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77祝你安好,呵呵呵呵!
    我定在那里,半响不知道该作什么回答。

    如果我当时是一个三十岁的理智的聪慧的女人,我大概会睿智地关掉这个对话框,把她拉黑,从我的眼前清除,不去想不去探究不去回应。

    可是,我不过是23岁,在这样的年龄,第一次遇到爱情。

    我那么可悲。

    沉默了一阵,我终于慢腾腾地回复,我说,他很好,谢谢关心。

    那么迫不及待地朝着林至诚曾经深爱过痛爱过的前任宣示我对他的主权,我却还是显得那么底气不足。

    我总觉得,林至诚是天上砸下来给我的,我还没付出什么东西,他就在我的手上了。

    相比我之前的不幸漂泊,就在遇到林至诚这件事上面,我幸运得有点不切合实际,甚至让我觉得这像是一场完全虚妄的梦,哪一天梦醒来,其实他还是会远走,而我除了痛彻心扉,剩下的只有一场空荡荡的回忆。

    我那么没有安全感,哪怕是把全世界给我捏在手上,我也会觉得自己什么都抓不住。

    这是多么卑微的心事。

    在我莫名其妙的情绪像藤蔓一样疯狂绕上心头的时候,孙茜茜终于又回复过来,她说,是至诚一起冲浪的朋友告诉我的。你的号,我也是找了挺多人才找到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但是贸然去打扰他,不是太好,只得问你了。

    我差点冲动,想要狠狠地说,既然那么还关心他,那你离开他干嘛。既然你离开了,他有新的生活了,你又跑来唧唧歪歪干嘛。

    可是我终究没有。

    生怕自己占了下风似的,我中规中矩地继续回应,他很好,谢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有点无所谓的态度,激起了孙茜茜的不甘或者是其他情绪,她沉寂了一阵之后,发了一大段的话过来。

    太多了,我一下子没法完全记住,我唯一记住的是她最后那段话。

    她说,男人,我只能呵呵了,他曾经跟我说过这辈子只找我一个女人,哪怕我离开他走远,他也会等。只是我没有想到,不过是三年而已,他身边竟然有了你,估计也会跟你说一模一样的承诺,然后这些承诺,估计下一个女人也能听到,祝你安好,呵呵呵呵!

    我愣住,对于她这样浓烈的挑衅,我倒是没有多生气。

    我生气的是,这个女人,真的很过分,明明是她先离开了林至诚,哪怕她有着难以启齿的理由,那她也不能把林至诚说得那么一文不值!

    火气一上来,我直接噼里啪啦敲打着键盘,很快敲出一句话来,我说,你没资格把林至诚贬得那么低!

    可是发送的时候,却显示无法发送。

    这个女人,她说完痛快了,就把我拉黑了!

    把对话框关掉,我直接凌乱了,整个心情都被她毁了,各种郁闷地把电脑关了,去睡觉。

    一直回想着跟孙茜茜的对话,我辗转了挺久才睡着,一睡醒,看看旁边的小闹钟,都五点了。

    迷迷糊糊抓起手机,我想看看林至诚有没有打给我,可是手机安静得很,一个未接来电也没有。

    挺失落地爬起来,我坐在床沿上摇晃了一阵,拿着手机想着要不要给他打过去,又怕他在忙,或者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

    感觉自己谈个恋爱都把自己弄得喜欢唧唧歪歪了,一点都不爽快,我鄙视了一下自己,跑去洗个脸。

    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一个惊喜,箭步跑上去急急忙忙接起电话,果然是林至诚。

    估计是劳累的,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他说:“我快到沙尾了,你先换好衣服。”

    挂了电话,我瞬间把今天孙茜茜找我的事抛在脑后了,美滋滋地跑去换上了自己挺满意的那条裙子。

    没多久,林至诚敲开了门。

    他先是指了指陆小曼半掩着的房门。

    破天荒的我反应快了,直接说:“陆小曼她出去耍了,没在家。”

    就跟被按了开关似的,林至诚一听完这话,直接扑上来抱着我就是一番潦草的亲吻,我都被抱得透不过气来了,只得凶他:“闹什么闹,我快被你闷死了,咱们又不是一年没见着了,什么跟什么的。”

    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犯了口是心非的毛病了,虽然骂得那么凶,其实我的心里面挺高兴的。

    松开我,林至诚狡黠笑笑,振振有词地说:“这得怪你,谁让你魅力大,让我一天不见如隔三秋,不怪你怪谁。”

    哎呀!

    这人还给学了伶牙俐齿了!

    瞪了他一眼,我很快反驳说:“你这人就跟那些抢银行的没啥两样,明明是自己控制不了对金钱的渴望跑去抢的银行,到头来还怪银行的钱多了!”

    被我这样一呛,林至诚的表情有点讪讪的,看起来就一纯情小青年,我一个色心顿起,冲动之下跳了一下,然后伸手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一个上去就想吻他一下,可惜技术太烂,最后只蹭到了他的鼻子。

    被我这样一个跳跃地勾脖子,林至诚猝不及防,身体摇晃了一下才站稳,他有点无奈地说:“找个太爷们的女朋友就这点不好,一个不小心就给折腾倒了。”

    难得他那么无奈,我特别得意,瞥了他一眼就说:“知道我厉害了吧。”

    话音刚落,林至诚忽然一个伸手将门栓上,不怀好意地说:“我也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我吓了一跳,想赶紧从他身上下来,却被他一把按住移动到床边,一个坐下来就双双倒在床上。

    平时还不知道他灵活得跟个猴子似的,才倒下,他很快爬起来,一把拉上我床边的床帘,然后欺身压过来。

    我愣了下,直接加大手劲推他一把说:“干嘛呢你?”

    我的腿屈着,林至诚还伸手去把它扶直了,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反而神淡气定了,凑过来盯着我慢腾腾地说:“我想干嘛你不知道吗?不知道的话就猜猜。”

    我吓了一跳,那些猥琐的念头在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我们租的这个房子,就在沙尾这边的小巷子里面,这里地少,楼房都是一栋挨着一栋的,我就睡大厅里面,哪怕平时都拉上床帘,我也觉得就算我动一下子,对面楼那个在别家公司当设计的男孩子都能听到,今天是周末,谁知道他在不在家里!

    林至诚要在这里胡闹的话,我以后去阳台那里晾衣服,肯定得戴上面具了!要不然没脸见人!

    但是我肯定不能戴着面具出门的是不是,我又不是蒙面超人。

    一个急起来,我挣扎着用蛮劲推开他说:“林至诚你别闹了,在这里不行。”

    推完了他,我坐起来继续说:“对面可能有人在家的,不能在这里瞎胡闹。”

    话一说完,脸皮薄,瞬间又红了脸。

    跟着我坐起来,林至诚不禁哑言失笑。

    他伸手出来点了点我的头,一副忍住笑的得意表情说:“你在想什么啊,你这个脑袋瓜里面都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我就是休息不够,想抱着你睡一会再去吃饭,又没做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怎么就是瞎胡闹了。”

    我瞬间感觉,他特么的就是故意捉弄我的。

    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为了掩饰心虚,凶巴巴地说:“是你自己没说清楚好吧,还说我。”

    果然凑效了,见我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林至诚收住笑,一把搂过我,轻声说:“好了好了,别生气。逗你一下调节心情嘛,我累了一整天了,昨晚熬夜到三点,早上五点又出发去了广州。”

    一听到他说那么累,还一回来就跑来见我,就跟有人往我的心里面撒了一把白糖似的,还撒得特均匀,甜得让我忘乎所以,伸手过去覆上他的脸,声音突兀柔和下去:“那你先睡一会儿。”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有多少面,一见我柔和下去了,他忽然有点小耍赖的语气说要抱着我睡巴拉巴拉的,我见他的眼睛都红成熊猫了,也懒得扭扭捏捏了,直接就给他抱了。

    还真是给累坏了,躺下没多久,我就听到林至诚很轻的鼻鼾声。

    我刚睡饱,实在没了睡意,床也小,他估计怕挤着我,手臂都快要掉下去了。

    我小心翼翼地爬下床,将他往里面推了推,他倒好,睡得那是真沉,我还真怀疑这个时候我就算把他抬到天桥去扔了,他都不会醒过来。

    我的床上就一个吊扇,天气越来越热了,他的头上沁出了细细的一层汗,我轻手轻脚地拿了一张纸巾过来,又难得特别手轻地帮他擦了一下。

    捣鼓完,看下外面天有点蒙蒙了,我把闹钟关了,想让他多睡一阵,然后我拿了钱跑到菜市场去买了菜。

    等我把饭煮好菜炒好,汤也差不多了。

    看了一下时间,8点了,太晚了吃饭对胃也不好,我就把林至诚叫醒了。

    他一醒过来,睡眼惺忪中急急忙忙地看手表,然后很抱歉地说:“啊,我睡过头了,你很饿了吧,怎么不喊我,现在带你去吃饭。”

    我直接给他指了指那边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林至诚喝了一勺汤之后,也不知道是突然感慨了怎么的,他说:“你是第一个愿意给我做饭的女人。”

    我以为他开玩笑的,因为我觉得按照他那种条件,别说找个给他做饭的,就算要找个给他摘星星的,也不难。

    见我不信,林至诚一边往自己的嘴里面塞青菜,一边很含糊地说:“以前认识的那些女人,没往家里带,怎么给我做饭啊。”

    我噢了一声,不知死活地接了一句:“都是直接往酒店带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