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86可是后来我们没有结婚
    他给我送的东西,是一个戒指。

    还是昨天我在柜台上面一眼就相中的那一只,我当时没太多表露,只是在它身上停留了不下三十秒。

    里面还有一张纸条,他说,戒指是昨天下午我重新返回去买的。原本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可是你昨晚都不愿意理我。

    这个点,下班时间,前台打卡机这里人来人往,我怕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只得装作若无其事地将那个小锦盒握在手心里面,正要走,却迎面碰上了下来打卡的孙茜茜。

    她低头扫了我一下我握着锦盒的手,最后淡淡地说:“他以前最喜欢给我送戒指了,半年送一次,可是后来我们没有结婚。”

    这是我第一次单独与孙茜茜面对面。

    她今天穿了一件浅黄色的连衣服,裙子很修身,也挺短的,把她白皙的大腿展露无遗,她就这样随意地在我面前一站,依然是风情万种的。

    而现在,她嘴里面说出来的这句话,再蠢的人也知道是挑衅。

    既然她当初选择了走开,现在回来,算是怎么一回事?

    听林正的意思,她是拿了林正给的40万跑了,现在又屁颠屁颠跑来宏德上班,刷存在感呢?

    我之前以为她是有苦衷,现在反而觉得她压根没有。

    思索了一下,我终于开口,淡淡地呵呵了一声。

    一点都不介意我的敷衍,孙茜茜继续自顾自地说:“那个时候他刚刚做宏德,电子行业没经验不好做,他家里也不支持,最后我们连吃饭都是问题了,他还得愁没钱给员工发工资,后来我就去夜总会上班了。当然,我做的事比你的高贵多了,我是在那里切水果盘的,不像你长得一般还要出卖色相。”

    她倒是天生的演说家。

    这里人来人往的,她还故意说得那么大声。

    我不想理她,就怕理她她还来劲了,所以我淡淡地说:“孙小姐的过去真精彩,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得不说,现在归来的孙茜茜,跟杨桥差不多是同一个类型的,但是她又跟杨桥不同,那就是,她懂得刚柔并济,而且她变脸比变天还快。

    对于我的淡定,她很快笑笑说:“周小姐,其实我们不必要做敌人。我昨晚想得很清楚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现在我就想在宏德混碗饭吃,还请你这个未来的老板娘给我多些关照。”

    就算我不买名牌,我也不是那种看不懂名牌的土包子,眼前的孙茜茜手上拎着的包包,分明是地王大厦那边一楼专柜的某个品牌出来的,而且一看就知道不是高仿货。

    一个买得起万把块的包包的人,需要来混一碗饭吃?

    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我却不动声色,笑了一下,直接不理她,走了。

    对于她这种人,我算是知道了,不理她,她就没劲了。

    从宏德里面回来,陆小曼没在家,她好像说跟着张磊去蹭饭了,让我别等了。

    我感冒已经累得要死了,她不回家吃饭更好,我就煮了点面条对付了一下,洗完澡,我越觉得脑子都被烧糊涂了,就冲了个999喝了,倒在床上就睡大觉了。

    在睡梦中,我梦见有人给我弄了一杯西瓜汁,我喝得正高兴,被端走了。

    很快,不知道怎么的,梦境就变成了我在不断地荡着秋千,摇摇晃晃的,我的脑袋都被摇晕了。

    总算艰难地睁开眼睛,却只见林至诚的脸模糊地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我伸出手去覆上他的脸,我甚至摸到了他的胡子茬,有点儿扎手。

    嘿嘿一笑,我咕哝了一声,这梦不错。

    之后我又叨叨说了很多梦话,我忘了。

    然后接着是一场晃晃荡荡,越晃动我就越好睡,这一觉有点动荡,我却睡得很安稳。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直接惊呆了。

    我没睡在自己的屌丝床上面,而是睡在一张各种高大上软绵绵的就算我滚几圈都掉不下去的大床上。

    揉了揉眼睛细看了一下,我特么的还以为我穿越了。

    睡了一觉起来,我竟然跑到林至诚的家里来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竟然退烧了很多。

    稀里糊涂地爬下床,我郝然看到自己那个装衣服的行李箱就这样淡定地靠在林至诚的衣柜上面,那个破开的口子就跟咧开嘴对我笑似的。

    我一下子懵了,光着脚就跑出房间,却只见林至诚站在厨房那里,不知道在干嘛。

    他家的房子挺大的,就跟电视上那种让我特别羡慕的房子布局一模一样,卧室过去就是大厅,而光洁大方的厨房就连着大厅,也因为这样我才能一眼就见到他。

    跳舞的人,大部分的脚比较轻,而且我没穿鞋子,就这样走过去,林至诚竟然浑然不觉,我叫了他一声,他条件反射地被惊吓了一下,浑身抖了一下,这才回过头来问:“醒了?”

    这不是废话吗?我要不是醒了,那我站在这里就是梦游了。

    可是他那么温柔地问我啊,我就算嫌弃这是废话,也得点点头的。

    他见我点头,手就往我额头上面一探,然后松口气那样说:“好了,烧退了。”

    等他放下手,我就问了:“你在干嘛?”

    林至诚瞥了我一眼,给我示意了一下锅里。

    他特么,卧槽啊!他在做饭!

    而且,看卖相,还做得很不错!简直就跟外面的餐厅那些厨师的技术差不多啊卧槽!这个男人是全能嘛卧槽!

    我张了张嘴,正想夸他一下来着,谁知道林至诚把锅里的东西笨手笨脚地铲上来装到盘子里面,他老实地说:“其实这是外面打包回来的,我就热一下。”

    有种崇拜幻灭的感觉,我努了努嘴,先问正事了。

    “你不是出差了吗?为什么我会在你家里?我的行李箱怎么也在你家里?”

    把盛好菜的碟子端到餐桌上,林至诚撇了撇嘴说:“担心你,就赶紧回来了。去你家你脑子都烧糊涂了就带你去看医生了。然后你接受了我的戒指证明你答应嫁给我了,早晚咱们得住一起,我就帮你搬家来一起住了,省得你被对面楼的那男的偷窥。”

    我晕死了算了。

    这男的怎么能这样,搬家这样的大事也不跟我说一下,自己就把我的东西搬过来了。

    我被雷得外焦内嫩,半响才说:“还没结婚就住到一起,影响不好吧?”

    瞄了我一眼,林至诚说:“我们可以先扯证。”

    他说这话的时候,就跟聊天气那么简单自然,害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把婚姻看得特别简单了。

    迟疑了一下,我还是有顾虑,又继续说:“还是等你爸先同意了,我们再那样吧。”

    林至诚一把拉着我做到餐桌这边的椅子上,很淡定地说:“没事,我爸跟我妈分手的时候,也没经过我的同意。”

    他一下子抛出了那么一句话,我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接下一句。

    他给我打了汤示意我喝点,然后继续说:“现在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姓林名至诚,现在户籍是深户,27岁,无婚史。现在算是私营业主,有两套房子,一套在这里,一套在龙岗等着升值。银行存款若干,这个暂时没数过,后面你可以帮我管着。至于我的家庭情况,我爸你见过,就一个要面子的小老头,现在经营一家不错的通信公司,他有自己的房子,后面不会跟我们同住。我妈我没见过,他们压根连证都没扯就把我弄出来了,所有选择我后面不会有任何的婆媳问题困扰。至于我的前女友,就一个,你见过几次了,总之我跟她分了就没联系了。我不提她,不是因为还爱着她,而是怕你听了难受。总之我身家清白,没在外面养情人,跟你在一起之后没再在外面拈花惹草。有些大学同学以及生意往来的朋友圈子,改天带你去聚聚,好了就这么多,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他说完,忽然给我递过来两张纸张,继续说:“哦,上面的那张是我的身份证和居住证复印件,下面那张是我所有私人银行卡的卡号,卡和密码等下吃完饭我就给你。至于扯证啊,你好好考虑一下是这个月底还是下个月初吧,反正我能空一天出来。”

    我怀疑他中邪了,不敢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东西,就这样张大嘴惊诧地坐在那里。

    见我这样的反应,林至诚盯着我看了半响才说:“你昨晚说了很多梦话。”

    我呆住,赶紧问:“我说了什么?”

    没有将目光移开,林至诚一字一顿地说:“你说你爱我,哪怕我缺胳膊断腿了你也还爱我。”

    这人,怎么尽说一些不吉利的话呢!

    瞪了他一眼,我说:“别瞎说,不然我弄死你。”

    我的话音刚落,林至诚已经腾一声站起来朝我挤过来,一把捧住我的脸就亲下去,我急忙说:“疯了是不是,我在感冒啊,别给你传染上了!”

    他很快堵住我的嘴,含糊地说:“我不怕,我就喜欢被你传染。”

    不得不说,他矫情起来的时候真特么吓死人啊。

    可是我偏偏心甜如蜜,放松下来任由他的吻狂乱挥洒,甚至不去计较他将手伸进了我的衬衣里面游弋。

    可是,正当没节操的事要发生的时候,他家的门铃忽然响了。

    我推开他,两个人对望了一下,我的脸又红了,林至诚抚了我的脸一把,他说:“我先去看看是谁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