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看见两个人站在方便面架子前犹豫了许久,也不知道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微笑地站过来说着。

    “不用了。”

    厉深头都没有偏一下,而是认真的拿着眼睛瞪着厉朝衍。

    “我都说了不行,分明是我的,那为什么我要给你吃一口?”

    厉深单纯的就是想和厉朝衍作对。

    “可是我真的好想吃西红柿牛腩,我也好想吃红烧牛肉。”

    “先生,是拿一包西红柿牛腩面,再拿一包红烧牛肉面吗?”

    服务员见父子两个人还在僵持着,微笑着走前一步就问着。

    “阿姨,帮我拿一包西红柿牛腩,再帮我拿一包红烧牛肉,谢谢。”

    厉朝衍甜甜的笑着,服务员一下子就被软化了,走上前去拿了两包面,然后递给厉朝衍。

    “谢谢阿姨,你是一个好人。”

    厉朝衍拿着方便面在厉深怀里笑着,靠着厉深把方便面死死的抱在怀里,像是害怕厉深把他的方便面抢走一样。

    “爸爸是坏人。”

    厉深:“……”

    卖萌可耻!你个小屁孩儿,竟然随随便便就在外面乱卖萌。

    厉深到底也只是和厉朝衍玩一下,并没有想着非得买两包红烧牛肉,也并没有想着非得买一个其他口味的。

    见厉朝衍已经把方便面抱在怀里面,就没有再拒绝,而是抱着他去收银台付款。

    厉朝衍,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显然很开心厉深并没有非要从他的怀里把方便面放下。

    “妈妈我们回来了。”

    一回到家厉朝衍就恢复了萌萌的样子,抱着方便面跑到了厨房,将方便面递给黎浅。

    “我买了两种口味的面。西红柿牛腩和红烧牛肉。”

    黎浅,早就已经把需要的青菜什么的已经准备好,见厉朝衍方便面拿过来,又愣了一下。

    “你买了两个口味的呀?”

    “对两个味道我都想吃,爸爸在超市里面还非得让我买其他的,他就是嫌弃我想要吃她碗里的饭。”

    黎浅看见厉朝衍小小的样子,脸上挂着萌凶萌凶的表情。伸手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

    “不理那个大坏蛋乖,你出去看一会儿电视,一会儿煮好了再给你拿过去。”

    黎浅,一边说一边伸手拆开方便面,想着这是两个口味的,还得分开煮。

    “我不要电视剧都幼稚死了,我想站在这里看妈妈,你做饭。顺便还可以和你说说话,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厉朝衍的声音奶奶的,黎浅回来了这几天他本来是想过来的,结果厉深总是阻拦他,现在好不容易过来了,她才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电视剧上,还是和妈妈一起做饭,一起做饭,一儿话比较好。

    “行,你要在这里看我做饭,也可以走到旁边那里站着,不要打扰我,也不要过来这边太危险,万一汤汁溅到你身上怎么办?”

    厉朝衍倒是没有逞强,非要站到前面惹黎浅生气,而是站到了后面乖乖的。

    “妈妈,你到底什么时候和我一起住到老宅呀,你总是住在这里,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你了,而且每一次你回来我都没有办法过来找你,都被爸爸拦住了。”

    厉朝衍持续套路,这就是当初他和厉深的协议要求。

    想尽一切办法把黎浅拐到老宅里面去。

    “最近工作忙,我住在这边方便一点,而且我莫名其妙的跑到老宅干什么?下一次我要是回来了,保证主动给你打电话,然后勒令你爸爸把你接过来好不好?”

    黎浅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心疼的,算算时间,好像那件事情也马上就会发生了,这一辈子,因为他的到来改变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件事情到底还会不会发生?

    黎浅心里面也没有底,这一次拍摄电影大部分的取景也都是在b市这边。

    那件事情就是发生在厉朝衍上学的时候,看来这段时间他应该让厉深好好的把厉朝衍管住了。

    只是那件事情他觉得迟早离赵岩都是知道的,但是她想厉朝衍,不应该在这么小的年纪下面承受这么多,哪怕厉深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也应该在未来有了自主能力之后让他自由选择,而不是现在还是小小的一团就被人被迫告诉。

    哪怕后来厉朝衍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整个人变得乖巧了很多,但是他觉得那样的厉朝衍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厉朝衍,他心目中的厉朝衍应该是古灵精怪,整天笑嘻嘻的,心里面什么烦恼也没有什么隔阂也没有。

    这一次,要不是看见李昭琰她差点都忘了这件事情的发生,上一辈子那件事情的发生,导火索是因为林诗意,现在林诗意是已经在大脑里面,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确定这件事情到底还会不会发生。

    看来是时候和厉深的好好谈一下了。

    “爸爸每一次都骗我,每次说把我接过来都不接我妈妈,你也总是忘了我,你看你这一次回来都多久了,都没有想起来我。”

    “没回来多久啊,就两三天,今天是第三天,我保证肯定是没有忘了你的,只是最近刚回来,这会儿有些事情比较忙,没有处理好,所以才忽略你了,我的小宝贝。”

    黎浅一边和厉朝衍说话,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迅速的就把把面下锅。

    你钱准备的菜都是煮熟的比较快的,加上方便面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煮熟的东西。没多久,整个两碗面都已经做好了。

    “好了,面我给你们装到碗里,然后放出去,你小心一点,我们等下在外面说好不好?等一下,我在你的面前好好的批评一下你爸爸,也同时自我检讨一下下一次,我要是有时间了,绝对不会忘了你了。”

    黎浅再三保证,厉朝衍心里面惋惜地想着看来他妈妈还真是不好骗啊,只不过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回老家啊?住在老宅多好啊,他们以后就可以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了。

    “小混蛋,你爸爸在哪里去了?赶紧去把你爸爸找过来,让他赶紧过来吃饭。”

    黎浅将方便面放到外面的餐桌上,但是并没有在外面看见厉深的身影。

    此刻的厉深正脸色严峻,在上面的书房接一通电话。

    “所以你的意思是林诗意已经出来了?”

    “对,我也是今天才刚刚得到消息,本来以为他在里面刑期内肯定会一直呆在里面的,但是今天我偶然去拜访一个朋友,才发现她已经不见了,想到了他和嫂子之间可能有什么比较重大的仇恨,害怕他出来之后报复嫂子,所以特地给你打电话说一声,让你最近小心一下。”

    那边传过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带着淡淡的严肃,显然,这件事情在他们看来并不小。

    “是谁把她从里面搞出来的?”

    厉深还是觉得自己想不通,因为毕竟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小事,林诗意当时在网上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没有想到无声无息的就被人给从里面放出来了。

    而且这件事情需要动用的关系实在是太多,他想不通,林诗意到底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或者找到什么样的人,把它从里面放出来。

    毕竟在她的脑海中,林诗意好像也没有这么强大的关系网。

    而这件事情,如果是他做起来也是非常有难度的,一旦进去就是罪名成立,是很难有机会在刑期未满的情况下放出来的,而且现在也没有到一年时间,他没有道理是因为在里面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

    “我托了关系,询问了一下,好像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人物,但是具体是谁?他们并不能告诉我,而且他们是走了正规的路子的,当时的提交证据不足,所有的责任全部都被推到了她的经纪人身上。因为是私底下审判的,所以我们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情况。”

    厉深眉毛轻轻的皱起,眼睛里面不知道放的什么样的东西,带着深邃的光芒,里面悠悠的像是藏着无限的玄机。

    这样的事情,他好像隐隐约约在哪里见过?

    林诗意会被放出来,好像他提前知道一样。

    到底是哪里?他知道了呢,难道他还会预知未来吗?

    显然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厉深时从来不会相信的,但是冥冥之中他好像早就知道林诗意会被人放出来,而且在封立告诉他之前他就好像料定了这个结果一样。

    所以,在封立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心里面毫不惊讶,甚至有一点点的疑惑和迷茫。

    “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继续帮我打听一下。不过也不用怕,毕竟全程你嫂子都没有露过面,林诗意也不一定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嫂子做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将所有的矛头暗自指向我。”

    “厉深哥,你疯了?林诗意会被人从里面揪出来肯定就是因为这个人有很大的能力,并且权力不小,甚至不亚于你我。你这样随随便便的就把矛头往你自己身上带,你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封立别看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是很多时候还是很靠谱的,这件事情上,他就想得非常的周到。

    “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或者说,你有什么推荐的人选?我是肯定不会把黎浅放到危险之中的。”

    厉深冷冷的说着这件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她考虑。

    他是绝对不会让黎浅出于危险之中,哪怕他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好了,不要在我面前秀你们这种大无畏精神的恩爱了。我知道你真心喜欢嫂子,但是这种事情上面也不能糊涂呀,我回头帮你调查一下,看看到底还有谁可以替我们背锅,替嫂子背锅。”

    封立无奈的说着,他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厉深哥竟然是一个痴情种,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哪个女人上心过,结果现在一上心就是连命也不要了。

    “要背锅的人肯定不能是我们的朋友,但是和我们有过节也就那么几个,和林诗意有交际的,更就是那么一两个人,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所以这件事情交给我最合适。”

    封立简直不知道那是那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这没有什么交集,难道就不能创造交集吗?什么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到时候证据确凿,林诗意想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呀。

    “但是身为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我叫你一声哥,我就肯定不会把你往火坑里面推。这件事情你实在是太草率了,如果是对付黎浅的话,或许只是对她的事业上面进行打击,但是没有关系,他这不是还有你吗?但是如果是你的话,你知不知道这对天谕对于ys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创伤?”

    封立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能理解厉深的行为到底是什么?

    这样一个非常明显的取长仍短的选择题,竟然会被他做成这个样子?

    谁会为了一个小艺人的演艺生涯而放弃两个集团性?国际性的大公司?

    “呵。”

    厉深听见封立的话,禁不住笑了。

    “封立,听你这话里话外好像对方一定能对付得过我一样。你是不是小瞧你哥了?”

    厉深笑容里面带着淡淡的嘲讽,眼睛里面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的确,他对于对方的实力,虽然感觉到担忧,但是还并不能到达他害怕怯弱的地步。

    她只是担心对方会对黎浅造成什么危险,但是倒还不至于让他害怕对方会把自己打垮。

    “我厉深还不是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且不说现在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就算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我相信,对方在对付我们这边的时候,还是需要掂量掂量。”

    封立一时间被说得哑口无言,他从小一直以来都是崇拜厉深的,现在被厉深这么粗不及防的一说,好像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啊!

    厉深哥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垮的?

    当初ys刚刚创立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立身是天娱总裁的儿子,甚至很多人在商场上明里暗里欺压ys,但是还不都是被厉声哥给扛过来了,并且将ys发展的像现在这样好。

    很多事情并不是你自己不能做到,而是你一开始就怕了,觉得自己不能做到。百镀一下“影后重生:厉先生撩妻成瘾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