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恐怖笔记 > 第二十九章 任务......完成

第二十九章 任务......完成

第二十九章 任务......完成 (第1/2页)
  
  段鹤轩望着面前墨抖的尸体,此时墨抖尸体的额头上赫然插着一般匕首。
  
  段鹤轩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虽然是鬼,但也与人无疑,不能使用超出人的能力,也就是说这一次最终任务当中,伪装成人的厉鬼,反而成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能被杀死的厉鬼。
  
  段鹤轩望着这一幕,神情有些疲惫的靠在墙上,任务......完成,这样,就可以了吧......
  
  “真是的,该死的回忆之门,害我想起了不好的回忆,不过也幸亏如此,我才没有忘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某种东西,爸妈,我这样,就可以了吧,你们的教导,我真的,差一点就忘了,只是,任务完成,回去,我又该回哪里去?”段鹤轩靠在墙上自言自语,神情之中除了无法言喻的疲惫以外,还有一种深入骨髓的迷茫,接下来,他,又该何去何从?
  
  为什么喜欢玩?为什么喜欢刺激?为什么会喜欢笔记之中的这一种环境?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仅仅只是逃避的一种选择而已,不管再如何癫狂,他也无法掩盖住,内心深处的......
  
  段鹤轩苦笑一声:“说到底,或许,我的时间,一直就停留在那一时刻,呵呵,会说这一种话,真不像我。”
  
  而就在这时,段鹤轩愣了一下,随后连忙四处观望,随后眉头一皱:“奇怪了,任务我应该是完成了才对,但是为什么,完成任务的那一扇光门却没有出现,他们的任务之中不是说过,鬼有且仅有一只,既然如此,为什么?”
  
  段鹤轩眉头一皱,随后松开,原来,是这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段鹤轩忽然感觉到,自己对这一间古宅某种冥冥之中的绝对掌控力正在失去,当到达一半的时候,古宅之内,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段鹤轩一笑:“果然是如此,我就说,在我掌握怪谈根源之物的时候,幽然和怜阳两个人怎么可能还会从我的视线之中消失,原来他们也掌握了根源之物,只不过,在这个地方,你们厉鬼的力量,恐怕有些不够吧。”随后心念一动,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赫然出现在段鹤轩的背后。
  
  而此时,古宅之中,忽然凭空出现一个虚洞,随后一根铁锁链从中蔓延出来,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当锁链散开之时,里面包裹着的,除了幽然和怜阳二人,还能有谁?
  
  “这里,应该就是古宅之中了吧,段鹤轩的位置在哪?你有这个地方一半的掌控力,应该能够知道吧。”幽然说道。
  
  怜阳皱着眉头,随后点了点头:“恩,他就在......他来了。”
  
  幽然一愣,随后顺着怜阳的视线望去,只见视线所到,一间房间被打开,随后一个人影从里面走出。
  
  “呦呵,不错嘛,怜阳,我倒是小看你了,没想到当时你还敢回去那一栋古宅当中,更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够发现并掌握怪谈的根源之物。”段鹤轩从里面走出,眼神饶有兴趣的望着怜阳。
  
  “段鹤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做这样的事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没等怜阳说话,幽然连忙质问道。
  
  段鹤轩把视线转向幽然:“好处?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也仅仅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
  
  “果然是这样......”
  
  怜阳问道:“果然是这样?幽然,是怎么一回事?”
  
  幽然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解释道:“我们都让笔记给骗了,最终任务,并不是只有一个,我们所接到的最终任务,那仅仅是我们的最终任务而已,段鹤轩和我们从不同的时间进来,他所接到的最终任务与我们的最终任务不一样,只不过,我们刚好处于同一个任务地点,而我们也先入为主,认为我们和他是同一个任务内容。”
  
  怜阳闻言,瞳孔微张:“竟然会是这样......那么,你的任务内容是什么!既然是最终任务,我们应该合作以完成任务目标才是,你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段鹤轩闻言犹如听到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捧腹大笑:“哈哈哈.....合作?我段鹤轩需要和别人合作?再说,你们配吗?”
  
  幽然无奈,对于段鹤轩的性格,他会说这种话倒也在幽然的意料当中,而怜阳倒是没有想到,不过他也知道,为什么幽然会叫这个人疯子了。
  
  “算了,把你从怪谈之中获得的笔记纸交出来,我们也不要多,给我们足够完成任务的量就行了。”
  
  本来按照幽然对段鹤轩的印象,他对于怜阳这段话如果不是鄙夷就是取笑,但没有想到段鹤轩却饶有兴趣的说道:“你认为,我有多少的笔记纸?”
  
  闻言,幽然和怜阳心中一沉,该不会是:“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的任务是不是说,笔记纸存在于怪谈之中,唯有从怪谈之中才能够取到?但是他却没有告诉你们,只有进入的第一个怪谈才能够找到笔记纸,接下来的怪谈将再也没有笔记纸。”
  
  怜阳闻言瞳孔微缩,怎么会这样......
  
  “那你去那么多怪谈就是为了验证这一点?还是说,你根本没去?”
  
  段鹤轩回答道:“不不不,我说去过就是去过,只不过,这一点,从我去第二个怪谈的时候就发现了,我为什么要去那么多怪谈呢......因为好玩啊!”
  
  好吧,怜阳现在对于幽然为什么会对这个人这么忌惮和头疼算是有所了解了。
  
  “而我现在手中所拥有的笔记纸,大概,只有这些吧。”段鹤轩从口袋之中取出一叠的笔记纸,随后似乎是刻意,当中幽然和怜阳两人的面一张一张的数。
  
  “这一张,是高萧的,这一张,是刑辰的,这一张,是墨抖的,这一张,记得是那个叫做赵琳的寄放在墨抖那里的,这两张,是段雪和段夜的,这两张,就是我从第一次怪谈之中找到的。”
  
  听着段鹤轩口中一个一个念出的名字,幽然和怜阳两个人都是瞳孔微张:“你.......你说什么!你把他们怎么样了!墨抖哥,还有高萧!他们现在在哪!”
  
  “怎么样了?死了啊,不然我能拥有他们的笔记纸?”段鹤轩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一句话,在幽然和怜阳两个人的脑子当中犹如旱雷一般炸响,死了?
  
  就离开了这么一会,死了?都死了?
  
  二人现在脑海当中就只有一个想法,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而随着怜阳脑中的想法一栋,他的身边赫然又出现一把铁链,随后一只巨手凭空出现,握住了那把铁链,那一个两米多高的鬼楼厉鬼赫然出现,随后带着深深咆哮朝着段鹤轩冲了过去。
  
  而段鹤轩这边,那一个长发女鬼也同样出现,两个厉鬼瞬间就扭打在了一起。
  
  厉鬼的力量无可估量,随着他们二人的战斗,周边的墙壁寸寸碎裂,而因为段鹤轩的厉鬼此时也在全力与古楼厉鬼争斗,此时陈雁和雨嘉等人所制作的空间也纷纷碎裂,再加上陈倩倩,三人的身影从破碎的空间凭空掉落,惊恐望着屋内厉鬼争斗的一幕,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瞬间分辨了阵容,跑到了幽然和怜阳这边。
  
  “哈哈,虽然说这一间古宅之中的一半力量被你掌握,但是这里毕竟是我的根源之地,在这个地方,莫不是你以为能够胜我不成?”
  
  而也的确如同段鹤轩所说,双方厉鬼的战斗,古楼厉鬼很明显呈现下风,这样下去败退是必然的,而如果古楼厉鬼输了,那么他们所有人的生命,在这里将会受到段鹤轩绝对的掌控。
  
  而此时的幽然和怜阳两人却犹如没有考虑到这里一般,双目因为极度的愤怒和悲伤而变得通红,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他!
  
  “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你们二人这般失去理智的时候。”段鹤轩犹如看到世界上最好看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而也因为他这一个得意,心神出现了一瞬间的松懈。
  
  捕捉到这一点的幽然和怜阳二人双目瞬间变得清明:“陈默!就是现在!”
  
  而随着怜阳这一声,段鹤轩的身后凭空出现一个身影,那一个人,赫然就是一直消失无踪的陈默!
  
  但是陈默身边却没有任何厉鬼,而是举起自己的右手,朝着还在大笑的段鹤轩背后捅去,所有人都双目都紧紧盯着这一幕,这一下,是他们隐藏至今,最后的杀手锏!
  
  陈默没有消失,他一直都在,只不过他一样从怪谈之中活了下来,并且掌握了根源之物,所以怜阳和幽然二人决定在他隐藏在暗中,在关键时候,起到决定胜负的作用!
  
  二人失去理智的样子也是装的,朝夕相处,同生共死的同伴死了,当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伤心吗?痛苦吗?必然是伤心,且痛苦,只是两人都不是常人,即将是极度的伤心与痛苦,依旧没有办法让他们失去理智,原因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段鹤轩,他必须死!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手中都掌握了太多的笔记纸,以段鹤轩的性格是绝无可能把笔记纸交给他们的。
  
  这一次的任务,幽然和怜阳二人早有猜测,就是要他们互相残杀,争取笔记纸,总总提示丝毫没有半分掩饰这一点,只不过进入任务之后,当发现能够取得笔记纸的怪谈如此之多的时候,他们一度以为或许是他们会错意的,只不过,选择虽然多,却是因为有暗中段鹤轩这一个人物。
  
  再者,刚进入任务的时候就进入怪谈,没有人会想到那一个怪谈竟然是他们唯一一个取得笔记纸的怪谈,而即便是他们从那一个怪谈当中取得了笔记纸,依旧绝无可能取得十张,剩下的想要得到,就只有杀了同样执行任务的人才可以,只不过因为段鹤轩这一个存在,改变了这一点。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陈默会选择自己出手,但是所有人都是死死盯着他。
  
  而就在陈默的手即将触碰到段鹤轩的时候,从旁边忽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臂捏住了那一只手,随后段鹤轩回过了头,望着陈默:“抓到你了,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我就知道只有这样的情况你才会出现,最后一个伪装成人的厉鬼,就是你了。”
  
  而此时陈默的双目,赫然是没有任何瞳孔的。
  
  而抓住陈默手臂的那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心之莲 天陨星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