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傲武九州 > 第八章 大婚开始
    景清流看着那红衣似血的女子,脚下不自觉地往女子的方向走去,就像是中了魔障一样。若不是看他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净痕都要以为他是被别人施了迷魂咒了。

    净痕和景清源相顾一笑,都是无奈地摇摇头,随即紧紧地跟在景清泉身后。净痕靠近景清源小声问道:“表哥,你以前有发现清流表弟有这种花痴的状况吗?我看就这样子最起码也是花痴晚期,救不回来了!”

    “咳咳……”景清源以咳嗽掩饰尴尬,“这我哪知道?也不知他今天中了什么邪?估计真的按他说的一见钟情了吧!”

    两人说完话,却见到景清流失魂落魄地站在路中间,不知是何缘故。李净痕走到他跟前拿手在他面前摆了摆,然后又发现那红衣女子已经汇入人群消失不见了,立马反应过来道:“清流表弟,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在大街上远远见到一个女子就喜欢上了,然后人家不见了你就开始相思!佩服!佩服!”

    见李净痕这么一说,景清源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这种事的确十分荒谬!

    “你们不会明白的,刚刚我那一瞬间的感觉。仿佛前世我就认识她一样。我一定会找到她的,一定!”景清流深吸一口气,表情十分严肃,和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让李净痕和景清源两个人看得面面相觑。

    因为有了这个小插曲,景清流也没了之前想玩的心思,于是三个人随便逛了逛就回去了。而李净痕也是乐得如此,他现在心底最大的想法就是打坐练气,争取早日积累够内力达到后天巅峰,然后冲击奇经八脉。

    在之后的两天内,李净痕足不出户,除了吃饭睡觉、陪外公唠唠嗑,其他时间几乎都用在了打坐上,而这样努力的结果也是喜人的,他目前距离后天巅峰只有一线之隔了,也就是之前古燚所在的境界。

    三月初三,是上古黄帝的生辰,而今天也是文景两家联姻的日子,文家长子文澜和景家长女景璇将在今日举行婚礼。这场九州瞩目的盛大婚礼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而且文景两家几乎邀请了九州所有的大门派。

    景家庄园前,李净痕正和景清源兄弟俩百般聊赖地等候着新郎花轿的到来。李净痕看到周围熙熙攘攘聚了那么多各类人士,问道:“表哥,今日表姐大婚,天下九州的大门派来了多少?”

    景清源思虑片刻道:“一佛二道中,禅那寺几乎不出山门,全真一脉是出家人,不会来凑这个热闹,所以只有正一道来了;而三宗四门中无心门太上忘情,自然也不会来,其他的三宗三门都到了;五大家族另外三家中欧阳家和萧家与我们文景两家不和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所以只有独孤家来了。”

    “如此说来,这还真是一场旷世婚礼啊!除去那些邪门左道,天下一佛二道、三宗四门、五大家族几乎都到场了,那今天算得上是群英汇聚了。如此盛举,恐怕只有……”李净痕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反而是景清流接了一句,“只有当年小姑姑和小姑父的婚礼才有今日的景象吧?”

    景清流刚说完就被景清源狠狠用手肘捣了一下,这让景清流立马反应过来了:小姑姑就是净痕表哥的亲生母亲啊,自己提这个不是揭人家的伤疤吗?

    “痕表哥,我刚才不是故意的,那个……”景清流赶紧道歉,不过李净痕只是摆摆手,笑道:“无妨!我明白!”

    就在这时,一阵锣鼓喧天的声音传来,远远地·一大队人马吹着唢呐,敲着锣打着鼓走了过来。当头一个身穿绛红色黑边金绣袍服,胸口戴着一朵大红团花,骑着高头大马的清秀年轻人正是文澜。

    文澜一脸笑容的来到景家门前,翻身下马,朝景清源三人道:“清源兄,清流兄,李兄,久等了。”

    “哈哈哈!此话你不应该和我们说,去和大姐说才对,今天你们才是主角!”景清源笑道。

    “不过,我们可不能轻易的放你进门。我景家的大姐可不是那么好娶的,想要进门,先得过了我们这关。”景清流道。

    “今日大喜,不宜打架斗狠,所以咱们只比拼内力。如果你连我们这关都过不去,以后谈何保护大姐!”景清源道。

    “如此,还请清源兄出招!”文澜很有风度地一笑,伸出右手道。

    “好!”景清流提起一口内力,左手贴在文澜的右手上,庞大的内力呼啸而上,而文澜面不改色的运起内力,右手上泛起了晶莹的玉色,连青色的血管都变成了白玉的颜色。这是文家的独门内功,白玉无瑕。

    两人僵持了片刻,文澜笑道:“清源兄,我怕璇儿等太久,所以就不与你慢慢试探了。”他一边说着,脸上慢慢染上了一层玉色,右手的内力咆哮,直冲体外,逼得景清流和李净痕连连后退。

    “后天巅峰!”李净痕眉头微微一跳,他知道,景清源败了。

    果然,下一瞬间,景清源脸色变得通红,最后“轰”的一声往后踉跄退了四五步。而这还是文澜最后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景清源就要出个大丑了。不过景清源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他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文家的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你这个姐夫我景清源认了!里面请吧!”

    “多谢!”文澜抱拳一笑,直接进去了。至于他在里面又接受了怎样的刁难,李净痕等人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他和景清流已经赶往文家了,留景清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因为身为景家嫡长子的他还有一样重大任务——抱新娘子上花轿。

    今天文家才是大婚的主场地,所有的客人来宾、双方亲友都在那里。本来按照正常的习俗,大婚当日女方家长是不能到场的,但是文景两家都不是普通人家,而且这场婚礼也是九州瞩目,意义非凡,故而景家一家也都要到场。

    李净痕和景清流两人一路狂奔赶到文家的时候,发现整个文家庄园都是宾客。两人穿过文家庄园的大广场来到主厅内,这里才是那些核心人物在的地方。李净痕一进去就看到了浮云宗和九阳宗的人还有自家外公,在外公身边还有个一身白衫的长胡子老人正在抚须微笑,想来应该是文家的长辈吧。

    李净痕和景清流走到景休元面前,恭敬叫了声“外公”。而景休元哈哈一笑道:“你们两个小子终于来了!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文家的文老家主,你们应该叫文爷爷!

    没错,那长须老人正是文家老家主,文镇山。于是两人又恭敬地叫了声“文爷爷”。

    “这两个是我的外孙,李净痕还有我家的二小子,景清流。”景休元指着李净痕两人介绍道。

    “不错不错,都是少年英杰啊!”文镇山笑着说道,还特意拍了拍李净痕的肩膀,略显混浊的双目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让李净痕心底猛地一麻。他感觉自己好像被看穿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九修还脉诀是自己师傅早年得到的一本上古密功,如今的九州应该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才对,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能够看破他的伪装!

    想到这里,李净痕就不想在这个不简单的老人面前多待,他对景休元道:“外公,刚刚来的时候见到了不少好友,我去和他们打声招呼。”

    “嗯,去吧去吧!知道你们年轻人之间聊的来一点,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们两个老人家,清流也去吧!”景休元道。

    于是,李净痕和景清流就来到了白筠几人的身边,道:“各位师兄,这几日不见,你们在文安城玩的可好?”

    “还别说,这几日因为文家大婚,整个文安城热闹非凡,这几日我们几个可是好好见识了一番,只可惜净痕你不在啊!”铁丹心说道。

    “不知这位兄台是?”百里清名注意到李净痕身边的景清流,问道。

    “在下景家,景清流”景清流抱了一拳,道。于是一众人又各自介绍了一下。大家都是大宗大派的弟子,可以说不出意外,日后他们都是宗门内顶梁柱的存在,所以广结善缘,结交好友就是他们必须要做的。毕竟,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也是最基本的处世之道。

    “为何没有看到几位师叔?”李净痕有些奇怪,这里除了这些各门各派的弟子就只有景老爷子和文老爷子两个长辈。

    “师叔他们和其它门派的长老都在偏厅呢,他们可不会和我们这些小辈们待在一起。嗯……景老前辈和文老前辈除外,这两位老人家人老心不老!”铁丹心道。

    几人正在说话间,文家外面一阵锣鼓喧天的声音传来,是迎亲的队伍到了,众人赶紧出去。

    外面一道长长的红毡铺地,新娘花轿正好在红毡一端。新郎文澜下马接过家人递过来的一把强弓和三支红箭,一箭射天,天赐良缘、一剑射地,地久天长、一箭射远方,来日方长,三箭定乾坤。然后他来到花轿前,亲自掀开花轿帘遮,牵着景璇的手下轿。他牵着一身凤冠霞帔的景璇跨过火盆和马鞍,走到文家里面。期间,两侧的宾客都在拱手贺喜,文澜也是一脸幸福模样。

    他和景璇两人虽然是家族联姻,但是他俩的的确确是真心相爱,可以说,今天这一幕他已经等了好多年了。接下来只要拜过堂,景璇就真真正正是他文澜的妻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