,一看她就是那种没点本事还瞎脆弱的人,我要打击到她了,她要去跳海我还不成了杀人凶手了是不是!

    于是我也淡淡笑笑,懒洋洋地说:“孙小姐你挺适合当领导的,我来宏德那么久,就你最有领导范。我就喜欢你这种把人喊上来不给活干的领导,拿着公司的钱豪自己的气,这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干得出来的。”

    估计是被我气的,孙茜茜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她张了张嘴还不知道要闹什么幺蛾子呢,她桌面上的电话响了。

    听铃声,是公司内部电话。

    她伸手去接起来,最后对着电话各种特么的柔情似水:“好的,林总,我这就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