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笙途 > 第33章 ,两军对垒【2】
    萧南笙又听了一阵子,发现二人竟开始闲聊了起来。

    便没有再多加停留,趁着四下无人重新溜了出去。

    好在那个人还在睡觉,他神不知鬼不觉的重新将衣服换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然后又将他拖到了那个睡着了的人的脚边。

    继而便衬着夜幕扬长而去。

    萧南笙回到大帐的时候,正好赶上冒安也回来。

    二人躲在大帐后头,轻声道:“怎么样?”

    冒安皱着眉头,满腔怒火的狠狠地锤了一下面前的大树说道:“那些人真不是东西。

    他们偷偷的抓了少说也得有四五十个良家女子。

    这些还不够,竟扬言还要再去抓二三十个。

    真真是丧心病狂,死有余辜。”

    萧南笙却忽然眉头深锁,继而说道:“钱洵上当了。”

    “上当?什么意思?”

    冒安这么问着,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

    继而又继续问道:“你去了敌方军营?”

    萧南笙默默的点了点头,继而说道:“起初我只是想要知道他们和钱洵到底还有什么猫腻儿。

    便跟了过去,不想竟让我意外听到了他们的秘密。

    原来他们是故意的,一边假意和钱洵达成共识。

    一边盘算着等目的达成,便立刻攻城略地,击杀钱洵。”

    冒安闻言,竟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

    继而惊呼道:“他这是要让我们全军覆没?”

    萧南笙默默的点着头,冒安忽然一个起身便要往钱洵的大帐走去。

    好在被萧南笙给及时拉了回来。

    只见萧南笙无奈的说道:“你就算这个时候去告诉了钱洵,说他上当了。

    你认为他会相信你一个奴隶说的话吗?

    届时他不仅不会相信你,还会以为你说故意在听他的墙角。

    最后他只会为了保住他自个儿的命和他的秘密。

    继而给你扣上一个细作的罪名,让你百口莫辩,最后再多添一个刀下亡魂罢了。”

    听了萧南笙的话,冒安神色一阵落寞。

    是啊,通敌叛国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他钱洵再怎么糊涂。

    在这样的生死大事上可不会含糊。

    只见冒安再次将拳头打在了那棵树上,继而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辜之人就此枉死吗?

    这可是整整八万将士活生生的命啊!”

    萧南笙沉思了片刻,眼珠子转了又转。

    忽然看着冒安说道:“那就来一个釜底抽薪吧!”

    冒安闻言,心内大喜,只见他当即眼泛金光的说道:“你有主意了?

    怎么釜底抽薪?我需要如何做?”

    看着冒安此刻的模样,完全失了他先前努力设立起来的高冷人设。

    萧南笙知道,他这是真的着急了,于是立刻说道:“他们谈判的筹码不就是美人儿和金钱吗?

    既然这场恶仗迟早要打,我们又为何像个冤大头似的把那些美人儿和金钱送给他们?

    钱洵没了谈判的筹码,他还怎么通敌叛国?

    届时……这场仗该怎么打,打不打可就由不得他了。”

    萧南笙这话刚刚说完,冒安就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道:“本来打不打也由不得他说了算的。

    羌笛本来就是要打的,他钱洵就只会当缩头乌龟。”

    萧南笙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冒安,竟莫名有几分可爱是怎么回事?

    只见萧南笙立刻看着他又说道:“师父,接下来我们便兵分两路。

    你继续盯着那些女子,我来注意钱洵说的钱财的事情。

    务必赶在他们交易前破坏这次交易。”

    这时候天也快亮了,二人又悄悄的回了大帐,钻进了被被窝。

    刚闭上眼睛,就有人醒了过来,继而他们两个也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模样起了床。

    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夜里,冒安依旧还在时刻盯着那些女子的去向。

    萧南笙在第二天的半夜,真的等到了押送钱财的秘密队伍。

    于是在当天夜里,他们就一起行动,先是由萧南笙秘密拦截了钱洵押送钱财的队伍。

    后是由冒安直接把那些女子给秘密放了出去。

    当钱洵得知真相的时候,萧南笙和冒安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那天夜里,他们两个人躺在大帐里,十分的老实。

    可与此同时,敌军大营里收到了一封书信。

    那是萧南笙提前放在他们营帐附近的一个旗柱上的。

    敌军的军旗是每两天一更换的,这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换军旗,就肯定可以发现那封信。

    羌笛王打开那封信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那封信里的内容。

    却率先吐槽了一句:“大周朝连个写信的人都是草包吗?

    这字写的竟如此丑陋。”

    当然,羌笛王之所以能知道这是周朝的信件

    也只是因为文字的不同罢了。

    羌笛王叫来了那天夜里与钱洵交谈的年轻人。

    他叫甚显,是一个精通所有国家文字且熟知所有国家内部结构的信探子头头。

    所有人都知道羌笛有一个很完整的信报体系。

    名唤解疑阁,那里搜罗了所有各国的秘密。

    是羌笛这个小国可以一直安然无恙屹立不倒的王牌。

    而这个甚显就是创立解疑阁的人,他是羌笛王最为看重和倚重的那个人。

    只见甚显看了一眼那封信,继而眉头便立刻皱了起来。

    继而脸色十分不好的说道:“钱洵出尔反尔……

    说是不会再和我们谈什么和解协议了。”

    羌笛王一听,当即十分恼怒的推翻了桌上的美酒佳肴。

    继而又忽然一把将那封信夺了过去,扔进了火盆,烧成了灰烬。

    甚显站在一旁,倒是没多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羌笛王这才低声道:“对待此事,你是如何看的?”

    甚显眉头微蹙,继而说道:“这件事情我觉得有些蹊跷。

    为钱洵的性子,我不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理由反悔。

    而且这信上的字迹……一言难尽,钱洵不至于……”

    甚显的话没有完全说尽,但是羌笛王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甚显说的不错,钱洵虽然是个没脑子的人。

    可是他的字却是一绝,况且他身边还有一个随军师爷。

    再不济也不会给他来这么一封字迹……如此一言难尽的信件吧?

    只听得羌笛王立刻说道:“马上去查探清楚此事。”

    甚显点了点头便立刻退出了大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