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和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 > 第336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这本來便是大先生与我的约定.想必夫子也是这个态度……至于秦杰.我们都很清楚他是一个怎样的人.自然太平.”

    杨昊宇微微皱眉.强行压抑住胸腹间越來越恼人的咳意.他不想在离开沈州市之后.还让妹妹替自己担心.

    杨豆蔻沉默看着他的脸色.温婉的目光似乎能够深入他的身体内.看着他肺部的伤势.幽幽说道:“在草原上.周雄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想來他也不会太好过.当时你为什么不趁势杀了他.”

    杨昊宇轻轻咳嗽两声.说道:“他能伤我.我能伤他.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不过想要杀死他.需要投入更多条命才行.草原上的那些天道盟子弟.都是跟随我很多年的忠诚下属.何必让他们拿命去换.”

    杨豆蔻听着这话.神情变得愈发温和.安慰说道:“哥哥你改变了很多.”

    “不像以往那般冷酷暴戾好杀.”

    杨昊宇自嘲一笑.心想当年自己兄妹离开草原來到天道盟.沒有任何背景靠山.天哥还未是盟主.你还不是大嫂.两个外乡人想在这样一个老大天道盟里站稳脚根.除了让所有敌人感到恐怖害怕.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时值寒冬.碎雪如粉自天穹降落.

    杨昊宇默默看着窗外的寒雪.不自禁想起在魔教湖畔.抢到秦杰身上那个铁匣子后.双手间沾染的那些如雪的骨灰.然后他仿佛在风雪的最深处.听到了一些呜咽的声音.不是北风呼啸.却是寒蝉在鸣.

    他知道这是幻听.然而脸色却依然变得有些难看.

    数十年前离开冰寒山脉.南至天道盟.他豪情纵横.不可一世.然而当他决定背叛魔教.亲手把慕容琳霜烹杀之后.他的豪情和气慨早就已经消失无踪.这么多年來.都只是在用暴戾和残酷掩盖.

    因为从那一天开始.他便是魔教的叛徒.

    从那一天起.他的心底深处一直有两抹极为寒冷的黑云.始终驱之不去.

    一道黑云是他的授业恩师.莲世界.

    一道黑云是魔教现任宗主二十年甲子.

    杨昊宇很强大.很自信.但他非常清楚.一旦这两道黑云真的飘过來.自己除了死亡沒有任何别的出路.

    当年司徒云海单剑灭魔教山门.他并沒有亲眼看着老师莲世界死去.他始终无法相信.像老师这样的人.会那样悄然无息的逝去.

    魔教现任宗主修行二十年甲子.隐匿于世间.被称为修行界最神秘的人物.虽说有传闻他早已死去.但杨昊宇哪里敢相信.

    所以这些年來.他一直在恐惧中生存.

    在魔教湖畔.杨昊宇夺到了秦杰手中铁匣.匣子里不是天书明字卷.而是他老师莲世界的骨灰.他有些失望.然后伤感.接着便如释重负.大概也正是在那一刻.他真正产生了解甲归老.就此不问世事的念头.

    “我不知道秦杰进山门之后有什么奇遇.”杨昊宇看着殿外飘舞的雪花.神情复杂说道:“老师的骨灰既然出现在他手中.那么或许他继承了一些什么.而且宗主……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藏在哪里.虽说他肯定不敢在沈州市里停留.但世间何处他去不得.

    杨豆蔻很清楚自己兄长心中最大的恐惧是什么.走到他身旁轻声安慰说道:“但莲世界终究已经死了.而宗主修行的二十年甲子.本就是世间第一等变态凶险功法.这些年无论道门还是清梦斋.都沒能觅到他的踪迹.只怕他早已死了.若他还活着.又怎会这么多年都不來找你的麻烦.”

    “希望如此.”杨昊宇说道:“道门叶苏來了沈州市.如今想來.世间三宗只有魔教凋蔽如斯.不由有些怅然.”

    ……

    秦杰沒有骗李彤.他真的带着张楚楚去了西城夜总会.坐在陈红的房中.卷起袖子对着那锅羊杂汤发起了攻势.

    土钵羊杂.器具配的极佳.再加上十余碟小菜青蔬.热气蒸腾里有绿意.真是极美好的冬至佳节氛围.

    秦杰从碗中挑了筷羊肚.蘸了蘸蒜蓉.送进嘴里胡乱嚼了.把杯中的九江双蒸烈酿送入唇中.辣的眉头皱的极紧.就像是遇着什么极困难的事.

    陈红接过小草递过來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着他说道:“杨豆蔻的话我已经带到了.只要你能安安静静把今天过完.娘娘愿意付出你需要的任何代价.当然她会代表杨昊宇再次向你表达歉意.”

    秦杰指着自己被烈酒辣至皱如川字的眉头.说道:“问題是眉眼之间有郁卒纠结不能舒展.怎么想都想不通畅.”

    “你那是被酒辣的.不如张楚楚能饮.便不要挑烈酒喝.”陈红这句话似乎隐有深意.说完这句话后.她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再次慎重而温和劝说道:“能忍能静.才是大智慧.”

    秦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这个道理.”

    陈红安慰地笑了起來.然后叹息说道:“在你來之前.我真的很担心你会像当年那个家伙一样胡闹.”

    按照清梦斋里师兄们的说法.陈红应该要算是小师叔的小姨子.如此说來.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敢叫小师叔为那个家伙.

    “我可沒小师叔那本事.”他笑着说道.然后笑容渐敛说道:“如果我有小师叔那本事.自然无需再忍.既然入世.当然要好好杀将一番.断不能堕了师父的威风.更不能损了小师叔的威名.”

    陈红眉头微蹙.说道:“入世不是杀人.而是领悟.”

    “杀人何尝不是一种领悟.”

    说完这句话后.秦杰便醉了.不知道是双蒸烈酿让他醉.还是说他发现自己无力撕开沈州市里那些强者密织的网.所以不得不醉.也许他只是想借醉來隐藏自己的的某些心思.

    一如往常.在西城夜总会醉后.他便睡在小院里.床上的暖香如旧.好在沒有多少师傅贺飏的臭脚丫子味.

    张楚楚坐在床头.拿了一条湿湿的毛巾.搭在他的额头.她很清楚秦杰这时候是在装醉.所以婉拒了服务员煮醒酒汤的提议.

    秦杰在微醺醉意里沒有做梦.沒有看到那远处的黑暗.沒有看到那三道极阴极寒的黑色烟尘.也沒有看到头顶天穹上的无限光明.他只是把自己的意识沉入识海.一直沉到最深的海底.拾起那些意识碎片默默体会.

    这些意识碎片.是去年在魔教山门里与莲世界一场血战后的所获.莲世界临死之前.把这些意识碎片强行渡入他的识海里.此后他一直在细心体会.却始终沒有什么具体的收获.

    不过他知道这些意识碎片很重要.至少对他來说非常重要.因为在魔教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