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89负心汉
    淡淡笑笑,我悠然自得地端起了一杯茶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打个岔,既然是至诚的好朋友,那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了,好朋友别灌酒了,咱们以茶代酒,也能喝高兴了。”

    说完,我那个豪气一口闷,完了还抖了一下杯子。

    孙茜茜端着那杯白酒在那里,她迟疑了一下,最后娇声娇气地问坐在她旁边的男人能帮她喝不。

    不得不说,孙茜茜在指挥男人这方面有着强大的天赋,她就这样弄弄眼眉,那男的立刻接过她的酒杯一口闷了。

    接下来孙茜茜倒没多事,她跟刘晓梅两个人坐一起去,不断地咬耳朵说悄悄话,好像上辈子是个连体姐妹儿一样。

    没多久,刘晓梅说要走了,然后孙茜茜也说要走了。

    好几个男比较像是孙茜茜的观音兵,全腾一声站起来问孙茜茜要不要送,她说不用,那些男的还特能坚持,她还拒绝得坚决,最后她坚持赢了。

    后来我才知道,为啥她不要别人送她。

    当然,这还是后话了。

    哪怕林至诚不想喝太多,后面他还是给灌醉了。

    这是我第二次见识到林至诚喝多了。

    他跟上次不一样,不会像个豹子似的耍酒疯,而是跟个小孩一样,说他想去文山湖那边走走,他还不断地吐槽我的名字。

    他说你叫啥不好非要叫周沫,你知道多少人喜欢周末不喜欢周一到周五吗,你的这个名字赢在起跑线上知道吗,你这个名字能让我不记得吗?你这个名字就是引人犯罪巴拉巴拉一堆。

    我的耳朵都快被磨出茧子来了,却也不打算打断他。

    只要他喝多了不是念着孙茜茜的名字,那比啥都强是不是。

    这个点,文山湖这边倒是挺多小情侣在谈恋爱的,林至诚一身的酒气,喝多了声音还不能好好控制,好多人朝我们看过来,然后有些女同学一直盯着他看。

    后来,走到亭子旁边的草地上,他说不想走了,想坐一下,我就任由他去了。

    深圳的九月底,秋天正在努力驱逐夏天,晚上的气温变得有点儿低了,但是夜空却变得朗清,哪怕这些青草都要变作枯黄,却也能闻到清新的味道。

    我跟林至诚背靠背,他在醉意缭绕中沉默了挺久,然后他说:“周沫,我今天去见了孙茜茜。”

    我嗯了一声。

    他们见一面而已,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不是。

    如果我再不信任他,那么作散我们的不会是孙茜茜,而是我自己。

    在爱情里面,或者惹人讨厌的不是那些黏上来的前任,而是两个还在牵着手的人彼此之间的不信任。

    这种不信任只会像一枚顽强而赖皮的钉子般,一旦镶嵌进去两个人的缝隙之间,那么只会让两个人离隔得越来越远。

    这是我今天一整天沉默坐在沙发上纠结万分后,得到的第一条来自自身经验的爱情训诫。

    因为我就这样嗯了一声,林至诚僵了一下,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想象出来有多纠结,他安静了一阵才问:“你不生气吗?”

    我随手捡了一根草环圈圈,环好了我转过去跟他面对面,我说:“我给你送个礼物,要不。”

    林至诚就这样伸出手来了。

    我就这样把这个幼稚的东西给他手上了。

    在月色朦胧下,林至诚用朦胧醉眼看了好久,最后他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把它给到兜里面了,他说:“我结婚的时候戴着。”

    我说好啊。

    然后他又问我是不是生气。

    我忽然就扑上去抱着他,我说你不告诉我我才生气呢,你说了我就没事了。

    林至诚哦了一声,夸我好,他又说要喝水,我就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他才喝了一口,剩下的那些全倒头上去了。

    我直接被他吓了一跳,他这是干嘛?

    把空瓶子随手放回去那个购物袋里面,林至诚忽然凑上来,他说:“我想清醒一点,跟你说会话。”

    我噢了一声,然后说:“那你说吧。”

    他的头估计还晕,就这样湿漉漉靠上来,他说:“我爸今天找你去了是不是。”

    我正想找个机会给他说这事,我觉得凡事两个人得商量一下是不是。

    正好他现在问了,我就嗯了一声。

    林至诚又往我身上蹭了一下,他说:“不管他说什么,别管就是了。以后他再找你,就告诉我,我们一起去看他,一切有我呢。”

    他的声音里面,还有酒精的影子,有点儿含糊,我不好说什么,就又嗯了一声。

    他忽然一把伸手过来抱住我,然后他转了一下身体,把脚蹬直,他仰着脸看着夜空,慢腾腾地说:“我爸是不是给你说,如果你还要跟我一起,就让我一无所有之类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最后点了点头。

    林至诚抬起手摸我的头发,他忽然嘴角扬了一下,他说:“我要真没钱了,一毛钱都没有,你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多简单啊,没钱就去挣啊,钱又不是天上掉的或者是树上摘的。

    我立马说:“当然是赶紧出去挣钱啊,挣钱买吃的。”

    似乎有点无奈,林至诚伸手点了一下我的额头,他说:“你让我怎么说你好,这姑娘平时看着挺聪明的,但是怎么就缺了点情商呢?这个时候,你还说吃的来破坏气氛。”

    我低下头来,脸腾一声涨红:“你胃不好,不能饿着。”

    这大概是我这段时间以来说过还算是动人的情话了,朴素是朴素了点,但是那是实在话。

    女汉子嘛,整天把我爱你你爱我什么的挂在嘴边,比较不习惯。

    可是就是那么朴素的一句话,却让林至诚愣了神,他的嘴角抽了一下,最终眼神里面有些亮晶晶的东西。

    他说:“你皮实得让我无言以对,你咋这么实在呢?”

    我歪着头望着他:“那这是好还是不好?”

    林至诚早已经将手移到我的脸颊上停留,他继续说:“不过我就喜欢你的皮实,不会跟我耍心眼的姑娘,我是第一次遇到,是我的运气好,长得那么水灵的姑娘,就跟了我这么个人。我又没情趣,也不会经常说甜言蜜语,真不知道你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才遇到我。”

    我噢了一声。

    林至诚冷不丁地说:“偶尔你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我有点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疑惑地问:“什么不公平?”

    手依然在我的脸颊上面游弋,林至诚说:“我是你的初恋,你却不是我的初恋。”

    我完全没想到林至诚会跟我讨论这个问题,哪怕他彻底变暖,那也是建基在高冷上面的暖,那种暖不彻底,还有距离感,我偶尔也会怕他,也还是觉得无法触碰他的内心。

    愣了一下之后,我摇了摇头。

    把手放下去,林至诚忽然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说:“如果早些时候遇到的人是你,估计我们早就结婚了,孩子估计都去上幼儿园了。”

    他发啥神经了?

    以前我都不知道他有伤春悲秋的细胞呢!

    我望了望他,在心里面吐槽完了,这才慢悠悠地开口说:“林至诚,你不是喝得太醉了?”

    他回望,嘴角再一次上扬,他没应我这句话,而是有点跳跃地说:“刚才让你在我那些同学面前受冷遇了。我就是知道他们会这样的反应,才不想带你出去跟他们玩。”

    醉酒的人说话都有点儿混乱,我不知道他想说的重点是什么,就随意嗯了一声。

    但这一次,他却继续清晰地把这话往下接了。

    他说:“他们会冷遇你,是因为都把我当成负心汉。我觉得分手后,作为一个男人不该说女人的坏话,就一直没解释。我以前以为不说是风度,现在看到你冷遇我会心里面很不舒服,我要把他们全换了,我再也不跟他们来往了,换掉换掉,所有的都换掉。他们都不好,他们都不理你。”

    他的语气里面,更多的像是一个没分到糖,迁怒那些发糖的人的一个孩子。

    我又吓了一跳,这娃真喝傻了?

    这熊孩子不是一直走的高冷路线吗?

    推了他一把,我轻声叫了他一下:“林至诚?”

    他的眼睛翻白了一下,然后慢吞吞的闭上,嘴里面还嘟哝着什么,我凑过去细听,他在说:“周沫,周沫,周沫。”

    这样无限循环。

    我捏住他的手,凑得更近了。

    这个时候露水有点重,很快我发现自己的头发有点儿黏糊糊的,摸了摸林至诚的衬衣,也有点凉,我正打算拿手给他拍一下,手却被他一下子捏住。

    他将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前,忽然睁开眼睛盯着我,有点迷离却又认真地说:“周沫,你能答应我吗?”

    “什么?”我没抽回手,小声应了一句。

    一直盯着我看了不下三十秒,林至诚这才认真并且庄重地说:“我想请你这辈子都别离开我了。”

    我凝神回望他,飞快地说:“可以的。”

    他诧异的神色爬上额头:“不考虑一下?”

    我轻笑了一声:“不用。”

    他也笑了。

    这一晚的夜空很美,星光闪耀,到处的青草风华微风习习,这一切美好得跟韩国偶像剧似的。

    这让我误以为这是我们之间一个特别美好的转折,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场景,成了我后来一次又一次怀念他的时候,在孤灯相伴里面唯一能给我安抚的画面。

    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开始多甜美,不过是包裹着苦涩挣扎的糖衣,我得到了那些为数不多的甜,也为这些甜付出了太多沉重的代价,它们数不清却依然堆积在我后面的光阴里面,给我带来的只有长久的难以吞咽的苦水。

    而在一切满目疮痍之前,我还是那么兴高采烈地扶着这个我以为他会相伴我一生的男人到校门口,找了一辆的士将他弄回家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