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81你会有满足感吗?
    我一怔,内心瞬间被巨大的惊喜击中,却假装若无其事地问:“看戒指干嘛?”

    林至诚腾一声坐起来,他用眼睛搜寻了一下,然后用手指把我穿在里面的小裤子勾过来,很跳跃地说:“你是自己穿,还是我帮你穿?别怕麻烦我,我就一活雷锋,喜欢帮忙,我还可以帮你擦干净再给你穿上。”

    神经病才要他帮忙。

    红着脸一把抢过来,我沉默着爬起来朝着洗手间那边冲去,“啪”一声关上门,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忙活了好一阵,最后又用水洗了一把脸,才走了出去。

    在我走开的当口,林至诚早把自己收拾好了,他弄得整整齐齐的时候还真是人模狗样,却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来。

    盯着我看了不下十秒,他有点不怀好意地说:“不生气了?以后你再生气,我还是直接按住整一顿,你就好了。”

    我白了他一眼,脸又刷一声红了,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凶巴巴地吼他:“林至诚!”

    被我一吼,他总算正常了,讪讪地笑笑,然后一把拉过我的手说:“先去吃饭,然后去选戒指。”

    话题总算又绕回去选戒指这事上面了,我逮住机会又问:“选戒指干嘛?”

    林至诚白了我一眼,郁闷地说:“结婚用,不然难不成是买来戴着好看啊?”

    总算听到我想听的话了,可是我又矫情了,觉得突然。

    更何况,林正还不同意我们呢。

    思虑了一下,我小心翼翼地说:“现在说结婚的事,是不是太冲动了点?”

    对话间,林至诚早将我的手伸进他的胳膊里面挽住,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淡淡地说:“反正我们把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结婚是迟早的事,早点也没事。”

    明白过来,林至诚是想给我定心丸,我的心忽然沉寂下来,就如同原本惊涛骇浪的湖面忽然安静下来,我小声说:“是我小气。”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林至诚说:“没事,我挺喜欢看你吃醋的。”

    闹了那么一出之后,两人又和好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没有再提起孙茜茜,林至诚甚至还给我把虾都剥了壳,还让我多吃点,肥一点到时候好挑婚纱啥的。

    吃完饭,他就把车开到深大附近这边的海雅百货那里,然后跑去周生生买戒指。

    在深圳也呆了好几年,我还不至于连个黄金柜台都没来过,可是我那也是以前在夜总会偶尔休息的时候闲得慌,跟陈美娟两个人就跑去宝安前进天虹那里瞎逛,偶尔看到特别好看的款式,看那些小小的黄金圈算起来一千来块也不敢问销售员拿来试戴。

    但是今天倒好,林至诚一来,就直接指着一个看起来不大价格却贵得吓人的问我:“这个怎么样?”

    眼看着一大波销售员要杀过来了,我在心里面默默数完了后面的零,心里面忍不住吐槽,这破石头干嘛那么贵,就那么一小块,就得卖三万多。

    正用生命在吐槽来着,林至诚捅了我一下,他问:“嫌小啊?”

    我哪里嫌弃小,我那是嫌弃太贵!

    拉了林至诚一把,我说:“要不然,咱们就买个银的就好了,买银的好处很多的,比如哪天有人给我投毒,我的戒指一变黑,就知道有毒什么的,又方便又实惠。”

    林至诚满脸的黑线,半响才说:“你后面还是少看点b,三观都有点歪了。现实生活哪里来得那么多的投毒。更何况哪里有人结婚戒指买银的,那太随意了。”

    我噢了一声,扫了一眼那些金子的,看着估计小一点的,一千多块也能买一只了,就说:“那买金的啊。买金的……。”

    我实在想不出买个金的能有啥用处了,就憋住了。

    林至诚倒来劲了,他说:“说说,买金的能干嘛?”

    我思索了一下,灵光一闪,脱口而出:“省钱。”

    林至诚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不看看这是公众场合,就这样伸手过来一把将我拽了一半的身体到他的怀里,就这样很暴发户的样子指着那一排的钻戒说:“你不需要省,看中哪个就买,就算你把这一排都买了,我也愿意给,我也给得起。”

    啧啧啧!这语气要多暴发户就有多暴发户,可是偏偏我听着,就跟有人给我泼了蜂蜜似的。

    但是我还是得教育他一下,毕竟他的钱也不是哪天刮大风,无缘无故给他刮来的啊!

    瞪了他一眼,我说:“你懂不懂过日子的,你这叫浪费懂不懂?”

    林至诚倒是没再抬杠,他说:“嗯,看起来你比较懂,以后你管钱。”

    我张了张嘴,正想说话来着,耳际却响起了一个特别让人不舒服的声音。

    “至诚,还真巧啊。也不知道是因为深圳变小了,还是因为我们有缘分。”

    循着这个声音,我看到孙茜茜从别的珠宝柜台朝着周生生这边走来,她没再穿着早上那套装,而是换上了挺休闲的运动装,脚下踩着的是白球鞋,可是哪怕是这样简单的打扮,依然难以遮掩她举手投足之间的万般风情。

    相比她,我还真是相形见绌,就跟一枚没见过啥世面的土姑娘似的。

    真没想到在这里都能碰到她,我直接觉得她在跟踪我们,她就是一跟踪狂。

    一想到她明明见到我,还非要各种对着林至诚抛媚眼,我心里面就郁闷得要死,但是却不太好发作,只得赶紧从林至诚的怀里面移步出来,转而捏紧他的手。

    站在林至诚的侧面,我看到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的眼眸瞬间冷下去,扫了孙茜茜一眼,他冷冷地说:“我们在忙。”

    他语气里面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要换做是别人,估计早就识趣走开了。

    然而孙茜茜她偏不。

    在脸皮厚这件事上面,她似乎有点儿得天独厚。

    莞尔一笑,她继续不为所动地说:“我跟刘晓梅过来逛逛,她刚才才提起过你,没想到那么巧遇上。等下她试好东西了,我拉她过来跟你打下招呼。”

    她说完,也不管我们理不理她,就这样走了。

    被她这样一打扰,气氛全部给破坏掉了,甚至还有点儿尴尬,我最终失去好好挑选戒指的心情,还有点儿懦弱地想拖着林至诚赶紧走。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有些人我永远拖不走。

    正如有些事永远无法简单地平息一样。

    我错就错在,我在一开始就踏入了这一场覆水难收的征途,我以为披荆斩麻就能笑到最后,却没有想到,太多人都在披荆斩麻,上天永远不会因为我们多努力,而会格外开恩。

    好像生怕我们跑了一样,孙茜茜很快拉着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过来了,跟孙茜茜那种淡然又风情万种不同,这是个豪气的姑娘,一冲上来就抡了林至诚一拳,抡完了还骂:“林至诚,你这个兔崽子,大学那阵你跟我多好的哥们啊,后面说不联系就不联系了,要不是今天凑巧碰到,我这是得下辈子才能见到你是不是?”

    她骂完,扫了一眼站在林至诚身边的我,指着我就一副大大咧咧的语气问林至诚:“哟,这条妞新找的?看穿着挺年轻啊,大一还是大二的?好家伙,你现在口味变了,身边的姑娘都往嫩里找了?”

    林至诚的脸色越发难看,却没有发作,他一把推开那个短发豪放女的手,慢腾腾地说:“刘晓梅,女孩子家家的,淑女一点。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女朋友周沫,我们今天过来买结婚戒指的。”

    他还把结婚戒指这四个字咬得很重。

    一听说我们是过来买结婚戒指,站在我对面一直冷眼旁观着的孙茜茜,脸色微微一变,却很快恢复正常,依然抿着嘴站在那里。

    倒是这个刘晓梅,循着林至诚的话,开始上下打量我,那眼神,就跟看货架上面的商品一样,似乎我就是一个没有生命力的物品一样。

    很快,她的眼角里面洋溢出来不屑的神色,与她眼眸里面一直绵延不绝的高傲混合在一起,她轻笑了一声,最后说:“长得倒是还行。就是穿衣服什么的,看起来比较土气,看来林至诚你的眼光,开始向乡土那快发展了。”

    冲着林至诚说完,她压根不给林至诚时间搭话,她很快又冲着我说:“不好意思哈,我这个人说话就是比较直接。”

    哪怕我再蠢,也能感受到她深深的敌意,她这摆明是来帮孙茜茜气我的!

    思虑了一下,我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她却跟一串点燃了的鞭炮似的,好像不立刻噼里啪啦响完就会死似的,她继续说:“啊,林至诚你这丫该不会是因为被孙茜茜甩了想不开,随便找了个哑巴吧?虽然看着美啊,但你们床上运动的时候,你在上面干得热火朝天,她不会叫床,你会有满足感吗?”

    这话实在太难听了。卧槽!

    更让我实在不想再包子的是,她说完,还摊摊手继续说:“没办法啊,我就是那么直率的,你们可别生气。”

    我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冷冷地扫了这个疯婆子一眼,我淡淡地说:“听说太毒舌的人很容易就变哑巴的,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毕竟你就长那样,真哑了下半辈子就惨了。”

    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被我一句话就差点噎死了,刘晓梅的脸刷一声塌下去,她瞪了我一眼,最后拿着手机不知道发信息还是干嘛。

    站在我身边的林至诚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他笑完正要说什么来着,他的电话响了。

    打了一个手势,他掏出手机示意他要去接电话。

    林至诚一走开,那个刘晓梅就不屑地丢给我一个白眼,说了一句:“什么装逼玩意!”

    见孙茜茜也就只能找来这样猪一样的队友,我倒是淡定了,就这样笑笑,没再跟这样的毒舌婆撕,而是直接让站在一边笑到内伤的销售员给我拿戒指试。

    可是我的戒指还没往手上套,林至诚就快步走过来说:“周沫,我要先回公司一趟,急事。”

    看着林至诚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这样慌张的神色,哪怕只是出现了那么几秒,我的心也是往下一沉,有个声音不断地再说,千万别出大事,千万别出大事。

    可是怕什么,终究来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