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79好久不见
    跟随着林至诚的目光,我循着那个声音望去,杨桥一脸淡定地继续比划了一下手指,淡淡地说:“我数三声。林总你还有时间反悔,要康庄大道还是走泥泞小路,你现在就选。”

    不动声色地用眼角扫了一遍全场,我看到大部分的同事都显露出了不同程度的焦虑,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杨桥大概是宏德挺有份量的投资者。

    生怕林至诚为了我把局面变得不可收拾,我下意识想挣脱开他的手,他却紧紧握住,他将我往他身上拽得更近,瞥了杨桥一眼,用更淡的语气说:“关于严禁办公室恋爱这样的规定,原本就不太人性化。我觉得这个可笑的规定今天就被取缔了。还有,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朋友都护不住,那么给他整个世界他也接不住。你悉随尊便,其他人自行解散。”

    他说完,一把拽着我就往外面走,也不顾林正在后面吼得快翻天了,我觉得这样的场面实在太难看了,就想拉住他。

    然而林至诚的力气挺大的,虽然他现在懂得顾着我,别让我走得太狼狈,但是却一点儿松动都没有。

    就这样,我被他直接拽着进了电梯里面,他还直接按了一楼。

    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望了他一阵,小心翼翼地说:“林至诚,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那个动作跟我学的,林至诚轻车熟路地白了我一眼,然后伸手扶上我的腰,很郁闷地说:“刚才你呛陈大军的时候,我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怎么还是蠢姑娘一个呢,你要不是跟我在一起,还有人给你使绊子吗?说到底这是我的问题。我家里人有问题,又不见你婶婆反对我们。”

    我噢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下:“因为你条件好啊,我们在一起,算是我高攀你呗。”

    我的话音刚落,林至诚忽然伸手就掐了我一把,凶巴巴地说:“让你瞎说。”

    那我就别瞎说了,说正事呗!

    眼见着电梯就要听了,我问他:“我们干嘛去,现在上班时间。”

    林至诚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说:“去我家。”

    我莫名其妙:“这个时候去你家干嘛?”

    林至诚瞥了我一眼,嬉皮笑脸地说:“你想干嘛就干嘛,你要想非礼我,我会无限度无底线地配合。”

    乱七八糟的。

    我瞪了他一眼,直接骂:“神经病啊,公司都出了这事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然呢?”刚巧电梯的门开了,林至诚拖着我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淡淡地应了一句。

    就是他这样不当一回事的态度,把我弄着急了。

    也考虑到在大街上瞎嚷嚷影响不好,上车了之后,我这才说:“林至诚,你是不是瞎胡闹了一点?杨桥看样子是宏德挺重要的透资者啊,你就这样把她甩在那里,她要真撤资了,后面你怎么办?”

    淡定地握住方向盘,林至诚发动了引擎,把车倒出去之后才慢腾腾地应我说:“在你看来我那么无能么?”

    望着林至诚的侧脸,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自负的表情一览无遗,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他这是天真可笑,反而觉得他这样特别有魅力。

    可是,就算他是这样说,我也觉得他是不是草率了点。

    于是,我思索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地说:“林至诚,要不,我别在宏德上班好了。我出去外面找一份别的工作。”

    微微转过头来瞥了我一眼,林至诚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我正要问他干嘛来着,我的电话响了。

    我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看了看,林至诚瞄了我的手机一眼,看着后面缠着的厚厚的胶布,他一边拐了个弯,一边问:“我送你的那个手机怎么不用?”

    我哪里会给他说,我用不惯那个高科技的,就喜欢诺基亚这种简单的,至少耐摔,电池也待机长。

    扫了一眼那个陌生号码,我作了一个先接电话的手势。

    做了采购之后,虽然就一个砍价的,但是还是挺多供应商找我的,我还是要干活的。

    林至诚用眼神示意我随意。

    我朝他撇了一下嘴,然后按了一个接听。

    可是,根本就不是什么供应商。

    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好,李先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还是招牌式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笑,笑完了他就说:“周小姐,我送你的花收到了吗?卡片上面的话可是我熬夜想的,周小姐你有感动吗?”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李先勇是一个不小心跑去农场,把脑袋瓜给牛踢坏了还是怎么的,总之算是脑残了,他一个星期就让人给我送一束花过来,还写一些特别肉麻露骨的卡片,还非要把国内外一些不错的现代诗给改了,总之就是无聊透顶。

    这事给林至诚知道了,林至诚气得慌,估计私底下也给他打过电话了,但是他非但不停止这无聊的一切,还把一周送一束改成两天送一束。

    我实在被他烦死了,就跟花店的说别再送来了,花店的说对方都给钱了,没有不给送货的道理,让我别为难他们,他们挣钱也不容易巴拉巴拉,巴拉完还继续助纣为虐。

    我没法了,就跟前台小妹说收到了就帮我扔垃圾桶里面去好了,刚开始前台小妹没意见,还高高兴兴拿回家养着,但后面多了,她审美疲劳了,就跟别的同事说我装逼。

    现在李先勇打电话过来了,我一想到被人八卦就来气,也懒得再跟他客气,直接骂人:“送你大爷的送,收到我也扔了。”

    被我骂,李先勇倒是无所谓,继续淡淡地说:“打是亲骂是爱,周小姐你骂得我那么猛,肯定是爱上我了。刚好,我也爱上你。”

    特么的,他的脸皮是装修房子的工人帮他刷了几层灰吧,要不然怎么厚到了这样的地步?

    被他这样调戏,我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捏着手机把话筒凑过来,我很想骂他滚你大爷的去之类的,但是考虑到林至诚就在我身边呢,我那么粗鲁会被他鄙视的,于是我只得文雅点地骂:“你该去医院看下精神医生了,不然再严重点,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骂人,林至诚疑惑地扭过头来问:“是谁?李先勇?”

    我点了点头。

    一听我这话,林至诚伸手过来说:“电话给我。”

    我见林至诚在开车呢,就想把他电话挂了好了,谁知道林至诚非要拿去听。

    我没法了,就把电话递了过去,谁知道李先勇那个人渣,就这样挂了。

    接下来一路上林至诚都在说让我别理李先勇什么的,看样子他对这样的无赖也挺无奈的。也确实,李先勇就这样耍无赖,又没再干一些出格的事,林至诚也不好怎么做。

    最后林至诚把车停在华强北哈曼广场这边,下车之后才问我:“你那张收到钱的银行卡,带了么?”

    我了个擦擦。

    开完会我就被他拽着往楼下跑了,我连个包包都没拎,怎么可能带着卡啊。

    白了一眼给他之后,我说丢在办公室了。

    林至诚没再说什么,带着我就绕了几圈,然后进了一座啥大厦,按了9楼。

    到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们来的就是那家出了问题的供应商的公司。

    让我在前台大厅的沙发上等着,林至诚还把他手机给我说是让我玩游戏打发时间,他去办点事就来之类的。

    猜到他是为了我的事来的,我哪里还有心情看手机,拿着个手机就跟个傻逼似的坐在那里发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在林至诚的面子上,还是这家公司的接待来客的方式原本就洋气,前台小妹还给我冲了个速溶咖啡。

    然而,我咖啡才抿了几口,林至诚就出来了。

    坐电梯的时候,林至诚主动说:“事情算是解决了,等下吃完饭,你下午回去好好上班就好。”

    我噢了一声,想了想,我有点焦虑地问:“那钱真打到我的卡上面了?那钱怎么办?”

    说实话,卡上突然多了3万块,我除了觉得不可思议,更想赶紧把它弄出去,收着一笔不清不白的钱,我没法心安。

    一听我这话,林至诚也不顾在电梯里面,一把亲昵地帮我撩了一下前面的头发,然后他慢腾腾地说:“那钱啊,你收着吧,就当是我爸提前给他儿媳的零花钱。”

    我急了,瞪了林至诚一眼说:“那钱我哪里能拿着,不明不白的。”

    被我凶了,林至诚倒了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顺手抓住我的手,慢腾腾地说:“不要你就取出来扔了。”

    卧槽,别跟土豪聊天,会内伤!

    我还想说什么呢,林至诚又说了一句:“电梯到了。”

    他说完,一把拽我靠近他身边,又是说:“靠近一点,等下开门好让那些站在外面的男人羡慕我。”

    可是,就跟大热天突然遭遇了一场暴风雨一样,如此让人意外,并且措不及防。

    电梯外门,没有眼巴巴羡慕着林至诚的陌生男人,而是站着一个穿着打扮挺的女人,她抱着一叠的不知道是啥文件的东西,盯着林至诚,她目光很是热切。

    在短短的几秒里面,林至诚与她的目光触碰到一起,最后他捏得我的手更紧,朝着她微微笑了一下。

    接下林至诚善意的微笑,那个女人将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盯着我慢腾腾地冲林至诚说:“至诚,好久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