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万花筒开门 > 第十七章道谢、变故
    卡巴内的存在就像病毒,侵蚀着这个世界,无处不在。

    尖锐的汽笛声和金属机械运动摩擦声,以及卡巴内的咆哮和撞击中,甲铁城再一次匆匆启动,载着百余名惊慌的乘客,沿着铁轨匆匆逃离。

    幸运的是,有白露和无名的提醒,负责巡逻和监视周围的武士及时发现了卡巴内的袭击,幸存者并没有因此二次减员。

    早就受到感染,被无名击杀的孕妇,是例外。

    四方川菖蒲在车厢内的幸存者安定之后,为此特意跑到了最后一节蒸汽车厢,对无名感谢道:

    “幸好无名及时提醒和出手击杀卡巴内,不然的话大家就危险了,真的感激不尽。

    之前的事,我代他们向你道歉。”

    “哼,我无所谓,要谢就谢那个家伙吧。”

    无名态度很是冷淡,显然是对自己之前被无端指责一事依旧心中不满,没有接受四方川菖蒲的道谢,小脑袋一撇,指向了正在看卷轴的白露。

    白露瞥了一眼无名,对准备说什么的四方川菖蒲微微摇头道:

    “无需道谢,这是我和生驹的契约,而且你也给我们提供了休息的地方和食物,公平的等价交换而已。”

    “不,一码归一码。”

    四方川菖蒲微微摇头,她在父亲身边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人是互相的,感情是需要维持的。

    不能将别人的善意当做理所应当,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的礼数一定要做到,这样才能长久的合作。

    四方川菖蒲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带着几分好奇与期盼的道:

    “对了,白露说的生驹,是发明贯筒和喷流弹的那个人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经过路上的测验,那柄看似粗笨的贯筒意外的好用,威力也比现在的蒸汽枪要强劲许多,近距离能够贯穿卡巴内心脏的金属薄膜,武士们都说能够批量生产的话,就不用再害怕卡巴内了。

    可惜没人能够弄明白贯筒的原理。

    从未想到驿站中还有这样的人才,只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如果不是在贯筒的底座发现有刻字,他们甚至不知道贯筒是谁做的。

    四方川菖蒲对于‘生驹’这个名字有些影响,在显金驿沦陷之前曾将父亲的短管蒸汽枪交给生驹维修,聊天时生驹所说的话让她印象深刻。

    枪口,是指向那边的?

    这个问题曾经给她造成不小的困扰,能提出这样问题的人,一定愿意为抵抗卡巴内奉献自己的力量的。

    四方川菖蒲满怀期待的想着,然而,事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

    “他已经死了,在显金驿的车站。”

    白露头也不抬,语气不变,似乎在说一件无比寻常,微不足道的小事。

    忍界大战期间木叶村几乎家家黑衣缟素,千手一族也不例外,昨天有说有笑的人或许明天就只剩一件衣服或是残缺沾血的护额送回来。

    白露畏惧死亡,但对于死亡也在麻木。

    “哎?”

    四方川菖蒲没想到会得到最坏的答案,闻言轻呼。

    白露顿了顿,又建议道:

    “他是锻冶工匠,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去问问那些工匠吧,他的好友应该知道些什么。”

    “谢谢。”

    四方川菖蒲微微欠身道谢,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找了个木箱子坐了下来。

    “能和我说说生驹的事吗?”

    白露抬头瞧了一眼安静坐在面前的少女,最终放下了卷轴,面无表情的道:

    “我和他并不熟悉,只是他身上有我想要的,所以作为交换,答应他一个条件。

    ‘全部逃出显金驿,活下去’

    前者我已经完成了,后者则是贯筒,等你们量产贯筒之后,我就会离开。”

    这个世界的时间段是在工业革命时期,不是白露想要回去的前世世界,而且已经沦为废土,并没有什么值得让白露窥觊和留恋的。

    大萝莉无名听到白露的话,有些惊讶和意外的睁大美丽的眸子道:

    “哎?不是因为我才在车上的吗?”

    最初见面的时候,也是在车厢当中,四文喝问白露的目的,不相信白露的第一次回答,白露只好道:对无名感兴趣。

    白露淡淡的道:

    “昨晚之前还是——”

    他对无名本身不感兴趣,虽然是个美少女,但他更喜欢成熟一些的,例如菖蒲小姐这种类型的。

    他感兴趣的是对无名的吞噬欲望。

    无名不乐意的娇哼道:

    “男人,变心真快。”

    菖蒲见状掩唇轻笑。

    “两位感情真好。”

    寒暄笑闹几句,四方川菖蒲离去,作为甲铁城的代理车长,管理甲铁城和车上百余名乘客,她身上的担子很重,没有太多空闲时间。

    一路无话,甲铁城没有片刻停息,路线尽量选择卡巴内较少,不容易遭到袭击的空旷平原地带,白天时减速慢行,有锻冶工匠身上绑着安全绳,冒险修补甲铁城。

    夜晚则加足马力全速行驶,向着下一座驿站奔行。

    咔!

    “唔,待遇突然变差了呢。”

    无名揭开饭盒,看了看里面几个用宽芦苇叶包裹的几个饭团,秀眉微微皱起,以往送的都是热乎的新鲜饭团呢。

    虽然无名不吃这些,所以并不在意里面的东西到底怎样,但是伙食变化所代表的态度变化让她很在意的。

    无名将目光投向一脸淡然,细嚼慢咽冷饭团的白露,好奇的道:

    “你一点也不在意吗?”

    “——或许粮食紧张了吧。”

    白露咽下口中的米饭方才回答,他对伙食的变化没什么意见,虽然提供的能量不多,但是口味要比辛辣的兵粮丸要强太多了。

    而且,当初甲铁城是逃亡,一切都很匆忙,生活物资、武器、粮食等等,都没有充足的准备,匆忙携带的粮食维持一百多人的生存,是很艰难的。

    当然,不排除菖蒲小姐在权力争斗中失败···应该说是必然的吧。

    白露的目光透过狭隘的观测孔,看着两侧飞速掠过,不断增高的地形,暗暗的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