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83那我会弄死他
    我一个激动,也没回避李先勇,当着他的面就颤抖着手指按了一个接听。

    然而,就跟突然被宣告中了五百万彩票一样,当我觉得自己正要幸运地扑上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票早就丢了那样,我被重重摔在现实的牢笼里面。

    里面传来的声音,不是林至诚的。

    这样欣喜落空的心情,差点就让处在情绪奔溃边缘的我差点就在人来人往的公园洒下眼泪。

    可是我最终忍住了。

    我知道哭出来只会让人笑话,对于事态的发展于事无补。

    用林至诚的手机给我打过来的人是杨桥。

    依然是冷如仙鹤高高在上的样子,她说:“十点半,你过来淡情富豪夜总会找我。这里你应该比我还熟,我在包厢里面等你,别让我等太久。”

    她说出我以前上班的夜总会名字时,我怔了一下,恍如那是很久远的回忆。

    可是,那其实不过是隔了几个月而已。

    可能,这段时间我是被林至诚的温柔轰炸保护得太久了,都有点忘了自己曾经来自那里。

    苦笑了一下,我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思路清晰一些。

    算是淡定下来了,我最后放慢声音问:“有什么事吗?”

    如果她找我,跟林至诚这次的事没关系,那我确实没心情跑一趟。

    见我发问,杨桥不屑地笑笑,她在那边打了一个响指,一字一顿地说:“你可以不来,那我会弄死他。不好意思,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好好拿着。”

    我终于明白过来了。

    早上杨桥说的那番话的意思,其实不仅仅是要撤资那么简单。

    这个疯女人!

    挂了电话之后,我手脚冰凉,跌跌撞撞就要往公园的出口处跑去。

    这个时候去宝安,哪怕不塞车,也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更何况现在还在下班高峰期。

    可是我才走了几步,就被李先勇一把拽住。

    没再嬉皮笑脸,他说:“你别去了,你不是杨桥的对手。”

    可是我怎么能不去。

    林至诚是因为我才惹林正生气的,现在林正不管他,如果我也不管,就这样跑回家去该吃吃该喝喝,那样的事情我做不到。

    一想到他这样高傲的一个人,要承受这样的污水,他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就根本不可能安定得下来。

    可以有人骂我这样折腾自己,就是蠢,就是没脑子,骂我不作就不会死等等,随意吧。

    除了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除了这样毫无把握地被人支使着乱跑,我别无他法。

    细细想来,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为他做的事情竟然不多。

    而他竟然馈赠了我二十多年来最暖的夏天。

    于是,我终于甩来李先勇的手。

    他把手收回去,最终态度也冷了下去,冷哼了一声,他说:“幼稚没大脑,既然你那么想送上门给人整,那随便你。”

    兜兜转转了好几线车,最后我转了305,它能直接到宝安的。

    快到文汇中学的时候,杨桥又用林至诚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她先给我报了包厢号,最后她让我去想办法弄一套淡情夜总会的艳舞服,她说如果我跳得让她开心了,她就考虑在这一场较量中放林至诚一马。

    下车了之后,我直接跑去沃尔玛买了一把美工刀,这才朝着夜总会那边出发。

    去问陈美娟借衣服的时候,她也有问我出了什么事,但是她急着上台去表演,我跟她说了也什么帮忙,还让她瞎担心,我就借口说借来玩玩的。

    抱着那一套没啥布料的衣服推开了门,刚刚扫了一眼,我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在包厢里面载歌载舞的不仅仅只有杨桥。

    这其中有今天下午才一本正经安抚大家通知大家提前下班的人事主管王绍鹏,有业务部的主管朱大奇,有脾气暴躁经常把我骂成狗的陈大军,还有工程部的好几个资深的方案工程师。

    除此之前,还有好几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他们大多都点了夜总会里面的小妹在陪酒,酒却没喝多少,手倒是到处乱摸。

    一见我推门了,杨桥就跟个大姐大似的挥手让人把音乐关了,她拿着麦克风就说:“欢迎今晚给咱们跳艳舞的周沫小姐出场。注意关键词,是小姐哦,等下大家可别太客气,说不定她就喜欢被男人摸。”

    我杵在门口,听到这番话,再见到里面有相处了好几个月的同事,不禁觉得有些难堪,想要往后退一步,杨桥却很快把麦克风一甩,腾一声站起来走过来就伸手拽住我往包厢里面走,走到那些人的视线中央位置,她把手一甩,嫌弃地让靠近她的陈大军给她拿一张湿巾擦手。

    细致地把手擦完,她把揉皱了的湿巾往我脸上一丢,然后若无其事地说:“去把衣服换好,出来给大家热个身。”

    一对上那些相熟同事的目光,从他们的目光里面看到那些狎昵与玩味,我就特别难为情。

    把舞衣抱在怀里面,我最后小心翼翼地说:“杨小姐,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不屑地斜视了我一眼,杨桥冷冷地说:“你把属于我的男人抢走的时候,有跟我好好聊聊了吗?”

    我顿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杨桥已经抬起手又落下,直接“啪“的一声甩给我一巴掌,我吃痛,却觉得她肯定捏住了什么能对付林至诚的东西。

    生怕她真的会对林至诚怎么样,我不敢还手,只能傻站在那里,又被她连着扇了五巴掌。

    她是真的恨透了我。

    每一次下手都特别重,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痛,然而我却慨然不动地站在那里,一脸的漠然。

    估计她是打累了,终于停下来,却在看到我的表情之后,杨桥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冷冷地说:“你为什么不哭出来?”

    我努力站稳身体,别开她的目光说:“你开心就好,请你放过林至诚。”

    可是就这样,竟然激怒了杨桥,她伸手过来一把抓过我手上的舞衣狠狠地丢在地上踩了一脚,然后冷冷地说:“呵呵,你是在我面前表现自己有多爱那个男人吗?很好,你激怒我了。我改变主意了。”

    她说完,回过头去朝陈大军招了招手说:“过来,帮我把她扒光。”

    作为宏德的采购主管,陈大军算是深圳里面高职厚薪的一类人了,他平时骂我的时候也挺牛掰的,但是却在听到杨桥的话之后,他怂了,就像一头牛突然变成了一枚包子似的。

    他迟迟疑疑地站起来,看了看我,又看看杨桥,然后他说:“杨小姐,这样玩过分了点吧。怎么说她也是林至诚的女朋友,要给秋后算账了怎么办?”

    很鄙夷地瞪了陈大军一眼,杨桥轻笑了一声说:“宏德现在涉嫌造假金额达两百万,你以为林至诚他有多大的本事,那么快就能把自己的麻烦摘干净了?不过你也是真没用,换一个人,朱大奇,你来。”

    朱大奇就是我之前做业务时候的领导,他大概三十五岁,还没结婚,当时我在他手下,他每次给我说话,眼神都有点儿不好的感觉,倒是半眯着眼睛看我。

    现在一听杨桥这话,他竟然很快站起来,箭步冲上来,一把就抓住往我肩膀上面抓,他还一抓一个准,直接抓住了我里面的br带。

    我僵了一下,一下子知道李先勇说得对,杨桥她分明就是想整我,她压根就没想过帮忙林至诚。

    明白过来,我一把抓住朱大奇的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反手扭过去,估计他是脱臼了,痛苦的神色在我面前一览无遗。

    做完这一切,我上前了一步,将事前准备好的美工刀抓在手上一把顶在杨桥的下巴上,在她诧异而惊慌的眼神里面,我淡淡地说:“杨小姐,你最好还是悠着点,我敢往李先勇的脖子上面划玻璃,我也敢往你的脸上划刀子,虽然我学的是舞蹈,但是我之前特别喜欢钻研法学,我知道怎么叫有意伤人,什么叫正当自卫。”

    也不知道李先勇是早就在外面候着还是来得巧,我刚做完这疯狂的一切,他就推门进来了。

    一看这阵势,也不知道他站哪个队的,就先鼓掌了,鼓掌完了之后,他过来直接把我扯开了,就连我手上的刀子,也被他抢了。

    将那把花了十几块买来的刀子随意地丢在地上,他就说:“女孩子别动不动就玩碎瓶子和动刀子,有话好好说。”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李先勇对我没恶意,也因为他的到来,我算是安心了一些,正要跟他示好地笑笑,杨桥却已经冷着脸冲上来,想要再给我甩一巴掌,又或者更多。

    这一次我不打算忍她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我以前干农活积聚下来的蛮劲全被我用在了上面,她吃痛,叫得跟被鬼上身了一样,脸上的表情狼狈至极。

    我不禁在心里面冷笑,不是冷如仙鹤么,痛起来的时候还不是一个常人,也会狼狈也会惨叫,装什么仙女。

    如果这个时候门不是再一次被推开,我可能真的会拗断她的手。

    因为,我痛恨对林至诚下手的人。

    然而,让我挺莫名其妙又惊喜交加的是,推门进来的是林至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