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秦国相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陛下想换棋了!(求订阅)

第四百七十三章 陛下想换棋了!(求订阅)

第四百七十三章 陛下想换棋了!(求订阅) (第1/2页)
  
  晌午。
  
  咸阳彻底热闹起来。
  
  西城,那块一直为外界知晓,但又始终无法为外界探知的地界,在这一天,彻底暴露在市人眼前。
  
  街头小巷都在热议着。
  
  林林总总的消息,也随着附近的民人的道出,渐渐为外界知晓。
  
  西城南苑,咸阳的禁止之地。
  
  外有侍从护卫。
  
  附近的几十座屋宅,全部空置,也全都封锁着,根本不许外人踏入,内里的情况无一人知晓。
  
  唯一传出过的消息。
  
  还是七八年前,城中突有一阵风声,说里面关押着一名六国余孽,只是最终为朝堂辟谣了。
  
  而那也是外界第一次知晓西城住着的是何人,大秦皇室的奴才。
  
  此人出自隐宫。
  
  后因立功特许被安置在城西,因身份特殊,不得与外界接触,因而在有了这么多特殊对待。
  
  而且从始至终,城中都无人信里面关押这六国余孽,更不信当年传出的消息,里面关押着一个已死之人。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西城南苑的禁令始终存在,而市人也早就习惯,故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但这一次。
  
  西城再度映入市人眼帘。
  
  还是以一种十分惊奇,乃至是十分匪夷所思的方式。
  
  陛下亲自下诏。
  
  他们也第一次知晓,西城住着的是何人。
  
  钟恒。
  
  至于钟恒是何许人。
  
  他们并不清楚,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消息,仅有的一些只零片语,还是来自快十年前了。
  
  那时朝堂刚推出官山海。
  
  此人曾露过面。
  
  此后。
  
  再无任何讯息。
  
  就算西城南苑不时有人进出,多是官府的人,或者是几名服侍的隶臣,或者是其亲友。
  
  此刻。
  
  西城南苑外人头攒动。
  
  越来越多人听着消息,去到了西城那块地界,好奇的张望着,也颇为不解,这钟恒究竟是何许人,竟能让陛下这么器重。
  
  接连数次相邀。
  
  第一次,是宫中宦官传令,第二次则是公子高等人前来传令,但此人都不为所动,这第三次,更是驷乘马车来相迎。
  
  这么盛大的状况,城中已多年不见了,上一次驷乘出行,还是老丞相李斯从朝堂退下。
  
  但李斯毕竟身份特殊。
  
  乃大秦开国功臣,更是为大秦谋划多年,劳苦功高,才能得到如此殊荣,眼下这钟恒何德何能,能被陛下这么礼遇?
  
  而且……
  
  此人不是皇室家奴吗?
  
  怎么敢这么大脾气?还敢多次拒绝陛下的令书?
  
  正因为此。
  
  随着驷乘马车的出现,城西的情况,渐渐为外界知晓,也渐渐随之传遍了全城。
  
  如今很多人都好奇。
  
  这人是什么来路,又究竟想做什么?又能拒绝到什么时候。
  
  西城。
  
  嵇恒端坐席上。
  
  正如过去一般,吃着午饭,好似根本不在乎外面的流言蜚语,也根本不在意院外等候的众人。
  
  见状。
  
  胡亥也忍不住佩服。
  
  泰山崩于前而喜怒不形于色,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他过去曾是大秦公子,若是遇到皇帝下诏,只怕根本生不出任何拒绝反抗的念头,但嵇恒不然。
  
  他根本不为所动。
  
  好似真的打定了主意,坚决不外出,也不容变更。
  
  即便后续公子高等人前来相劝,给嵇恒特意弄了个台阶,然嵇恒也全然无视了,根本没任何改变的想法。
  
  后续即便是弄出了驷乘。
  
  也依旧不为所动。
  
  要知道。
  
  自周朝建立以来,便立下过明文规定,一人一马,叫一骑;一马一车叫一驾;
  
  两马并列拉一车,叫骈;一前两后三马拉一车,叫骖。
  
  四马并排拉一车,叫驷;
  
  而八马同飚,叫辇,这个只有天下最尊贵的人才能用,过去是周天子,如今是大秦皇帝。
  
  今日来接嵇恒的便是四马一车,即“驷,又叫一乘,这可是大秦丞相的标准座驾。
  
  寻常达官贵族都不敢有此尊荣。
  
  若是放在周朝,这更是过去诸侯国王的配置,以如此优渥的方式,礼遇嵇恒,从任何角度而言,都已是十分的尊重了。
  
  毕竟……
  
  嵇恒并无官职在身。
  
  只是介白身。
  
  但即便如此,嵇恒却连出门的念头都没有,就一直悠闲的坐在屋里,静看着天空云卷云舒。
  
  公子高等人对视一眼,也面露一抹苦笑,若是换作其他人,这么大阵仗迎接,不说快步相迎,也只怕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但这是嵇恒。
  
  他仿佛对这些视若无睹。
  
  公子高道:“先生,陛下今日已盛情相邀,也足见诚意,若是先生还不肯出仕,只怕会拂了陛下面子。”
  
  “我知先生志向清远,不愿踏入世俗洪流,但今日之事,还请先生移驾,以免为外界猜忌。”
  
  “反倒误了先生名讳。”
  
  只是说到名讳二字,公子高嘴角一颤,也是轻叹一声,不知该如何去劝了。
  
  胡亥瞥了眼自己的二哥,又看了看一旁其他几名兄长,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他可不信公子哥等人能说动。
  
  嵇恒是不怕死的。
  
  他若是怕死,当年在狱中,根本不会说那些话,他甚至连始皇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又岂会为今日的阵仗所动。
  
  而且……
  
  他渐渐琢磨出了一点东西。
  
  扶苏这么急切的想请嵇恒出仕,多半是遇到了困难,有求于人,在这种情况下,嵇恒更是有恃无恐。
  
  他开口道:“二哥,你们也别再劝了,嵇恒若是这么轻易被说动,也不会待在西城快十年了。”
  
  “他若真出去了。”
  
  “只怕当年不知多少人睡不着。”
  
  公子哥点头,但还是继续劝道:“但今时不同往日了,过去的一些限制也该改变了。”
  
  “何况这次朝堂这么大费周章,若是先生依旧不就,只怕朝堂会颜面扫地啊。”
  
  “这如何能行?”
  
  “还请先生高抬贵手。”公子高恭敬的朝嵇恒一礼。
  
  嵇恒面色如常。
  
  自顾自的吃着菜肴,根本没有听进去,等吃完,将碗筷一搁,就回到了大堂,拿着纸扇,慢悠悠的扇着。
  
  似在扇着这些烦心琐事。
  
  见状。
  
  公子高长长叹息一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就是能进球 末世之春回大地 谢家小玉 三寸人间 凌霄魔帝 天陨星 心之莲 阳间巡逻人 万古第一神 帝武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