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高冷男神狠狠爱 > 074就订了一间房
    给我发这种短信的人,竟然是林至诚。

    我还真怀疑他的手机是不是丢了。

    他说,那谁,我今天下午就回到深圳了,你上午没啥事就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我怕你没精神做那事,挺久没做了,怕是你也特别想了。

    还生怕我不知道他猥琐似的,他在后面加了个不怀好意的小表情,我一看,差点想打回去骂他猥琐人渣禽兽啥的。

    但是最终还是脸皮薄,我就傻乎乎站在路边看着他的短信,脸红了几圈,也不知道怎么回他短信,就索性不回了,直接跑家里睡觉了。

    林至诚来拍门的时候,陆小曼早不知道跑哪里去野了,开门的任务当然落在我这个睡得要死要活的人身上。

    好不容易跟周公道了别,我迷迷糊糊半眯着眼睛爬起来跑去扯开门栓,一凑上来就问我:“陆小曼在家不?“

    见我摇了摇头,林至诚直接用脚把门一踢给关上,然后上来就一把搂住我的腰,盯着我似笑非笑地问:“你怎么不回复我的短信?“

    卧槽。

    我那是要多脑残,才回复他那样的短信啊。

    心里面虽然这样吐槽着,但是脸却无可遏制地红了。

    见我这样的反应,他更是得意,环住我的手力道更重,凑得更近,他的语气越发的不怀好意,又是继续问:“说吧,为什么不回复?”

    我推了他一把,很鄙夷地说:“你以为我跟你那样猥琐啊。”

    说实在话,对那件事,因为那一次太痛了,一点儿的美好我都没感受到,所以我压根就没什么期待,更别提什么想不想的了。

    当然我不知道林至诚是什么感受,也难以理解他为啥那么热衷那件事。

    当然就算理解了也无法阻止我鄙夷他。

    然而我那个鄙夷的话还没落地砸个坑呢,林至诚忽然笑了。

    他其实笑起来的时候比冷冷的时候帅气多了,他就该多笑笑来着。

    可是那些笑容,很快演变成了不怀好意了。

    反手过来覆在我的腰上面,他义正言辞地说:“周沫,我那短信的意思其实是说,我们很久没去冲浪了。我们第一次约会去冲浪,你不是玩得挺开心吗,难道你一点都没想再去吗?”

    感觉自己闹了个大笑话,我的脸又刷的一声红得更彻底,低下头去嘀咕了一声:“原来你是说去冲浪啊,也不说清楚一点,真是的。”

    除了钱少点,没有动不动就甩了几百亿,他现在的动作就跟个霸道总裁似的,伸手那什么,一把支起我的下巴,居高临下盯着我就笑意浓浓地问:“那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我哪里有那么厚的脸皮告诉他我想的是什么。

    别开脸,我把头转向其他地方,直接岔开话题:“看啊,那边的薄荷是我种的,我厉害吧。”

    但是林至诚他简直就是人渣,他还跟我杠上了。

    一把将我的脸掰回来,他强迫我直视他,又是不要命地问:“你得先告诉我,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我们再去研究你会不会种薄荷。”

    再这样被他逼问下去,我真的会疯的。

    白了他一眼,我竟然带着点撒娇的语气说:“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林至诚这才作罢,他松开我,就跟个指挥官似的说:“你捡两套衣服,冲完浪晚了,我们就在惠州住一晚。”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怕我拘束林至诚才喊了一堆人来的,这一次去到海边,就我们两个人。

    不过我跟他早混熟了,两个人当然也玩得挺好的,虽然在冲浪的过程中我发挥失常喝了挺多海水,但总体很高兴。

    吃完饭出来,林至诚直接把车开到上次住的那个酒店了。

    他拿了门卡牵着我往电梯里面去的时候,自顾自地说了一句:“就订了一间房。”

    我都跟他那样了,再扭捏要他多订一间,那就是装逼了,于是我抿嘴不说话了。

    累了一整天,洗完澡出来,我坐在沙发上等林至诚的时候,瞌睡虫一作祟,我就合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林至诚带着一身的水汽凑过来,就跟抱着棵大白菜似的一把捞起我,等我睁开眼睛,我早在床上了。

    他倒好,脸皮都厚了,给我拉好被子之后,他一个伸手把灯关了,然后自自然然地钻到被子里面来,特别自在地说:“睡觉了。”

    他说完,手忽然伸过来,一把握住我的手,又是说了一句:“抓着手睡好了,免得你半夜又跑了。”

    被吵醒了,我的睡意全跑光了。

    也正好,现在安静,我最终逮住机会说那事:“诶,林至诚,你怎么跑去帮我还债了?然后也不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呀。”

    林至诚松开我的手,转而一把搂上来,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胸膛上面,一张嘴就说:“我这几天想了一下,觉得你可能是喜欢我的高冷,我得努力保持一下,就没给你说。”

    我靠在他的身上,顺手去用手指在他的胸膛上面打圈圈,一边打一边跳跃地说:“现在你是我的债主了,钱我慢慢还你。”

    一把抓住我的手,林至诚淡淡地说:“别跟我那么客气,人都是你的了,钱自然也是你的。”

    我噢了一声,感觉再继续这个话题就是见外,不继续的话,又觉得这是占了林至诚的便宜,有点于心不安。

    正发愣间,林至诚忽然在我的额头上面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然后盯着我极其认真地说:“只要你不离开我,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习惯了承诺,这些话信手就能来。

    原本气氛挺好的,可是我突兀的想到孙茜茜,我还会作死地想,以前林至诚是怎么样对她好的,是怎么样宠着她的。

    正在内心各种作死各种想象力丰富,在脑海里面编织林至诚跟孙茜茜以前深爱的画面,很突兀的林至诚的呼吸忽然有点急促起来,他忽然凑到我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我想要你。”

    被这样直接而简单粗暴的语言冲击,我的脸瞬间又涨得通红通红,热得发烫。

    林至诚一个伸手撩起我散落在前面的头发,勾在我的耳朵里面,又是咬耳朵的方式对我说话,他说:“每次我见你的脸涨得通红,我都特别有成就感。”

    就跟触电了一样,我浑身有一阵电流通过,所到之处,都是一阵酥麻的颤抖,而双手无力地垂下,有点手足无措地坐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林至诚转过脸来盯着我,发号施令般地说:“把你的手,勾住我的脖子。”

    我反应迟钝,愣了一下之后,听话而顺从地顺手搭上林至诚的脖子。

    他的吻就这样落了下来,狂野又不失温柔,在我的脸上脖子上面肆意横行。

    原本我有点僵,不知所措,却像一尾就要溺水的鱼一样,沉沦在这场汹涌的亲吻里面。

    亲着亲着,我们的衣服都不见了。

    跟上次不同,这次就开始的时候有点痛,接下来都是一波又一波的酥麻,奇怪的是我还无法控制自己呼出声来。

    当所有的热潮像潮汐一样慢慢褪去,我觉得累得慌,很想睡觉,但是身上黏黏腻腻的,也不敢让林至诚开灯,只得胡乱想要伸手去摸索自己的衣服,最后手给林至诚给按住了。

    他一只手按住我的手,另外一只手直接伸去床头柜那里摸索到了一包纸巾,很快打开来抽出一张,就这样凑过来要给我擦拭。

    哪怕是刚刚跟他经历了那样的事,我也实在无法淡定下来,急急忙忙地躲了一下,一把拉过被子盖住,小声地说:“我自己来就好了。”

    林至诚的情绪倒是挺复杂的。

    他的手举在半空中,有点无奈又似乎带着一点欣喜的语气说:“怎么那么害羞。”

    见我不接话,他又说:“要不然,我抱你去洗洗?”

    我哪里肯让他抱我去。

    最后,我是自己披着毛巾去的。

    可是洗完澡出来,我又精神了。

    跟林至诚并排躺在床上,他还是伸手过来与我十指紧扣。

    我望着天花板发愣了一阵,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问了一个大概是恋爱中的女人都喜欢问的问题。

    我说:“额,林至诚,你啥时候开始对我有好感的?又或者是啥时候对我改观的?”

    其实我也就问问,我压根也没想过他能回答出个什么来,感觉他对于这段感情,也是乱糟糟的,连他喜欢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我错了。

    很快的,林至诚说:“就你打电话让我给帮忙那晚。你夸我是好人,你没忘吧?”

    我当然没忘。

    但是林至诚你还能再奇葩一点么?

    现在别人都怕被夸是好人,因为怕被发好人卡,而你就因为我说你是好人,你就对我有好感?

    正吐槽得厉害,林至诚又继续说:“你当时让我挺吃惊的,我就没见过那么野的女孩子,敢往自己的脖子上面顶树枝。一般别的女孩子,早怕得软成一团了。也是那晚,我觉得你挺有意思的,才想着约你去爬山露营。当然,我当时对你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想找个不太讨厌的女人一起去走走。”

    我噢了一声。

    也许是气氛太好,让我一下子忘乎所以,我一把凑上去,覆在他的胸膛上面,然后犯了一个大部分女人在恋爱中都会犯的错。

    没错,我一个脑抽,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我的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

    可是它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就算我再怎么后悔也收不回来了。

    我说的是:“那你是怎么喜欢上孙茜茜的?她长得很漂亮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